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拼搏成长同志小说《兄弟》

2019-05-18 作者:关雪燕 阅读:

《兄弟》作者:关雪燕

【简介】虎皮:从今以后,有我虎皮一口吃的,绝少不了你陈南俊的。有我睡的地方,就是你陈南俊的家。我他妈要是再打你,就让关二爷把我绑起来,任你打个够。是兄弟,一辈子都不会改变。我的命是你帮我拣回来的,我送给你。我的一切都会有你 一起分享。南俊:等我结束这次任务,我要用我真正的身份,和你做一辈子的兄弟。

虎皮:早晚有一天,我也会有一座这样的大楼,我的办公室就安在顶楼,办公室里摆两张桌子。你一张,我一张。南俊:你都那么有钱了。还那么小家子气,给我一间办公室不行吗?虎皮: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给你一间办公室,让你离开我啊?你少做梦了。我们现在一起吃,一起睡的。等我有钱了,距离反而拉远了。

那我忙活个啥劲,不如一辈子过这种穷日子得了。从此以后,虎皮又多了一句口头禅,“兄弟嘛,就是要永远在一起的。”

+++++++++++++++++++++++++++++++++++++++++++++++++++++++++++++++++++++++++++++++++++++++++++++++++

敌人一

要从一个小混混爬到龙头老大的位置需要多久的时间?

虎皮往地上狠啐了一口,眼睛直盯着“红光”那扇无数次开启、闭合的玻璃门。

这里是S市有名的红灯区,各色性质相同的酒吧、俱乐部鳞次栉比,印证灯红酒绿的另类世界。

穿着华丽、装扮光鲜的男男女女带着不同的目标寻找一份解脱、潇洒,并不会去在乎身上钞票的流失,只愿埋葬于这纸醉金迷的一时时光。

“红光”是这条街上的一家高级俱乐部,不外乎寻欢作乐那一点狗屁倒糟的事,挂了个会员制的牌子,就从窑店变成了娼馆。虎皮想,他妈的有一天他也要搂着三、四个女人醉醺醺的从里面出来,摸着小桃的奶子,拍拍佳佳的屁股,让那个平时总对他颐指气使的红牌婊子Apple,亲自用嘴给他XX,那个骚货,他非要射在她嘴里一次不可!

虎皮舔舔干涩的嘴唇,眼神在望见从里面出来的一群人时闪出精锐的光。

他弓腰笑脸迎上去,递出车钥匙,“昌哥,您的车。”

被唤做“昌哥”的男人肥头大耳,一脸横相,看也没看他一眼,只从鼻中发出哼的一声。

手下接过车钥匙,启动车子,打开车门,昌哥整整肩上的大衣,低头欲钻进车内。

“杂毛昌”一声大喝吸引了众人的视线,只见一个带着棒球帽、大口罩的男子持刀猛冲过来。

在众人皆来不及反应的当口一刀砍下,幸而昌哥一个激灵,闪身躲过,长刀砍在车身上,发出“锵”的响声。

一刀未得逞激怒了男子,挥刀紧追过去。

“昌哥小心。”虎皮首先回过神来,眼尖地扑过去推开已吓得浑身哆嗦的“昌哥”,长刀狠狠砍上他的手腕,顿时血流如柱。

一众保镖才醒过神,咒骂着拼命去堵那男人。

男人见势头不对,丢下长刀,撒腿夺命而逃。

虎皮用另支手抚住流血不止的手腕,额上冷汗直冒,呼吸急喘,却强撑着靠在车边。

片刻后,去堵截的人跑回来报告,那男子行动太过迅速,转过巷口,一溜烟就不见了,他们没追上。

昌哥一巴掌打过去,破口大骂,“一群没用的饭桶……”

妈的,吓得他尿都流出来了,打娘胎出来还没受过这种奇耻大辱,他非要抓着那小贼,活剥了他的皮不可。

缓缓心神,转眼瞅到靠在车边的虎皮,想想好像是那小子救了自己,于是懒洋洋的关心一句,“喂,你怎么样?”

“没事,昌哥。”虎皮强忍着痛,笑着说道。

“嗯,干得不错,叫什么名字。”

“陈虎,昌哥。人家都叫我虎皮,您就叫我虎皮好了。”奶奶的,虽留了劲,这一刀砍得也够实在,皮是肯定破了,别伤到骨头才好。

手下靠在昌哥耳边,“他是在这泊车的小弟。”

“嗯!”昌哥再次从鼻中哼了一声,“去包扎包扎吧!阿威,给他点钱,让他买点营养品补补。”昌哥着急打发他,说完便走向车边。

“不用了,昌哥,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能为昌哥挡刀是我虎皮的荣幸。”

“哟,你小子还挺会说。不要钱那你要什么?”什么都不要的年代早他娘的过去了,昌哥眯起眼瞅瞅他没打正眼看过的男人。

“嘿嘿。”虎皮傻笑两声,“昌哥,让我跟着你吧!做这种泊车的小弟,一辈子也出不了头。昌哥,你要我干什么,我全听你的,我虎皮要是皱一下眉头,你把我皮剥下来当垫子坐。”虎皮信誓旦旦,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哈哈……你还想出头?”昌哥干笑两声,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番。“就你这副小身板,还想跟着我,你能干什么?”

“昌哥,您别小瞧我,道上混了这么多年,您打听打听,我虎皮是个什么样的人,能打能踹,只要您吩咐到的事,我虎皮包管帮您做到稳稳妥妥,不让您费一点心。谁都知道我虎皮特讲义气,重感情,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为朋友两肋插刀,那就是家常便饭,不是我自夸,昌哥,您真难找我这样的手下,我虎皮——”凡是他所听过的港台剧中经典名言,一个不漏的悉数用上。让听者不免一个个偷笑起来。

“行了行了。”昌哥不耐烦的一挥手,打断他接下来的话,像赶走一只苍蝇般。“啰哩叭嗦个没完了,想跟的话你以后就跟着我好了,少那么贫。”一个爱耍嘴皮子,急于表现的臭小子,基本上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小混混也就这德性,一辈子没什么作为,还总爱夸大自己。只能是个鳖三的料。

“谢谢昌哥,谢谢昌哥。”虎皮点头哈腰的不亦乐乎,早忘记了手腕上的疼痛。

“俊哥。”

将事情发展的经过看在眼里的陈南俊从红光里走出来,向对他打招呼的小弟点点头,走向昌哥。眼光却一直停留在虎皮身上。

虎皮认得他,不,不应该说认得,早在他打听杂毛昌这个人时便知道他身边有个叫陈南俊的手下。

白面书生型的人,果然没错,不过能在一年之内爬上杂毛昌身边红人的位置,光靠运气和长相可不行。听说此人异常聪明、狡猾,风叔曾提醒过他,最好别被此人盯上,否则想混进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经过虎皮身边时,陈南俊刻意停顿了一下,带笑不笑地盯着他那种憋足了气的脸。

“俊哥。”虎皮不情愿地低下头,硬硬地招呼声。

“哼!”陈南俊并未理会,只是笑着走开。

“昌哥,没事吧!”

“没事。”昌哥用手耙耙油光锃亮的黑发,一屁股钻进车内养神。

跟随的小弟一个个钻进车内,车子启动的同时,一脚踏进车中的陈南俊想了想,便转回头朝虎皮的方向走来。

虎皮顿时提高了警觉,不友善的眼光瞪着一步步逼近的男人。

陈南俊脸上一直保持着那种坏坏的笑,让人看了极为不爽。一把抓起虎皮受伤的手腕,鲜血染上他的手指,稍一用力。

“嗯!”虎皮闷哼一声,皱紧了眉头,眼中的恨意和坚持却未减半分。

了然的一笑,陈南俊逼近他的脸庞。“下三滥的手段,别再用了。”

未留给他解释的时间,男人潇洒的转身,走向车子。

烟尘扬起的一瞬,虎皮用带血的手指揉揉鼻头。

妈的,得意个鸟,有一天老子发了,叫你们这些鸟蛋一个个给我滚去吃屎。

捂上空空的肚子,虎皮恨恨的在心里落下誓言。

查看更多兄弟文兄弟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