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你和我在风华正茂的夏天

2014-09-18 作者: 阅读:

校园同志小说:你和我在风华正茂的夏天

  2010年的时候我大学毕业了,面对着自己手里的那张毫无含金量的毕业证,我蹲在这个城市的角落哭了。

  我叫王伟,19 8 9年出生,一个活脱脱的八零后身体,九零后的思想。我钟情于音乐,体育。在别人的眼里也算是一个全能型的大学生,毕竟,我还没达到吃饭也要叫外卖的地步。因为爱好比较广泛,我养成了比较好的作息时间,在大学三点一线的生活中我完成了五点一线的突破,除了教室,宿舍,食堂之外,我还会跑到篮球场和音乐室两个部分。我很享受每天下午六点多从篮球场大汗淋漓回到宿舍洗澡的时间,就像是某个角色的升华。也会享受每天早上七点去音乐教师练琴的时间,因为那时候阳光是我的,昆虫的鸣叫是我的,什么都是我的。这样的时光我一共度过了一年,到了大二的时候,我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虽然我喜欢往篮球场跑,但玩的并不是太好,就是很一般的水平,所以平时玩的时候都是和自己宿舍以及别的宿舍的人一起玩,很少与其他人在一起玩。那天,我下课回宿舍的时候发现所有的人都不在,以为都去篮球场了,便换了衣服跑了过去。怎料篮球场上竟然没有一个平时一起玩球的人,只有校队的人在联系,坐在场边看了一会,转身想走,被陈锋喊住,他是校队的队长,我知道他,当然也挺崇拜他的,我自然是知道我的性取向,所以当他喊住我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害羞。他叫陈锋,是校队的队长,我们在迎新晚会的时候说过一次话,他身高大概是一米八五的样子,皮肤是标准的小麦色,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稀疏的络腮胡须,还有鸡肉线条明显的小腿,我一直认为这就是人间极品。

  他和我说:干嘛去啊,正好缺个人,咱们打个全场。

  我说:不了,你们都 太专业,我上去不是找虐么,呵呵。说着便挠挠头。

  看到我这个动作他呵呵的笑了,伴着傍晚的阳光显得特别的灿烂。当时心就酥了一般。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于这样的笑容和帅哥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

  他继续说:没关系,来吧。

  我也就不那么唯唯诺诺了,便上去和他们打了一会。打了十分钟,不是被冒,就是被断,好不容易投进去一个球之后我对大家说:你们太厉害了,不和你们玩了,我呢就见好就收,投进去一个也算是战绩了,哈哈。我先回去了。

  场上的人都笑了起来,陈锋对我说:你打的也不错,就是有些动作不够好,没事就找我们练练,保证能提高。

  我也呵呵一笑说:恩,一定的,那你们先玩,我就先走了。

  陈锋说:把你电话告诉我,以后打球的时候喊你。

  我也没法拒绝,也不可能拒绝,便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他,我说:我没带手机,你晃我一下,或者发个短信给我,这样我就知道哪个是你的号码了。陈锋说:恩 已经打过去了他回头看看队友接着说,正好我们也打了一下午了,也该吃饭了,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啊。

  和不熟悉的人吃饭我却是不太喜欢,感觉拘束,就拒绝了,我说我约了宿舍的人。他说,好,那改天吧。那我们一起走吧。

  我说,好。

  一行是个人从操场往宿舍的方向走去,我住在八栋,他们住在十栋。到他们楼门口时,他说,真的不和我们去吃饭了。我说,不了,改天。随后我们便对笑了一下分手了。

  回到宿舍后我脑海中一直不能忘了他在阳光下对我笑的那个场景,当时我想,如果他是我的男朋友,然后每天能那么对着我笑就好了。想想都觉得幸福。可是转念一想,这事不可能的,可是今天他为什么这么主动的和我说话呢,而且还要和我吃饭,不会他也是gay吧,哈哈。我自当做是意淫。拿着手机,马上存上他的号码,最小向上扬起,就像今天他对我笑一下,我也温暖的笑了。

  这时候宿舍的人也陆续回来了,我问,你们他妈的干嘛去了,还他妈寻思你们去打球了,我去球场找你们发现你们没在,被一帮校队的给我虐了。四床的刘迪说,擦,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今天选修课报名,网络老挤了,我们挤了半天才报上了个思想品德。我一想,我考,那我咋办啊,我还没报呢。刘迪接着说,擦,给你打电话就想问你学号多少来着,结果打电话也不接,后来我给导员打电话问的,好不容易帮你报上了一个,本来想让你也报思想品德了,结果名额满了,就报了个别的。

  报的什么?我急切的问道哈哈,这个傻逼给你报的性教育。三号床的王龙说。

  这时候大家一起笑了起来,我骂道,草,你们他妈也是人。

  老四说,没事正好你不也想学学么,老处男。哈哈宿舍的人又开始笑。我跑到老四跟前给了他一闷棍,他笑的更厉害了。

  走吧,哥几个,去吃饭吧。半天没说话的老二说我说,走吧,不过今天得老四请客,谁他妈让他给我报个性教育的。老四你说行不行吧。

  老四说,没问题,走吧,我的老处男。

  草,我打了老四脑袋一下。

  我说,既然是老四请客,那咱们就别去食堂了,咱去喝点吧。

  大家都纷纷的表示同意,老四也不愿扫了大家的兴,也只好勉强同意了。

  我们选了一家我们最喜欢去的东北菜馆,那里的老板都认得我们,而且给的量也多,到了地方之后,老板热情的招待了我们,说:你们一帮可有些日子没来了。

  老四说,大哥,你也不看看现在多少号,我们月底哪有钱啊。

  老板爽朗的笑了笑。

  点完菜之后要了一打啤酒,我们先喝着,菜不着急啊。老四吼道。

  老四说,大伟,说说,你咋被校队那帮狗给你虐的。

  我说,别他妈提了,我到了球场看你们不在刚要走,那个校队的队长就给我叫住了,以交流为名,实则为虐,让我难堪,下次让我在看见他,我非得给他来个暴扣。

  给谁来个暴扣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陈锋。刹那间我脸就红了,好在喝了点酒,他也看不出来我是喝酒喝的还是看他看的。

  怎么就你自己来的啊,你队友呢?我问道他们那帮B,各自去找各自的媳妇去了。

  那你咋不去找你媳妇。我继续问我哪有啊得了吧,糊弄鬼呢啊。

  真没有。他说得,我信了行了吧。我调侃的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感觉这种交流突然就熟络起来,让不熟悉的感觉一扫而空,就好像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一样。

  反正就你自己,就和我们一起吧。我说道行啊,那就不好意思了啊。他笑着说道又是笑,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是腼腆的笑,也还是很迷人,没想到这么粗狂的脸上还能笑得这么无邪,真是让我觉得太难得了。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都是我们宿舍的,老四刘迪,老三王龙,老二,张伟。我介绍道。

  大家好,我叫陈锋。他自己介绍道。

  菜陆续的上来之后,我们开始吃饭,因为突然有个生人的关系,整个吃饭的氛围没有自己宿舍兄弟的人出来吃感觉好,虽有酒也就没怎么喝。倒是陈锋挨个敬了我们一杯。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他说去下厕所,谁知道顺便结了帐。我们都觉得不太好意思,说改天一定请他吃饭。他又呵呵的笑了一下。

  我问他,你选修报的什么啊?

  什么选修我考,你还不知道这事呢,都报不上了,你不赶紧去看看。

  这时候宿舍的人也跟着说起来,那你赶紧去看看啊,到八点截止,没准还有什么课没选满呢。比如性教育啥的。

  我看着他们说,擦,这话说给我听的吧。

  陈锋看看我说,哈哈,你挺闷骚啊。

  我还来不及解释,宿舍人说,哈哈,你以为呢。

  陈锋接着说:我也不怎么会报啊,要不你和我去网吧吧,顺便帮我抱抱。

  我一口答应了说,行,那赶紧走吧,别再报不上。

  我对宿舍的人说:我俩去网吧,你们去不去。

  老四说,我们不去了,我们回去斗地主了。

  说罢,老四他们就往宿舍的方向走去,我和陈锋往网吧的方向走去。

  2去网吧的路上,我和陈锋愉快的攀谈起来。

  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陈锋憨憨的笑道我叫王伟,也难怪你不知道我叫什么,我不像你是校园的风云人物。我自嘲的说道。

  别这么说,我就是做我喜欢做的事,做的稍微比别人好一点而已。哈哈。说完,陈锋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多大了,我是88年的。你呢。陈锋问道我是8 9年的。我回答道陈锋笑笑说,哦,原来是小弟弟啊。又邪恶的笑了笑。

  陈锋的脸在傍晚显得更加迷人,稀疏的络腮胡子,菱角分明的轮廓,还有那让我无法抵抗的笑容。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附近最大的网吧,网吧的人很多,想必都是来报选修的。但好在有空位。找了两个相邻的作为我们便坐下了。

  那个,报选修的网站在哪啊,你来帮我报吧。陈锋稍有不好意思的说道。

  去学校的网站啊。把你身份证号码,学号告诉我,我来帮你报吧。

  哈哈,我就是这个意思。说完陈锋摸了摸我的头。像是哥哥摸弟弟一样。

  对了,你qq号多少啊,我加你吧,有遇到类似的事情好让你帮忙啊。陈锋继续说道。

  互相加了对方之后,我开始帮他选课。

  喂,你想报的体育技术已经爆满了,换个别的吧。我说道啊,看看别的能报哪个就报哪个吧。陈锋说道我找了几乎所有的课都已经爆满了。我对他说不会这么惨吧,在找找。陈锋说还剩下一个性教育的。你要不要报啊。哈哈。我坏笑着说那就报这个吧,没想到还能和你一起去上课呢。陈锋说道其实我倒是心里挺高兴的,毕竟我们不在同一个系,在一起上课的机会几乎没有,这样不仅可以总见面,而且还能在一起上课,真是想起来都让我觉得兴奋。

  包好了选修之后,我问陈锋,我们玩点什么啊。

  我不怎么玩游戏。要不咱们撤吧。陈锋说道行啊,可是这么早回去去哪呢。我看看手表,才八点多。你平时打完球回到宿舍都干什么啊。我问道打完球,洗洗澡就上网,看看NBA,电影什么的。也没什么其他的事可干。你呢?

  我也是,回宿舍就是听听歌,看看电影。诶,我领你去个地方吧。

  好啊,去哪。

  我每天早上都去的地方,走吧。

  在网吧结了帐之后,我领着陈锋往音乐教室的方向走去。

  我领你去音乐室转转,让你看看我其他的特长。我说我看看哪里特长啊。哈哈。陈锋坏笑道哈哈,滚。我说到了音乐教师,只有李团在。李团是我们学校文艺团的团长,人大概有三十多岁,身材胖胖的,典型的搞艺术人的打扮,只不过有些地中海的发型,虽然我不是文艺团的,但因为我钢琴弹得不错,有时候也会去帮忙,李团邀请我加入文艺团几次,我都拒绝了,因为文艺团的排练时间不定,而且我觉得我的兴趣不在那。

  李团说,呦,王伟来了,晚上来可不是你的风格啊。这是你朋友啊。

  恩,晚上没什么事,刚从网吧回来,就顺便来这边看看,有没有机会摸摸钢琴。

  那刚好,我正要走,你们练完了,记得关灯。李团边走边嘱咐道恩,知道了,你慢走。我客气的回道。

  陈锋看见一屋子的大乐器异常的兴奋,走到架子鼓旁边,像模像样的坐下来打了几下,虽然手法很生,但明显有些基础。

  学过?我走进问道恩,小时候我妈逼着我学过几天,后来我就总逃课出去和朋友打球她就不再让我学了。陈锋答道感情我们体育健将还有点音乐细胞呢。我打趣的说道。

  说罢,我走到钢琴那,坐在了椅子上,打开键盘盖,摸了摸上面的琴键。这时,陈锋也走过来,靠在钢琴上,认真的看着我说,来一段,我听听。

  看着他慵懒的靠在钢琴上,天花板上的灯打在他短短的头发上,稀疏的络腮胡茬参差不齐,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我自然的就开始在键盘上敲起了秋日私语这首曲子。我弹得轻轻的,整首曲子在硕大的音乐教室传出更加有立体的感觉,我甚至弹的有些忘情,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一曲作罢,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陈锋盯着我,四目相对之后,我们又赶紧躲开了。

  怎么样,不错吧。我说恩,真不错,你这懂音乐,会体育的,肯定有不少姑娘追你吧。陈锋打趣的说道。

  恩,我都选不过来了,哈哈。我自嘲的笑道。不过就算是再多,也不能有你全校风云人物多啊,说说,有多少妹子拜倒在你的篮球裤下了。哈哈。

  追我的倒是有,只不过我喜欢在场边给我加油时候的呐喊,等到了真正谈情说爱的时候我就不太擅长了。陈锋说行,我信了。我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恩,好,也不早了。

  说罢,我便去关灯,音乐教室的等并不是在门口处,也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关了灯之后我飞速的跑到门口说,我最害怕音乐室黑乎乎的,某个乐器一响,我就特害怕。

  想不到你胆子还挺小的呢。来,哥保护你。说吧,用手摸摸我都头,然后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们走出了音乐室。

  你个字挺高的,得有一米八吧。陈锋说恩,正好一米八。

  真有种我弟弟的感觉,陈锋继续说道。

  到了我们宿舍楼门口,他才把胳膊从我的肩膀拿下去。分手之后,我跑到了二楼的楼梯口,从楼梯口的窗子看着他的背影,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挺拔和高达了。就在我准备继续往上走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只不过没朝楼梯这看,而是看了看我们这栋楼。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校园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