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我七岁的表叔和我搞基:我和表叔的故事

2019-04-19 作者: 阅读:

大我七岁的表叔和我搞基:我和表叔的故事

《我和表叔的故事[BL]》

作者:沈鹿

留学申请批下来了,等毕业答辩之后就可以出国。本无意欲写什么回忆录或情事纪,但翻看收件匣中表叔发来的那句“八年前的农历年初六,是你懂事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蜂蜜,我爱你。”却想起了不少东西。(注:蜂蜜=Honey,表叔对我的代称。)

是啊,八年了,我造的孽竟有八年之久。泡澡时又想起这一年多来种种如梦般的经历,还是决定写下这个关于我和表叔的故事,铭记也好反思也罢,文笔拙劣,还请诸位海涵。(标题起的不怎样,和我语文一样不怎样)

就像表叔年初六那天发来的短信说的一样,我懂事以来第一次见表叔是在八年前的年初六。那年我才念初一,表叔二十一岁,比我大七岁。

来我家拜年的人从来都不少,即使父母在我五年级时候分居了也不见减。我妈不是东莞本地人,在这亲戚没我爸多,我爸在村里基本上各家各户都有个叔伯婶姨。可谁让我妈那边的亲戚都喜欢在这个城市混,我妈又是同辈中年纪也最大的那个,自然也就多亲戚间的走动了。外公那边的亲戚只要有人要来这边工作,基本上都会来我家借住。故事便是因借住而起。

记忆中那年新年广东还挺冷的。初六早上,我和小我两岁的妹妹两个穿着羽绒服在小区里跑来跑去玩烟花的时候我撞上了个年轻人,我吓得退后了几步也不好意思细看他们几个人。这时他们中的一位大妈发话了,“小朋友,你是不是沈晏?”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名字我也不敢说话只是点点头,因为这大妈嗓门极大,当年我还是个唯唯诺诺假斯文的学生呀,尽管挺不满被称作小朋友但哪敢对一位陌生师奶的大嗓门回话。

就在我点头后的一秒内,那大妈就用力抱起了我,力道再加码的话基本可以把我的肋骨拿下。等她把我放下之后我才听明白她在吼什么,原来她是我姑婆。我拉着妹妹把他们四个人带回家之后,躲在妈妈身后听她介绍才敢细看来者究竟何人。

那大妈是外公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婆,另外一个是姑爷(...),剩下的两个就是两位表叔。现在想起,大概老天爷就是从我撞上他那一刻开始捉弄我的。大表叔那年三十多岁,早结婚生子了,在上海工作,不详加介绍。从妈妈和姑婆他们对话中知道,被我撞上那个小表叔二十一岁,刚专科毕业,要进舅舅的贸易公司跑业务攒经验。当时我一听就知道情况不妙,那会我好说歹说才在六年级暑假争取到的一个人一间房睡,妈妈的家里就三房两厅,妈妈一间妹妹一间,表叔来了不就和我一间了,我才享受了一个学期呀!就在我打着小算盘的时候,看了看小表叔,还敢跟我微笑呢!别以为我斯文就好欺负,不是我的老娘在,你早被我踢出去了。

果不其然,表叔新年过后不久就带着行李过来了。我极度郁闷以及不快,可又不敢跟妈妈提说想去爸爸那住,毕竟那会爸爸和妈妈间的关系还是挺僵的。所以也只好贡献出半个房间给表叔。

可能大家觉得奇怪了,我那时一小gay凭什么不喜欢表叔和自己一起睡呢。不是表叔不帅,现在看起来和当时没什么变化,样子不笑的时候和张震挺像的,可就是多年来跑业务弄得整天嬉皮笑脸的。我当时还没搞清楚自己倾向呢,每天和同桌一男同学小打小闹的哪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喜欢和他厮混。

其实说来还真必须承认自己当时幼稚以及无理取闹。每天和表叔打照面的时间也就只有早上起床那十几分钟和晚上九点到十点半那一点时间。表叔那会挺辛苦的,这头才刚告别了十多年的学生生涯,这头又要开始奉姑婆之命为舅舅做牛做马跑业务,每天忙到九点多才回来还要被我欺负。每晚被逼着做作业做到八点多,看会电视表叔就差不多回来了,而这时我通常会假装要睡觉,表叔进房间之后也不敢开灯只能摸黑拿东西。睡觉时抢表叔被子,春寒还没过,表叔又不敢和我抢只好穿几件睡。现在能想起当时捉弄表叔的行为大体就是这种幼稚招数,表叔也没什么,有时还问我有没有作业不会做什么的。

就这样就和表叔共用我房间到了夏天。初夏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沈晏的一生。

记得那天是星期五放学,同桌问我要不要去他家一起做作业。他家在学校旁边,去也无妨所以就答应了。坐在他家饭桌上做着作业,同桌却一直站在我身后摸我手臂,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我手臂有些绒毛感觉很滑。我像平时一样说了句叼你,又埋头做我的几何。做着做着感觉手臂被某种湿湿的东西触碰着,转头一看,竟然是同桌在一下一下地吻我的手臂然后到脖子。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就只是骂了句叼你然后试图推开他。没想到他一下就吻到了我嘴角,当时我就蒙了,吻嘴角算不算是初吻呢?叼,老子的初吻竟然给了这个全天都围绕在汗臭漩涡中的人?!等到我把他彻底推走的时候,整张嘴也已经沦陷了。我没说什么,收拾了下书本就走了,他试图说什么我也没理睬。

跑着回家之后就开始洗澡,想刷牙但又觉得没关系。后来竟也想不出为什么要跑走了,不就是吻几下而已嘛。(唉,离题了离题了,反正就是这第一次同性之吻被我接受了,后来周末之后回校和同桌又和好了。)

和同桌是全班最高的俩人,坐最角落。记得是快期中考的一天上课时,同桌问我JJ长毛了没看我那瘦劲就肯定没长,我说叼你谁没长。于是不断闹腾之后,就决定拿出来比,可到底是在课室上着课呀,同桌就给我来了个折中的方法:摸。骑虎难下同时又死要脸的我,也只好答应了。妈呀他还没伸手进来我就硬了,我那个难为情啊于是说先给我摸你,你小子说不定会反悔。同桌点点头就解了校服裤的裤带,我伸手进去发现他也硬着,毛还挺多的。等到他摸我的时候我就放松多了,反正他不也硬了。这一摸没关系,从此还让我迷上了摸那话儿,也就造成了我的Gay路。(后来升初二分班了还因为苦暗恋着这名粗旷的同桌而痛苦不已,这是后话了)

初一暑假是我弄清楚自己对同桌这名男性的情感的时候,也是我和表叔一天相处最长时间的时候。每天早上表叔起床我也跟着醒了,表叔会稍带歉意地看着我微笑;中午有时表叔会回来吃饭,妈妈早出去打麻将了,表叔也只好和我以及妹妹三个一起吃;晚上表叔会偷偷把空调温度调高点,有时我们会抢一下,他总会表面让着我然后等我睡了之后又把温度调到26度,常常半夜把我热醒。

我没有再欺负表叔,反而在慢慢的相处中对表叔期待越来越大。那时的我还是名自以为已经了解很多事情的天真小屁孩,我为自己爱上同性而感到忧虑,却也为自己还牢牢保守着这个秘密而感到庆幸。更高兴的事情,在暑假末发生了。

一次半夜我又被热醒了,旁边的表叔还在轻轻地发出鼾声。我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之后,又看了看熟睡中的表叔:短发,剑眉,清瘦的脸,高鼻子,紧抿着的双唇,在被子外半露着的胸膛,短裤双腿间的高耸……我战抖着双手摸了过去……

第二天表叔还是一样为嘈醒我而感到抱歉。抱着侥幸心理于是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的偷摸……这些晚上我都在如雷的心跳声中度过了,于是到了总会出现的那个仿佛失去了心跳声的夜晚。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