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爱小说:日照纪事

2018-09-02 作者:山东小宝 阅读:

纯爱小说:日照纪事

1

1991年的盛夏,19岁的刘壮,1米78的刘壮,在一家家具厂出着苦力赚着可怜的辛苦钱。当时的刘壮,心是灰的,正如穿在他身上的工作服。不过,我们的刘壮挺想的开,他一直告诫自己:天要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可是,要是一直在可怕的无休止的没有结局的简单体力劳动中度过,刘壮真的要成为一个“死人”了。

工厂的饭菜太差,每天不是青菜炖豆腐就是豆腐炖青菜。吃了一个星期之后,刘壮俊俏的脸上除了菜色的青,就是豆腐的白,如果再弄上点灰,倒成了书画家的写意山水。虽然工资是异常的低,可刘壮的存折中还有1万多元钱,他也就不在乎工资多少了,能吃饱喝足就行。

每天6点下班,洗澡后的刘壮就到工厂旁边的一家小饭店吃饭。那是一个小小的的饭店,连个招牌都没有。不过,一百多平方米的面积,收拾的干干净净。老板是厨师,1米75左右,虎背熊腰,做一手好菜。老板娘是服务员,窈条的身材,长长的黑发,招呼的八面玲珑。还有一个4岁多的小男孩,叫虎子,人随其名,虎头虎脑的,透着让人喜欢的调皮。去过两次之后,刘壮就知道,老板叫武军,28岁了。在日照开饭店很多年了。

一般来说,刘壮喜欢点一个荤菜和一份凉菜,然后逗着虎子,喝上半斤白酒。刘壮喝酒很慢,喜欢静静的晃动着酒杯,看着饭店老板和老板娘忙碌而高兴的招呼着客人。

“这就是生活吗?”刘壮暗暗的询问自己。

这种简单的吃与被吃的关系一直持续到1991年的8月6日,那天过后,刘壮和武军一家的关系,来了个质的改变。并且日后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和事故,这是当时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的。

当时也是在晚上,劳累了一天的刘壮,干干净净的来到饭店,短短的头发,配着一双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眼睛,倒是蛮精神的。还是一样的菜,唯独不同的是刘壮喝的是啤酒。

两瓶过后,刘壮看到饭店的老板武军忙着给一个红脸大汉赔礼道歉。原来,武军的儿子,不小心将菜汤倒在客人的裤子上,虽然武军和他的老婆一再道歉,可是客人就是骂骂咧咧的不依不饶。

刘壮走了过去,抱起楞楞的站在那里的小虎,对那个大汉说:“大哥,算了吧。你看小孩子都吓坏了,要不,你回家后将裤子换下来,让老板娘给你干洗干洗?”

那个客人扭过头来,斜了刘壮一眼,说:“你是什么人?你说算了就算了?你知道老子的裤子是多少钱买的吗?”

“我也是来吃饭的,你的裤子一定很贵,明天我给你干洗一下,好吗?”刘壮笑着说。

“不行,必须给我赔一条新的,我这裤子是300多元买的。”那语气才叫趾高气扬。

“我的天,我两个月的工资还买不一条,”刘壮将小虎子给了老板娘,对老板娘说:“嫂子,你将虎子抱进出。”然后转过头,笑了,“这么着,大哥,我给你表演个魔术,你看能不能值300元钱。”

刘壮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回到自己的桌子前,拿起一瓶啤酒,对武军说:“老板,这,我可是花了钱了。”然后,轻轻的用手握住啤酒盖,猛的一拽,啤酒瓶应声而开。四周的客人发出一声惊叫。刘壮慢慢的喝完,看了看天棚,猛的对着自己的脑袋摔去, “啪”的一声,啤酒瓶子碎了,刘壮摸了摸脑袋,然后,笑着又拿出一瓶啤酒,用手将瓶盖打开,喝完,就着脑袋又摔碎了一个。刘壮笑着对闹事的客人说:“大哥,还来吗。”

那个闹事的客人,早就吓的目瞪口呆、面无人色,和他一起吃饭的另一个瘦瘦的男人说:“老弟,他喝多了。我们是闹着玩的,别当真。”

“那就好,大家喝酒吧,日后有时间,我再表演给你们看。”刘壮又用手打开一瓶啤酒,慢慢的喝着,嘴里轻轻的吹着《打靶归来》的旋律。

谢绝了武军一家的挽留,刘壮带着几分酒意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屋。

刘壮没有开灯,摸黑洗了把脸,顺势就躺在小床上,透过窄窄的窗户看着外边的天空。天空中没有月亮,星星象班长的眼睛,调皮的眨着。借着酒精的麻醉,刘壮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全身,此时的他,除了心是软的,其余的一切,都是硬的。

刘壮就那么懒懒的躺在床上,他感觉自己的灵魂慢慢的从躯体中浮出,飘荡在无边的黑暗中。他感觉到班长慢慢的拥着他,爬在自己的耳朵上说着让自己脸红的话。他感觉到班长一个侧踢,将自己狠狠的踢翻在地,冷冷的看着自己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感觉到班长拧着他的耳朵对他说,你小子杀气太重,出手太黑,这是很危险的。他感觉到班长一边用力帮自己搓着背,一边说,小壮,你个小懒娃子,也不知道洗澡,你看你脏成什么样子了。。。。。。

几番挣扎之后,刘壮大汗淋漓的从虚幻中醒来,低沉的叫了一声:哥,小壮想你,你看见我了吗?

查看更多山东小宝日照纪事纯爱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