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短文 放手的等待

2018-09-02 作者:蓝枫 阅读:

同志短文 放手的等待

作者:蓝枫 ([email protected])

一直在寻找,生命中最感动的瞬间,一直在等待,生命中最无私的关怀。谁?曾在你我生命中猖獗,又是谁?终究成了你我最无奈的等待。

——记

我无法选择自己的性别,甚至连选择爱异性的权利也没有,但是,我不怪谁,因为我的不同,我才有了体会这人世间最美丽的爱情的机会。

刚进入这个圈子的时候,我才17岁,那时候才上高二,本是人生中最芳华的年龄,我却总是忧伤与孤单,都说受的心理年龄总比实际年龄大几岁,我确信这点,因为我能深刻体会爱与被爱的感觉,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也曾幻想着在某个街头邂逅一位让自己心动的人,和自己有段真实的爱情。

16岁那年,我以中考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全县最好的高中,怀揣着对高中无限的憧憬和对人生无限幻想的梦,记得,那天……

初二的时候,母亲因为肺癌离我而去,撕心裂肺的痛让我的整个家几乎面临崩溃的边缘,因为在母亲离世不久前,表哥因为和社会上一家夜店老板有了纠纷,被夜店老板叫杀手给杀了,凌晨2点多钟,我爸跑到街上跟正在吃宵夜的我和姑妈他们说了这个消息,当时我完全蒙了,总感觉是在做梦,怎么可能?当我们去到医院,我再也控制不了了,是真的,全家所有人在医院殡仪馆门口站着,因为太晚了,医院以抢救无效,患者死亡为由将表哥送进那冰冷的房间,医院旁边是一家房地产公司正在新建并未完工的商业楼,淡黄色的灯光从楼上照下来,刚好把殡仪馆及我们照亮,那夜,我的眼泪流干,二伯父和二伯母的心都碎了……我爸压制着悲伤,一边替伯父们处理表哥的后事,一边忙着向警局报案和处理一系列官司事件,那段时间,因为母亲的病情恶化,不得不转到市级医院治疗,因为家里人手不够,我刚好放暑假,只有我陪母亲却医院治疗,因为姨妈她们都住在市里,所以才不至于让我手足无措,姨妈和表姐轮流照顾我妈,因为那时的我还小,她们骗我说妈妈没事,很快就会好的,可我知道,癌症,多么可怕,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我很清楚。每天妈妈喝着家里人到处寻医开的药,我每天陪在妈妈身边,对妈妈说“妈,喝了就会好,你把它当做鸡汤,可能会好喝一些”,妈妈在我面前很坚强,每次都把药喝完,因为妈妈不忍心看到我每次笑着笑着就会哭的样子。

事情一桩一桩地来,把重担压在父亲身上,那几天父亲看上去就像老了十多岁,我看着眼里,痛在心里。母亲开始有了些许好转,回到家里静养,当一切我以为开始好转时,不幸再次降临。

开学后,因为是寄宿制学校(每读十天放假休息三天),我去了学校,放假那天,小姑突然去接我,和我们班主任站在一起说话,我很惊讶,平时小姑从没来过我们学校,今天怎么了? 我慢慢走过去,只见小姑眼里红红的,班主任摸着我肩说“舟扬,要坚强,一定要坚强”。我当时脑海里就一个念头“我要回家,我要见妈妈”。在车里,我嚎啕大哭,想着所有可能发生的事,到家后,一切都那么苍凉,好多人在家里,妈妈走了,我连妈妈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几乎哭到说不出话,那段时间,我的天都是黑色的,我想过自杀,但我不能,我还有爸爸,我死了,这个家就完了,我是爸爸的希望,我是他唯一的支撑。

从那以后,我几乎不爱说话,每天都在学习,我只有好好学习才能对得起爸爸妈妈,才能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就这样,我以中考高分进入县一中,开始我新的生活。

高一,我通过多层面试进入校学生会,凭借我流利的普通话和较强的写作表达技能进入广播站,成为唯一一个高一级男播音员,也因为如此,我成了校园红人,名字遍布整个校园,成为广播站副站长,成为校园里各项大型文艺晚会,节日活动指定男主持人,校园贴吧里总会有关于我的消息和传闻,其实一切只有我知道,在这荣誉的背后我付出多大的努力和心酸,我为了监督其他人工作,严格要求自己,一年都没吃过早点和晚饭,每天只吃午饭和一些零食,只为工作上不出一点差错,当然,学习上也没有松懈,保证在全班前三,只当一切都很好发展时,他,改变了我的所有……

班里新转了一个男生,一米七左右,不算太高,长得很帅,叫张子浩,听说家里有点钱,不喜欢读书,每天只是打游戏,对于这种纨绔子弟,我只是轻轻抬头看了一眼便摇摇头,心里想,这种人,拿着父母的钱挥霍,每天虚度光阴,有什么意思。

他似乎看出些什么,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就是宋舟扬”?

我继续做我的作业,只是不耐烦地答一句 “嗯。”

“你旁边没人坐吧?介意我和你坐吗?”

“介意,你还是重新找其他位置吧!”我抬起头。

“果然,呵,早听说你性格冷,不过长得那么帅,有资本啊”他笑着和周围紧盯着我俩的同学说。

“随便你,想坐就坐,不过你最好别影响我”我拿起书准备走。

他一把拽住我的手臂“不打算招呼一下新同学就走啊,这就是你们学校众多女生倾慕的人啊,呵呵,我看,不见得有多招人喜欢啊”他斜挎着书包,挡住我说。

“放开,我还有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我甩脱他的手。

“好,好。你走,我识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他放下书包坐下,拿出手机玩着。

我走出教室,到广播室把播音材料交给我们站长,我们站长是个高二的女生,她叫李木瑄,长得挺漂亮,学习也很好,对我也是百般照顾,我叫她瑄姐。

“你做事,我很放心,呵呵”她笑得很好看。

“嗯,瑄姐,那我回教室了,我还有点事”我微笑着说。

我转出了广播室,快上课了,我跑到教室,准备上课,看到我回来,张子浩又露出他那牙齿似笑非笑地说“哎呀呀,宋帅来啦,呵呵”。

“我有名字,宋舟扬”我便拿出课本准备预习。

“好,我知道,你低调。对了,我还没课本,和我一起看,行吗?”他立马转正经说。

“行,好好上课,最好别影响我”我把课本挪过去了一点,他回了句“谢谢啊,宋舟扬”

我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

上课了,班主任先叫张子浩上讲台做自我介绍,张子浩很不乐意地说

“老师,大家以后也会慢慢知道,没必要了吧!”

“好吧,既然这样,那上课吧。”班主任尴尬地转移了话题。

其实大家都知道,张子浩能到这所学校上课,他父母出了多少钱,给了班主任多少好处,都是明白人,所以大家也没说什么。

几天下来,虽说张子浩不喜欢读书,但是,至少上课他不会影响我,下课也就要么和班上其他男生打打闹闹,要么就是坐在座位上听歌,或者扯我说话,尽管他说十句我最多回他一句,他也不厌其烦。

有时候,看到他静静坐在听歌很安静的时候,我心里面也会想“要是他能好好学习,更成熟一点,或许我会喜欢他”“呸呸,我在想什么啊!怎么可能喜欢他呢”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每天忙于学校和广播站的工作,因为我想当下一届广播站站长,只有努力,让大家看看,信服我,才能得到学校领导和其他人的认可。

我的生日快到了,朋友们都问我怎么过啊,我也想不到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就打算去KTV唱唱歌,朋友们在一起玩玩。

张子浩突然蹭过来说“你要过生日了?什么时候?要去哪?要叫上我哦。”

“后天,只是去K歌,你肯定觉得没意思,你不会去吧”我转过头对着他。

“怎么不去啊,我很喜欢啊,一定要叫上我啊”他像在炫耀着什么一样。

“好吧。到时候联系你”我说。

因为明天放假,所以有更多时间准备这个生日该怎么过,我去订了一家经常去的KTV,然后又买了一些零食和一些饮料。我爸给了我一些钱,说好好玩去吧。我去买了一套衣服,我比较喜欢韩版,所以衣服几乎全是韩版休闲的。我打了个电话给张子浩说了地点和时间,又联系了好多好朋友和同学,希望大家能够好好聚一聚。

生日这天到了,我觉得至少要对得起这个生日嘛,就特地去理发店做了发型,换上买的衣服和鞋子,准备去KTV了。

年少的我们总喜欢尝试一些新的感觉和东西,懵懂的年纪,渴望成为大人的自由……

到KTV以后,把先前准备的东西放好,朋友们也陆陆续续来了,张子浩也到了,他穿着一身休闲装,看起来挺精神的,也挺帅的的。他看到我,故意大声说“哎呀,帅哥啊,你这么帅,你家人知道吗?”

“你待会多吃点堵住你的嘴吧”我斜视着他。

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向我敬酒,祝我生日快乐,我们唱歌,玩游戏,玩得很晚,因为喝的酒有点多,朋友们还不肯放过我,一直叫我喝,张子浩看到我这样,就对朋友们说“我替他喝吧”。

“替喝得喝两杯”不知道说说的这一句。

“我喝四杯”张子浩抬起酒说。

一圈过后,大家差不多都有些醉了,张子浩更是醉得不行,睡着沙发上。

“大家玩得也很嗨了吧,今天就玩到这吧,也不早了”我说。

大家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张子浩了。没办法,我只能先找家酒店把他安置了,不然难道把他丢在这?

我在KTV附近找了家酒店,开了间房间,拖着他沉重的身躯,把他撂倒在床上,我又拿毛巾帮他擦了一下脸和手,他细致的皮肤,几乎看不到一点点斑痕,上挑的眉毛,看着还带有一点点调皮,俊朗的面容在灯光的映射下更加有吸引力,以前从未这样近距离地看过他,其实这小子还真的挺帅的!

我帮他把外衣脱了,然后又帮他把裤子脱了,虽然穿着内裤,但那激◇凸仍然掩盖不住,我帮他盖上被子,把他的衣服放在床边。

我低下头轻轻地亲了他的嘴唇,炙热得让我的神经一下绷紧了,我正准备起身站起来时,他一把抓住我

“亲完我就想走啦?那我岂不是吃亏了!”

“你没醉啊?那你骗我干嘛?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想瞒你了,没错,我是Gay,我喜欢男生,你可以当我是变态,也可以告诉所有人,我不怕!”

字里行间,一向镇定的我,突然有些慌乱了,我背对着他,始终不敢回头,我不知道自己在逃避着什么。

“舟扬,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我怕我只是单相思,你以为我来这所学校是我爸妈的意见的吗?因为我在校贴吧看到过你的照片,我也不知道那感觉是怎么回事,就突然很喜欢很喜欢,所以我才来到这里,只是希望离你更近一些,你知道吗?”

张子浩第一次说的那么认真,言语里,我听得出,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的。

他没有迟疑,他掀开被子起身抓住我,把我按在床上,他力气很大,我怎样也挣脱不了,他把炙热得嘴唇贴在我嘴唇上,燃烧了我全部神经,他一只手按住我,一只手不停地解着我的衣服,裤子,直到我全身赤裸地展现在他面前,他自己也一丝不挂地在我面前,他的下面明显发育得很好,庞然大物完全展现出来,我控制不住身体里的欲望之火,我把他按到,一直亲吻着他,从嘴唇到脖子,然后游离到他下面,我吮吸着他的龟头,他轻轻地呻吟着,他享受着这份缠绵,我也尽情陶醉在其中,他转过身把我按住,用他湿润的下面顶着我后面,痒痒的,但很舒服,突然,一阵剧痛,越来越痛,我含着眼泪地叫着,他放慢了速度,直到完全进去,我慢慢适应这东西的存在,痛感渐渐消失了,他也加快了速度,快速地抽◇插着,我们换着姿势,他轻哼了几声,我感觉到有股热流涌出,他射了,而且射了好多,从我后面慢慢流出……

他抱着我,全身的汗液在流淌,我感受到他的体温,他的心跳,他的呼吸和他身上那股雄性荷尔蒙的味道,这样感受着,直到天亮!

我醒得很早,看着阳光透过纱帘进入房间,一切是那么寂静和美好,时不时的汽车鸣笛,像是诉说着清晨的到来。

看着他长长的睫毛,秀气的面庞,想着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身旁这个男人,原来自己喜欢的人也一直喜欢着自己,这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不免心中得到些许安慰和舒坦,他醒了,转过头发现我在正在看着他,他扬起嘴角,那笑容,很温暖。

“是不是觉得我很帅啊,怎么都看不够?”他笑着对我说。

“呵,才没有,只是觉得自己怎么会喜欢你这个傻乎乎的货!”我强词道。

“因为我魅力大啊,呵呵,是不是离不开我了啊?”他不依不饶。

“怎么可能,你就自恋吧!”我依旧口是心非。

他没有再说话,就一直静静地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生怕这份幸福来得太突然,吵醒了它。

过了一会儿,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但又闭上了嘴。我看出了他想要说什么。

“你放心,如果你怕这件事传出去会影响你声誉或者害你没面子,我不会纠缠你的,更不会威胁你,你没必要有这些顾虑。”我转移了目光。

他一把抱住我,抱得很紧,说“傻瓜,怎么这样说,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我是怕,怕你因为我被其他人说三道四,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相信我,我不会辜负你的,真的!”他有些慌张了。

“喜欢一个人,就要承受和他在一起的所有压力,如果因为一些言语就放弃一个自己喜欢的人,那这份感情可谓不堪一击,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子浩,我不怕,就算有一天,别人都知道了,我也义无反顾!”我很认真地说。

显然,他被我的话感动了,我知道,他不善言辞,但我相信他,如果他真的喜欢我,行动会替他说出最美的情话。

我们离开了酒店,一起走在街上,原来,一个人走在街上和跟一个相爱的人走在街上的感觉真的会不一样,这感觉,真的很美妙。我转头看到他的侧颜,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是这个夏天最美的风景。

开学后,回到学校,在走廊里,我和子浩四目相对,整条走廊很安静,我们相向而行,我希望这条走廊是条传送带,这样,我们就会一直走下去,在教室里,我渐渐看到了子浩的改观,下课后,打闹的人群堆里没有他的身影,放学后,球场上少了他的身姿,我不敢说,他的改观是因为我,但是,我确信,他改观的原因中至少有一条是为我。

那天放学,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放下手中的笔,问他“子浩,这久这么努力干嘛啊?”

他面对着我说“你成绩那么好,我再不努力,咱们的未来怎么办?”

他说完后,我许久没有说话,眼泪早已在眼眶里打转,他一下子就急了。连忙问“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你别哭,我受不了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哭!”

“不是,没有,想不到你平时那么呆的,说出一句情话来,竟可以把我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我收回欲出的泪笑着看着他。

他抱着我,抱得很紧,我们拥吻,在这金色余辉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每天,我们一起放学回家,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做作业,在一起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和幸福……

可当一切似乎踏入正轨时,一些事情发生了。

因为我和子浩走得很近,久而久之,身边的一些人不停地在猜测着什么,直到,那张照片曝光在校园贴吧……

当我看到那张照片和下面的附文,我才觉得一切掩饰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那天和子浩在教室拥吻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拍下了这一幕,并传到贴吧,

附文:

惊!众人瞩目的校播音员公开搞基!

伤了多少妹子的心,这年头,帅哥都去搞基了,这叫我们怎么活啊?

那姿势,那感觉,哎呦呦……

不到一天的时间,学校传开了这件事,教室里,厕所里,操场上,几乎都在谈论这件事,甚至到下课,会有不少学生来一睹盛况。

“子浩呢?今天怎么没来?难道他是怕了?不行,我得去找他!”我心里这样想着。

顾不得什么了,我豁出去了,我走出教室,走廊上传开了许多污秽之词,我走得越快,声音越大,可现在的我,只想找到子浩,知道他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来!可从教室到校门口,一路上,指指点点,各种声音,我第一次觉得这条路为什么那么长!终于走出了校门,我打电话给子浩,问他在哪里,他告诉我他现在在家,叫我去找他。

我敲响了他家的门,开门的是他,看到我来,他很高兴,把我拉进去了

“你都知道了?”我吃惊地看着他。

“知道了啊”他依旧那么气定神闲。

“我们……”我还没说完,他立马就向我吻过来,我使劲推开他,可我的力气,根本是徒劳,等他吻过几分钟左右,他松开了,“这就是我的答案,当初你不是说了嘛,爱一个人,就要承受所有爱他的压力,我爱你,所以,我不怕!”他看着我。

“可现在学校都闹得沸沸扬扬了,怎么办?我不想你因为我遭受着难听的话”

“我不怕,你也别怕,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真的爱我吗?”子浩有些颤抖。

“我爱你,你不信我?”我有些发牢骚了。

“那不就行了,我们的爱怎么了,不比那些肮脏和欺骗的交易好很多吗?我们干干净净,我们不是活给别人看的,为了你,就算让我死,我也无所谓,你明白吗?舟扬!”子浩再一次认真地说。

他站起来拉着我,我问他要去哪,他说,去学校,去向那些人证明,证明我们相爱不干涉任何人,在他的强拉硬扯下,我不得不和他去了学校刚进校门那一刻,他拉着我的手,周围的同学更加惊讶,说什么的都有,有的甚至拿出手机来拍,一向孤傲的我,在这一刻显得脆弱不堪,子浩看着我

“舟扬,没事,有我,我就是要他们看看,我爱你,不关他们任何人的事”

“嗯,我不怕”有他在我身边,我坚定了许多。

一路走到教室,看热闹的人确实不少,在这时,李木瑄迎面而来,“舟扬,我们是朋友,不管你喜欢谁,我都支持你。”

“瑄姐,谢谢你,真的很谢谢。”我眼里充满了感激和坚定。

我和子浩进到教室,同学看到子浩一直拉着我,有的选择低下头,有的大声呼叫,有的则选择视而不见,掩饰这份尴尬,我和子浩走到座位并坐下来,不一会儿,班主任就进来了。

“宋舟扬,张子浩,你们俩出来”班主任叫道。

我们走进办公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爸和子浩的爸妈都被叫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几位校领导,因为广播站和校领导来往较频繁,所以几位领导也是我所认识的,首先开口的是子浩的爸爸。

“舟扬,我对你还是有一些了解,你是个优秀的男孩子,不像子浩,整天就知道玩,你有很好的未来,我不希望我们家子浩毁了你。”子浩爸爸说道。

“叔叔,对不起,我喜欢子浩,不关子浩的事,是我,影响了他”还没等我说完,子浩推开我,“你说什么呢?爸,妈,我就是喜欢舟扬,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思想还是那么保守吗?没他,我活不了!”子浩对着所有人吼道。

“子浩,叔叔明白,可现在,你们年纪还太小,不知道以后你们会面临多少困难,你们以后别再联系,好好学习吧!”我爸对子浩说。

几位校领导陆续开口“宋舟扬,你很优秀,我们都很喜欢你,也想重点培养你,可现在,这事,只要你和张子浩不再有任何联系,我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行吗?”

“爸,叔叔阿姨,各位老师,你不是我,你们无法体会我的感受,如果一个人能够那么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感,那人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我喜欢子浩,就是喜欢,哪怕,离开这里,哪怕成为你们所有人讨厌的对象,我义无反顾,我做不到忘记子浩,做不到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流着,所有人都沉默了。子浩看到我这样,只能紧紧地抱着我,不知所措。

“既然这样,我只能选择带子浩离开这座城市,离开你,舟扬,你别怪叔叔,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叔叔这样做是为你们好”子浩的爸爸撂下狠话就拉着子浩往外走。

我看到子浩拼命的反抗,可在父母面前,他无能为力,他的力量小的微不足道,我看到他落下的眼泪,我知道,我们或许真的不会再有结果。

从那天起,我再也没见过子浩,他的电话,也成了空号,QQ再也没上过,所有关于子浩的消息,在我的生活里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选择了转校,离开这让我曾经爱过,恨过的地方,可我对子浩的记忆依旧那么清晰,我无法忘记,。

曾经一切的美好记忆,未来的憧憬,早已被这社会所谓的伦理道德破坏得支离破碎,为什么,我们的爱得不到肯定与接纳?为什么,我爱的人终究离我而去?会不会在某个时间,某个路口,某个傍晚,记忆涌入脑海,喷泄得一发不可收拾,哭得撕心裂肺。

我与子浩的记忆,终将散去,尽管我不想选择淡忘,不想选择放手,可我无能为力,我曾经爱过的子浩,愿你一切都好……

查看更多蓝枫同志短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