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 最后的一夜情

2014-09-30 作者: 阅读:

  “啊,那好吧,反正我一会也得去见个客户,对了,这个给你。”韩大哥从钱包里掏出200块钱,递给苏岩,“也不能白让你疼一晚上,大哥不占便宜。”

  “你以为我是卖身的吗?”

  “卖不卖都无所谓,反正大哥习惯完事给钱了,你拿着吧,呵呵。”说罢他就把钱塞到苏岩手里。

  “你……,算了。”苏岩顾不得跟他纠缠,“好吧,我拿着。”他接过钱随便塞进了个口袋,然后就往门口走,“我回去了,不用送。”

  “有事打电话啊——”韩大哥的声音在后面传来时,苏岩已经到了楼道里。

  一路飞奔,苏岩不记得路途的过程,当他有记忆的时候已经是家门口了。

  推开门,屋子还是一片寂静,苏岩迫不及待的迈步进去,却发现客厅里遍地凌乱的扔着老周的东西,“老周,你在家吗?”

  “苏,你回来了。”只见老周蜷缩在沙发里,眼圈发红,“徐燕跟我分手了……”

  “分手?这……”苏岩听闻居然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那,那警察,那个,你没事了吧!”

  “那边没什么事了,其实就是我上次丢了的身份证被人捡去行骗了,弄清楚就把我放了。我一出来就给徐燕打电话,可她说这次的事让她有了心理障碍,不想再跟我一起了。”苏岩还没有问,老周就几乎自言自语的都说了出来。

  “这算什么理由啊,你跟她解释清楚不就好了吗?”

  “你不了解她,她绝对是个说得出做得出的女人。”

  “她可能是那天晚上被吓到了。”苏岩想安慰老周,可根本不知从何说起,“让她自己静几天就回来了,别想了,这两天你肯定也没休息好,我先给你弄点吃的,然后你睡一会吧!”说着他想去扶瘫倒在沙发上的老周,可老周一把将他推开,不耐烦的说道,“你别管我,你又不是徐燕。”

  “我,我本来就不是她。”不知怎的,苏岩突然有热血上涌的感觉,“她有什么好的,就知道花你的钱,你刚遇到点事她甩手就走,这样的女人你还想她干什么!”

  老周腾的站起来,怒目圆睁对这苏岩,本已憔悴的面容居然立刻筋脉蹦出,“这是我的生活,你有什么资格对她品头论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吗?你不就是喜欢我吗,这下你高兴了?你目的达到了?”

  “老周……”苏岩觉得有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浇了个透,然后又被狠狠的砸了头,脑子一下蒙了,“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平常对你好一点……”

  “够了,我烦透你了,你对我好?那也是别有用心!躲开!我不想看到你。”老周厌恶的扭过头进了自己屋,只剩苏岩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凌乱的客厅里。

  家里又一次变得空空荡荡,但这一次不同的是,这种空荡不是因为人与人的分离,而是心与心的间隔。夜幕降临后,平日温暖的房间居然冷的令人发抖。

  客厅里昏黑一片,窗外灯红酒绿的光线偶尔透进来洒在地板,就像跳动的鬼火。老周的房门紧闭着,只从门缝中溢出几缕亮光,尚不能在寒夜中温暖方寸的空间。

  苏岩此时就躲在房间里,茫然的望着电脑屏幕,他在QQ上给老周留了几句话:……坦然我对你有好感,但我从没想过破坏干涉你的生活,如果你说我对你好是别有用心,那就太伤人了。我知道你现在情绪不好,你愿意一个人静一静也好,有帮忙的话你还叫我吧……

  但老周的QQ头像一直是暗着的,也许他不想回复,也许他根本没有在网上。总之越是不说话,苏岩就越是不安。忽然房间外传来声音——老周开门出去了。

  “他去哪里?这么晚了!”苏岩想追上去问,但是没敢,“也许他是去散散心吧。”苏岩这么想着,又回到了桌前坐下,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电话——居然是交警,告诉他老周醉酒被汽车撞到,现在进了医院。

  苏岩扔掉电话,狂奔到了医院,他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觉得,晚去一分钟就可能再也见不到老周了。但是到医院的时候,老周已经躺在临时病房了。不知是打了麻药还是醉酒,他一直睡着。

  没什么大碍,只是右脚轻微骨折打了石膏,头上缝了几针,医生告诉苏岩接回家静养几周就行了,只是——大夫特地提醒他,因为撞到了头,可能会有头痛、眩晕、健忘等脑震荡症状,这几天要特别照顾一下,很快就没事了。于是,苏岩在医院和交通队之间办了一堆自己也不明白的手续后,才满头大汗的把老周搬回家。

  而老周就一直睡着,仿佛与全世界都没有关系。直到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时候,发现苏岩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苏——,你怎么睡这了?”老周推了推苏岩,又马上痛苦的捂住头,“好痛,我怎么在家了?”

  苏岩揉了揉眼睛,“你不记得了?昨天你喝多了,被车撞倒了。”

  “啊……,好像是这么回事,昨天喝的有点多。对了,我手机呢?我给徐燕打个电话。”说着,老周就在床边慌乱的摸起来。

  “徐燕?你们不是……”苏岩忽然想起医生的话,大概老周现在脑子有点糊涂,不记得分手的事了,“啊,你手机昨天被撞坏了,我帮你送去修了。你先休息吧,过几天再找她也没关系。”

  “可是,说真的,苏啊,虽然我伤不重,可这个时候,我真想她啊……,用你的手机好不好?”老周此刻看着苏岩,一双眼睛居然像小孩子般的乞求。

  苏岩心理说不出的难受,他知道不能拒绝,于是一咬牙,“好吧,我现在帮你去取手机,应该修好了,你等我。”没等老周说话,苏岩转身就走,直奔了徐燕的学校。

  那是一个风景优美的校园,即使万物凋零的季节,依然能感受它的气魄。但苏岩只觉得冷。他一路打听着找到徐燕所在法学院大楼,然后几乎是冲进了正在上课的教室把徐燕拉了出来。

  “你疯了?”徐燕叫道。

  “对不起,我知道我很冒昧,但有件事一定要拜托你。”于是苏岩把老周的情况讲了一遍,徐燕也从开始的暴跳如雷变得沉默。

  “好吧,我去看他。”

  “谢谢你,谢谢!”苏岩此时真有想跪谢的冲动,甚至一直以来对徐燕的不良印象都一抹而光。

  到家的时候,老周正半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翻着床边的书,直到苏岩和徐燕走进房间的时候,他才像关节生锈了一般机械的转过头,望着徐燕一脸茫然,头上缠着的纱布还浸透着血色,简直就像战争中受了惊吓的孩子般无助和悲惨。

  “燕……,你怎么才来啊,我都怕见不到你了……”说着,老周眼泪一下涌出来。徐燕看到他这个样子,也忍不住流泪。也许她是有些爱慕虚荣,有些不够温柔,总让老周来实现她的时尚追求,但现在的女孩子哪个不是如此,其实她真的不是个坏女孩。

  “我这不是来了吗?我以后一直陪着你,好不好?”徐燕说着就坐到老周旁边,轻轻把老周揽在怀里。

  老周“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老觉得你已经跟我分手了似的,现在躺在床上也动不了,都怕你也不理我了。”

  徐燕可能是真感动了,平日里只知道老周对自己体贴有加,但是男人最脆弱的时候才看出一个人在他心中的分量,“没事的,你这个样子了,我怎么能跟你分手呢?等你身体一好,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此时的苏岩就像个冷场的观众站在房门口,老周从来没有看到他,徐燕也已经忘了他的存在。他就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后默默的关门离开。他甚至想,这几天的连续意外就是上天故意安排,让他们感情更加坚固的历练。

  可能老周在车祸中丧失的只是他不愿回忆的‘分手事件’,也许还有一些无足轻重的东西,比如关于苏岩的那一部分。苏岩独自漫步在清冷的街道上,路边偶尔还有枯叶落下来。他在想,虽然自己一直希望对老周好,让他觉得住在这里很开心,但有时候如果命中注定你无法走进一个人的心里,那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用,生命就是这般无奈。即使,希望一直维持这样每日做饭洗衣说说话的生活也不可能,如果老周和徐燕结婚,他们一定会找房子单独住。

  “算了——”苏岩叹了口气,呼出的白雾在冬日无光的空气中缓缓消散,“我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呢?也许,应该把这个家留给他和徐燕吧……”想到这,苏岩一直忍着的泪水终于泉涌而出——他曾是多么用心的操持这个家啊,但最终只能成为留给别人的幸福。

  “但是,走了,我要去哪里呢?”苏岩茫然的自言自语道,然后犹豫的拨通了电话。

  “韩大哥……”苏岩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能想到的只有他,但自己拨通的号码却偏偏是他,“我有件事情,不知你能不能帮忙……”

  “啊?苏苏啊!”韩大哥显然有些意外,“说吧,我早说过有事就找哥。”

  “我,我现在租的房子有些情况不能住了,我能在你那里住一段时间吗?我一租到房子马上搬走,我可以付你房租,好不好?”

  “啊,这样啊……”韩大哥的语气听起来有种很坏的兴奋,“当然没问题,其实咱们去的房子是我背着家里偷偷买的,我图清静的时候才去。你住的话,正好不用经常空着了。不过……”他笑了笑,“房租我不收钱的……,哈哈。”

  听到这里,苏岩控制不住的挂了手机——他明白韩大哥的意思,觉得自己无法回答。这简直成了包养,再说,这个老韩可能已经结婚了吧,岂不是破坏别人的家庭……

  忽然手机响了,居然是徐燕的电话。

  “喂,徐燕啊,我在外面买东西,有什么事啊?”

  “你现在准备做饭,你要一起来吃吗?”

  徐燕真是比老周强多了,老周可从来没想着我过,苏岩这么想着,却还是拒绝了徐燕,“我已经跟朋友约好了,你就做给老周吃吧,谢谢了。”

  挂了电话,苏岩脑海中浮现了那个熟悉的家,那个自己一直悉心照顾的家,热气腾腾的饭菜,老周和徐燕,好温暖好幸福……,自己好难过。于是,苏岩又一次拨通了韩大哥的电话,“韩大哥,我想好了,还是要麻烦住到你那里,有什么要求都按你说的吧!”

  在徐燕陪老周去医院换药的上午,苏岩匆忙搬出这套住了不足一年的房子,他觉得自己几乎是仓皇而逃,只在门上留给老周一张纸条:

  “老周,我家里有点事情,需要回去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不能跟你合租了。怕打扰你休息,一直没有告诉你。

  租赁合同、电卡、门钥匙,我都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电快用完了,要记得买,小区边上几个银行都可以,以前都是我去的,怕你不认识;家里常用的药在电视柜下面;厨房记得经常打扫,房东每次来都很在意这个。

  你和徐燕结婚的话,也就不用着急搬家找房子了。

  有机会再见,保重!苏。”

  苏岩拎着行李,最后环望了一下这个多么熟悉的屋子,然后迈步而去。这一刻,苏岩突然觉得释然,就像一种苍老后对人生的宽容。

  人生,就是一段一段的旅行,每次旅行的开始结识同路的伙伴,在行程结束,大家又各自回到最初的地方,只剩主人公一个人,准备去下一个地方,开始下一段旅行。于是,在每个人的生活里,反复循环着,身边的人来了又走了,记住的或者忘却的,也许在生命中留不下太多的痕迹,曾经多么的炙热情感或刻骨怨恨,在会时间历久之后也淡如清水。

  可能苏岩踏出这一步,就要和之前的伙伴说永别,也许不甘,也许遗憾,但现在,也许真的说再见更合适了。

  “欢迎到新家来——”韩大哥开门便是热情的拥抱。

  “谢谢你让我住进来,我找到房子就会搬走的。”苏岩局促的放下行李,“不过,有家真好啊。”他没有看韩大哥,而是独自走到落地窗前,阴沉的天空中已飘起了朵朵绒花,“韩大哥,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下雪。”苏岩望着窗外,眼神渐渐也弥漫在漫天的雪色中,“只是,每次下雪都化的很快。”

  韩大哥有力的臂膀从后面围了过来轻轻的说:“我在杂志上看过一句话——你知道雪化之后变成什么?”

  “变成……水啊。”

  “不,是春天。” (完)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经典一夜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