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小表弟后传(3)

2019-05-10 作者: 阅读:

三、千里返乡

三、千里返乡

乐扬已经可以慢慢下地了,熊叔本来得的是急症,病来得快好的也快,不是乐杨熊叔十天前就该出院了早已经停了药。虽然病好了,熊叔却显得不怎么精神。照顾一个重病人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24小时陪护,接屎端尿,喂饭擦身.看点滴,量体温,一天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一些本该护士干的事情,熊叔不让干自己全包了,生怕别人干不好.

熊叔坐在乐扬的床边,把销过皮的苹果切成小块,一块一块送到乐杨的嘴里,乐扬眼里闪着泪花,那张俊秀的小脸却含着笑,贪婪的享受着来之不易的泱泱父爱。

主治医生不知什么时候进了病房,看到这温馨的一幕,,用食指刮了一下乐扬挺俊的鼻梁,笑道:“你这小子,为什么自己不动手,还让爸爸喂你,羞不羞,你也心痛心痛你的爸爸,这些日子他累坏了.”,乐杨的脸腾的一红,随即格格的笑出声,那声音象清脆的响铃。

主治医生不依不饶:“这么大孩子还撒娇,你就守着你爸爸一辈子”。熊叔的笑容里充满了慈爱,对主治医生道:”快别这么说,我凭空捡了个这么懂事漂亮的宝贝儿子,这是老天给我的恩赐.”。

主治医生在床边坐下对熊叔说:“大哥,说句正经话,这么大的儿子带回家怎么给嫂子和孩子交代?”。

乐扬灿烂的笑容霎时变成一脸愁云。

熊叔拍了拍乐扬的脑袋说:“孩子不用担心,事情是这样的。”。

熊叔又看了看主治大夫,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孩子他妈是个好人,可就是脾气和不来,早在六年前就我离婚了,为了孩子彼此都没有再婚再嫁,我的儿子比乐杨小三岁,挺懂事,学习成绩也不错,去年高中毕业,送出国了,她姑姑一家在加拿大,非要儿子到国外读大学,儿子也愿意,虽然有点舍不得,可是男子汉志在四方,我得支持,让孩子多磨练磨练,今年上大二,平时拽的跟小皇上似的.我现在一个人住,乐扬去了没什么影响”。

乐扬的眉头舒展开来,笑容去得也快回来得更快,主治医生心里一块石头也落了地.继续说道:”大哥,以乐扬现在的身体状况,目前不宜做手术,等到状态好了以后再做。哎大哥,乐杨的学业怎么办,再有半年就毕业了?”

熊叔拍了拍乐扬:“自己给叔叔说”.

乐扬现在说话不再是有气无力了,一脸幸福地说:“爸爸给院里说好了,院里同意我休半年病假,我在家里自己看书,毕业之前正常参加毕业考试,只要考试过关,可以拿到毕业证的.”.

主治医生笑了:“真是个幸福的孩子,明天可以出院了,和你爸爸一起回家,”

乐杨又笑了,熊叔发现乐扬是个爱笑的孩子,是的,欢乐应该属于乐扬,应该属于他这个年龄。

乐扬支撑着身体帮熊叔收拾行李,突然看着自己那久未使用的手机,怯怯的问熊叔,:”爸爸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熊叔弹了乐扬一个板栗,笑道:“傻小子,电早已给你充好了,费也交了,打个电话用不着给爸爸说.”。乐杨怯生生拨通了号码:“妈,你还好吗,我是扬扬”。电话里传来一个颤抖的声音:”是扬扬吗?这么长时间没给妈妈打电话,是不是病了啊?”。

“妈,我最近学习忙,我很好,您身体恢复的好吗?”电话里的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妈妈很好,你小姑把妈妈接回家了,她们一家人照顾妈妈,对妈妈可好了,你不用担心,好好学习,给妈妈争口气”.

乐杨的声音有点哽咽:”我会的妈妈,你多保重,放假我会回去看你”。

电话挂了,乐扬半天没有做声,眼睛红红的。乐杨再次拿起了手机,看着熊叔,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又好像心里在做抉择。熊叔哈哈一笑;“有什么为难的,打给给女朋友?,哈哈,爸爸回避”。

熊叔笑着拿起暖瓶打水去了.乐扬拨通了蒋济桥的电话,:“您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乐杨一连拨了十几遍都是同一种声音.蒋济桥是不是出事了?,他被车撞得很严重?他现在在哪里?有人照顾吗?乐杨脑子里一连闪过几个问号,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窟里,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

“爸爸”,打水回来的熊叔老远就听到乐扬那带着哭腔的喊声,熊叔脑袋嗡第一下,撒腿就往病房里跑,放下暖瓶一把把满脸泪痕的乐扬抱在怀中:“给爸爸说,哪里不舒服,怎么了?孩子,说话呀”。乐杨只是呜呜的哭,熊叔急的额上热汗直冒:“说话啊孩子,你急死爸爸了”。乐杨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神里充满着乞求,熊叔的脸突然黑了,声音变得像凛冽的寒风:“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

熊叔本来想说几句重话,忍了忍脸色也缓和下来,双手拉起乐扬:“给爸爸说,有什么事,只要爸爸能做到,一定答应你”。

乐杨充满内疚的哭着说:“爸爸我知道不该再给你添麻烦可是…….”。没等乐扬说完熊叔就猜到是什么事,:“是不是蒋济桥的事,,爸爸给你办”。乐杨点了点头,“我打了十几次电话都无法接通,他一定出事了”,熊叔满意的点点头,:“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应该的,蒋济桥给了你那么多帮助,应该看看他,这件事交给爸爸,你身体虚弱,不易劳累,,爸爸这就去.不过你别太担心,医生叔叔说过,蒋济桥不会有太大的事.”

熊叔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给护士交代了几句,匆匆离开了医院.

乐扬想哭,因为爱过他至今他还深爱着的表哥,还有蒋济桥,这个给与他三年多生活的男人.为他而受伤生死不明的男人.

乐扬想笑,因为熊叔,这个人给与了自己山一样厚重的父爱。乐扬自小丧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父爱,因为遇到熊叔,才知道父爱是那么温暖,那么的需要/.那么的离不开.

乐扬心里踏实多了,因为爸爸说过,蒋济桥不会有事.

收拾完行李,乐扬躺在床上,想起这一走可能再也见不到表哥了,还有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到的蒋济桥。乐杨把头蒙在被子里,任凭泪水静静地流淌.独自承受那种揪心的疼痛.他知道有的东西这一辈子都无法补偿。

想到熊叔,乐杨心里升气了一股暖意,他觉得开始对熊叔产生了一种依赖,.

熊叔?G酒吧里常听人说,胖胖的G称为熊,乐扬在酒吧见过不少熊,他也是不少熊玩猎的对象,可是他们一个个低级下流,长得歪瓜裂枣,.如果熊叔是G,一定是个万人迷,一个被一群粉丝追捧的优熊.乐扬漫无边际的瞎想,渐渐地睡着了.

回到医院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熊叔的脚步很沉重。蒋济桥的情况出乎他的意料,因为头部严重受伤,虽然命保住了可是成了植物人,在蒋济桥家人面前,熊叔没敢说车祸是因为乐扬,,否则蒋济桥的家人怎么也不会放过乐扬的。熊叔隐约感到乐扬和蒋济桥的关系很不寻常,一时却又找不到答案,怎么给乐扬说呢,孩子心脏不好,是否能承受这个打击.熊叔思忖:“必须给孩子圆个谎.”.

乐扬醒来,床头柜上放着销好的水果和加热的牛奶,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云吞面,熊叔坐在窗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乐扬,闻到香味就醒来了,哈哈,快吃吧.”.乐扬脸一红说:”谢谢爸爸”。

乐扬听说蒋济桥因为国内医疗条件差,改去去德国治疗,,心中有种失落,他知道蒋济桥和一个酒吧的老板是朋友,那个酒吧的老板现在就在德国,和一个德国熊一起生活.蒋济桥去德国也就顺理成章了.

乐扬的确饿了,吃得有滋有味,熊叔看着乐扬的吃态,仿佛是一种满足和享受.

乐扬在学校的人缘不错,得知乐扬要走,送行的来了好几十个,,自打乐扬住院,老师和同学来了好几拨,大家唯一不明白的就是,熊叔这么胖的父亲怎么会有这么个俊瘦的儿子。

熊叔老家是西北第一重镇永乐。卧铺是主治医生帮忙买的,两张下铺,乐扬出院时的待遇比来的时候高多了,主治医生亲自用自己的白色桑塔纳把父子俩送到火车站.

就要告别这个苦守了五六年的上海了,在这里留下了刻骨铭心的爱和感情,这里也留下了无尽的辛酸和伤害痛.

查看更多表弟搞基兄弟文表哥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