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小表弟后传(6)

2019-05-10 作者: 阅读:

六、心脏手术

六、心脏手术

西北医院住院部心脑科办公室,杨教授坐在白色的椅子上,看着手里的X光片。杨教授今年快60岁了,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慈眉善目,典型的一个学者。

杨教授放下光片,对坐在对面的熊叔说:“老熊,乐杨的病很严重啊,”。熊叔焦急的说:“老哥哥,你就想想办法,兄弟求你了,”杨教授摇摇头说:“老熊,求人好像不是你的风格,你老弟嘴里说出‘求’,这个字好像还是第一次吧”。熊叔讨好的笑到:“菩萨不求怎么显灵,杨老菩萨你就发发慈悲救救乐扬吧”。

“我哪里是菩萨,你是菩萨,你总是制造出一些让人激动的故事,虐待你周围朋友的心脏。,怎么还想让我这老头子也激动一回”。熊叔在这个年长的老兄面前无计可施,苦笑着说:“有的事说实在的我也嫌麻烦,可是赶巧碰上了不能不管,兄弟我不是菩萨,我起码是个人吧”。

杨教授对这个古道热肠的老熊无可奈何:“话是说的实在,也许你有一天真能成佛,可是你的历尽八十一难,老熊啊,你的量力而行,乐杨的病是有些难治,老头子自信还有这个本事,

可这的一笔可观的费用,四十万呐,你老熊一个月就万把块钱的工资,还得供孩子,你不可能不吃不喝,你还没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境界吧“。

老熊哈哈一笑:“老哥哥,钱我想办法,只需要老哥你妙手回春”。

杨教授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老哥我也要被你这损友拖下水,我也和你学一次高尚,钱我出一半,老哥我一辈子没拿过一分不义之财,就这点积蓄,你让老哥我倾家荡产了”。

熊叔有点激动:“别,老哥哥。不能要你的钱,”

杨教授一瞪眼:“怎么不要,就你一个人伟大?别忘了老哥我的职业,我知道你老熊的脾气,不愿意落别人的人情,当年我女儿落水是你救了她的命,我欠了你25年,老哥我也不愿落你的人情,我女儿的命就不值20万?”。

熊叔的眼睛湿润了,杨教授掏出一张银行卡塞进熊叔的口袋:“别像个女人似的,老哥看重的就是你这一身顶天立地的男人气,卡里有20万,密码六个1.先把它交了,乐扬马上要手术,快去准备吧”。

熊叔不是个做作的人,重重的和杨教授握了握手,杨教授手上也加了把力气“老熊。我严肃的给你说句话,以后不要再管类似乐杨的这种事了,这种伤筋动骨的事做不完。你能力有限,做一件事就把它做好,如果什么事情都管,你可能一件事都做不成,做善事不是走过程,不是表现你善良的性格,既然遇到了乐扬,就承担的是责任,我希望你编导的是一部人间喜剧,不要再让大家和你一起‘悲悲惨惨戚戚‘,你也要注意身体“。熊叔不得不承认杨教授的话很有道理:“我记住了”。

看着熊叔渐渐远去胖大的背影,杨教授感慨的自语:“多么好的一个人啊”。

古玩市场在永乐市的中心,这个历史文化沉积千年的古城,古玩交易自然必不可少。在这个全是古式建筑的市场里蕴藏着浓厚的古老气息。青石铺成的街道上,张兴元抱着一个四方锦盒,脚步很慢,张兴元是和熊叔一起玩大的发小,前几年下岗自己做点小生意。

张兴元在街上徘徊了好久,终于走进一家古玩店。店老板认识张兴元:“老张啊,好久不见”。张兴元笑了笑说:“有事找你财神帮忙啊”。老板姓柴申时出生,家里给起了个名字—柴申生。这几年倒腾古玩挣了点钱,有点财大气粗。朋友们就把他名字最后一个字去了,成了“财神”。

财神把张兴元让到一张精致茶台前坐下,泡上了一壶碧螺春,“新茶叶,尝尝“。张兴元呷了一口,”把锦盒递过去:“给估个价吧”。财神打开一看:“这不是老熊的端砚吗,上次喝酒在他家见过,这可是老熊几辈传下来的,老熊的命啊,怎么舍得出手了?”。张兴元叹了口气:“老熊急等用钱”。财神端详着手里的端砚“老张,咱都是自家兄弟,我说实话,这东西我们这行收也就是五万这个价,卖好了能卖个小十万吧,老熊是个好人,我不忍心挣他的钱,我出八万……嘘”。财神突然噤声。伸出食指示意张兴元不要说话。

门外走进个五十上下的客人,大冬天带着个墨镜,棕色的真皮猎装,手指上戴了两个有意露富的大白金戒指。财神满脸堆笑的迎上去。虚伪的笑道:“一看就是大老板,我这店里可有好东西,喜欢什么给您介绍介绍?”

这个怎么看都像暴发户的墨镜中年仰着头装模做样的把店里看了一遍,象是领导检查工作。

“嗯,不错,老板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嘛”。

财神笑的更假:“您这样的大老板来了,当然有了,我这有刚收的端砚,最少值个三十万,一看您就是识货的,宝剑卖给英雄,红粉卖给佳人,你大老板运气好,早到晚来都碰不到,今天交个朋友,三十万卖给你”.

张兴元不得不佩服财神满嘴里跑马的本事。

墨镜中年拿起端砚瞧了半天故作专家的说:“是个好东西,怎么样?三万搞定”。张兴元气得有点七窍生烟。

财神仍然是满脸推笑“像您这么识货的别和兄弟开玩笑,这可是宋朝的东西,要不是我这朋友等钱救人,少了三十五万甭想卖给你,”。墨镜男咬咬牙:“十五万,要不是税务局长那个老东西好这口,十块钱我都不要”。

财神露出惊讶的表情:“您认识税务局长啊,兄弟可得交你这位贵人,兄弟让五万,够仗义吧,二十五万。以后还得请大老板多帮忙,遇上税务上的事我得找您”。

墨镜中年咬咬牙:“十八万,图个吉利”。

财神窃喜,故作为难的说:“我劝劝我这位朋友,”

转过头对张兴元道:“嫂子的病不敢耽搁,救人要紧啊,折点财保人吧”。张兴元点点头一副卖身塟父的表情。暗地里狠狠踢了财神一脚。

墨镜男就像割肉一样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布包,打开来用指头沾着唾沫数了半天,把剩下的钱用红布裹了又裹塞进皮包。

财神在验钞机上验了钱,十八万。拿出一个包装盒把端砚装好,用个袋子装了交给墨镜男人。笑得像一朵灿烂的花:“老板,下次再来。”。墨镜男人突然一把抓起茶台上的锦盒,悻悻然的走了。

财神哈哈笑了,对张兴元道:“遇到个姓冤的大头,钱你收好,快拿去给老熊,他没遇到难事是不会卖传家之物的”。

张兴源道“那我替熊叔谢谢你,”.”快走吧,还想留下让我请你吃午饭?”.”那我走了”。张兴元走出门突然回头:“真是宋朝的的东西”。“清朝的,哈哈”。

乐扬很幸运,杨教授不久前刚参加完国际学术会议,交流了一种新的心脏手术方法,叫介入疗法,不用开刀。直接从动脉进入,用最新的仪器手术治疗。手术的成功率增加了几倍。仪器很贵,听说医院花了几百万欧元。

张兴元兴冲冲的把用报纸包裹的一包钱塞到熊叔手里:“老熊,卖了十八万,乐扬的手术费基本够了”。说着把经过告诉了熊叔。熊叔感激的说:“这次得好好谢谢财神。”。张兴元又从怀里掏出几张人民币。难为情的说:“老熊,兄弟我穷,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拿不出太多的钱,别嫌少,这500块钱就算是给乐扬买补品了”。

熊叔的一手握着纸包,一手拿着几张带着体温的人名币,看着张兴元远去的背影,眼圈红了。

几天后,杨教授亲自披挂,并安排了医院最强的整容,乐扬的手术很成功,老爷子那像上帝一样福音:“乐扬是一个正常健康的人了,心脏病彻底治愈了”。

查看更多表弟搞基兄弟文表哥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