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 少年人的心思(下)(7)

2014-03-16 作者: 阅读:

  (六十一)

  我跑回寝室的时候,已经五点五十六了,还好,没有迟到,否则墨松还得等我。

  我躺在床上,看着手表,看着秒针一点点的动,耳朵处于紧急待命状态……就等着墨松的推门声呢。

  然而,我看着分针掠过了12,又过了1,过了2,推门声却一直没有响起。墨松怎么了?失约了?

  我忽然又笑了起来……他们四点钟考完,以他那个慢慢腾腾的样子,出了考场起码得四点十分,再爬到五楼来,没有十分钟怎么行?我太着急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不着急,我眼睁睁的看着分针掠过了六,推门声一直没有响起。他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来找我?

  我从来都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我等不下去了,我得去307看看他在不在。

  我刚要出门,门就开了……我的火气立即就上来了,张口就要大骂。

  可是我一个字也没有骂出来。

  不是墨松,是樱花。

  他一看见我就站在门口,吓了一大跳,说,小丁,你干嘛?

  没什么,不干嘛。

  他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我。我闻到了一股薄荷味,以为是口香糖,就接了。刚要咬下去,才发现竟然是一只烟。

  还是还给你吧,我不会抽。

  薄荷烟,清凉败火的。

  不会。

  那算了。

  他从我手中接过那只烟,衔在嘴里,点着之后就有一股烟柱升了上去。或许是寝室里光线的问题,又或许是薄荷烟本来就是这个样子,那烟竟是淡绿色的。他精致的脸在烟的映衬下,略带了一点邪气,可是,吸引人的紧。

  我使劲的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了,说,樱花,我要出去了,你还在我们寝室么?

  那么我也出去吧。

  我飞快的锁上门,匆匆的往下跑。

  才到307门口,我就听到了墨松的声音。我想发脾气,可是这毕竟不是我们寝室,我不能由着性子胡乱来。我强制着将火气压下去,然后面无表情的进去了。

  大部分人都在。他们看了我一下,继续聊他们刚刚考完的工程化学。

  连墨松也是如此,他连一句话也没有对我说。

  郭磊躺在床上,谢寒冬坐在一张椅子的椅背上,脚放在椅子上。明绪在擦吉他,小猪在打gba。墨松站着,正聊在兴头上。

  我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就一直静静的看者墨松与他们聊天,看着看着,竟然笑了起来,那么自然。我想,我当时一定漂亮极了。

  小猪忽然叫了起来,说,墨松,你赶紧帮我杀了这个骨头老怪。我快要死了。说话的时候就猛按整备键。暂时停止了进度。

  墨松头也不回一下,说,没有看见正在说话呢么?没空,找别人。

  小猪一脸可怜像,说,别人还不如我呢。

  墨松有些烦躁了,说,找小丁,他在医院里练的好着呢。

  小猪就拿着gba过了来,可怜兮兮的说,小丁,救我一命。

  我笑了起来,说,我不救你谁救你?

  我先补充了大量hp,然后换了一下技能,用死神之镰进行远程攻击,然后时不时的用暂时无敌偷袭一下对手,主要还是得静止不动,恢复mp。

  虽然在玩gba,可是我的耳朵一直在听墨松说话。他总是提郭磊对他的帮助,说要是没有郭磊,他的工程化学准挂。并且对谢寒冬的抄袭技巧颇有微词。

  虽然是一心二用,可是仍然可以毫无悬念的杀死骨头老怪。

  完了之后我将gba还给小猪。

  小猪是一脸敬佩之情,还不忘说两句,小丁,你太牛了,你简直是我的亲人呀。那话说的真叫情真意切,深情无限。

  连明绪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可是墨松仍然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小猪继续打gba,明绪收拾自己的背包。郭磊大约困了,闭上眼睛。墨松仍然和谢寒冬聊。

  我看看表,已经五点十分了。我轻轻起身,出了去,又轻轻带上门。

  我慢慢的爬上五楼,慢慢的开门。

  樱花就在楼道里光着背玩双节棍。

  我慢慢的关上门,躺在床上,照镜子,看自己脸上的没一寸皮肤。

  我本是很漂亮的,固然及不上丁欢,可是相差也是有限。以前的我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可是自从见了樱花起,我竟然有一点自卑了起来。以我的心性本是不应该自卑的。

  更何况,我一入学就认识了樱花……为什么现在才自卑呢?

  若是我以前没有注意过他,那也不对。我们两个不是经常作为打牌的搭档么?还经常一打就是一整夜。我们不还彼此吹嘘过,说我们是机械系黄金搭档么?

  可是我为什么现在自卑呢?

  樱花也未必比丁欢漂亮呀。

  我在迷乱之中睡着了。

  恍惚之中有人叫我……小丁,小丁,醒醒。

  我睁开眼,寝室里光很暗,天大约快黑了吧。过了一会我才看清他是谁。

  墨松。

  你干什么?

  咱们回医院吧。

  我坐起来不说话。

  他大约觉得无聊,就拿了一张报纸看了起来。可是光线不足,他只好去开灯。然后还坐在我身边看报。

  墨松,我还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办,你先回去吧。

  我起身出寝室,他也连忙出了来,手里还拿着报纸。

  我将灯关了,锁上门,然后就朝与他相反的方向走。虽然走的很慢,可是一下也没有回头。

  我在下面转了一圈,无聊的很,就又回了去,相信墨松也应该走了吧。

  我从离我们寝室最远的楼梯上了来,上到五楼的时候,穿过长长的楼道,看到我们寝室前面确实没有人,这才放心的往寝室走。

  当我到达寝室门口的时候,那边的楼梯上转出一个人来,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墨松。手里还拿着那张报纸。

  他说,咱们回医院吧。给,你们寝室的报纸。

  我忽然失控了似的一把将报纸撕掉,然后非常恐怖的喊了起来……滚,滚开我们寝室。然后就飞似的从来的路跑了回去。

  我跑到楼下的时候,情绪渐渐平静。我看见路灯都亮了。y大的夜景其实也是蛮不错的。

  我看到许多人进了餐厅,意识到该吃饭了。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吃。

  那许多的菜,我看都没有看一眼。

  我买了一杯可乐,冰冰的,喝起来爽极了。

  喝完之后,一脚将纸杯踢的远远的。

  然后我就不紧不慢的回寝室。

  天都这么晚了,他们去祖山还没有回来。

  我一个人呆在寝室里,也不开灯。

  电话响了,我伸手去接。

  喂,你好,请问你找谁?

  哥,是我。丁欢。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怎么都没有人接?

  小欢呀,你干嘛?

  哥,你五一回来么?

  问这个干嘛?

  我想你了。

  哥也想你。

  你肯定没有想我。

  胡说。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不是一直在给你写信么?一个星期两封,别人写信哪有这么频繁的?而且我每封信最后不都写着哥想你呢吗。还说我不想你?没有良心。

  嘻嘻,哥,你五一到底回来不回来?

  要我回来干嘛?

  咱梁叔说要带着咱们去西安玩,你要是回来正好……

  谁跟你咱?我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是你梁叔不是我梁叔。就因为这个,我有时候就觉得自己特别神经质。

  哥,我又怎么你了?你冲我发这么大的脾气?

  以后别跟我提什么梁叔。是你一个人的梁叔,不是我梁叔。

  哥,你就这么讨厌他么?

  以后别跟我提这人。

  哥,你就是这样,经常不为什么事情就乱发脾气。

  你别说了好不好?

  你冲我发脾气呢,不管我怎么生气,我始终是你弟弟,始终要和你在一起。可是你要是对别人也这样……别人相对你来讲,什么也不是,你不高兴,人家也不高兴,然后一走了之。还怎么相处?

  小欢,是你是哥哥还是我是哥哥?

  当然是你是哥哥了。

  那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我没有教训你呀。

  那么以后就别这样和我说话。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哥,你别这么任性好不好?

  小欢,你还有别的事情么?没有就挂电话吧,别浪费钱。

  哥,你别。哥,你五一回不回来?

  不回来。

  为什么?

  金子说要来,我得招呼他。

  可惜了好好的一趟西安之旅了。

  没有我你们又不是去不成。

  你不去,我也不去。

  小欢,你就一辈子也离不开哥哥么?

  嗯,怎么了?

  没什么……我本来想说,你以后要有自己的家的,你得结婚,然后有小孩,然后……可是,我忽然不想说了。

  哥,这个月我又收到五封情书。

  有男生的么?

  哥,看你紧张的。全是女孩子给的,而且全是美女呀。

  你这么小就学的这么色,真够可以的。

  还不是跟你学的?

  我什么时候色了?

  你还没有色?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没有出息。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那是我么?若是美少年,我或许是这样……看来丁欢还是不知道我的底细的。

  哥,你们什么时候放假?

  不知道,怎么也得七月吧。

  你去年答应过我的,我高考完了之后带我出去玩。

  可是我没有钱了。

  你少骗人了。我前天拿你的存折看了看,还有六千八。没有钱?没有很少钱才是真的。

  好小子,查我的帐。

  怎么了?我就查你的帐了,你有什么法子?

  回家之后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等着你扒我的皮呢。

  你就犯贱吧你。

  你才犯贱呢。

  好了,不胡闹了。没有别的事情就挂了吧,长途电话蛮贵的。

  哥,可是我想和你多说一会儿话。

  小欢,你听不听话?

  听话。

  那就挂电话。

  哦。

  我听到那边的电话挂断了,我心里仿佛有根弦也随之断了。我的弟弟丁欢,那个单纯的少年,那么的喜欢他的哥哥。可是我,对他一直不像一个哥哥的样子。

  忽然有一个想法涌了出来……我对墨松像一个朋友的样子么?

查看更多少年人的心思经典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