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一部分)

2014-03-25 作者: 阅读: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一部分)

  作者:黑暗中飞翔的蝙蝠

  友情提示:本部小说在网上有很多名字,最开始在天涯发布的时候帖子标题叫《我同时爱上帅哥和美女》,在转载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名字比如《我和直男室友的故事》或者《我和室友直男帅哥的故事》也有人转载的时候起名叫《我和帅哥张辰的故事》之类,作者后来也就是现在发布的时候统一用名《平凡的日子》。

  为了方便网友阅读,就按照我们最初转载的时候的名字统一叫《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

  这篇作品很长,20多万字,但是写得非常好,叫你感动。

  你一定要有耐心地看下去。我想你一定也非常期待有这样的一个好朋友在你的生活里。

  因为文章真的是太长太长了,也因为文章确实是太精彩太好看了,所以一共分7个部分给大家发布,这里会有一个总连接,希望大家喜欢。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一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二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三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四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五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六部分)

  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第七部分)【完结】

  我和室友直男帅哥的故事1

  张辰27岁,是个大帅哥,又干净,又斯文,白白净净,高高大大的。身高一八三厘米,体重八〇公斤。他上周搬进我的宿舍和我同住。他换内衣时,我偷偷瞥了一眼他那儿,醉人啊,太性感了,软缩时也有十厘米,大大的蛋蛋,肚脐下的白肚皮上都有毛毛,我要占有他,怎么办?同志们给个主意吧。我都想疯了,每天半夜半夜地睡不着,听他床上的每一点响动。怎么办!怎么办!急不可耐啦!

  刚才的对话:

  辰:“你明晚不回来吧?”

  我:“不回来。怎么了?”

  辰:“没事。问问。”

  我:“怎么想起问这个?”

  辰:“没事。随口问问。”

  我:“那好,我改主意了,明晚回来住。”

  辰:“别呀。我明天晚上有朋友来?”

  我:“男的女的?”

  辰:“操,我一点儿秘密全没有了。我女朋友来。”

  我:“过夜?”

  辰:“嗯。”

  我:“那我回来看看你们都干什么?”

  辰:“哥们儿,别那兄弟开心了,方便方便吧。”

  我:“我方便你,你怎么方便我?”

  辰:“等你有女朋友,我在外边坐一宿行了吧?”

  我:“我有女朋友也不往这带呀。”

  辰:“你丫能回家,我没地方去呀?”

  我:“就你这么帅,找这么一个难看的柴禾妞,真是可惜了。”

  辰:“都一样,没什么新鲜的。”

  我:“那也得养眼呀。丫太丑,不让来。”

  辰:“哥们儿求你了,方便兄弟一回吧。”

  我:“就一回?”

  辰:“我说这回。”

  我:“那我白奉献呀”

  辰:“你说吧,需要我怎么着吧?请你吃饭醒来吧?”

  我:“你觉得我好打发是不是?”

  辰:“那你说吧。”

  我:“我说什么是什么?”

  辰:“行。”

  我:“星期天一晚上不穿衣服!”

  辰:“行。”

  我:“你说的?”

  辰:“我说的。”

  我:“那好,放你一把。”

  辰:“谢啦,到底是兄弟哦。”

  我:“别让那小丫头片子满地撒尿呀。”

  辰:“哈哈,放心吧,不会的。”

  我:“也不许在我脸盆里尿。”

  辰:“哥们儿,求你了,没那么缺德的人。”

  我:“行。明天不回来了。”

  张辰搂着我,亲了一下。

  刚才张辰洗完屁股站起身来擦下身时,我凑过去,说:“张辰,不瞒你说,你的鸡鸡是男人里最好看的那种。”

  “是吗?”他捏着自己观看起来。我乘机也伸手去摸。他没躲避,让我拿着看。

  我说:“你这东西对男人女人都有杀伤力。”

  他说:“别逗了,除了gay,没人对这个感兴趣。”

  我说:“操,我是不是gay呀,我怎么对你这个很感兴趣呀?”

  他说:“你不是。我过去有个同事就是gay,他一看办公室没人就过来占便宜。我去厕所他老跟着,摸这儿摸那儿的,特不检点。”

  “那你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呀。我跟他说过好多次,让人家看见怎么办,越说他越来劲,后来调别的部门去了,我才摆脱了他的性骚扰。行了行了,别捏了,都快硬了。”

  “你鸡鸡硬了准特雄壮,我的比你小好多,郁闷。”

  “够用就得了,太大也不好。夏天游泳去挺惹眼的,也不好。”

  “你的硬了得有十五厘米吧?”

  “不止。十七。”

  “硬一个看看怎么样?”

  “你丫怎么这样。这可关系到人的尊严哦。”

  “瞎掰,就咱俩,谁什么样还瞒得了谁呀。”

  “操,真那你没办法。”他鸡鸡已经开始硬了。

  他把我推开,上床了。

  昨晚十点半,张辰已经躺下了,白胳膊白肩膀露在被子外面,抱着本儿书专心地看。我拉了个小凳子在他床边坐下,很认真地仔细打量他。他把书拿开,好奇地看着我,问我干什么。

  “观赏帅哥呀?”我说。

  “怎么了你?”他让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要是女的,你娶我吗?”

  “废话,你不是女的。”

  “我为你做变性手术吧?”

  “你丫到底要干什么呀?”

  “独占你。”

  他乐了,“怎么独占?”

  “就这样。”我把手伸进他被子,放在他裤衩上。下面是鼓鼓囊囊的一大包柔软的东西。

  “你干什么呀?”他不躲闪,只是肚皮紧缩了一下。

  我轻轻捏了捏,“老天爷太不公平了,跟你比我都自卑了。”

  “你也挺帅的呀。”

  “可我这个小呀。”

  “你跟人家比这个干什么呀?只有很少的人才能看见呀?”他坏坏地笑,神秘地样子。

  “你的那么大,肯定男的女的都喜欢看。”

  “那也不是谁喜欢看就让看的。”

  “那让我看吗?”

  “操,你看得还少呀。别捏了,都硬了。”他把我手推开。我感觉到他鸡鸡在涨大变硬。“那我还想看。”

  “你丫是gay吧。”

  “都是你把我变成gay的。”

  “操,怎么赖我呀。你看你看。”他掀开被子,“就许看一眼哦。”他把蓝裤衩往下一拉,“看见了吧,”直直的,硬硬的,真TMD没办法了。我眼睛都花了,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行了吧。”他提上裤衩,“你看裤衩都小了,装不下了。”我晕!

  9点10分到首都机场,10点半才回到宿舍。张辰已经躺下了。收拾好东西,我拿出消毒液和棉签,脱光衣服,在台灯前仔细擦拭小弟弟和蛋蛋。张辰很好奇,放下手里的书,问:“你在干什么?”

  “消毒。”

  “怎么了?”

  “没怎么,去南边出差回来都得清洁一下呀。”

  “为什么呀?”

  “对酒店的卫生用品不放心。”

  “星级的应该没问题吧?”

  “多加小心总没什么错吧?”

  “那倒是。没想到你这么讲卫生哦。”

  “你不在意这个呀。”

  “我过去还真没太在意。”

  “过来帮帮忙,给我擦擦后边。”

  他穿着裤衩来到我床前,“擦哪儿?”

  “屁股里。”我跪在床上,蹶着屁股等他擦药。

  张辰用棉签轻轻地给我擦拭肛门,哈哈,挺舒服的。

  “从里往外擦。”

  “哦,是碘酒吗,疼不疼。”

  “废话,能在屁眼儿上涂碘酒吗。插进去。”

  我看不见他表情,反正他按我说的,挺认真地给我擦了半天。我从我两腿间看到张辰鸡鸡把小裤衩顶起来了。“你鸡鸡那么硬干什么?”

  “给帅哥擦屁股还不硬。”

  “你丫也是gay吧?”

  “我要成了gay也是你教坏的。”

  “行了。”我说。

  “操,屁股跟烤鸭似的了。”他用手捏了捏我屁股,“你屁股还挺瓷实的。”说完他要去水房洗手。

  “回来回来,等你那鸡鸡趴了窝儿在出去,别让人家看见现眼。”

  “这会没人了。”他出去了。

  我洗完屁股,又光着身在在屋里转悠了一会儿。

  张辰躺回床去,不住打量我。

  “看什么?”

  “我看你不睡觉在屋里瞎转悠什么呢?”

  “憋的。”

  “什么憋的?”

  “你说什么憋的,没老婆憋的呗。”

  “找呀。

  “自从你搬来我就不想找了。”

  “嘿,怎么什么都赖我呀。那你当光棍儿吧。”

  我坐他床沿儿上,把手伸进他被子去摸他,他一边往里躲,一边用被子裹紧身体。我看没戏了,就没再骚扰他。

  终于见到我梦中的情人了。

  我回来时,他插着耳塞背对着门正在桌前的灯下缝衬衣扣子。我从后面拦腰抱住他。帅哥的后背贴在我身上了。我下边急剧地硬了起来。

  张辰见我回来了,也挺亲热,问长问短的。

  “一个星期没见,我还挺想你的。”我说。

  他可能觉得有点暧昧,支支吾吾地打岔,“你去南方出差挺合适,停暖气了,夜里还有点清冷呢?”

  “那你不把我的被子也盖上。”

  “还好,倒没那么冷。”

  “我看看我的大宝贝瘦了吗?”说完连我都觉得难为情。

  “还瘦?又长了三公斤,我正发愁怎么减肥呢?”

  我伸手在他身上乱摸,“别弄,挺痒痒的。”

  “不行。不让摸今晚让你睡不成觉。”

  “那你别摸人怕痒痒的地方呀。”

  “这不怕痒痒。”我摸他屁股。他没躲,说:“你怎么也跟贾宝玉似的,别把我当秦忠啊。”

  “秦忠?我怎么跟贾宝玉似的了?”

  “贾宝玉喜欢秦忠,一没人俩人就亲嘴摸屁股的。”

  我没看过《红楼梦》,不知道贾宝玉和秦忠怎么了。

  “那我摸你行不行?”

  “靠,你摸得少呀。”

  我顺势把手伸他裤子里去了。他赶忙往一边躲,“这儿也不许摸。”

  我傻了,应该等他脱衣上床后再骚扰他。不过今天不行了,太过分怕引起他反感。

  “你不让?等你睡着了,你哪儿怕摸我摸哪儿。”

  “靠,你没有睡着的时候呀。”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直痒痒。

  早上,张辰先起了床。他穿衣时,我躺在床上看着他说:“半夜摸了,你怎么没反对?”

  “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他说。

  “你睡那么死,怎么会知道。”

  “下回我也摸你。”他无可奈何地说。

  “下回干嘛,现在就摸呀,不用等下回。”我掀开被子,让他看我裸体。他过来应付差事似的在我下部摸了一下,连看都没看,说:“平了。”

  我蹦起来说:“谁摸你啦,逗你玩呢。”

  “我说不可能嘛,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我吃亏了怎么办?”

  “哈哈!那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呗。”他去刷牙洗脸去了。

  帅哥又约我九点去洗澡。

  我和室友直男帅哥的故事-2

  洗澡时,我说给他擦背,他低声说:“别别别,让人家怀疑咱俩是同性恋。”

  “你看人家是不是都在偷看你。”

  “看去吧,谁让咱与众不同呢。”张辰挺得意地说。

  “这你信了吧,不是我老欺负你,是你的诱惑力太大。男人女人都喜欢你这样的。看这屁股多好看。”我拍了拍他屁股。他赶紧躲开,瞪我一眼,生怕被人察觉。

  我们洗澡时,有个小伙子眼睛一直没离开我们,估计也是同志。

查看更多室友直男帅哥张辰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