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三部分)

2014-03-25 作者: 阅读:

\

  我和室友直男帅哥的故事47

  9月21日

  今天跟张辰吵了个甜蜜的小架。

  下午,主任匆匆把我叫走,告诉我我那老导“爸爸”撒不出尿来了,让我赶紧去医院。

  我开车赶到301医院,老头正一头虚汗,痛苦不堪地躺在床上呻吟,护士正给他导尿。我第一次看见老头的那个家伙,软软的,真难看。医生正跟先来的人介绍情况,按目前这种情况只能手术了,时间安排在六点到七点之间。师母束手无策,一筹莫展。他们有个女儿已经移居美国了,身边没有别人了。赶来的都是他学生和单位的人。

  手续办好了,就等着手术了。我一看快五点了,赶紧掏电话,想看看有没有张辰的消息,另外也得告诉他我正忙,要很晚才能回去,不让他等我。一摸兜才发现手机忘带了。我下楼去停车场,心想可能忘在车里了,开门一看,没有。糟了,准受落在办公室了。可现在又走不开。没办法,只好回到手术室。

  六点半开始手术,快九点才结束。老头被送到病房还没苏醒。大家一面看护,一面商量怎么办。到11点,老头才醒过来。眼看病情稳定了,护工也来了,一个科学院工作的学生主动提出今晚陪护,让我们都先回去休息。

  我拖着疲乏双腿走下楼梯,走出大门,走到车前。现在是十二点,呵呵,从三点到现在,整整9个小时。

  也不知道张辰回来怎么样了,直接把车开回宿舍。

  楼窗里黑着,看来张辰已经睡觉了。上楼,轻轻开门,打开灯。哇!吓我一跳。张辰穿着衣服躺床上,手臂挡着眼睛,满地锅碗瓢勺,青菜海鲜,桌子上的火锅已经凉了,里面煮的汤料连动都没动一下。冻羊肉片化成了两盘子难看的血水,水盆子里的活虾啪啪直蹦,跳出来的有的干死了,有的还在蹦。。海蛤蜊张开壳,伸出细长的吸管在试探着什么,我一碰,滋一下子,喷出一股水流,咔的一声,马上又闭紧了。

  糟了,准是帅哥儿买好东西等我回来吃火锅。我却音信全无地失踪了,惹他生气了。

  我走到张辰床前,帅哥儿手臂挡着眼睛,但我一看就知道他醒着呢。

  我把他手臂拿开,帅哥儿呼的一下转过身去,脸朝里,不理我。

  我凑过去亲他脸颊,他挺不耐烦地把我推开。

  “嗬!脾气真大呀。”

  我直起身不理他,把火锅烧上,呵呵,现在才发现肚里正咕咕叫呢。

  “起来,吃饭。”我叫他。

  张辰不理我,也不动窝儿。

  “张大少爷,请起来吃饭吧。”说着,我又去拉他。

  张辰一甩胳膊,“不吃,气都气饱了。”

  “你也不问个青红皂白,就闹脾气,像什么话。”

  “有天大的事打个电话不行呀。”

  “呵呵,今天一忙,把手机丢办公室了,所以没法联系哦。”

  “那不会打个公共电话呀。”没见张辰这么恼火过,太好玩了。火锅已经沸腾了,我开始吃起来。

  “我不记得你的号码呀。”张辰的号码存在我手机里,所以从来没想过要记他的电话号码。

  张辰没话说了,可心里正不痛快,又转身面朝里躺着去了。他等我央求他。

  我吃了几口,肚子里有了点底儿,又凑过去,“行啦行啦,快起来吃饭吧。”我在他屁股上拧了一把,说。

  他扒拉开我手,“你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能事先打个招呼呀。”

  “急事,顾不上了呀。”我把下午的事说了一遍,帅哥儿情绪缓和下来了。

  “真扫兴,一晚上都白忙了。”

  “怎么会白忙,我正饿呀,谢谢张大少爷款待,快起来吃饭吧。”

  张辰爬起来,气消了,可情绪不能马上缓和下来,撅着嘴,挺委屈的样子,“一点儿情绪和胃口都没有了。”他瞎说,话音刚落,我就看见他咽了一口口水。

  “那就看我吃吧。”我坐回去,剥虾剥蛤蜊,津津有味地吃着,故意把嘴巴嚼得很响。

  张辰也觉得再闹气儿也没劲了,可也不能就这样收场呀。他一定在等我安慰他。

  看他那样怪可笑的,我又走过去,“真不吃啦?”我歪着头端详他。

  张辰挺难为情地推开我。“哎!好心全白费了。”

  “怎么会,我今晚看到了你对我的双份儿的好心噢。”

  张辰斜眼看我,意思是让我解释。

  “我的大宝贝给我准备一桌子美味佳肴,这是多好的心意呀,这是其一;我回来晚了,我的大帅哥躺床上生闷气,闹小性儿,心里要是没有我这个猴弟弟,能那样吗?”我脸都快贴张辰脸上了,眼睛紧盯着张辰,把他看得不好意思了。推开我,“反正今天是你的错,手机还有到处放的呀,大大咧咧的,有让你吃亏那天。”

  张辰站起来,来到桌子跟前,“这肉刚买来的时候可新鲜了,你看现在这样,都化成血水了。”

  “跟个小丫头片子似的。”我嘟囔了一句,头上挨了一拳,张辰有胃口了。

  我给张辰倒了一杯干红,“你也喝呀。”张辰说。

  “你知道我是不喜欢喝酒的。”

  “陪我喝,喝一点。”

  “那咱俩喝这杯。”

  “好。”张辰把酒杯递到我嘴边。我要接,他不给,端着让我喝。

  吃完都一点半了,“你洗洗睡吧,我收拾。”

  “收拾什么,人家都睡了。明天再说吧。快烧水,洗洗屁股睡觉了。”

  “水都烧好了。”

  “给我洗。”

  “不管。”

  洗完躺床上,让张辰抚摸我下边。困死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9月22日

  从来没睡过这么死的觉,竟然一夜没醒一下。

  早上醒来,见张辰在看着我。我正纳闷,张辰嘟囔一句,“可醒了,憋死我了。”说着从我身上翻过去,去了卫生间。

  回来擦了擦手,要上床。

  “尿尿。”

  “自己去。”

  “就不。”我爬起来,跪床上,冲他一鼓肚子。

  张辰斜眼看着我,从床下拿出洗脚盆,给我接着。我也正憋得难受,“哗”一下就尿出来了。我一边尿,一边看张辰表情。张辰挺难为情地,憋着气,侧脸不看我那里。

  尿完张辰去刷盆,我又躺下。

  张辰回来,从我身上爬过去的时候,故意拿凉手在我肚子上捏一把。我一下搂住他,张辰重重地扑倒在我身上。

  “我看看还生气不?”

  “已经生完了,损失你补偿哦。”

  “张辰你生气特好玩儿噢,那样就像耍小性儿的女孩儿,林妹妹都没跟我那样过。你是不是经常跟‘王大姐’闹脾气呀?”

  “滚!”张辰挣脱出来,给我一拳,“昨天要是换了你,呵呵,非把人家吃了不可。”

  “你昨晚等我什么心情?”

  “真想不要你了,省得遭这份儿的罪。”

  “那将来你出国怎么办,我们天各一方了,你会不会也这么痛苦哦。”

  “那不一样。那时会发生什么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不象昨晚,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联系不上,真烦燥死了。”张辰不好意思了,“你碰到那种情况就能理解我了。你不要笑话我哦,人家很在意你嘛。”太暧昧了,张辰难为情的神情象个大姑娘。

  “你今天还得去医院吧?”

  “得去。不好意思,难得有个休息日,还不能跟帅哥哥在一起,真抱歉,别再生闷气了哦。”

  “没事,我也该写学习总结了。你忙去吧。”

  “该起床了,让我摸摸白屁股。”

  张辰假装拒绝,半推半就地,算是被我“强暴”的。

  ************************************

  “老爸”比较稳定了,陪护的是他过去的一个女学生,算老大姐了,什么全管,一点儿不在乎。我估计比他女儿都强。护士来给老头重新插导尿管子,她主动掀被子,打下手。看得我脸都直发热。

  闲暇下来,我们坐在老头旁边聊天。“小方,你是咱师傅的关门弟子,你知道他老人家心里多在意你吗,说能碰见你这么个学生一辈子书都没白教。”大姐这么一说,我真是惭愧万分。老头躺床上看着、听着,笑呵呵地不置可否。

  我说今晚我陪护,大姐没让。“我们搞课题没那么忙,这两天你常来看看就行了,反正有护工,也没什么事。”

  ***********************************

  出了医院,直奔办公室,拿了手机,打开一看,快把我乐死了。

  4:32“方,六点半先回宿舍哦。”

  5:45“方,下班给我发个短信,先回宿舍哦,我已经回来了。”

  6:17“下班没?”

  6:30“怎么不回话?下班没?”

  6:37“大约几点能回来?”

  6:54“怎么不接电话?”

  7:10“你在哪儿?怎么不回话?”

  7:31“饭已经准备好了,在等你。”

  7:44“再不回话不跟你好了哦,到底几点能回来?”

  8:06“见鬼吧你。不用回来了。”

  8:25“你说句话行不行?是不是和小林在一起呢?”

  8:47“你就折磨我吧,爱回来不回来!”

  9:15“不会再理你了,好自为之吧!”

  9:43“回个话吧,我快急死了!”

  10:13“是不是生我气了?我有时挺自私的,原谅我好吗?”

10:32“如果我什么事没做好,请原谅我,但

查看更多室友帅哥张辰直男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