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我和大叔的激情生活(上)

2014-03-25 作者: 阅读:

经典同志小说:我和大叔的激情生活(上)

  第一节夜已经很深了。

  大概午夜两点多了吧。

  妻子抱着我的胳膊恬静的睡着。

  我轻轻的把挡在妻额头上的秀发理到耳后,妻嘴角微微的翘了翘,又继续的睡去了。

  静静的看着妻子年轻而美丽的脸庞,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每次看着妻子都无法逃避想他的思绪。

  往事不停地在脑海里翻滚着,昔日的画面也不断的在脑海里浮动说不出的滋味。

  有时不敢看妻,我怕看到她就无法不想他。

  有时,我又极度的贪婪的看着妻。从她的身上疯狂的找寻他的影子,我怕忘记我和他的在一起的点滴。

  这一切都缘于妻和他长的很像,他是妻的爸爸。

  妻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知识女性,我常常在想,我和她的结合是不是委屈了她,害了她。内心一直非常的矛盾着。

  天还未亮,实在无法入睡了。

  轻轻的抽出我的胳膊,给妻子把被子盖了盖,翻身下床,独自来到阳台。点上一根烟,望着深邃的夜色,陷入了沉思之中。

  想到他,我今生唯一爱的人,心何止是刀割。阵阵的悸动,说不出的甘苦。

  想想和叔从相识到一起走过的7年,一情一景不断跳跃。

  叔,真快啊,你走了2年了。你狠心的抛下我整整两年了。

  明天又是你的忌日了,你在天堂里还好么?有想过我么?

  知道么,我好想你!知道么,无数个这样的夜晚我都无法入睡,一次次喊着你的名字,那种痛是痛彻心扉啊。

  叔,是我不好,我没有做到生死相随。你孤单么?如果孤单,请你带我一起走好么?

  我听你的话了,我娶妻了,我也履行了对你的承诺,好好照顾诺诺。

  叔,您肯定不知道诺诺在一年前已经成为了我的妻了么?您能接受么?您会怪我么?

  如果你怪我,请你原谅我,有些事情我也很无奈。你走了之后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一切都是造化吧。有机会我会到您的坟前一一的讲给您听。

  叔,我累了。好累。你知道么……

  想着想着,眼泪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妻子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我都不知道。

  妻子在我背后轻轻的搂住我的腰,脸靠在我的背上,说:“又在想他吗?”

  我有些尴尬又马上装做若无其事,趁转身之际偷偷擦了一下脸上的

  泪水,对妻说:“没有。只是有点睡不着,工作上的事情很多。”

  我为了转移话题赶忙说:“诺诺,赶紧睡觉,你这几天刚出差回来,肯定很累了,睡吧。”

  妻微微的笑了笑,对我说:“光,别骗我了,明天是他的忌日,我知道你又在想他。没什么,你要知道,他毕竟是我的爸爸。”

  我偷偷看看妻子,她的眼角也泛出了泪光。妻又说道:“我昨天已经定了花,我也请了假,明天我们一起去他拜祭他吧。”

  我迟疑的点了点头。妻走到客厅,拿了杯水递给我,说:“光,能给我讲讲你和他的事情么?我很想听。”

  听妻子这么一说,我有点尴尬。但说实话,我真的很想和一个人说说藏在我心里很久很深的往事,哪怕她是我的妻,她是他的女儿。

  我又看了看妻,说:“你真的想知道么?”

  妻点点头,很坚定地对我说:“是的,我很想知道关于你们的一切。”看着妻子目光,对她说:“好吧,我给你说说吧,也许你真正的了解我们的事情,对你会更好一点。”

  来到沙发前,妻子依偎在我的怀里。其实我现在的思绪突然很乱。很多事情,当你真的想理的时候,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第二节

  我定了定神,决定还是从我就从我第一次见到叔说起吧。

  2002年,那年我19岁。一个热情洋溢、精力充沛的年龄。用我们当地的话就是一掐都能出水的年龄。呵呵。(如果是掐的JJ,那水回更多。)

  那年夏天刚刚高考结束,我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全国排名前十。我高考的成绩全省74,据说前73名都在北大、清华了。对此自己一直耿耿于怀。不过高考的不如意很快就被进入大学的兴奋冲到了九霄云外。

  来到了这个全国数一数二的城市,一切对于我这个以前只知道猛K书的年轻人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广阔的校园,有名的高高的楼房,宽阔的马路,豪华的商场,拥挤的车流,人物混杂的酒吧,包括满口京片子味儿的北京人都让我充满了好奇,一切那么的新鲜。很想大声的喊:“MBD,北京,老子来了!”

  大一上半年,和所有的大学生一样,除了按时上课、记笔记、上自习之外就是每天不停的穿梭于学校的各类社团和学生会之间。其实现在想想,我也相当佩服当时的学姐学长们,煽动性那叫一个强,每次把我们这些大一的菜鸟召集到一起来,然后开始给我们上课,换句话说我们当时就是组团被忽悠。导致那时的我真的有种错觉,觉得自己是祖国不可或缺的人才,那未来的经济就是靠我们推动地,世界的和平就是靠我们维护地,如果我们现在不参加学生会,不参加社团积极的锻炼自己,那我们泱泱大国必将国将不国………那叫一个黯然神伤,忧国忧民。有时在想,当年的那些学姐学长们都去哪了呢?都还好么?如果当时邪教组织把他们拉拢过去,那后果可真不堪设想。我还是加入了外联社。外联社的社长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四川妹子,她叫雪。那时可不敢这么叫,甚至是想,还妹子?那简直就是我现实生活中的女强人,不亚于刘胡兰对我的影响。毕竟刘胡兰我没有见到过真人。雪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女孩子。学校大小的晚会所需要的经费都是由外联社负责,出去拉一些商家赞助,当然是小钱,但肯让那些JS们掏钱帮我们办晚会,那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雪肯定是主力,而且她拉的赞助也最多,当时我们暗地里就说过:“唉,长的美本身就是件好事!”(后来我和雪之间也发生了一些事情,现在先不多说了)我在雪社长的教导下,放弃了N多个星期天,骑着自行车到处去拉赞助,想想那时的日子,真的单纯甚至有点傻。但是谁没有年轻过呢?在忙碌的日子里时间过的很快,同学和室友都已经混得兄弟相称了,老师教授的脾气也摸的差不多了,食堂周几的菜可以放心吃不用担心虫子,花园里什么时候偷偷亲嘴的人多已经都了如指掌了,转眼一个学期也就结束了。到了大一下学期,被蒙在鼓里的日子终于算结束了。我的一切故事也就要拉开序幕了。

  大一下学期,同学们开始蠢蠢欲动。精力充沛的开始漫游北京城,嘴馋的开始吃遍北京小吃,臭美的开始在秀水和西单里血拼,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已经开始找伴拉拉小手亲亲小嘴了…………呵呵,当然正常的学业我们还是抓的很紧。我呢,相对轻松很多,因为决定不考验了,不出国了,就为学位奉献这最后的四年青春。

  那唯一剩下可以做的事就是谈恋爱了。可是说到恋爱,我就是打不起精神。和女同学关系一直很好的我就是无法和他们进一步发展,自己也觉得奇怪。后来大家都觉得我要求的高,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同志。但当时我已经知道我对男人充满了好感。我喜欢看成熟的男人,微微有点肚子的,个子高高的,有一些皱纹甚至是鬓角有些许白发的成熟男人。后来我把自己定义为恋父情节,也就没有再多想,给自己往同志上靠。直到叔的出现,我才终于直到,我是个GAY,一个彻彻底底的同志,因为我一心一意的爱上了一个男人。

  003年,4月6日。我记得很清楚这个日子。是我第一次见到叔的日子。

  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去逛街,因为天气热了,需要买几件夏天的衣服了。我,韩风,范一一,刘子默,张强,我们几个是死党。每天上课坐一起,自习坐一起,吃饭也一起吃,真的是朝夕相处,相濡以沫,关系那叫一个铁。导致此时我们5个人马上要组成两对欢乐家庭了,当然除了我。韩风追范一一,子默追张强。

  我是和事佬,不管哪对要约会或者是看电影抑或是吵架都要找我调节,所以大家关系处得也相当和谐。今天我们借着出来给社团拉赞助的名义,请了所有公共课的假,一起出来购物。周六周日人多,不想出来,用子默的话说,逛街千万不要周末,人多,价不好侃,老板忙都忙不过来没有时间大力穷学生。子默是北京人,这应该是她的经验之谈。

  天气很好。大家说着笑着。

  “韩风,告诉你,你要是真的哪天娶本小姐,看到没,我一定要穿那种婚纱,拖到地下的那种,后面还得跟两个小孩给我拎着”范一一指着路边的一个婚纱店的橱窗得意的说。“对了,千万别是租的啊。”

  “好,宝贝,俺这就答应你。买,咱一定买。等我以后再结婚,拿出来洗洗还可以给下一个穿。”韩风故意调侃的说。

  “韩风,你个混账东西”一一边骂边追打着韩风。典型的打情骂俏,狗男女。

  “靠,你俩能能行了!能不能尊重一下正在为爱情努力奋斗的可怜人!在我面前就谈婚论嫁了,我家子默还没有答应我的追求呢。”张强故意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

  “德性,谁你家子默啊,告诉你张强,你这辈子估计都别想得到姑奶奶的青睐。”子默假装生气的说。

  “默默,别别这样,实在不行,咱婚纱买三套,都给你穿,你就成全我了吧。”说着张强就要跪下。

  我赶紧大声制止:“MBD,赶紧给我停下来,我都要恶心死了。赶紧买衣服去。”

  “不,我就说光弟啊,你说我和小风买衣服,是穿给你未来嫂子看的,你买新衣服给谁看啊?来,把钱省下来给哥,哥买件再买件衣服,提升一下魅力指数。”张强用语重心长的口气和我说。

  “你赶紧死去。张强,别说我子默妹妹看不上你,就是楼下扫卫生那阿姨都看不上你。别买了,给你穿啥都浪费了。”我回口道。子默在旁边附和着。“就是的,我们光弟可是走在时尚尖端地时代弄潮儿啊,哪像你这个土包子。”我看看子默,心想,姐,夸是夸,当时也别太过啊。就我这一身衣服还时尚最前端呢?

  “原来原来原来……陆晓光,原来你是凶手,一直扼杀着我和默默的感情,我我我和你拼了。”张强很夸张的像我扑来。我见他扑过来我就开始跑,张强再后面追我,光顾着打闹了,也没有注意前面的交叉路口。“别闹了,注意!注意安全!”小风他们在后面大声喊。

  我刚要回过神来,只听到“吱~~~咣当”一声。我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查看更多经典同志小说大叔激情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