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小说: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2015-09-05 作者: 阅读:

同志小说: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翔天,一个远房表姐的宝贝儿子。他还读小学时我见过一回,高中毕业后当兵两年,退伍后在儋州市一个派出所上班,目前正积极准备报考警校。

  我去儋州市参加一个教研活动,为期一周。是家人告诉我他的单位和电话的。我也没怎么想要见他,因为时间太紧,还要抽空陪林志贤,而且我最怕和不太熟悉的亲戚聊天。

  刚去的第一天晚上,志贤有事没能来见酒店见我,说是和扫黄活动有关。我在电话里笑着说:“我有个亲戚在你们这儿当警察,要我帮你忙吗?”

  他哈哈大笑:“这儿的警察我全认识,不是夸口。干我们这行的,不多认识几个警察哪行啊?今天晚上不能去你那儿了,明天吧,来亲一个!”

  放下电话,心想:你认识的警察多,说不定其中有几个和你都上过床了呢(哎哟!想歪啦)。

  立时有了想见见警察小外甥的念头,反正今晚上也没事。

  拨了小外甥的电话,老是占线。也许他也参加扫黄活动,正忙着吧。无聊中只好出了酒店,独自漫步街头,欣赏儋州夜景。

  走回酒店时,小外甥回电话了。听说是我,电话里的他似乎很兴奋:“小表舅,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我站在酒店门口等他。不一会儿,一个小警察从出租车里钻了出来,跑到我面前。

  哟嗬,十年没见,比我还高半个头呢。他腼腆地摘下警帽轻拍了我胳膊,算是和我打了招呼。

  小外甥一头短发,阳光灿烂、英气迫人。不得了,发育得这么棒,简直是帅得不能再帅了。

  “我刚下班,还没回单位宿舍就过来了。小表舅,你吃过饭了吧,我还没吃。”

  “哦,我吃过了。打算现在吃吗?我陪你吧,”本来想见面聊几句就算了,但看得出来他是为了见我才这么匆忙赶过来,就多陪他一会吧。

  “我想上去冲个澡再出来吃,好吗?”他看来很热。

  进了卫生间,门也没关就传来哗哗的淋浴声,还边和我聊:“小表舅,你结婚了没啊?”

  “没,早着呢,”我边看电视边回答。

  “也是啊,你也才大我几岁。我今年要报考警校。”

  “知道,你妈说过,你想当个警官。”

  他手捧着警服,只穿着内裤就出来了。我瞥了一眼,没敢多看。就这一瞥之间,他的半裸身子让我心狂跳起来。

  赶紧进了卫生间。

  “小表舅,你也要洗吗?”

  “洗洗吧,刚才走得出汗啦。”

  脱光衣服,拧开水,正要洗,他走到门口说话了:“那你快点啊,我好饿呢。”

  “行,你先去看会儿电视吧,我很快的,”我开始淋浴了。

  这时候我竟然从镜子中发现他没有走开,而是退到门口的阴暗处偷看我。他以为我没有发觉……

  我不动声色地冲完澡,关上水,听见他轻轻走开的声音……

  喧闹的街头夜宵点,舅甥两人对坐着。我只点了柠檬汁,翔天要了一盘蛋炒饭、一碗瘦肉菜汤,边吃边聊。

  “翔天,你有没有女朋友?”他是不是个小Gay呢?我心里狐疑着。

  “你说呢,我还打算上学,怎么能分心交女朋友?”

  “说的也是。对了,你是独生子,你爸妈一定希望你能回他们身边工作吧,毕竟儋州离咱老家好远呢。”

  “咱老家没熟人帮忙啊,我能在儋州工作,还是拜托一位战友的父亲帮忙的。”

  “是吗?能帮这么大的忙,你那战友和你的关系可不一般啊。”

  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料到他竟脸红了起来,低下头没说话,夜灯下人显得异常腼腆俊俏。

  他的表情明白地告诉我,他和那位战友的关系非同寻常。

  算了,他到底是不是Gay我也不想再去猜测。就算是,我想我也不愿意和他扯上关系,毕竟是亲戚啊。

  吃完炒饭,他慢慢地喝汤。“舅,我小时候你见过我几回啊?”

  “才一回,好象是你小学快毕业那年吧。那时我正读中学。”

  “可我后来还见过你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哦,”我有点诧异。

  “是的啊,我高中毕业后参加同学聚会,在街上看见你啦。只是因为和好多同学边聊边逛,所以没和你打招呼。可我一看见就知道是你啦,”他甜笑起来。

  “后来,入伍前,我又在街上看见你,”他接着说,“你当时开摩托车,从我身边经过。”

  我笑了,笑他有点天真。嘬了一口柠檬汁,“你当兵两年,期间没有回来探亲过吧?”

  “那哪能啊,其实入伍前,我和爸妈去过你家,想道个别,只是你当时不在。”

  “嗬,想起来了。我回家就听说了,而且听说是你拗着要来我家的,对吧?”

  他又腼腆地笑了:“我想和你道个别,可惜你不在,”低着头,声音细细的。

  我都没有和他真正见过面、说过话,他为啥要亲来和我道别?我还在琢磨着他的话时,他坐直起来大声说:“舅,我吃好啦。”

  “哦,明天还要上班吧,要不要早点回去?”

  “好的,我先送你回酒店,舅。”

  酒店门口,他踌躇着,似乎不愿离开。

  “怎么啦,翔天?”

  “舅,有时间我带你到儋州各处逛逛,好不好?”

  “白天没时间的,除非晚上。再说吧,我会给你电话的。”

  躺下的时候,正想打个电话给志贤,侃几句再睡,一条短信息来了,竟然是翔天发的:

  “舅,睡了吗?希望没打扰你。”

  “正要睡,你呢?”我回他。感觉他挺想和我聊。

  “我值夜班呢,就在你酒店附近巡逻。”

  “哈哈是吗,那你得保护好我的安全噢,让我安心睡大觉。”

  “行啊,只要你愿意,我随时随地都保护你。”

  我一怔:这条信息好象在暗示什么啊。

  我一时冲动,回了他:“刚才我洗澡时,你看了我好久,是吗?”

  老半天都不回我,拨了电话过去,他手机竟已关了……

  第二天晚上,拖着白天疲倦的身子洗完澡,林志贤敲开了我房间的门,俩人话也没说,从门口就互相撕扯着,最后蛇一般地纠缠在床上……

  话说这二人都是美少,各干一遭已毕,搂抱而睡(此句摘自《拍案惊奇》卷二十六)。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惊醒了,是翔天的:

  “舅,我昨晚突然有任务,你现在还没有睡吧,要不要吃点宵夜,我请你啊。”

  我一看时间,才十一点,可也不想出去:“白天太累了,明天还要早起呢,不好意思啊翔天……”

  我话还未说完,身边的志贤伸了个懒腰,睡眼迷蒙中呻吟了一声。我大惊,伸手过去想捂住他嘴巴,可来不及了,这个男人性感的呻吟声已完全传入了手机里,肯定又传进了另一部手机的主人的耳朵里……

  手机那边一阵沉默,终于挂了。我有点不安,拨了过去,他又关机了。

  这个小外甥,真令我摸不着边际,这回不会又是突然有任务而挂机了吧。

  我靠在床头,望着窗外朦胧的月色,回想翔天那阳光灿烂的短发和俊容。又转过身,看看身边继续熟睡的志贤,他全身赤裸斜躺着,被角盖住半条腿,诱人十足。

  这个性感的男人和我分居两地,认识三年了,我们聚少散多。我只是在一次暑假时来儋州和他同居,其余时间都是他去找我。毕竟我的工作不允许我随便离开。他就不同了,他是当地最大的一家美容中心的小老板,另外还打理好几个理发连锁店。只有父母才管得了他。

  我和志贤其实比好朋友更好上一层,可似乎又难称得上是恋人。想念归想念,却也没有那种牵肠挂肚、刻骨铭心的感觉。

  志贤每天接触的人很多,难保没有出现令他心动的人,况且我们又不经常在一块。不过我想都三年了,能保持这样的关系还是令我满意的。

  这么想着,兴致又勃勃Q来,忍不住伸手摸过去,从脸庞往下摸到大腿,摸到敏感的部位力度就加重一些……

  他被弄醒了……

  俩人又缠在了一块,气喘吁吁……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外甥洗澡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