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同志小说:沦为MB的大学生(下)

2014-09-29 作者: 阅读:

好看同志小说:沦为MB的大学生(上)

好看同志小说:沦为MB的大学生(上)

  第 25 章

  要成功,怎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更何况,除了身体,我还能凭借什么资本复仇?

  我慢慢地闭上眼:“我明白的,朱先生。”

  镜子里面的人,是我吗?

  苍白如雪,形消锁立,眼神里更是只剩凌厉的恨意—当真可笑,这样一个鬼魅一般的人,还能吸引别人的注意。

  又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引起他施虐一样的快感吧?

  朱原几乎是天天需索着我的身体。在辉煌的灯光下,近乎赞叹地膜拜着我布满伤痕的身躯。我甚至怀疑他有虐待的嗜好,可他却从不玩那些把戏,甚至没有经常地进入我。他喜欢口交,喜欢我跪在地上,象服侍主人一样地伺候他,讨好他。

  我不在乎。

  比起我想要的,无谓的自尊又算的了什么!

  我带着谦恭的柔顺很合朱原的胃口,他很顺着我,让我每天跟着他去凯运,因为他想时时刻刻都能看见我。我甚至可以自由出入朱家的大宅,象主人一样的发号施令。

  那一天,我从朱原的卧室出来的时候,碰见了朱丹舟。就她一人。柳寒,出乎意料地极少回来,至少,我目前为止,还没有遇见他。

  不过不要紧,他们夫妻俩,迟早要还我这笔孽债!

  而她那时的表情,我至今难忘—那是一种好象见到鬼一样憎恨而惊讶的目光。

  我居然是带着笑对她说道:“朱大小姐,好久不见。”

  她好久才恨恨地点了点头:“展凡,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哪!”

  我笑:“哪里的话,朱大小姐对我的好处,我会一直铭记在心的。”

  “好好!那我就等着,看你掀的起多大的浪!”朱丹舟看了一眼她父亲紧闭的房门,很显然,她知道朱原的癖好,只怕朱家唯一不知道这档子事的,只有一直在国外长大的朱丹宁了。她高傲地扭身下楼,我却看见她的脚步有一丝慌乱。

  总有一天,我会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阴魂不散!

  我拧起眉,用力地砸向镜子,却被一双手紧紧地拦住。

  “何必如此。”身后一声长叹。

  我抽回手,迅速换了副脸色:“我要的东西呢?”

  KAVEN无奈地面对我的疏离,慢慢地收回手:“带来了……只是我不明白,你要朱丹宁的资料究竟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冷冷地一笑,“当然是要真正地入主朱家。”

  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你想娶朱丹宁?!”

  “怎么?邢望可以利用她我就不行?”大家都是一路人,谁比谁更卑鄙!

  “不可以!”KAVEN突然有些失控,激动地板住我的肩膀,“你……不行……你怎么能—”

  我一把推开他,嘲讽地一笑:“怎么不行?难道—你也想要这个残花败柳一样的身子吗?!”

  他脸色瞬变。

  我故意靠上去:“你想要?我可以给啊!只要你帮我……”

  他受不了地抱住我:“展凡,别这样!你怎么能如此轻贱自己?就是当年你都不曾……”

  够了!你们谁能在我面前提起当年!我在心底呐喊。面上却换了副神色:“别说了!KAVEN……我也不想啊!可我只能这么做!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的……你自己选择……是要继续帮我……还是和朱原那个禽兽一样,只想染指我的身体?!”

  KAVEN用力收紧臂膀:“……我不是那种人,你知道的。”

  我微微点头,反手拥住他:“我知道,我知道……”

  我心里更加肯定了—KAVEN喜欢我,虽然不明显,却已经足以让我有把握他会一直帮我到底。

  这么有利用价值的工具,我岂会轻易放过?

  象他这般城府的人,本不会轻易受制于人。

  只可惜……碰上我这个已经冷心冷情冷血的人。

  他怜我,爱我,就注定,受制于我。

  当朱原看见我和丹宁接吻的时候,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丹宁一把推开我,娇羞地跑出去的时候,我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从容不迫地站了起来:“朱先生……”

  “你跟我进来。”不愧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朱原立即恢复了神色。

  我听话地跟他进了书房,还顺手把门带上。

  追求一个从来纯洁无暇的少女,需要多大的努力?更何况,我对她可以说的上是了若指掌。今天的这场戏,本就是我故意导演给朱原看的。

  什么事,都要到了摊牌的时候,才是高潮。

  “你倒是厉害啊……展凡……看上我女儿了?恩?”他把我拉进怀里,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坐在他的腿上,低头玩弄他的领带,忽而展颜一笑:“错了……应该说,是你女儿看上我了。”

  朱原大声地笑了起来,捏捏我的下巴:“小东西……你的脑子动的倒快!”

  我微微偏过头,避开他的禄山之爪。

  朱原却察觉了,强硬地板过我的脸:“你就是这种顺从中带点疏离的神情最让人着迷—丹宁,该不是也中了你的毒吧?”

  我有些警觉地看着他:“又错了……应该是我中了丹宁的毒,她的魅力让我无法拒绝。”

  “你还真坦白。展凡……”朱原嘿嘿一笑,“你不怕我生气?”

  生气?你从来不曾真正疼爱过朱丹宁,又怎么会为了这事生气?!更何况—“不会。”我笃定地摇头,“因为和我在一起的不是男人。”

  “哈哈……说的好。你真是七窍玲珑心。只是聪明太过了。”他突然脸色一沉,“你明知凯运要和邢氏联姻,丹宁的脾气要是一旦倔起来就没那么容易妥协,你要我现在上哪找另一个女儿心甘情愿地嫁进邢家?你这不是在拆我的台吗?!”

  朱原的反对早在意料之中,他可以不关心女儿的幸福,却决不会不关心用女儿的婚姻换来的利益。

  我慢条斯理地替他将领带又放回原位,四两拨千斤地回了一句:“那就让她嫁给我吧。”

  我早就算计好的回答让他彻底呆滞,他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念头,好半晌才吐出一口气来:“你别傻了……和邢氏联姻势在必行,丹宁不可能嫁……嫁你的。”

  是不可能嫁我这种对你没有经济利益,充其量只能算你一个玩具的男人吧?我在心底冷笑,嘴里却说着:“联姻,就为了那一纸合约?我一直都参与合约的修订,邢望对这份合作的期待与需求绝对不会比你低,其实凯运的规模和背景都比邢氏雄厚,这份看似公平的合约其实只是对邢氏单方面更加有利。我想凯运如果不是急需资金来运转,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签约合作。邢氏当然算是同类企业的个中翘楚,但想找一个同等实力的合作伙伴却也并非难事,何必用联姻这种手段?”

  朱原用象是第一天发现我原来也有脑子的表情看着我:“那……依你的想法,应该怎样?”

  我正中下怀地接口:“凯运只是需要一个流动银行而已,联姻也只是为了这个银行更加听话地与你合作,如果让邢氏丧失主动权,只能去配合凯运的运转节奏,那么联姻,还有什么意义?”

  朱原一皱眉:“你当邢望是傻的啊?这种条件他能答应?况且合约都签了,还能怎样?”

  “合约?不过是一纸空谈。现在还在签约后的一个月商讨期限内,向他提出修约,并不违规。至于他答应与否—”我淡淡一笑,“一个人被逼地山穷水尽,自然是不管再苛刻的条件都会接受的了。”

  朱原好似终于回过味来:“你这么大费周章……就是为了和邢望斗?”

  我撇撇嘴:“谁说的?我和他早就恩断义绝了。我是想我这么个外人进进出出也不方便,总得想个方法名正言顺地留在这里才好。要不然,朱夫人虽然仙逝多年,她那班娘家亲戚也不是善了的主,要是有什么不妥传到他们耳朵里,麻烦的怕是朱老板你了!”

  我说的每句话都是完全针对朱原的弱点,他向来对支撑起凯运的“半壁江山”很是忌惮,一时热在心头才有此疏忽,冷静下来一想,关于我的事,始终处理地不够隐秘,要是那些元老抓着什么把柄,他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罢了,随你怎么闹去!你这脑子还真是滑头的很!原来竟然是我小觑了你!”他故做大方地拍拍我的手背,“你要是真能拿下邢氏,让你进门又有什么困难?我乐着让丹宁也高兴,咱两也方便,是不?”

  我在心下极其鄙夷他的卑劣,面上却是温文一笑:“是啊,皆大欢喜。”

  哼……皆大欢喜。

  我很快让你知道什么是引狼入室。

  当然,在这之前,我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不能输。

  我已经押上了一切筹码,再没有退路。

  “进来。”还是那样低沉的声音。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

  邢望抬起头的时候,整个呆怔了一下。他是做梦也想不到我会以这样一个身份再次站在他的面前。

  “邢先生,我们是凯运的代表,特地来和您讨论修约事宜。”旁边的助手忙不迭地开口,将手里的资料夹递了过去。

  邢望根本没理会他,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我,半晌才道:“展凡……你还真能躲,难怪我把地翻过来也找不着你!原来是藏到朱原那里去了!”

  他估计真是气疯了,再说下去,还不知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身边的助手已经听的目瞪口呆了,我打断他的话:“还是请邢先生先看一下修改的内容,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我公事公办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好。我们先谈公事。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邢望几乎是咬着牙说的,我突如其来的出现,真的已经令他火大到了极点。如果他知道我还要从他手里抢过朱丹宁,那表情,一定比现在更加有趣吧……

  他接过合约,略微一瞟,当即冷笑道:“这就是你想出来的主意?凯运的如意算盘也打的太响了吧?真把邢氏当成他的子公司了!?”

  早知道他会有此反应……我脸色如常地看着他:“凯运希望日后能与邢氏更加紧密地合作,才提出今后凯运的产品行销,邢氏都要主动配合。这也是为了双方的利益着想。希望邢总再好好考虑。”

  邢望缓缓地站起身来,突然一扬手,将资料悉数扫落在地。

  “就是要谈,也要换个有资格谈的人。”邢望指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展凡—你没有资格。”

  我望着铺天盖地雪片似地四散洒落的资料,微微一笑:“邢总,朱先生既然决定了 由我负责修约的事情,我就一定得做下去。恐怕邢总要失望了,能坐下来和你谈的人,就只会是我而已。”

  邢望气的脸色都变了:“你们大可以死了这条心!我不会同意修约的!”

  有时候,话还是别说的太早。“邢总还是再考虑一下吧。”我故做为难地开口。“我还会再送一份合约来的。”

  邢望见鬼似的瞪着我。

  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我与邢望方才可以算的是暗流汹涌的交锋,出了邢氏,助手就小心翼翼地问道:“看样子……邢氏是不大可能答应修改合约了……本来,这条件对于一个独立公司就太苛刻了些……”

  我冷冷地横了他一眼:“我自然有办法让他答应,给朱先生一个交代。”

  他的反应也都在我的意料之中,该怎么做,我心里也早有定论。

  我慢慢地,勾起一抹笑痕。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大学生MB做鸭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