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激情小说:我与直人范大叔的5次恩爱

2014-08-16 作者: 阅读:

  “三点声明”

  1.我是古城西安人,尽管西安人很喜欢玩挖坑游戏,但我的这个帖子绝不是挖坑。全部篇目大致分成6篇(具体篇目名称附后),我尽量在3个月之内写完。

  2.这是我真实的点滴回忆录(不是小说),只有平实的描述,没有虚构的激情。

  3.为了保密,对文中涉及的人名和地名,请不要对号入座!

  古城木棉拜谢啦!

  “6-1收服秘诀1:网友激励”

  网友“逆流”和我一直聊的不错。他是西安某著名高校的博士研究生(这家伙学习真好,才26岁就上博2了)!

  他一直十分迷恋他的直人中年博导,但一直都没有得手,也不愿放手。

  据他说,他导师是性格木讷、不善言谈但很智慧的那种人,好像还有点工作狂、不解风情,有点类似《士兵突击》中“许木木”的性格。导师对他很好,经常邀请他去家里吃饭什么的。

  前两天(7月初)他告诉我,说他邀请导师暑假期间去他东北老家那边旅游。正好他导师在那边有个课题项目也要过去指导查看,就同意了。马上就要开始的行程由他负责全程陪同接待。他询问我有什么好的策略,才能收服他的导师?

  今年37岁的我,11年前正好是他现在的26岁年龄。当时我有幸收服了45岁的亲爱的范大叔。我俩前后一共有过5次恩爱的亲密行为(左岸朋友你懂的)。

  于是,我就把我当时的做法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并用顺口溜的形式,把自己当时和后来的一些类似经历总结出来,打成文字传给他。

  这小子看后,惊呼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收服秘诀”,要求收藏,同时还鼓动让我发到天涯的左岸版块来。我想想也好,发到这里,和涯友们共同交流,也算是自己对范大叔的一次备感温馨又略带无奈的回忆吧!

  “6-1收服秘诀2:顺口溜”

  我把我收服范大叔的做法总结为几句“顺口溜”,欢迎左岸有此类经验的朋友们共同交流。

  ----------------------

  言语挑逗脸皮厚,搂抱靠紧多动手。

  革命小酒预先喝,酒后乱性有借口;装出一副可怜相,找人疼爱说理由;开始先聊男女事,伪装不懂问大叔。

  性爱话题说出口,紧抓不放问不休;聊到要害关键时,让他抚摸你的牛;他若不来摸摸你,硬牵他手奔牛走;然后借口要公平,摸抓他牛不放手;……

  “6-2雨夜初识1:认识范大叔”

  第一次见到范大叔是在2001年4月份。

  1998年大学毕业后,在外地混了两年的我于2000年8月回到西安,在北郊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实业公司作品质管理工作。

  在长达半年的见习期内,我基本上都是在老员工的带领下,到基地和子公司进行标准化管理指导和培训工作。以老带新,这是公司的一项惯例,对锻炼新人很有帮助。

  2001年3月底,见习期满后,我因为表现比较好,得以留在总公司的品管部门,与另3位老员工一起,负责原料初加工车间的品管工作。

  用公司的制度,把管理部门的职工称为技术人员或管理人员,穿天蓝色工作服;把车间流水线上的职工称为工人,穿橙红色工作服。

  我们作车间品管的,平时办公地点在机关品管部,车间开始生产后我们的办公地点就移到车间,和车间自己的品管员一起负责当班的质检工作。

  我们的品管其实也比较简单:每隔半小时到生产线上巡查一下原料分选情况,每隔5分钟在生产线终端抽查一箱样品,填好质检纪录单就行。车间实行白班和小夜班16小时两班倒(没有设大夜班),我们4个品管人员两人一组跟着实行轮流倒班,工作相对也比较轻松。

  我很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范大叔是在我当班的第一个夜班上。

  第一眼见到他时,谈不上非常喜欢,但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把这成为“有眼缘”)。

  我们车间女职工居多,范大叔等为数不多的男职工就在流水线终端从事稍微累一点的封口、码垛和运送工作。正好我也在这个位置负责产品抽查。

  考虑到有时候需要封箱人员配合我们的工作,在闲暇的时候,我们也顺手帮他们封箱搬箱。有时候抽空也闲聊几句。在整个班上的8小时里,我清楚的记得,跟范大叔总共说话不超过10句。

  据范大叔后来告诉我,他们车间的职工,对我们机关下来的人员尤其是品管员比较排斥,总觉得这些“穿蓝衣服的人”是来挑刺的。他说当时也注意到我了,因为我是新面孔,还说看我戴眼镜的样子有点像他侄子。但因为我们是“穿蓝衣服的”,尽管我们一直在主动改善和他们的关系,又是帮忙又是拉话的,但这些“穿红衣服的”本能反应还是要远离我们。

  公司为了防止质检员固定跟一个班组过长产生熟人效应,担心影响产品质量,就实行质检员轮流跟班,连续上一周夜班,双休后再连续上一周白班(公司还算是比较人性化,实行每周双休制!)。而车间实行三班人马两班倒,上完小夜班休息一天再上白班,然后再上第二天的夜班。

  这样的轮班制,导致我在两天后的一个夜班上才第二次见到范大叔。

   “6-2雨夜初识2:熟识范大叔”

  这次再见到范大叔,我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几个搬运工对我们的距离感有所减少,有几个人还主动和我们打招呼。但因为他们任务很重,我们之间语言上交流的还是比较少。在干好自己工作的同时,我们还是有空就帮他们封箱搬箱。

  从车间质检员的口中得知,我感觉似曾相识的这个搬运工姓范,在这几个搬运工中年龄最大,45岁,是搬运小组的组长,大家都称他为“范大叔”。我特意打听了一下,范大叔老家是河南商丘那边的,春节后才来公司打工,平时就住在公司的职工宿舍。

  也许都是来自农村,也许是我也有过漂泊在外打工的经历,对这么大年龄还跑这么远出门打工的对范大叔,我突然有种莫名地亲近感。

  在接下来的这个夜班上,因为对范大叔的好感增加,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找他说话,也学别人的样子称他“范大叔”,偶尔也帮他封箱搬箱。

  这个夜班上完,我能明显感觉到,我们和这几个搬运工的距离拉近了很多。当然,我最在乎的还是范大叔的态度。我清楚的记得,范大叔一直都没说过“谢谢”之类的话,每次都是报以憨憨一笑。一看到他的憨笑,我就感到特别高兴,有一种特别的甜蜜感。

  就这样,每每轮到我和范大叔这个班组一起当班时,我总是有意找机会接近范大叔,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给他帮忙干点活。当时我就感觉总是想看到范大叔憨憨的笑。

  在我搬到公司职工宿舍以前,我和范大叔尽管熟识了,但我们的接触还仅限于车间里我帮他干活,他笑给我看。

  2001年4月下旬,距离“五一节”放假好像还有3天,经过物业部门领导特批,我从外边租的地方搬到了公司职工宿舍。

 “6-2雨夜初识3:搬到公司宿舍住”

  对我来说,搬到公司职工宿舍来住,这样不仅可以省掉一笔房租,还可以每天早上免受挤公交车上班之苦。其实,更真实的想法,还是我想距离范大叔更近一些。

  我特意打听了一下,我住的房间是3人间的所谓“蓝衣宿舍”,范大叔他们住的是6人间的所谓“红衣宿舍”。公司职工宿舍多数都是“红衣宿舍”,是为上夜班的“红衣职工”休息用。“蓝衣宿舍”数量较少,主要也是提供给要上夜班的“蓝衣职工”休息用。这两种宿舍要想长期居住,需要经过物业部门领导商请本部门主管领导特批。后来才知道,范大叔是他宿舍里唯一的常住人员,别人都是这里的临时过客。

  搬到公司安顿之后,我去了范大叔的宿舍,本想告诉他我也搬到公司宿舍来住了,可惜他人不在宿舍。

  同室的人说他上班去了,这时我才想起来,公司的这种轮班制度,要隔两天我才能轮到和他们班组一同上班。当时很难记住他上班的时间(后来我一直记得很准)。

  因为公司规模比较大,人很多,物业部门就安排把机关人员和车间人员吃饭时间前后错开,而且吃饭时间很短。机关人员和车间人员之间,除非提前约好,一般平时很少有机会在一起会面长聊。

  现在回忆起来,当时我真是中邪了,就想着把我搬来公司宿舍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告诉范大叔。

  想到这里,本该休息的我,却穿上工作服,戴上胸牌,来到生产车间(公司制度规定,不穿工作服不戴胸牌的,禁止进入生产车间)。

  -----------------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真是太冲动了,和范大叔仅仅只是认识而已,还谈不上深交,就想凭自己的一厢情愿……

  

查看更多大叔直人范大叔激情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