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同志小说《血蝴蝶》by寒雁北回

2019-03-08 作者: 阅读:

哈尔滨同志小说,转自寒雁北回《血蝴蝶》,写作元素:少年,学校,混混,兵痞,社会,G圈,家庭,情感……此贴是完整版。喜欢看小说,写小说的朋友可以多多顶贴!我会继续更新正在发表的老帖,也会寻找更多有品质的小说来转载。

哈尔滨同志小说《血蝴蝶》by寒雁北回

1、最初的友谊

1996年的早晨,冰城哈尔滨还沉睡在蒙蒙的薄雾之中。她像少女一样充满了活力与朝气。

梦昕阳就生活在这个年轻的城市里,他也一样充满了活力与朝气。

15岁,一个少年不知愁滋味的花样年华,他和六个同龄人,在学校被称为“七少爷”。

而这七人中,除了吴岳扬、李峰、王明亮,萧旭和崔学文外,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冷晓川了。

冷晓川的父亲在80年代初期,投身商海,似乎在一夜之间,他就挤进了上流社会,而在这种家庭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往往都会有种傲慢,自以为是,和目中无人的个性,冷晓川也不例外。

正因为他的这种个性,使他自然而然的成了七人的“领袖”。尤其是在他每周一分给六人每人一百块钱的时候,六个人都很开心,甚至奉他为“神”。

冷晓川对这些很满意,他喜欢被人捧的高高在上的感觉。梦昕阳几次想劝他收敛,但冷晓川向来对他不屑一顾。

梦昕阳之所以也能被列入“七少”之内,完全是因为他的学习成绩在七人里是最优秀的,每次学校组织的模拟测验,都是靠他帮忙才可以平安度过。而其余六人对他的个性并不喜欢,甚至会自觉不自觉的排斥他。

梦昕阳对这些并不在乎,因为只要能和冷晓川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

有些东西存在时,你不会在乎到他的存在,可一旦失去的时候,你却会发觉他存在时的可贵。

这三天来冷晓川总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于是问平时与梦昕阳关系比较好的王明亮:“你知道老七去哪了吗?”

王明亮:“不知道。他三天没来了。”

冷晓川有些不耐烦:“你不是常去他家的吗?怎么不去看看!”

王明亮沉默。

“等放学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就做了决定。

放学后,冷晓川等六人,在王明亮的带领下来到梦昕阳家的楼下。

上了两层楼后,来到了一扇铁门外,门虚掩着,从里面传出杂乱的声音,并夹有妇女的哭声。

冷晓川听了一下,轻敲了两下门,并没有人来应门,他们便自己推门而入,几人蹑手蹑脚的走进门,第一个听到声音迎出门的就是梦昕阳。

他泪眼汪汪的,和三天前那个天真活泼又多愁善感的小男孩比起来,更添了几分憔悴,也更加惹人怜爱。梦昕阳左臂上带着黑色缎带,显是亲人亡故。

见到冷晓川,梦昕阳先是一喜,而后眼泪便扑簌簌的落了下来,冷晓川连忙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等梦昕阳回答,一个20左右岁的女孩,身着丧服,头上戴着一朵白花,从屋里迎了出来。

梦昕阳连忙擦了擦眼泪,给冷晓川介绍:“这是我姐。姐,这是我的同学,冷晓川、王明亮……”

梦昕阳的姐姐连忙将冷晓川等人让进另一个房间。细问过后,才知道,原来梦昕阳的父亲一直在外市的公安局担任稽查对队长的工作,在一次围剿工作中,不幸中枪,壮烈牺牲。

梦昕阳一说到父亲牺牲的事情,便情不自禁泪流满面,冷晓川等人都不知如何安慰。

梦家奔丧的人络绎不绝,其中也不乏省市的领导等等,梦昕阳也不时的被叫出去给叔叔伯伯行礼打招呼。

冷晓川环顾了四周,觉得梦昕阳的父亲虽是公安局长,但家里的陈设却十分简单,倒给人清贫之感。冷晓川黯然叹气,这时梦昕阳的姐姐端来水果招待,冷晓川说:“谢谢姐姐,我们就不打扰了,这就走了。”

梦昕阳直送到门口,冷晓川稍以安慰便下了楼,但此时冷晓川心中却已有了打算。

第二天放学后,他推说自己有事,便不与王明亮等人同行,一个人来找梦昕阳。梦昕阳见到冷晓川更是惊讶,连忙将之让进门里,此时梦家的奔丧的人已经不在了,只有少数的几位亲戚,冷晓川先去给梦昕阳的母亲问好。

梦昕阳的母亲共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叫梦春阳,今天23岁,在读大学。二女儿叫梦旭阳,刚刚入武参军,此时正在接受特训,故此并未回家,最小的儿子便是梦昕阳,是她三十几岁时所生。

本是精明能干的她,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彻底击垮,依偎在床上,已不能起身,不过见到冷晓川还是强打精神招呼。

冷晓川为亡灵上香祭拜后,就被梦昕阳让进了自己的房间。

两人对面而坐,但梦昕阳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冷晓川安慰几句后,就从自己的兜里取出一张纸,递给梦昕阳,梦昕阳接过一看,吓了一跳,这竟是一张3000元的活期存折。梦昕阳瞪着眼睛,不知冷晓川是什么意思。

冷晓川却很不耐烦,瞪着眼睛对梦昕阳说:“看什么,收起来,你看看你妈妈现在的身体,你再看看你家里的样子,这钱留着用吧。”

梦昕阳眼圈一红,眼泪险又落下,冷晓川不屑的说:“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动不动的就哭!行了,等你家的事情办完,就来上学吧,学校又要考试了,没有你,我们哥几个就完蛋了。”

夜晚,梦昕阳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拿着这张存折,想着冷晓川白天时的样子,脸上不觉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想着他幼稚却假装威严的表情,更是又喜欢又好笑。

在大悲之下,初次体会到了爱一个人的滋味。但同时他又陷入了另一个困惑之中。

以后的一年里,冷晓川依旧傲慢,依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而对一年前送钱的事情好像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时逢中考,学习正在一个冲刺阶段,梦昕阳开始忙碌起来,“七少”也名存实亡。

而此时的冷晓川更是变本加厉,不但经常旷课逃学,而且还学会了吸烟,并常常酒醉而归。为次老师屡次与其家长联系,但都遭到拒绝,理由是生意忙,没时间。

终于,在一次学校组织的模拟考试后,冷晓川不顾学校的三令五申,不但没有来参加考试,而且还拉着吴岳扬、李峰两个同学没来参加考试。

而吴岳扬、李峰两人都写了检讨书,并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但冷晓川却没把这些放在眼中,不但拒不承认错误,而且还公开顶撞老师。

就这样,老师决定让担任学习委员的梦昕阳,在放学之后到冷晓川家,请他的家长明天务必到校一趟。

梦昕阳放学后,提着书包,刚刚走出校门,就看见已失踪三天的冷晓川,他正靠着一棵大树下,与两名染着黄发的青年聊天,见到梦昕阳出来,立刻迎了上去,不肖的将烟蒂撵灭,说:“听说你要去我家?”

梦昕阳没想到他的消息这么灵通,见冷晓川问出便是一愣。没等他说话,身后的两个黄发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梦昕阳的身后,梦昕阳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景况下,就被其中一个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没等他爬起来,那个又黑又壮的人就把脚踩在梦昕阳的脸上,说:“小子,你给我注意点……”刚说到这,冷晓川便上来轻轻推开那人说:“平哥,这是在学校,别这样。”

平哥虽被他推开,但还是瞪着梦昕阳,冷晓川伸手拉起梦昕阳说:“老七,我家你就不用去了,明天上学就告诉老师,我不念了。就说是我妈说的。”

梦昕阳一面擦着脸上的鞋印,一面盯着冷晓川,他突然觉得这张脸变的那样陌生,那样叫人害怕。

这时已经有老师闻讯赶来,冷晓川对那两个人低声说:“老师来了,我们走。”

另一个人看了一眼,然后拍了拍梦昕阳的脸,说:“你给我小心点!”

他似还要说什么,但却被冷晓川拉开,临走时,他塞给梦昕阳一张纸条,说:“这是我的传呼,以后有什么事给我打传呼。”说完,三人瞬间便跑进学校对面的胡同里,不见了。梦昕阳就站在原地,望着冷晓川消失的方向。

这时一名训导处的老师已经在两名男老师的陪同下跑出校门,有同学告诉他们就是梦昕阳刚才被别人打,他们立刻拉梦昕阳问其原由。

梦昕阳想起冷晓川刚才的样子,差一点就要将实话说出来,但他还是忍住了,死死的撰着冷晓川留给他的纸条,告诉老师是他自己不小心跌倒的。

老师自然不信,又将他带到训导处,做了一番详细的思想开导,诸如不要怕强权,要勇于和恶势力做斗争等等冠冕堂皇的话,但梦昕阳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连一个字都没说。

最后老师无奈,只得告诉梦昕阳,以后有事就立刻通知老师,然后才让他离开。

走在回家的路上,梦昕阳看着那张早已被他的汗水浸透的纸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找了一处公用电话……

十五分钟之后,电波的一端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喂,谁要传呼?”

“是我。老七。”

“哦。是学校有什么事吗?”

梦昕阳沉默了一下,说:“没有,是,是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呀?”冷晓川显然有些不耐烦。

“你最近在干什么呀?老师同学都很担心……”他实在不知该怎么说。

冷晓川冷笑了一下,说:“哈,我挺好的,没啥。还有别的事吗?”

他想问冷晓川现在在哪,但他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有说。

深夜,梦昕阳久久不能入睡,脸上的伤还是会有中灼痛的感觉,但这远不能和他心上受的伤相比。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不知他在做些什么,是不是还和那些不入流的人鬼混?难道就让他这样自甘堕落?

带着这些问题,梦昕阳沉沉入睡。

在梦中,他梦见冷晓川背着书包来上学,并对他笑……

查看更多寒雁北回血蝴蝶哈尔滨同志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