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乡土同志小说《山林野汉》【完整版多肉文】

2019-03-23 作者: 阅读:

东北乡土同志小说《山林野汉》【完整版多肉文】

山林野汉(一)

这是一段关于东北的黑土地的往事,那里的壮汉眉粗胡子硬,行走坐卧都透着彪悍劲;那里的老汉吸着旱烟,喝着烈酒,说起古时风月今人流韵,自是别有味道;那里的青年瘦长清秀,淳朴诱人。山好水好空气好,还有更重要的,我要说的是几个跨马扬鞭,荷枪实弹,舐血耍刀,追鹰撵兔的猎户,个顶个都是真正的血性汉子,所以故事也好。再加上几个人光溜溜的挤在一个火热的大炕上,想不出点歪七扭八春光香艳的荤腥事都难,所以你就耐着性子往下看吧,原汁原味的东北野味大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故事先从护林员老田头说起,老田头六十多岁,是个被交叉配了几代的中苏混血的种,就是我们东北俗话说的二毛子。

虽然外貌更接近中国人,但老毛子的某些生理特征他还是有的,比如说他的眼睛有点深陷,目光凌厉,比如说他的汗毛很重,满脸的胡子刮也刮不净,所以他即使不生气也是铁青着脸,怎么看怎么吓人,再比如说他的家伙特大,大的走起路来裤裆都是一鼓一鼓的,惹的那些没事干的老娘们老围着他转,就连那些老爷们也好奇,总喜欢趁老田头不注意结结实实抓上一把,抓住了就吐着舌头说:“操,可真鸡巴大。”

这样的评语就惹的大家更想一看究竟。更诱人的是,平常威武跋扈的老田头这时会显得特别宽宏大量,他也不急也不恼,被人抓住了那一坨骚肉,他反倒变的更骚,不停的往人家手里顶动,边顶边说:“大不大,大不大,晚上叫你家婆娘给我留门,咱做一回肉碰肉的好兄弟。”,这话往往会掀起哄堂大笑,把气氛热烈到极点。

就是因为他这根大家伙再加上他豪爽的性格引出了一串故事,改变了一些人,改变了一些事,也让现在的大家能一饱眼福。

老田头的职责就是挎着老式的步枪骑着马四处转悠看有没有偷伐树木的,同时密切注意如果哪里发生火灾他就要立刻上报。

而到了冬天,他就会随那些猎户一起进山打猎,既饱口福又能看林护木,还可以热热闹闹的打发时光。

老田头的老伴已经死去三年了,日子过的有些冷清寂寞。但村里的老少爷们都传言他和最风骚的马寡妇有一腿,有人说曾在半夜看到老田头摸进了马寡妇的门,还听见马寡妇被弄的浪叫。

说者讲的绘声绘色,听者也有心揣摸,结果两大骚爷骚妇的顶级艳事听得所有真正的男爷们都顶起了裤裆,回家都把婆娘按在炕头上一顿狠做,让婆娘们都好好的惊喜了一番,似乎意外的过了一个年。

事情发生在第一场雪下来以后。雪一封山,老田头就开始张罗上山打猎的事。先招呼了老老少少的几个爷们晚上到他家喝酒。

屋外天寒地冻,黑糊糊的飕飕刮着小风。屋里明亮的灯光下一炕的老少爷们围了炕桌坐下,酒在热水里烫着,一大盆的酸菜炖粉条子,一大盘木耳炒鸡蛋,一盘花生米,一盆子清炖山蘑菇。炕洞里木材劈劈啪啪的烧着,屋里那叫一个暖和。

大家猜枚划拳,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喝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商讨打猎的事。打猎一方面是吃肉卖皮子改善一下生活,另一方面是一些野猪熊瞎子老到村子里来搞破坏,李大娘家的一头猪就叫狼给掏了。

猎是年年打,轻车熟路,很快就安排妥当了。斯文白净胖胖的老李头就开始讲三侠五义的古,年轻的听着听着就把话题岔开了,老往风流韵事上扯。老李头就识趣的闭了嘴,换老田头和老赵一唱一和的插科打诨的讲。老田头性子骚,讲着讲着就冷不丁去抓一个小伙子的裤裆,捏两下说:“操,硬的跟擀面杖似的,顶手。”,众人就一阵浪笑,差点掀翻屋顶。

最先向老田头发难的是一个叫黑蛋的壮后生,他被老田头抓了两把以后就捂着裤裆说:

”老田大爷,说说你和我马大婶的事呗。”

老田头闷了一口酒,擦了擦嘴说:“你马大婶?你马大婶和我有什么事?”

几个半大小伙子就开始跟着起哄,非逼着他说,老田头咬着牙就是不说。一个捣蛋鬼就忽然捉狭的说:“老田大爷要是不说,咱们就扒下他的裤子给他亮亮宝怎么样。”

这话可是一呼百应,趁着酒劲,几个人按胳膊按腿就把老田头平摊到炕上了。这可是大家一直以来的心愿,几个上岁数的装模做样的做了做样子,就由着他们胡闹了。

老田头挣扎了两下也就知道是白费力气,骂了几句粗口,也就老实了。毕竟大家都熟,平常又胡闹惯了,操,看就看吧,一把年纪还怕你们看?他这边这么想着,下面的腰带已经被人解开了。刺溜一下,裤子就被褪了下去,他的下半身立马变成光猪了。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