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小表弟后传(9)

2019-05-10 作者: 阅读:

九,过年的风波

九,过年的风波

自从熊瑞这个开心果进门,家里有没安静过,一大早又是唱又是笑。乐扬也从来没有这么快乐,声音本来就脆,叽叽喳喳像只百灵鸟。

吃过早饭。熊瑞说要去接三个老婆,唱着自己的济公歌走了。

熊叔和乐扬忙着准备饭,厨房里锅瓢乱响,热气腾腾。

“爸爸,料酒没了,这鱼怎么做啊?”乐扬喊道。

“哎呦,瞧我这脑子,昨天忘记买了”。“熊叔颠着手里的炒瓢说:“等爸爸把这个菜炒好就去超市,鱼你先拿盐腌着”。

“我跑得快,我去吧。”乐扬咯咯的笑着说:“买个小东西都让老爸去,要我这儿子干什么,熊瑞回来还不得骂死我”。

“路上小心,快去快回”。

“哎”乐扬像一只快乐的小麻雀飞了出家门。

乐扬走了没几分钟,有人敲门。熊叔心里嘀咕:“这孩子不会这么快吧,八成忘带钱了”。熊叔用围裙擦了擦手,走出去开门。

喘着粗气的李晨一手拎着一个大包,累的满头大汗俊脸通红。

“熊叔好”。“是李晨啊,怎么累成这样?快进来。”

熊叔接过李晨一个包,挺沉少说得有几十斤。难怪把孩子累成这样。

“今天没上班?”熊叔问道:。

李晨把东西放在地板上,长出了一口气:“累死我了”。

李晨满足的说:“刚上两天班就放假,单位早上发福利,有油有米有鱼有肉还有一大堆水果。还发了五百块钱,老板说让大家好好过个年”。

熊叔对乐扬这个曾在蓝莓酒吧工作过的小同事并不反感,孩子有个满意的工作,熊叔也很高兴。

“叔正忙着,你自己洗洗,乐扬出去买东西,一会就回来”。熊叔说着走进厨房。

“叔我帮你吧”。李晨很有眼色。

“好吧,帮叔把菜洗洗”。李晨见熊叔没把自己当外人心里一阵激动。

“过年不回家?”。熊叔一边做饭一边和李晨聊天。

“不回了,家挺远,来回路费得好几百”。看着和蔼可亲的熊叔,李晨也敢说话了,不象第一次见熊叔那么拘束。

“在永乐有亲戚吗?”。熊叔问。

“我一个人在永乐,放了假也没地方去,就来找乐扬”。

“那就在叔这儿过年。”熊叔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象一声响鼓,李晨的心里“噗通”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蓝莓酒吧是一个同志酒吧,兼做一些黑暗的生意。老板和服务生们全是G,李晨入行已经两年多了,开始喜欢男人,特别是胖壮的中年男人,也就是同志圈里所谓的“中年熊”,他觉得有安全感。畸形的心理使他第一次看见熊叔就有一种痴狂,熊叔的气质熊叔的善良令他倾倒,令他遐想不已。

熊叔的热情邀请,使李晨脸上涌起了潮红。

李晨从乐扬的外表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是在蓝莓酒吧唱了几天歌,他怀疑乐扬也是G,普通人是不会进这种地方的。即使误打误撞也会马上离开。如果乐扬是G,那么熊叔可能也是。熊叔姓熊,乐扬姓乐,乐扬不会像自己一样,是个找不到生父的私生子,有名没姓。说乐扬随他妈姓,鬼才相信。

如果熊叔是G,那自己就有机会,虽然自己没有乐扬那么漂亮,可是对自己垂涎的也不少。就算竞争不过乐扬,做个情人也行啊。

人小鬼大的李晨,满脑子就象河水一样波浪翻滚。

熊叔见李晨一脸傻笑。催促道:“别愣着,快把葱剥了”。

李晨手脚很麻利,和熊叔配合的挺好。

乐扬高高兴兴买完料酒回来,看到李晨和熊叔在厨房里有说有笑,身上一阵冰凉,冲进厨房把熊叔挡在身后,如临大敌的对李晨说道:“你来干什么”。

李晨一惊:“没干什么啊?今天放假,来你家玩,你没在家,就给叔叔帮个忙”。

乐扬自知有点失态,放下料酒,冷冷的道:“不用你帮忙,我会干”。李晨觉得很尴尬:“好好,我一边凉快去”。

熊叔看出两人的异样,却想不出其中的原因。

熊叔说道:“扬扬,怎么对小朋友这样,好了都别干了,到客厅玩去吧”。

听到熊叔有点护着李晨,乐扬心里更不是滋味,一扭头走出厨房。

李晨跟着乐扬出来,小声在乐扬耳边说:“吃哪门子醋啊哥们”。

乐扬知道客厅说话不方便,一把把李晨拉进书房关上了门。

“你怎么来了?”。

李晨一脸的委屈道:“乐哥你问了两遍了,今天单位放假,发了好多东西,我一想工作是叔介绍的,我总得表示一下,就把东西送过来了,你讲不讲理,我哪错了?”。

乐扬想起刚才的莽撞有点过意不去,道了声歉:“对不起,可是你别打我爸的注意”。李晨嘿嘿笑了一声:“有那贼心,没那贼胆”。乐扬锤了李晨一拳说:“出去给我爸帮忙”。“遵命”李晨做了个鬼脸。

门外传来男女的笑闹声,熊瑞和“老婆们”回来了。

乐扬和熊叔忙着端茶倒水,李晨要告辞被熊瑞拦住:“帅哥,怎么一见到我就要走,我就那么不讨人喜欢”。熊叔也连忙道:“留下一起吃饭,这是我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李晨也就不好意思再走了。

熊叔突然发现和熊瑞一起回来的只有肖丽雅和伊丽莎白,少了个李婷婷,忙问:“李婷婷怎么没来?”。其实乐扬早发现了,只是没敢说。

“被我休了,回娘家去了”。熊瑞满不在乎的说。

“你!”乐扬气的语塞。李婷婷毕竟是自己的表妹。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胡闹。李婷婷大老远到咱家来,你怎么……?”熊叔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好。

伊丽莎白站出来解释:“熊瑞和李婷婷不知道为什么吵架了,李婷婷就回家了”。声音就像刚识几个字的学生念课文,怕熊叔听不懂,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肖丽雅也笑着说:“叔叔,小两口打架不记仇,你别担心”。

熊叔真摸不透这群年轻人:“快吃饭吧”。说着招呼熊瑞进厨房端菜,乐扬和李晨也上手帮忙,色香俱全的菜摆了满满一桌子。熊瑞和两个“老婆”几乎同一种表情,搓着手瞪着眼一副猴急的样子。

熊叔拿着筷子挨个往给五个孩子夹菜。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伊丽萨伯一边吃一边竖着大拇指生硬的说:“中国菜,好吃,好吃。熊叔叔,好吃”。熊瑞笑骂道:“你吃了菜还要吃我爸,你是怪兽啊”。

吃完饭肖丽雅说要回家,说家就在只有30多公里远的临市,伊丽莎白也一起去,熊叔一想两个大姑娘和熊瑞一起过年也不方便,也就没有挽留。

李晨也要走,熊叔知道李晨的东西得收下,要塞给李晨500块钱,李晨死活不要,乐扬说要和李晨一起逛街,两个人一溜烟的跑了。熊叔明白乐扬的意思,熊家父子俩一年多没见,乐扬想给爷俩留个单独交谈的机会。

熊瑞在打扫战场,熊叔坐在沙发上点着只烟,忙了一早上,熊叔真有点累了。

熊瑞很快洗刷完毕,把厨房打扫的很干净。泡了一杯茶故作殷勤的端给熊叔。父子俩真该好好聊聊了。

熊叔弹了弹烟灰,熊瑞往烟灰缸里倒了点水,得意的笑着说:“老爸,你看几个儿媳妇怎么样?”熊叔亲昵得在熊瑞后脑上拍了一下笑骂道:“小兔崽子,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李婷婷最喜欢我。”

“我问你喜欢谁”。熊叔恼了。

熊瑞故作神秘的想了想:“应该是那个洋妞吧”。

熊叔的脸有点绿,虽然心里有点不乐意,但他尊重儿子的选择,没说什么。

熊叔有点不解的问:“李婷婷为什么突然走了?”。

熊瑞突然严肃了:“他让我赶哥哥走。”。

熊叔大吃一惊问道:“为什么?”。

熊瑞不紧不慢地说:“她说我哥哥是无,说我长得很像哥哥以前的朋友,怕哥哥看上我。”。

熊叔的脸色很不好看.

熊瑞突然有点气恼:“她还说,我要和她结了婚,两家的关系怎么处,如果不赶哥哥走,她和我就没有以后。”。

“那你怎么想?”。熊叔又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她以为她是谁啊,不管哥哥怎么样,这是我熊家的家事,我讨厌别人对我的家指手画脚”。

熊叔对儿子的回答很满意。脸上也有了表情。

熊叔道:“你以后准备怎样对你的哥哥?”。

熊瑞说:“既然爸爸把哥哥当儿子,那他就是我哥,谁要欺负我哥,我就和他玩命”。

熊叔放心了,自己的儿子像自己,心底善良有男子气。

熊瑞说:“其实无有什么,在国外是合法的,我看中国多一点无挺好,绝对可以控制人口增长,不用搞什么计划生育。”。

对儿子的观点熊叔很吃惊,愣了愣担心的问道:“你不还也有那种倾向吧”。

熊瑞一副大义凛然样子:“我不会男女通吃,我向我未来的后妈发誓,向我老爸的二奶保证,我熊瑞绝对思想进步,作风顽强,随时准备为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奋斗”。

“小兔崽子”熊叔骂了一声,熊瑞还怕熊叔不放心说:“老爸,,不用杞人忧天,不会人人都是无,我肯定不是”。

熊叔拍了一下儿子的脑瓜说:“那就好,爸爸放心了。”

熊瑞蹲在地上捧着熊叔的脸深情的说:“爸爸,我知道你一个人很苦,身体又不好,找个人照顾你吧,我在国外最担心的就是你,有几次梦到你病了,吓醒了好几次,你说你一年住几次医院?找个人吧,你心疼儿子,儿子也心疼你啊,”。熊叔的眼圈红了。拉下熊瑞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

熊瑞抽了抽酸酸的鼻子:“我很高兴有个哥哥在你身边,这样我就不用整天提心呆胆担心你了。真的,我感谢哥哥,感谢哥哥替我尽孝。”。突然有一脸坏笑:“如果你喜欢哥哥,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儿子举双手支持”。

熊叔恼羞成怒,正想动武,熊瑞笑着躲开了。

想起李婷婷,熊叔问:“你和婷婷的事怎么办?就这样算了?”

熊瑞说:“昨天晚上她就告诉我哥哥的事了,我不喜欢这种自私的小女人,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只是嘴上开玩笑,不过她很喜欢我。”。熊瑞一副大男子的面孔。

熊叔暗道:“昨天就知道了乐杨的事,还跟没事人似得。这小子心思藏的真深,这么小就有如此城府,是个成大事的料”。

熊叔嘴角挂着笑意。

年三十儿,按照传统,贴对联挂灯笼吃年夜饭,熊瑞和乐杨小哥俩忙得不亦乐乎。

年夜饭也是熊瑞和乐杨一起做的。

窗外的爆竹一阵紧过一阵,房间里也充满了浓浓的喜气。

一家三口围坐在餐桌旁,熊叔端起红红的葡萄酒,小哥俩也端起了酒杯,熊叔说道:“过年了,我们一家三口难得团圆一次,爸爸高兴啊。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学业有成,快快乐乐,健健康康”。说完一饮而尽。

乐扬站起来,回想起两个月来的生死经历,激动的对熊叔说:“爸爸,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又给个我这个幸福的家,我谢谢爸爸。我会报答爸爸的,我会照顾爸爸一辈子,我敬爸爸”。说完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坐下坐下,和爸爸客气什么”。熊叔相信乐杨的话。

熊瑞咧咧嘴:“怎么搞的和外交酒会一样,今天过年,本少爷吟诗一首”。熊瑞摇头晃脑说道:“大年三十喜气浓,一家三口乐融融。老爸新年要努力,娶个后妈梅超风”。

“梅超风?爸爸受得了那九阴白骨爪吗?”。熊叔气得直乐。

乐扬笑得弯下了腰。

熊瑞对乐扬道“老哥,你也来点高兴的,来个模特步”。

乐扬心里高兴没有推辞,站起身有模有样走起了猫步。匀称的身板细细的腰肢就象弱风摆柳,那欺雪的皮肤,那细眉朗目,那带着弧度的嘴唇不知可以勾走多少女孩的魂。

“老哥,你想迷死人啊”。熊瑞拍着巴掌。

“还是唱首歌吧,你哥的歌声更迷人”。

“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钢枪紧握战刀亮闪闪 。祖国的山山水水连着我的心 ,决不容豺狼来侵犯。”。

优美的歌声就象一杯香甜的浓酒,熊叔听得如痴如醉。

“老爸爸帮我来做饭, ,后妈给我缝补衣衫。 三个老婆向我招手笑 ,喝一杯牛头马面情意深 。”。熊瑞改了歌词粗着声音接唱。

熊叔被儿子逗得哈哈大笑。没有这开心果,过年还真没气氛。

乐扬也忍俊不禁,笑过后问道:“牛头马面是什么酒?”。

熊瑞嘿嘿一笑:“是人头马,刚唱错了”。

熊瑞的电话突然响了:“是谁这么不开眼,大年三十打电话,性骚扰啊”。熊瑞嘟嘟囔囔接通电话用地道的永乐方言喊了一声:“谁啊”。

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上海味道,“是熊瑞吗?我是李婷婷的妈妈。”。

“阿姨过年好”。“你好”李婷婷的妈妈声音有点急躁:“熊瑞,你把婷婷怎么了,她回到家又哭又闹,寻死觅活的。”

“没怎么啊,我们挺好的”。

“挺好的?婷婷为什么这样,”

“不知道”

李婷婷的妈妈有点火了:“ 不知道?熊瑞,我们不是好欺负的,要是婷婷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走着瞧”。

“随便”。说着熊瑞把电话挂了,说了句:“真他妈晦气”。

熊叔打开电视机,想调节一下气氛。

不一会熊瑞的电话又响了,

熊瑞接通又是李婷婷的妈妈,不过声音柔和了一些。

“熊瑞,刚才阿姨脾气不好,是阿姨错了”。

“没事阿姨”熊瑞显得宽宏大量。

“你不能就这么和婷婷分了,她喜欢你”

“阿姨,我们只是同学,我们不是恋爱关系”。

李婷的妈妈声音变的尖刻“熊瑞,你不能不承认和婷婷的关系,她说你和她分手是因为乐扬。她让你赶走乐扬是为你好。乐扬是个无你知道吗?,他是个祸害,是个不祥之物,他搞的第一个朋友家宅不安,第二个朋友出了车祸,你不能因为他和婷婷分手,他也会害死你一家,婷婷说的没错,让乐扬走,和婷婷好好在一起”。

熊叔觉得这个女人的话可以杀人,向乐扬身边靠了靠,准备应付突发事件,担心乐扬会承受不了。

看着浑身颤抖的乐扬,熊瑞安慰的拍拍肩。不温不火地用永乐方言一字一顿地说:“乐扬是我哥,我家的事你这个上海婆娘少管。再这么说我哥,我一把火把你们家烧了。”然后气人的又补了句:“我也是个无”。

熊瑞挂了电话,对乐扬说:“别和小人一般见识,气坏了不划算。哈哈,老婆是衣服,兄弟是手足”。没想到这时候这小子还笑得出来。熊叔赞许的点点头,对熊瑞的表现很满意。

乐杨的电话响了,熊瑞一看是是上海的号码:“还让不让人活了,哥,别接”。

乐扬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乐扬,婷婷要跳楼,拦都拦不住,舅妈是对你不好,可婷婷是你表妹,你劝劝熊瑞,你的事舅妈再也不说了。”。

突然电话里婷婷的妈妈在喊:“婷婷她爸,快把婷婷抱住”

“乐扬,求求你,你劝劝熊瑞,我就这一个女儿啊”。

听着二舅妈的哭声,乐扬说:“我试试吧,让婷婷别闹了。”。

熊瑞一把抢过电话啪的挂了:“脸皮真厚,老哥,她管过你的死活吗?”。说着一拉乐扬:“哥,我们出去放炮,驱驱邪气”。

熊叔想说什么,终于没有开口。心道:“看来儿子和这个貌似淑女却刁蛮任性的李婷婷彻底没希望了”

不一会,窗外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熊瑞兴奋的高喊:“过年啰”。

查看更多表弟搞基兄弟文表哥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