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爽同志小说《我与干儿子的故事》完整版

2019-03-14 作者: 阅读:

超爽同志小说:我与干儿子的故事

因为本文有太多细节描绘,所以小编对一些描述特定场景的词语做了转换,你懂的。

我与干儿子的故事(一)

我和我干儿子凯认识很有戏剧性,那是很多年前,他的姐姐在我公司上班,那时我还在一家电子厂做副总,有一年的夏天,他姐姐带他来我公司做暑期工,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立马回绝了他姐姐,因为他那时实在是太小了,刚刚十二岁,身高最多有1米4,人很瘦小,但长得非常机灵,不太大的眼睛里很有神。他看到我拒绝了他做暑期工,立即转身出了我办公室,我看他出门的时候还瞪了我一眼。我当时想,这小子还很倔呢。时隔不久,他姐姐因为结婚,离开了我当时所在的公司。

转眼几年过去了,我也早已离开了那个电子厂,投身到我朋友开的一家投资公司任职。

再次见到凯的时候,是在一家茶楼里。

那是去年初夏的一天下午,当时我正在与我朋友一起在成都郊县的一家茶楼里喝茶,谈点业务,凯在那家茶楼里做服务生。上茶的时候,我就发觉他老是在有意与无间中看我,我当时并没有在意。

喝了一段时间的茶后,就想上厕所,我第一次来这家茶楼,我不知道厕所的位置,便叫了声:服务员!这小子很快的跑到我的面前,问我有什么事,我问了他们厕所的位置,一般的服务员告诉客人厕所的地点就行了,而他说带我去。这让我很意外,我还想这家的服务真到位,连上厕所这事也要让陪同。

我进了厕所后,凯并没有离开,我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发现他在门口静静地等着我。我洗了手,对他说:谢谢。他笑了笑,说:你不认识我了?我很纳闷,说:我不认识你呀?他说:你以前是不是在电子厂?我一怔,答道:是呀。他又说:这就对了,我姐姐在你们那个厂里上过班,我还去过你们那个厂。我问他:什么时候?他说:有年的暑假,我来打暑期工,你还不要我!他这一提醒,让我想起来了,有这回事。我仔细看了看他,发现过了这几年,他长高了,结实了,原来的能遮住眼睛的长发变成了现在的寸头,让人显得很精神,茶楼里统一发的服装穿在他身上,更比以前学生样帅气多了。我说:是你小子呀,几年不见,你变化还大哟,让我一下子都没认出来。他说:初中毕业后,不想上学了,就和同学一起出来找事做,现在我和同学都在这家茶楼里打工。哦,这是样。我回答他:这么多年了,你还认得我?他说:就是因为那次你拒绝了我,所以我对你的印象非常深刻,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天呀,现在的小孩子怎么会这样?我说:那时公司不会让未成年的小孩做暑期工的,公司有规定,暑期工至少要满16岁得行,所以我也是不得已这样做的。他笑笑说:姐姐后来给他说了,这事我不得怪你的,毕竟那时你不让我做暑期工,也是为我好。其实当时我并不想去你们公司打工的,就是因为家里嫌我调皮,到处惹事,让我姐姐找个地方把我管到起。好在没去你们厂,不然,那个暑假我就白放了。

我们两个一直就站在那里说了半个多小时的话,至到我朋友喊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我才回到我的座位上收拾挎包和手机、香烟等物品。

下楼梯的时候,我看见凯还在目送我出门,我突然想起了个事,就转身上楼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小凯,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下次来喝茶的时候,提前打电话通知你,也方便我们以后联系。他报了串数字,我用手机回拨了一次。相互留下电话后,我们才离开茶楼。

事情总是让人出乎意料,当天晚上,我们并没有返回成都,是因为那天晚上郊县的朋友尽地主之谊非要请我们吃饭,吃饭的时候又搅酒(成都话,就是相互拼酒的意思),这个饭吃了很长的时间,最后郊县的那帮子人和我朋友都喝高了,不能开车,而我又不会开车,临时又找不到代驾,没办法,只能在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宾馆找好后我开了两间房,我和朋友一人一间(平时我们外出都是这样),等把我朋友安顿好后,都快11点了。

晚上一个人住在宾馆里,简单洗个澡之后,躺在床上看电视。电视遥控器都要按烂了,也没找到合我意的电视节目,感到非常的无聊,无意中拿起手机想看看时间,一按,结果凯的电话一下子跳了出来,等我反应过来时,凯的电话号码发出,我赶紧起身按停止键,希望凯没有听到或者已关机,毕竟比较晚了,不要影响到人家的休息。可是不到10秒钟,凯的电话却打过来了,他问我打电话给他有事吗?我说没事,是我不小心按错了,请他原谅。顺便问他下班了没有?回家了没有?他说正准备下班,今天晚上的客人不是很多,如果客人多的话,这时还不能下班呢。我问他住那里呢?并且说我今天晚上因为我朋友喝多了,不能回成都,就住在这里了。他说是和同学合租的房子,好像就在我住的宾馆附近,我随便说了句,要不来我这里坐坐,反正我一个人也无聊,大家好多年没见了,一起聊聊天?不会影响你明天上班吧?他说:好,我们茶楼一般早上开门的时候很晚,要九、十点才开门,明天可以睡个懒觉呢。我告诉了他我的房号,边玩手机边等他的到来。

大约20多分钟,我听到的敲门声。我开门后,看见他满头大汗地进来。我问他怎么出那么多的汗水?他说:他怕太晚了,跑路来的。

进门后,我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了几度,毕竟已经是进入夏天了,尽管是晚上,外面的气温依然不低。

身上的茶楼发的服装已没有穿,外面只是穿了件无袖的那种T恤衫,下面穿了一条运动短裤,脚上穿的是一双国内生产的运动鞋。

我本来是先让他洗把脸的,但是看到他的后背都已经湿了,我说:要不你干脆洗个澡吧,反正宾馆里也方便。

他居然一点都不客气地说:我正想洗个澡呢,出了一身的臭汗。

夏天穿的衣服本来就不多,一下子他全身就只剩下一条小内裤了。

洗完澡出来,他依然只穿着他的小内裤。我把他的T恤凉在空调机前的排风口吹起,问他要不要穿T恤。他说,不用,没事,这会不想穿,等走的时候再穿。

宾馆房间里的布局还是不错的,一张双人大床外,还有一张三人沙发和两张单人沙发,三人沙发前有一张茶几,我们两并排坐在三人沙发上,我把凉好的茶水放在他面前,让他先喝点水,补充点水份,毕竟才出了那么多的汗。他从运动裤里摸出一盒“蓝娇”烟,抽出一支递给我,在茶楼里他就知道我要抽烟,我接过烟,给他也点上火。然后开始聊天。

我问他:你到我这里来,你同学知道吗?他说:他给他同学说了,到我这里来,他们就住在这宾馆后面,离宾馆几分钟的路。他们租的是单间房,房间小的只能放下两张床,并且夏天到了,房间里热得很,又闷,他们只是图房租便宜,毕竟是来打工的,一个月只有那么点的收入,没必要租那么大、那么贵的房子。他给我说了说他家庭的情况,他姐姐现在没上班了,在家带娃娃,他爸爸常年在外地打工,很少回家,每年只是春节的时候回去几天,只是每月把钱寄回来,平时家里全靠他妈管,他就基本上一年见不到他爸爸两面,他爸也不管他,他说他就像一个没有人管的野娃娃一样,所以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很调皮,到处惹事。从他的聊天中,很多是谈到他爸爸的事情,可以看出他是多么希望他能和他爸爸在一起,他说看到其它人家里都有爸爸带娃娃出去耍,出去吃好东西、买玩具,他很羡慕,特别是他读书的时候开家长会每次都是他妈妈去的,他说很想他爸爸去开一次,但是,至到他初中毕业,他爸都没有去开过一次,他说他很失望。他后来说到他爸爸的时候,眼圈都发红了。

我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你是小伙子了,什么事都要为家里着想,你爸爸那么辛苦在外面打工挣钱,还是不想你家里能过好点,你想他一个男人,常年在外,体会不到家的温暖,你妈也没在他身边,他也苦。

凯突然睁大眼睛看着我,说:他爸爸得不得在外在有女人了呢?我笑笑说,应该不会吧,出门在外打工的人那么多,不可能都是外面有人了吧,男人嘛,最多是想发泄的时候找个人解决一下临时问题,一般不应该会在外面再养个人吧。凯说:这也难说,要不他爸爸为何长期不回家呢?

我对他说:是你想多了吧,不会有这事发生的哈。

也许是空调温度开的低了点,凯打了个的抖(冷颤),我说要不把衣服穿上,或者把空调温度升点,他说不用,他说想靠到我。我想这娃娃是想爸爸了吧,于是对他说,好,你靠到我休息一下。我们一起看会电视。

我们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他头靠在我肩膀上,看着电视。

不一会,我居然听到凯在打呼噜了,声音不大。我想他一定是上班太累了,我不敢动,怕惊醒他,想让他多睡会。他毕竟是十多岁的小孩子。这么小就出来打工,真的是很造孽的。

不知不觉中。我也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快2点了,电视依然开着的,凯的头依然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的肩膀已经有点麻木了。我把凯叫醒,对他说:要不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就在这里睡吧,现在都2点了。他两眼迷惘地说:好。

我们两人上了床,他倒在床上后,我找出一床毛巾被,把两人的肚子盖住,不一会,凯又发出了呼噜声。

第二天早上7点钟手机报时的声音把我惊醒,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头枕在我的肩膀上,一支手居然按在我的【JJ】上。

我慢慢地把他的手拿开,揉了揉发麻的肩膀,起身去洗手间。

重新回到床上,他还没醒,但是毛巾被却被他全部压在身下,身体完全暴露在外,他的头一个劲地往我睡的方向拱,他的手却伸进自己的内裤里。

我坐在床上仔细看看他,发现他的眼睫毛很长,脸上很光滑,没得一颗豆豆,嘴边开始长出绒毛了,喉节很突出,身上也很光滑。凯属于体毛较少的那种人,腋下只有几根稀稀的腋毛,两个【乳投】很突出,小腹很平滑,虽然没有明显的腹肌,但没有一点赘肉,肚脐下没长阴毛,透过伸入内裤的手,可以看到他只有【JJ】边有一小撮阴毛。他的双腿修长,腿上的毛也不重,显得很白嫩。

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睡觉,直到我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吃点早饭后准备返回成都。

今天先写到这里吧,下次再接着写。激情的文章会出现在以后的小说里,大家别急。耐心等待!

查看更多干儿子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