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同志小说 最后的一夜情

2014-09-30 作者: 阅读:

经典同志小说 最后的一夜情

  从别人的床上醒来,在别人的身边睁开双眼,这个早上又很冷。

  耳边是Rod Stewart的《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1975年的老歌,是一首适合在深夜聆听的音乐。关上灯独坐窗前,会在回忆的最深处触动某根情感的琴弦。

  只不过,大汗淋漓的深夜已被黎明的光芒压缩到天际和大地的缝隙间,阳光从窗帘的纤维里刺透,在房间里氤氲的烟尘上划出几道笔直的裂痕。

  封闭的房间,还是有点呛,昨晚他抽了太多的烟——一种细长的香烟,上面是日韩的文字——一定很贵吧,我是不抽烟的,对此实在没有了解,只觉得刻意追求品质的男人才会抽这种烟。

  他没有醒,背对着我,整个肩膀都露在外面,看起来似乎比平时宽阔好多。其实,他最近已经轻了不少,但无奈体重基数太大,瘦一点脂肪倒像全身被压缩了似的更加结实了。我把被子给他往上提了提,别感冒。

  估计他还要睡上一会,但我实在不愿躺了,这张加宽的单人床让我有被塞进夹缝的感觉。虽然我们也在这张床上度过了很多个夜晚,但一半的时间里都不是并排躺卧的。

  于是我把自己身上的被子都推给他,然后悄悄下床,在地板上寻找昨晚不知被他扯到哪里的内衣。唉,每次他都把地面弄得乱七八糟,四散滚落的手纸团,撕开的安全套包装袋,这次连润滑剂也倾倒了一片……。算了,我已经不想再管他了,最后一次,就让他自己收拾吧。

  穿好衣服,我把身上所有的硬币纸币掏出来放到椅子上——他的生活并不宽裕,我也不需要他的钱。其实他每次给我的钱,我都留在一个单独的帐户里,所以甚至可以看着存折上的数字计算我们一起度过的夜晚,现在都一起留给他。

  十二点五十五的飞机,我的行李只有一个挎包,很想再坐到他旁边有些电影里那样的告别,还是算了,没什么意义。不再看他,跨出屋门,我用最小心的动作合上房门,听到门锁“咔“的一声响,我才缓缓出了抑郁了一年多的一口气——这一次真的是永别了吧。

  开往机场的大巴上人很少,透过车窗却是熙攘的人群,这种迷乱的反差倏地令我回忆起近两年前的那天。

  北方的12月已经不像十几年前的寒风刺骨,但北方毕竟是北方,还是能感受它强大的力量。又一阵风吹来,苏岩不禁缩了缩肩膀,急忙快步冲进楼道,掏出钥匙,推开门。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或者,准确的说是一套两人合租的房子,苏岩和老周目前的家。苏岩大学毕业寻房的时候,一个MSN好友说老周正在找合租,于是两人就住到一起了,这是几个月前的事情。

  苏岩轻轻关上门,客厅的灯亮着,老周却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打电话,不仅不关门,而且肆无忌惮的大声:“……现在盗版盘出的越来越慢了,等不了的话咱们还是一起去电影院吧……”

  “哼……”苏岩用鼻声表示了一下不满,直接去了厨房——不知为什么,他特别反感听老周打电话,总觉得老周打电话不是调情就是网友聊天,反正没好事。 “怎么从来不说带我去电影院呢?”苏岩小声嘀咕着,边把刚才买来的菜扔到案板上。其实他自己也对这种想法感到莫名其妙——人家老周为什么要带你去看电影呢?

  “算了,先做饭吧。”苏岩这么想着,很利索的收拾起蔬菜来。他从不让老周下厨房,因为老周做的不好吃而且人又懒,后来干脆做饭洗碗收拾桌子都是苏岩一个。老周似乎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一条龙服务,甚至对饭菜好与坏都从不评价。

  几个简单的炒菜很快弄好了,盛好两碗饭,一起摆到桌上。

  “吃饭了,别打了!”苏岩朝老周的房间喊道。

  老周也没有回答,慢慢腾腾的踱步出来,仔细看了看桌上的东西,“有我的吗?”

  苏岩真想抽他,心想,哪次没有你的份了?当然他不会真的动手,就是冲着另一碗饭说道:“那碗是你的。”

  老周笑呵呵的端起碗,一P股坐到苏岩旁边,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了愣了一下,“对了,衣服都洗好了,你记得晾出去啊!”

  “你昨天没有晾啊?在洗衣机里放了一天?”

  “我负责洗衣服了,当然晾衣服就要你来了。”老周一本正经的说到。

  “衣服是洗衣机洗的!”苏岩虽然心里不太痛快,但最后还是一定会去晾好。没办法,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命,苏岩总是这样自嘲。

  “另外还有一件事。”老周嚼着饭粒说,“晚上我女朋友要过来住啊。”

  “你……”苏岩觉得嗓子里好像堵了一大口饭,咽不下又吐不出的难受,“你怎么又把她带回来啊?你看看她平时就知道高消费花你的钱,从来就没为你做过什么事!”后面本来还有一句“还不如我呢!”,苏岩使劲给咽了回去。

  “女友嘛……,等她研究生毕业我们就单独去租房子了,这段时间你就别介意啦!”老周依旧一脸笑呵呵,没把苏岩当回事。

  “哼,就你这么胖,两人睡一床挤死你们!”苏岩猛拨了几口饭,然后筷子一扔,“吃完了!”

  时钟转到晚上八点,嘀嗒声在空荡的房间里作响,却愈加显得安静。

  老周去接他的女友已经两个小时了,估计两人在外面吃饭了,苏岩发短信问他要不要回来吃饭,他也没有回复。苏岩就蜷缩在沙发里,握着沉默的手机,等待敲门的声音。

  又过了不多久,老周俩人卿卿我我地推门而入,真该死,他女朋友叫徐燕,普通话不标准的老周经常不小心把苏岩叫成“徐燕”苏岩跟他们打个招呼就自己回房间了,把客厅也留给他们,不想妨碍他。

  一会卫生间传来洗澡的水声,然后客厅的灯也关了,那两个人去了自己的房间。苏岩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虽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听不见也看不见,但总觉得心里怪怪的,又觉得空荡荡的难受。

  算了,出去走走吧。苏岩这么想着,就把衣服穿上,准备出去。可刚迈出房间的时候他就愣住了,老周的门竟然没有完全关上,视线穿过客厅进入老周的房间,正见到老周赤身的跪在床上,急促而有节律的振动着腰腹,虎背熊腰的壮实身体上遍是汗水。说起来老周快三十了,一张国字脸已经开始变圆,肚子也大了几圈,但还是结实的很,很像摔跤运动员那种身材。

  苏岩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发热膨胀,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这种反应不好意思的时候,突然听到老周在喊:“徐燕,我,我爱你!”不知为什么,苏岩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他几乎是夺路而逃的冲出了门。

  12月的北方城市冷啊,虽然没有风,但空气却像浸了冰水一样钻进衣服每一个缝隙。没有人的街道,似乎只有冷空气的蔓延它的势力,死沉沉的景物一动不动,似乎连时间都冻结上了。苏岩漫无目的的逛荡,九点多,路边很多小店也提前打烊,只留下一盏灯火,却不剩人气。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经典一夜情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