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同志小说《那年那狗那月》

2019-05-15 作者:千山飞雪 阅读:

作者:千山飞雪

年关将近,川中大地被浓重的寒气包裹着。

残月挂在冰蓝色的天空,星星畏惧着这夜的寒冷,在薄薄的微云后面哆嗦着眨着眼。

霜色洁白,月色如水,月色霜色水乳交融,寒冷是它们唯一的表情。

田野里的枯草,刚出蕾的油菜,还有那些胡豆苗,豌豆苗,都裹着一层绒绒的白粉。

这样的夜晚,那些看家狗即使被惊动了也是懒懒的叫两声就偃旗息鼓了。

夜色中的车车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静默的端坐着,无力庇护那些卧在他怀里的竹林村舍,只能够让它们在这夜的冷风里瑟瑟发抖。

车车山圆形的山顶像是一个巨大的车轮。山顶上是一个一亩多宽的平台,杂乱的长着些野草灌木。只是那些野草灌木已经被白天顽皮的孩子们玩耍时踩踏得东倒西歪的。

这样的夜晚,纵然是月白风清,纵然是霜色如银,也没有人有雅兴出来夜游。

除非那个人有病。

车车山的山顶上此刻就有一个人在走动。

他失了魂一样的胡乱的走着,抬头盯着天上的月亮。

那人就在那一亩多宽的山顶走动,他没有看着脚下,但是每每走到山崖边,他都会自动的掉头回来。然后走到中间,转一个方向再走,走到山崖边再回来。

他就像是一个装了固定程序的机器人,按着程序机械的运动着。

他一边走,一边还在悠悠的唱。

那样的一种的腔调,带着痛苦,无奈,像这凄凉的夜色。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歌唱,像是冤鬼夜啼,连山下的狗都不会冲着他叫,也许是狗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午夜歌声,也许狗们也害怕这个冤鬼一样的人。

“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那人在唱电影《小花》的插曲。

“阿哥阿妹情意长,好像那流水日夜响……”那人在唱电影《芦笙恋歌》的插曲。

那人好像很熟悉那些年看过的坝坝电影里的歌曲,一首接一首的唱着。

“小云,小云,你回来啊,你莫要留下我一个人啊,你莫要把孩子们都带走了啊。”那人唱歌的间隙还会一遍又一遍的拖着长声喊。

喊声悠悠的带着颤音,就像川剧《秦香莲》里喊冤的秦香莲。

这喊声惊扰了不少车车山村民们的梦,有人在被窝里喃喃的骂。

该死的龟儿子赵全,怎么不疯死了。你婆娘娃娃离开你,该你娃娃背时。

你个招天打雷劈的懒鬼,你娃娃现在晓得后悔了。小云多好的女人啊,离开你娃娃就对了。

这么冷的天,咋个就不把你娃娃冻死了,一天天的在山顶叫魂。

骂过之后,人们还是继续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这样的夜晚,谁愿意离开被窝去制止那个疯子。

赵全就继续在山顶唱着,喊着。他自己不开心,他要让所有车车山的人夜里做恶梦。

二娃也被赵全的午夜歌声吵醒了。那悠悠的腔调好像就在窗户口飘。

二娃就往小小怀里钻,吓得身子直哆嗦。

“小小,疯子赵全在窗户外面呢。”

小小有些讨厌胆小的二娃,把他往一边推。二娃执着的用他肥肥的手臂搂着小小的胳膊。

“死二娃,让赵全把你逮走,让你给他当娃娃去。他婆娘娃娃都不管他了,你去正合适。”

其实小小心里也是很害怕的,她也不敢往窗户外面看。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赵全那张惨白的脸,失神的眼睛。

一夜夜的这样鬼叫连天,小小和二娃觉得早晚会被赵全吓掉魂的。

那么大的一个院子,空空荡荡浸泡在月光里。赵全瘆人的声音好像就在院子上空游荡。

小小家的房子是去年修的二层小楼。房子没有围墙,用一圈竹片夹起来做的篱笆,围出一个院子的样子。

修房子花去了小小父母的全部积蓄,还欠了两万元的外债。哪里还有钱修围墙。那个竹篱笆做的围墙,风一吹就晃荡。

夜里,小小总是把门窗关得死死的。她知道那一片竹篱笆根本就不管用。

那个疯子赵全很容易就会弄开篱笆,跑到窗户跟前来。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壮实的赵全。

孩子们都怕赵全。

赵全的老婆和他离婚了,带着孩子走了。赵全看到村里的孩子,眼睛就会放出兴奋的光。孩子们怕赵全把自己逮回去给他当娃娃。

小小从小在外婆家长大的。那时候父母在外面打工,外婆很疼她的。

后来舅舅娶了婆娘。舅妈就看不惯一直住在家里的小小,就老是因为小小的事跟外婆吵架。小小就回到了爷爷奶奶家。

奶奶跟妈妈的关系不好,对小小也不好。

小小嘴馋,就老是偷吃奶奶藏起来的零食。那些零食是给大爷家的儿子吃的,小小是个女孩,爷爷奶奶嫌弃她。

小小有着狗一样灵敏的鼻子,那些零食不管奶奶藏得多隐秘,她都能够找得到。

奶奶就骂她,说她跟她妈一样,一副贼骨头。

小小自己也不想被人骂做贼骨头,可是她就是馋。为啥大爷家的哥哥就能够吃好吃的,自己就不能够。他们都是爷爷奶奶的孙子呢。

小小不光偷奶奶的东西,也偷村子里其他人家的东西。地里的西红柿,黄瓜,树上的桃子,桔子……

也不怪小小馋,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她总是一天到晚的觉得饿,也没有人给她零花钱买零食吃。

父母不在家,爷爷奶奶也不怎么管她,她还得带着不懂事的二娃。一个十二岁的女孩,你能够要求她什么呢?

小小在村里人的眼里又可怜又可恨。

小小要带着弟弟二娃,洗衣服,做饭,还要种一点自己吃的菜,像一个泼辣的家庭主妇,确实让人心疼可怜。

小小偷别人的地里的菜,树上的果,这些都是可以原谅的,孩子嘛,嘴馋也是无可厚非的。最可恨的是小小像个假小子。小小爱骂人,多脏的话都骂得出口,当然这些也是跟村里的妇女们学的。她还爱打架,打架还狠,村里的很多孩子都被她欺负过。

其实小小时候的小小不是这样的,哪时候她还是很乖巧可爱的,很多人都说她像一个会说话的洋娃娃。

小小变成这样,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个女孩,爷爷奶奶还有爸爸都不喜欢她。既然他们都不喜欢她,她为什么要做个好女孩呢。

“小小,赵全好像不唱了。”二娃从被窝里探出脑袋。

赵全的歌声没有了,那喊魂一样的叫声也没有了。

“睡吧,明天去外婆家,外婆过生日,有醪糟荷包蛋吃呢。”小小想起酸甜的醪糟和洁白的荷包蛋,她又嘴馋了,使劲的咽了一下口水。

查看更多农村同志小说乡土同志文学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