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猜的男男爱情 《骐和皓的故事》

2019-05-12 作者: 阅读:

《骐和皓的故事》 作者: 月之咒缚0224

我们的故事呢,其实很平常,和大部分人的感情际遇一样,既沸腾不了谁的热情狗血,也刺瞎不了谁的氪金狗眼。

但新年开始的第一天,我很想记录下一些东西,那些你带给我的,深刻入骨,再难改变的印记。

是又痛又甜的回忆,也是虔诚的期待,期待真正柳暗花明的一天。

新年一起努力吧!

我和骐同岁,他是我妈妈的高中同学张阿姨的儿子,但我们在之前的十八年里,隔着一千九百多公里的距离,从未见过面。

这么说也不对,其实我是见过他的————他的照片。

当时并不在意,只记得满满一本相册里都是小时候的他。

他妈妈一页一页翻给我妈妈看,说起她儿子就笑语嫣然,得意非凡。

我那时候还很小,但也知道不服气,趴我妈腿上也凑头去看,都是些生活照。有蹬着两条小肥腿洗澡的。

有吃绿豆沙滴到小鸡鸡上的。

有才两颗牙还龇着拼了命啃苹果的。

有眉心点个红点穿着小白围兜的。

有脸脏的要命还笑的兴高采烈的。

有在大太阳下搂着他妈妈的脖子微微眯着眼睛的……

我看不出他哪里比我好,而且我觉得我长的更好看些,当然我不会说出来,虽然看到自己的妈夸别人儿子时,嫉妒愤懑的想哭。

回到家我妈安慰我说:“骐骐多可怜啊,那么小,就没有妈妈待在身边,后妈能对他好?哪像你,有亲妈伺候你吃饭穿衣,天天给你洗澡揉肚皮,半夜还盖被子的。”

我妈越说越为自己感动,“所以说,世上只有亲妈好,没亲妈的孩子像棵草,你要再不听话,妈妈就去西藏,让后妈剪你头发抠你指甲,不给你饭吃。”

我连忙抱住我妈的大腿蹭,一想到那个被后妈剪成光头拿个空碗的小孩,妒忌没了,还为他微微的心中发酸。

小时候的我,有点小心眼,但很善良。

长大一些后,从大人的谈话中,我大概知道了他家的事情。

他妈妈和他爸爸是大学同学,他爸爸的家远在东北,于是,毕业后他妈妈去了那个一年有四个月都在漫天飞雪的城市。

然后有了他,*云骐。

听那些大人聊天时说,他爸爸非常的沙文主义,专制霸道,张阿姨适应不了。

然后就像所有的都市生活剧上演的那样,过了婚恋的甜蜜期后,他们开始常常争吵,感情越来越不好。

张阿姨回了娘家,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重逢了现在的老公黎叔叔。

黎叔叔和张阿姨在高中时就曾是一对。

当时,黎叔叔刚离婚,有一个女儿。

几次频繁的同学聚会,让张阿姨和黎叔叔又在一起了。

后来,张阿姨离婚,却没办法带走儿子。

张阿姨离开了东北,回到了我们的城市,再没找过骐。

骐的爸爸不让,他爸爸家非常厉害,在当地是有些钱和势的人家。

那时,骐才四岁。

在我之前18年的纯纯的成长岁月里,*云骐这个名字,偶尔会出现在我们家晚餐训话时间。

我妈妈总爱说:“你看你张阿姨那个孩子,人家好争气,玩也玩啦,学习也不错……你怎么就不讲究方法,摸一天鱼算一天……”

“张姨家的骐骐,听他妈妈说又考了班里*名,你怎么就不知道上点紧……人家好听话,还没妈……”

“人家骐骐跟你一样大,人家那个懂事……你一天记吃记喝,就是不记事……我养你这么大,一点光没给我争过……”

我心里在哀嚎,张阿姨,我知道您有母爱,惦记你那争气的儿子,隔了山长水远,还不忘打听他那点鸡零狗碎的事,但拜托您偷着乐就行了,不要一天到晚跟我妈炫耀,我过的很苦啊。

*云骐,作为一个鸭梨,我表示他很大。

那时的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名字,有一天会变成我一辈子的迷恋。

09年夏天,我高考的分数出来了,让我妈想捶死我的一个分数,我在家里黯然神伤。

家里在四处打电话托人找关系,我妈很好强也很务实,不想我混个三流本科。她的原则是:是专科也没事儿,还可以专升本嘛,但学校一定要强,专业一定要强。

其实这些关系在我高二时,我妈就开始联络了,她对我没啥信心,而我悲催的证实了她的预想。

那天,听到她和张阿姨在电话里聊起我的成绩,挂了电话难掩喜色。

她说,张阿姨打了包票,我这个成绩进**大学的********专业,绝对没问题,她们家老黎有关系,说一声的事,放心好啦。

谢谢张阿姨的热心,但我雀跃不起来,我知道那个*********专业是属于那个学校的专科,虽然是不错的专业,但其实让我妈安慰不了什么吧,她是退而求其次了。我到底是让我妈失望了。

然后,我妈接着说:“你晓得不,张阿姨家的小骐报了我们这里的**大学呢,要不你张姨怎么想起要想办法把你也办进去呢,要真能去,你们就一个大学了,当然人家跟你不一样,是本科……啧啧,你张阿姨高兴的不得了,这么多年终于能看到儿子了……你说,*云骐心里也是记着他妈妈的,要不这么多学校,怎么会想到报我们这里……哎呀,他爸爸家搞不好气死啦……”

我在家静候消息,过了一个星期,听说是没问题了,我妈很乐。

我继续吃喝玩乐,无所事事。

临近开学,8月22日,我爸有急事要去外地,早班飞机。

才五点,我妈就起床,在房间里进进出出,收拾整理,张罗着送他,弄出很大响动。

我睡不安稳,只好起来,我妈就让我跟着一起出门,送完我爸,回来顺路陪她去买菜。

我还迷糊呢,也没弄弄好头发,只洗漱了下,套了个破T恤,就出门了。

世上哪有后悔药啊我要吃啊啊啊——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送了我爸,我妈把车开回来,我一路打瞌睡。

都已经到了菜市场门口,我妈见我没精神,临时改了主意,不打算买菜自己做了,改去外婆家蹭饭。

正要开走,看到路边两位老太太,手里四五个大袋子,都是菜。

我妈忙停下跟其中一位打招呼:“张姨?买菜呢?我捎您回去吧。”

我一看,原来是张阿姨的妈妈,正在路边歇气呢。

我妈使个眼色,让我下去帮忙提着,两位老太太客气了几句,也就乐意坐了顺风车。

张奶奶心情很好,一路说着自己运气怎么好,难得碰到这么新鲜的花鲈,就两条,被她买到了。

听到我爸去了外地,张奶奶非让我们去她家吃饭不可,等到了她楼下,更是拽着我妈不让走,说是张阿姨一会也来吃饭,吃完了正好大家凑桌牌。

我们没法,只好上楼,进门坐下。

张奶奶家是小复式,她指着楼上说:“皓皓去找你宁远哥玩,他房里能上网。”

宁远哥,是张阿姨的大哥的孩子,在张阿姨生日宴上见过,后来上我家来帮忙修过电脑,我也在张阿姨家和他一起搬过西瓜,算是认识的了。

查看更多男男爱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