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校园同志小说《我和BF这九年》忆若甫

2019-04-19 作者:忆若甫 阅读:

《我和BF这九年》

前记:

本帖子为回忆性文字,力求做到真实,但是细节会有一些改动,不想涉及太多的个人隐私。我会力求把和若甫(化名)这十年经历的主要事情都记录下来。

为了保持一定的阅读乐趣,我不会交代我们的现状。本文章主要描述我对若甫以及他对我的感情变化过程。

有一点,请大家不要质疑,若甫是直男,百分百的直男。这没有谁比我更清楚地知道了。

本科(2000-2004):

1.,记得初次见到若甫,是在我们一起住了四年的寝室。我在宿舍物业管理处拿到了402宿舍的钥匙,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一个人蹒跚地挪到了4楼。开门就看到若甫正在仔细地把自己的被子折成豆腐块。他的父母就坐在对面的床上。

一进门,倒是他的父母先起身,局促地和我打着招呼。他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鲁南农村人,后来得知,这是他们第一次出远门,若甫也是。

问候过他父母,若甫也主动地回过头和我打了招呼,告诉我他叫若甫。其实他的真实名字挺土的,一听就知道中间那个字是他的辈分。他的长相倒和他的名字不相称:寸头,浓眉,双眼皮的明亮而精致的眼睛,一口洁白而整齐的牙齿,稍黑的皮肤,壮壮的身体。若甫说起话来,带了浓重的山东口音,还有些腼腆。

得知我是一个人来报到的,若甫就更显得有点腼腆而不好意思,直说是他父母偏要来。我说我羡慕他,他就笑了,笑起来真的很阳光,一点土气都没有了。

那个中午他爸妈非要执意地也带上我一起吃饭。我们4个人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在学校的西区食堂点了一份酸菜鱼,一份蚂蚁上树,若甫还跑去端了4小碗食堂的免费汤。记得他爸爸把酸菜鱼的汤都喝光了,直说这个菜挺好的,就是有点贵。现在想来,那时候学校的酸菜鱼真的算是经济实惠了,10块钱,一铁盆,味道鲜美极了。酸菜鱼,我和若甫一直吃到了毕业,但是味道好像是越来越差,鱼肉越来越少。

2,

初次见到若甫,让我对他好感尤生。他干净、透明、腼腆、憨厚,属于那种你不需要任何思考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人,很简单。从农村出来的孩子,身上有很多可贵的品质,比如腼腆我一直就认为是人的一大优点,不过后来被很多社会人生生地扭转成了一个缺点。若甫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干脆而简短。简单的几个字,你总能从中明确地知道了他的态度,并且不容争辩。

那时候对他,没有任何想法,只是觉得很好的一个同学。帅的确是很帅,是我很喜欢的类型,但从没想过他会和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并最终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那时候,我也还是个孩子,简单而纯粹,对自己喜欢的人会付出,会对他好,不带任何目的的那种。我也出自于农村,家庭条件比若甫家也好不到哪去,而且两地相隔甚近,生活习惯和社会认知上有很多的共同点。我们两个又是开学最早认识的,自然而然地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选了若甫的上铺,他就睡我下边。

3,

我们的学校在南京的郊区,仙林大学城(相信写到这,很多网友知道了这是哪了吧)。

那时候的仙林,还比较破败,周围也算是荒草丛生,人迹罕至,只有一个70路公交车可以到达市区的丹凤街。

开学后的第二天,我们本来就打算在学校的超市里买些生活用品的,但是和若甫逛了几圈,他说价格太贵了。看到他犹豫而可怜的表情,我就提议进城买东西,他说好的。

于是,两个农村出来的孩子,第一次进城了。

4,

我第一次坐上了可以自己投币的公交车,甚至是第一次坐公交车(如果不算从我家县城到镇上的农村公交的话)。后来我问若甫,他说他也是第一次。我们先笑了一番,后来又说不能告诉其他人,又是一番笑。

晃晃悠悠的公交车从亚东新城区到丹凤街要花近1个小时的时间。到了终点站丹凤街,我们都已经累的迷糊了,根本不知道去哪买东西,居然还傻傻地问路边的人什么地方有超市,其实不远处就有一个苏果。

后来想起我们下了公交车就问人什么地方有超市的这件事,若甫和我都觉得那时候我们很可笑,想来真是丢大人了,现在一个人想这件事,又特觉得可爱。

我记得在苏果里,若甫也还算挑来挑去选了一些很便宜的生活用品。衣撑他就选了那种铁丝外面包了一层皮的那种,肥皂挑了一个带肥皂盒一起的,牙刷选三笑的一块多钱,牙膏选中华的。

买衣撑的时候他还告诉我“这一把有12个,你就别买了,我们两错开了够用的”。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若甫就是很为别人着想的一个人。

我没理他,而是买了塑料的衣撑。最终证明,我错了:我的用了不到两个月,有的摔坏了,有的自己消失了。他的12个衣撑到毕业的时候还完好无损。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