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无处安放的青春

2019-05-27 作者: 阅读:

言欢看见秦小年安静地躺在床上,闭上了被张岚称为最性感的睫毛。一小方阳光从灰尘斑斑的窗户透射进来,照在小年略显苍白的脸上。两枚锁骨裸露在外面,支撑这单薄的皮肤。他似乎真的睡着了。

寝室管理员匆忙地从楼下赶了过来,她抓住言欢的胳膊慌张地问道:“他怎样了?”

言欢的目光并没有离开小年:“他,睡着了。”

寝室管理员俯下身体,伸手探了一下小年的鼻息,然后又趴在他的胸膛上听了一会,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

走廊传来皮鞋频繁敲击地面的声音,班主任刘之厚走了进来。寝室管理员对他摇了摇头:“太晚了,恐怕救不活了。”

救护车呼啸而至,从大门外响到男生寝室楼下,几个大夫和警察在寝室管理员的引导下来到了秦小年所在的寝室。秦小年被担架抬走了,寝室被警察封锁,所有相关的东西都被当做线索或者证据,以探明秦小年的死因。言欢,作为唯一的见证者和最早的发现者,被警察带到了校长准备的办公室,进行了简单的咨询。

“你叫什么名字?和秦小年什么关系?”

“我叫言欢,是他的室友,朋友。”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秦小年的情况的?”

“今天早上,七点左右。我和小年有晨跑的习惯,我就叫他起床。然后,我就发现他再也起不来了。”

“死者自杀以前,有没有什么征兆?比如说些告别的话,安排以后的事情?”

“其实,昨天晚上,我回到寝室他就睡着了,我在隔壁寝室打牌。”

“这样。最近呢?他是什么状态?生活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有没有向你抱怨活着没意思,或者十分颓废,什么也不愿做?你把你了解的情况都说出来,这很重要。”

“呃,他最近心请确是不太好,有些烦躁,失眠,有时候就吃安眠药。快高考了,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他的成绩不太好,家里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他的 身上,他有时候想逃避,有时候又恨自己无用。而且,他和女朋友上周刚分手,他很难过,我陪他喝过几次酒,每次他喝完了就会抱着我大哭。我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和他的死因有关。”

“好的,今天就进行到这里吧,谢谢你的配合。我们随时会传你,希望你近日不要离开学校。”

言欢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办公室外面,站着张岚和她的好友莫迪。张岚的眼睛红肿着,显然刚刚哭过。张岚抬头看见言欢,鼻子一酸,忍不住又哭了出来,莫迪赶忙给她擦眼泪。莫迪对她说道:“阿岚,进去吧,别哭了。”张岚进去了,莫迪难过地问言欢:“怎么回事?小年到底怎么啦?突然就……”

言欢说道:“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他,我早就应该发现的。如果昨天晚上我没有出去打牌,和他好好沟通沟通,也许他就不会死。”

“这不怪你,是他自己选择的。”身后传来声音,是班长王凯,手里抱着一叠试卷。

王凯说道:“这是高考试题答案,等会发给同学,你们也到教室去,给自己估一下分。”

莫迪指指办公室说道:“阿岚在里面,我要等他,你们先去吧。”

“阿岚?她还好么?”王凯关心地问道。

“她没事,我会照顾好她的。”莫迪轻轻地微笑着。

言欢和王凯一起向教室走去,一路默然,气氛有些尴尬。昨晚的打牌并不愉快,王凯和另外两个人一起作弄了言欢。虽然不过是下去买了几包花生、瓜子请客,但言欢心里还是不舒服。他还是喜欢和小年在一起,安安静静的,至少不用斗什么心眼。

王凯没有问小年的情况,言欢知道的并不比他多。他也没有安慰言欢,显然这是徒劳的。也许他就没有提起秦小年的意思。他象征性地问了一下言欢,考的怎么样?

“还可以,应该可以上个二本。估分后就知道了。”

很多同学已经在教室等候了,他们在唧唧咋咋地议论不停,打闹着,相互取笑,也有愁眉苦脸的,或者潸然泪下的,总之几家欢喜几家愁。也许是为了高考,或者别的一些原因。言欢走进时,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但他并不在意,他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王凯宣布道:“高考已经结束,但估分同样重要,大家要认真核查分数,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班主任今天有事,来不了了,大家见谅。祝愿大家考个好成绩,被理想的学校录取。”王凯开始发试卷答案,大家就又忙着对答案。言欢很快对完了,和他预料的差不多,如果二本线没有大的变动,他可以上个不错的 二本学校。把估分的成绩交给班长以后,他离开了教室。他不太喜欢热闹,总感觉两个人,三个人在一起是最好的。周末的时候,他常常和小年、阿岚一起出去玩,带着吃的、喝的,在野外一呆就是一整天。他不愿意做电灯泡,可是阿岚非让他做。小年郁闷时,他就陪小年一起捣台球,喝啤酒,打网游。可是,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

言欢到寝室收拾了一下,洗了一下脸。早上到现在,他连牙都没来得及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言欢发现自己的脸色也很苍白。曼秀雷敦可以洗掉油灰,但洗不掉那漠然的忧伤。在每一张年轻的脸上,长了一季又一季,或许被成熟所代替,或许被笑容所掩盖,或许永远定格在死亡,夭折的灵魂上。

言欢在食堂买了一份面,可是他一点也吃不进去。言欢倒掉面条,向县一院走去。他知道,小年就睡着其中的一间,停尸房里。医院的建筑物清一色的白色,干净的像死亡一样,言欢突然这样想到。

言欢从二楼路过时,他看见了小年的家人,他的妈妈正在哭泣,一个男人在安慰她,校长和班主任也在一旁。大夫正在向他们解释着小年的死因,言欢可以听到。

“我们已经对死者做了胃镜检查和血液检查,死者很可能是吞食了大量的安眠药导致了死亡,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两点。根据警方传来的消息,他的室友报告说死者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而且现场也发现了装安眠药的瓶子。”

“不可能!小年怎么会在自杀?这不可能!!”小年的母亲大声哭到,儿子的死亡已经让她崩溃,而医院竟然说他是自杀的。

刘之厚有些皱眉,解释道:“医生不会骗你们的,小年的确是自杀的。这是学校的责任,学校没有忽视了学生的心理问题……”

“胡说!小年没有心理问题,都是你们学校教坏了孩子。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两年前你们这个学校有个女学生早恋被学校当做典型通报批评,那个同学就跳楼自杀了。收学费的时候你们说的好听,出事了就推卸责任,小年是在学校死的,我和你们没完。你们赔我的孩子啊!你们赔啊。”小年的妈妈上前要去厮打,似乎已经疯了。

小年的爸爸拉住她说道:“你疯什么?小年已经死了,难道你想让他的死的也不安心么?看到你这个样子,他怎么瞑目?”

小年的妈妈扑进爸爸的怀里,哭泣起来。小年的爸爸脸色十分难看,言欢可以看到大颗大颗的 泪珠在他的眼眶里打转,但始终没有落下来。

言欢向走廊的尽头走去,他知道小年就睡在那里。

房间很黑,一盏灯都没有。有几张白色的床,但都是空的,除了小年的那一张。小年的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单,看不到他的脸,可是言欢知道那就是小年。言欢对小年熟悉非常,他甚至知道小年的 身上长了几颗痣,长在哪里。

言欢揭开了被单,他看到小年安静地睡在那里,长长的睫毛挺立着,但再也不会打开了。小年的脸已经失去了关泽,变得灰暗,阴森,也许不久就会长起尸斑。

言欢摸了一下小年的脸,十分冰凉僵硬。他的嘴唇已经失去了润泽,像灰色调的石头一样难看。

查看更多青春同志小说校园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