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 最后的一夜情(3)

2014-09-30 作者: 阅读:

  “啊?”苏岩显然被眼前的阵势惊的有点不知所措——客厅里居然有四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把老周和他女友围在中间,好像刚被猎抓的小动物。

  见苏岩愣在门口半天没动,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话了:“我们是公安局的,有一起案件需要你的舍友协助调查。我们已经对房间进行了必要的搜查,并且暂扣了他的一些个人物品,现在需要你作为第三方签个字。”

  “他干什么了?”

  “这个我们不方便透露,希望你明白。好了,现在我们马上要走,请你配合签字。”说话的警察面无表情,却像是压抑着长久以来的不可一世。

  苏岩接过警察递过来的单子——共是3张,不同的颜色,至于内容,他无心去看,直接按警察的指示在规定的地方签了字。苏岩很明白此时自己做不了什么,只能透过几个警察的身形眇上老周几眼,此刻的老周就像被热水烫了的北极熊,和徐燕并排坐在沙发上,脸一块红一块白的搭勒着,偶尔跟自己对视一下也是面目僵硬,苏岩简直怀疑他真的干了什么作犯科的事。

  “好了,谢谢你的配合。我们现在要带他回去。”刚才戴眼镜的警察对苏岩说。

  “啊……”苏岩正不知说什么好,徐燕“腾”地站起来用一种受了惊吓的嗓音叫到:“那我,那我呢?没我的事吧。”

  “是的,我们只带他一个走,没有你的事情。”

  徐燕闻声像瞬间融化的冰雕摊倒回沙发上,看着老周被几个警察押送出门,却说不出一句话。

  “老周!”开门的一刻苏岩忍不住叫到,“你家里如果打电话找你,我怎么说?”

  老周顿了顿,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实话实说吧。”话音落下,几个人也消失在门外。

  家里突然安静了,甚至有点空荡荡。望着沙发上的徐燕,苏岩不知是否要安慰她几句,“你没事吧?……对了,你知道老周这是怎么回事吗?”

  “老周?”徐燕太头用一双迷茫的发红眼睛看着苏岩,“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就进来了,别问我,别问我!”徐燕几乎喊了起来,触电似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出房门,像只在野兽面前落荒而逃的小猫。

  这下家里真的寂静了,偌大的客厅里只有苏岩一个人和一盏昏黄的灯,甚至有点接触不良的闪烁,然后啪的一声熄灭了。

  黑暗,和苏岩茫然的叹息。

  第二天,阴天,空气却阴冷的让人刺痛,天气预报说下午会有雪。

  苏岩请了假,留在家里。

  他突然觉得二室一厅怎么这么大,好像走不到头,甚至有些冰冷。如果是一个人,绝不要住这样的房子。

  老周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苏岩心里慌的发闷,就在屋里走来走去,把能擦的家具擦了一遍,能收拾的书报衣服整理了个新,就这样到了傍晚,还是觉得心里堵的难受。

  黑暗开始在房间里蔓延。

  寂静却与黑暗如影相随,即使偶尔还会有某个角落的电器翁鸣微震耳鼓,但也很快归于无声,唯剩死水般的黑暗。心也随之凝滞下来,才发现不知何处的鞭炮声正回荡在冬末湿冷的雾气中。对苏岩来说,那只是别人的幸福,而自己面对的只有老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似乎还有他身体的余温,可人却不知何处。

  苏岩坐到老周的床上,抱起枕头,那上面老周淡淡的体味让他想哭。

  这样的心情却无法向亲戚朋友倾诉,也许只有陌生人才能肯听下这件令人费解的事情和这种令人茫然的心情。

  是的,陌生人。苏岩掏出手机,他记得上面有个陌生人的号码,那位韩大哥。

  直到此时,他才开始清醒的回忆昨晚的事情……,唉,也许不该再联系他了。

  苏岩的手犹豫的停留在删除键上,却迟迟不动。

  黑暗更浓了,外面的寒气从黑暗中渗涌进来,遥远的鞭炮声还在继续,莫名的恐惧却油然而生。

  一分钟后,苏岩拨通了电话。

  “啊?苏苏啊,想你韩大哥了吗?……啊,这样啊,那你来我这里吧。我在昨天的酒吧外面等你。”很奇怪,听到那一端的声音,苏岩的心马上踏实下来。

  唉,还是不多想了。苏岩放下电话披上外衣走出门。

  看到韩大哥的时候,雪已经在飘了,只是些细细的结晶,稀疏的撒着,打在身上也会轻巧的跳开。

  苏岩觉得应该说点什么,韩大哥却拦下他的话,先说到:“跟我回家吧!”

  家?我的家不是和老周在一起吗?苏岩茫然了,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半头的韩大哥,眼里不知是何种的神情。

  雪花在两人之间的空隙中飘落,沉默持续了一分零九秒。

  “想什么呢?来,我们回家吧!”说着韩大哥围住苏岩的肩,转身向家走去。

  苏岩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因为此时他忽然觉得很温暖,虽然他曾期待这种感觉是老周给他的,但遥远的想象永远没有身边的感动真实。于是,二人就沿着雪花初落的无人街道慢步下去。

  深冬的夜晚,没有风,宽阔的马路上已覆雪色,两旁的路灯被夜色浸染,不见灯杆,可光却分明从天顶洒下来,映的雪路如通体荧光的宝玉,延伸到视线之外,像通往另个世界的光梯。雪下越下越大,很快,已厚积了一层,新雪,还未有人涉足,苏岩和韩大哥第一个留下脚印,踏雪的声音,是每一个北方人再熟悉不过的了。

  他的家,已近在眼前。

  家里很暖。

  韩大哥说这里的暖气一向很热,平常冬天在家里几乎是穿夏天的衣服。

  于是,他要证明似的,到家便脱了衣服,只剩一件白色背心和一条窄的像健美运动员上台穿的那种红色内裤。无论背心还是内裤都撑的满满的。

  在苏岩眼中,韩大哥的身材真是很好,特别是穿成这个样子的时候。但现在,苏岩好像没什么感觉,他只是坐在沙发上望着面前黑色的电视屏幕发呆。

  韩大哥一P股倒在苏岩左边,顺势伸手把苏岩揽在怀里。

  “说说,你怎么了?”

  “我……”苏岩推开韩大哥的手臂,依旧盯着前面说到,“对了,我有朋友最近不知为什么被警察带走了,我至少想知道他的情况,你有没有认识人能打听到里面的情况啊?”

  “呵”韩大哥居然笑了起来,“那你真是找对人了,我以前在警队干过几年的。”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经典一夜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