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男男同志小说:抗战八年(上)[完结]

2014-08-02 作者: 阅读:

精选男男同志小说:抗战八年(上)[完结]

  第一年:纸婚

  一、小夫夫

  “我的家要在这个城市的半空中,有大而透明的落地窗,我穿着白衬衫坐在地台上喝着茶看窗外的风景,车如流水马如龙……”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弄的跟个农民工似的粉刷房子,窗户只有巴掌大,探出头就是蛋记包子铺!”安卓戴着报纸做的帽子,一手提桶一手拿刷子,气呼呼的瞪着秦睦。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们是真正的圣贤之人。”秦睦和安卓一个样儿的打扮,正站在桌子上刷着屋顶,和安卓满脸愤愤相比,他就整个儿一嬉皮笑脸。

  “圣贤个屁!你怎么不去住天桥啊,那里才是真正的市呢,说不定来来往往有善心的还给你扔俩铜板让你买个烧饼。”安卓将心中的怨恨都发泄在了黑乌乌的墙上,雪白的涂料在墙上划出了明显的分界线。

  “只要你舍得我露宿街头,别说住天桥了,就是让我抛头颅洒热血我都在所不辞,你还别说,我真想吃烧饼了,一会儿下去买俩。你看我们住二楼多方便啊,要真跟你说的住在半空中,买个烧饼还得飞下来还不得累死。”秦睦对着窗外的老邹烧饼摊远目。

  “那顺便给我稍碗牛肉面回来,不然这可有大扫帚,把你扫地出门!”安卓拿着刷子在黑墙上写了汁水淋漓的五个大字——秦睦大坏蛋!退后看看很满意的点点头,颇有几分张旭狂草的神韵。

  秦睦从桌子上跳下来,在安卓脸上啾了一口。

  “遵命!”

  其实安卓也不是真的生气,他和秦睦都是刚刚大学毕业能有多少钱啊,一穷二白的当然租不起好房子,这套一室一厅小套房除了破烂了点算是不错的了,至少租金很不错。

  只是他心里还是有点小郁闷啊,这跟他从小就幻想的他将来的家差的太远了,嗯,不过,身边的人还凑合。

  安卓看着抱着烧饼啃的秦睦,眼睛弯弯的笑了。

  “笑什么呢,吃碗牛肉面那么开心啊。”秦睦捏了一下他的脸,因为牛肉面的热气氤氲,安卓的脸湿湿的,感觉好嫩。

  “唉,这房子虽然不太好,但是怎么着也比露宿街头好,等整个粉刷一遍就会好看多了吧。”安卓伸个懒腰,干了一天的粉刷匠还真累。

  “安卓,我们先在这里凑合一阵子,等我以后赚了大钱,一定可以给你梦想中那样的家。”秦睦这话是说的挺让人感动,如果他没有吸溜吸溜喝着面汤的话。

  “得了吧!干嘛就只能你赚大钱啊!我也是个男人,你把我当二奶包啊?何况有你这么穷的大款么?”安卓嫌弃的看看秦睦。

  “你怎么能是二奶!”秦睦拍案而起,一脸严肃,“你怎么看也得是二鸭子啊!”

  “我操,秦睦你丫的活腻了是吧!”安卓紧跟着拍案而起,抄起武器,一个包子。

  “你扔准点,往这儿扔,这儿!”秦睦将嘴巴张到最大,不算大的单眼皮眼睛也瞪的圆溜溜的。

  “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我才不干这赔本买卖。”安卓狠狠的咬掉一半包子。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这包子可是你自己吃的,我没逼你……”秦睦摇头叹息着。

  两秒后,安卓嗷一声扑上去要咬断秦睦的脖子。

  “别别,别啃出吻痕啊,我明天可有个面试呢!”

  两人打打闹闹的吃完晚饭,秦睦被安卓踢去洗碗,安卓自己就倒在床上挺尸。

  这床也是旧床,不过床上用品他们都换了,干干净净的清爽味道。

  “喂,不要吃完就睡啊,不消化的。”秦睦边刷碗边大声喊。

  “别吵,少说话多干活。”安卓将自己埋在枕头里,累了一天能躺在床上好舒服。

  “啊!”刚舒服了一分钟,一双冰凉的爪子就伸到了他的脖子里。

  安卓对秦睦怒目而视,秦睦笑意盈盈。

  “起来去洗个热水澡再睡。”

  洗了澡换了衣服,躺在床上更舒服了,尤其是身边又有个美男,还是半裸的。

  安卓紧偎在他身边取暖,他是个很怕冷的人,没有比秦睦最好的暖炉了。

  他的脚丫子在秦睦的大腿上蹭啊蹭啊蹭,换来了秦睦的法式深吻。

  呼呼呼,氧气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明天的面试你别勾搭人家小秘书啊。”安卓戳着他的胸口,早晚戳一戳,丰胸弹性好。

  “我什么时候勾搭过小秘书!都是她们勾搭我!”秦睦大声喊冤枉。

  “西门庆的皮相,就招惹潘金莲。”安卓揪住他的脸皮,这幅好皮囊啊,真是男女通吃啊。

  “要是潘金莲就好了,就怕偎上来的都是王婆子。”秦睦郁闷的说,他在上一个单位试用的时候,有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整天对他说话黏黏糊糊的,还动不动摸他两把,整个一怀春欧巴桑。

  “连王婆都不放过,你真是禽兽不如。”安卓鄙视的看他一眼。

  “其实我最想要的是武松。”

  “做梦吧你,武松是我的,武大郎归你。”

  “跟着武大郎,有炊饼吃。”

  跟秦睦有一搭没一搭的逗着嘴,安卓的眼睛慢慢就闭上了。

  好暖和,冬天有秦睦在身边,真好。

  秦睦摸摸他的脸,他今天真是累坏了,都开始打小呼噜了。

  明天一早要去面试,面试回来接着粉刷房子,刷完房子和安卓一起去吃他最喜欢的火锅,吃完火锅回来做床上运动……

  嗯,呼噜催眠曲真催眠啊……

  第二天一大早秦睦醒了就发现枕边人走窝凉,安卓这个懒虫起的那么早?

  跳下床出去一看,安卓正买了早饭回来。

  “哟,自个儿起来啦,我还想让你多睡会儿呢。”安卓一脸神清气爽。

  “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啊?”

  “你今天不是要面试嘛,我就早点起来去买早饭供着你呗,等我找到工作了一样是大爷!”安卓将早饭放好,踢秦睦去洗脸刷牙。

  “安卓,你这样真像个小媳妇儿……”秦睦黏黏糊糊的凑上去,被他一把挥开。

  “你才小媳妇儿呢,这不是都出来一起住了么,都得靠自己,不能再跟学校里一样了。”

  “我懂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是一根儿绳上的蚂蚱嘛。”秦睦含了满口牙膏沫子含含糊糊的说。

  “你就不能说好听点?”安卓没好气的瞪他。

  秦睦擦把脸走过来,拉住安卓的手含情脉脉的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还是蚂蚱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除了我们现在住在一起,除了不能领结婚证,就跟夫妻一样的嘛。”秦睦夹一个包子塞进安卓的嘴里。

  “我们现在就是一对蜜月期的小夫夫!”

  “你说我是不是该改口叫你老婆了?”

  “好啊,我就叫你娘子。”

  “内人。”

  “拙荆。”

  “那口子。”

  “孩儿他娘。”

  “死老太婆。”

  秦睦走在面试的路上,走过一个街口的时候,抬头看。

  巨大的广告牌反射着阳光,那上面的高层住宅楼的效果图在阳光下看起来真是金碧辉煌啊。

  24层,也算是在城市的半空中了吧?看起来窗户也挺大。

  满庭芳嘉园,很好听的名字!

  阳光在他微笑扬起的嘴角镀上了一抹灿烂,走过他身边的女孩只顾着看他,差点没撞上电线杆子。

  整整身上的西装,站在路边优雅的一招手。

  嗯,等的就是这个5路公交车。

  秦睦去面试了,安卓一个人在家继续刷房子。

  他刚结束了一个试用期没多久,本来以为能留下来的,结果被人走关系顶下去了,恨的他就差扎纸人做法施咒了。新联系的地方还没回音,结果只能郁闷的一个人在这里刷墙。

  本来这房子旧点也就旧着住了,不过还是秦睦了解他的小资情结,拎了两桶涂料来,说把墙刷白了,心情也会亮起来。

  安卓想着想着嘴角就不自主的弯起来。

  等房子刷好了,两个人都找到了工作,当一切都走上了正轨……

  两个人,挺好的。

  小夫夫,挺好的。

  

查看更多男男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