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同性恋小说:爱上小表哥(71)

2014-05-16 作者: 阅读:
71.

  我的冤家!他真的是我的冤家!为什么总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呢?

  我站在二楼的楼梯上,双腿已经动弹不得,他坐在轮椅上,身后还跟着一个7、8岁的小男孩。

  眼泪瞬间模糊了我的视线。

  “你……你……”半天我也没吭出一句话。

  跟在我身后的服务都傻了,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我没理他,转身跑回办公室,关上房门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我瘫软在房间里,用背顶着门,死活也不能让人听到我在哭。

  “叔叔,哥哥叫你下去,他说他有话要对你说!”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小男孩稚嫩的声音。

  我赶忙擦干眼泪,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确定没有任何不妥才开门出去。

  “叔叔,哥哥叫你下去,他说他有话要对你说!”小男孩拉着我的袖子说。

  我低头看了看这个男孩,和表哥小时候长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我心下了然,他铁定是表哥同父异母的弟弟——陆春生。

  “你是叫春生吗?”我蹲**问他,他点了点头。

  我摸了摸他的脸蛋,柔声说:“你应该叫我表哥,不是叔叔。”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说:“表哥,哥哥叫你下去,他说他有话要对你说!”

  说着话他拉着我的手二次走向楼梯,表哥此时已经在端着菜谱看了,我跟随春生下楼,走到他面前,他嬉皮笑脸的看着我说:“怎么了?不认识了,还是不欢迎?”

  这真是我的冤家!!我拿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走吧,到楼上包房里面聊吧。”我无奈的说。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的腿,耸了耸肩。

  我轻叹一声,俯**把他背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迈上楼梯,他的呼吸从我的耳朵后面吹过来,还是那种熟悉的味道,那种可以要了我的命的味道!

  “我要是真的瘸了,你还要我不?”我搂着我的脖子悄悄地在我耳边说。

  “你要是再废话,我现在就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我恶狠狠地说。

  虽然我不知道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想必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我安排服务员带春生去吃饭,剩下我们两个人在包房里说话。

  原来那天我和他同时中毒,但我的反应比他要强烈许多,他经过了一天的抢救就脱离了危险,表姨就把他带到了附近城市继续进行治疗,她同样告诉表哥我已经不治身亡,表哥和我一样也是死活都不肯相信。但表姨的态度十分的坚决,每天寸步不离的盯着他,一直到他腿上的伤完全康复,可以下床走路,表姨就骗他说要一起去趟四川解决他和吴琼花的婚事。实指望到了四川时间一长就会把我忘了,到时候再和吴琼花把婚事给办了,从此再也不回东北,谁曾想表哥死活不肯就范,万般无奈表姨就把他软禁在了吴长宽的家中,他身上既没有钱,也没有证件,这娘俩就僵持了两个月,最后走投无路他只能二次轻生,这次不是逃跑,而是真的跳楼,幸好只是摔断了双腿,住院期间他坚持不配合治疗,多次以死相携,最终把表姨逼得无可奈何,只能同意让他回东北和我见面。

  事到如今,吴家人知道这桩婚事不可能继续,毕竟他们也不想让女儿过门就守寡,所以收了三万块钱此事不了了之。此刻时间也已经过去了整整8个月,他等不及腿伤养好就和表姨一同回到东北,临走之前他还想去看看弟弟春生,到了春生的家才发现春生的亲妈已经改嫁,春生被送到了乡下的外婆家寄养,他外婆年过古稀,照顾自己都是问题,小春生跟着他连双鞋都穿不上。表哥于心不忍,说毕竟这也是他们陆家的骨肉,于是就和表姨商量要把春生一块带回东北,此时表姨也已经心力交瘁,只能由着表哥决定。就这样他们一行三人长途跋涉回到了东北,第一站还没回家就先去了我家,从我爸妈哪里得知我小月嫂子的酒店上班,他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表姨大概是不想见我,所以只把他送到门口就离开了。

  他像挤牙膏一样,我问一句他答一句,好不容易算是把这段时间段来龙去脉讲了一遍,然后反问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我大致的把这些天的经过说了,他伸了个懒腰,说:“这回好了,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他歪着脑袋奇怪的望着我。

  我说:“就算我们能在一起,可是心里一直都要背着一个良心的债。过去我太任性,一直认为追求自己想要的就是对的,当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最值得珍惜的。爱情固然重要,可亲情上的伤口却永远都在滴血,这会这么我们一辈子!”

  “童童”表哥的目光中充满了柔情“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实在是太意外,太感动了。我们的爱是对的,可长辈们的爱也没有错,我们不想伤害他们,他们也同样不想伤害我们,我们也正是利用了他们的‘爱’来强迫他们接受我们。这样的良心债你我谁都背不起。我很多次都想和你说明白这个道理,但那时你太较真,所以我宁可选择和你一块死来解决问题。既然现在你也已经想通了,那咱们是不是可以想一个长远点的办法呢?”

  “最近我在萧大娘家看了一首诗,是这样写的: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你说,我们这样执着的拼下去,真的会有好结果吗?我们都死过一次,真的要再死一次吗?我真的怕了,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后还要背着债!”

  他伸出手把我拉进怀里,轻声的安慰我说:“一定会有办法的,咱们走到今天不容易,凤凰涅槃,浴火才得永生!我们俩的苦日子就快熬出头了!放心。一定会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正说到这里,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萧东。

  “喂,童童,听说有人到酒店找你,是你的表哥吗?”他直接就这么问。

  “是啊,他没死,受伤了,现在就在店里呢!你要不要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说。

  “哦,不了,改天吧,你嫂子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你知道,她这个岁数也算是高龄产妇了,我得回去看看她,你好好招待你表哥,算我请客给他压惊!”

  寒暄了几句挂上电话,表哥就问我对方是谁,我大致将认识萧东的经历说了一遍,表哥若有所思的说:“我觉得很奇怪,你说萧东和他的弟弟会不会也跟咱们两个似的?”

  “你别胡说!人家可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而且……”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萧东酒醉后说的那句“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原来我一直理解错了,和他“举案齐眉”的是小月嫂子,可让他“意难平”的人却不是。

  “而且什么?”表哥追问。

  “而且……就算是和咱们俩一样,人家现在过的不也挺幸福的吗!现在马上就要有个儿子,这样的生活不也挺好的吗!”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如果让我对着一个我不爱的人生活一辈子,我做不到,那样我宁愿选择死。

  然而求死容易,要活却难上难,如果真的被表哥说中,那么在萧东一定承受了巨大的心里折磨——有时候并不是全力追求就一定是爱,放弃比争取更加勇敢,更加难得。这或许是爱的另外一种升华吧!

  注:欲知萧东往事,请关注《小哥小弟》

  (完)

  笔者手扎:

  老生常谈的话每次都要说一次,首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热心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完成这么长的作品。

  下面来谈谈这篇文字的创作过程,和个人理解。

  和上一篇《小哥小弟》相比(笔名不同,但同属在下拙笔),这篇文字在创作过程中比较吃力,原因有两点,第一是在人物性格设定上,表哥刚中有柔,表弟柔中有刚。从这个角度上讲,他们两个更加接近现实中的人,不会过分冲动,也不会有特别戏剧化的情节出现。第二个原因就是在情节设定上,如果说《小哥小弟》的侧重点在于爱情,那么本篇文字更多则是表现“亲情”和“爱情”之间的两难选择。

  正如文章副标题所写“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对于大多数同志来说,这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而且是单选题,必选题。文章的结尾属于半开放形式,虽然目前还没有向大家公开,但我可以想象大家的反应,其实完全可以给一个确定的结局,这样莫能两可的结局大家或许会觉得不够过瘾,可是笔者有另外的考虑。

  从文字开始连载以来,就不断的在有朋友向我要求,一定要给一个完美的结局,因为同志需要希望等等。可我想说的是,千万别把小说当成是生活的范本,故事里的人物永远都只能存在与故事当中。所以必须提醒大家,对于此篇文字,只可以观赏品评,绝对不可以轻易模仿。正所谓:凤凰浴火重生。且不说能不能挨过“浴火”的痛,就算是要找一个陪你一起浴火的人也都很难。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能够给大家的希望就是相信真爱的存在。

  结尾处表弟有“大彻大悟”的一番感言,和以往任性执着略有背离,其实这并不奇怪,在经历了人世沧桑之后,无论是谁都会改变。正如他所说“爱情固然重要,可亲情上的伤口却永远都在滴血。”这样的感悟是经历了大喜大悲后才会有的,因此他才会觉得迷茫,不是不想坚持,而是不敢坚持,“怕死后还要背着债。”

  关于“亲情”和“爱情”的选择,表哥的态度貌似更加倾向于“爱情”。但从各处细节上不难发现,其实在表哥的心中对于亲情的理解远远要比表弟更加深刻。对于一个从小就缺失亲情关怀的孩子来说,他用“无所谓”来掩饰心底的渴望,同时试图用纵容爱情的方式来弥补确实的亲情,以至于面对童童的坚持,他义无反顾的选择跟随他一起放弃亲情,甚至生命。然而想必童童的单纯,早熟的表哥一直以来都在压制着自己内心之中的焦虑,所以他多次选择了不告而别,希望能凭一人之力来解决两个人的困境,结果当然是弄巧成拙。

  至于结局部分并不明确交代二人今后如何选择,目的是把这道题留给大家自己,文章的结尾部分引出了萧东一家人,暗示了萧东的同志身份,当然如果看过《小哥小弟》的人对他的故事不会陌生,如果没有看过也无所谓(现在去看也来得及),这并不影响故事阅读。小月做为一名同志妻子,她为表弟介绍女朋友可谓是另有深意,这是很多同志选择的一条路,当然也是给“表兄弟”一个范本,也许他们会选择结婚,或者是继续生活,当然文章中还有另外一个暗示,那就是申屠娇女同身份的揭晓,这也是当今同志选择的一个“折中”的办法——形式婚姻。(关于形婚是好是坏,在下会撰文单独和大家探讨,在此不做评论)关于申屠娇这个人预先埋伏在文字当中,并非笔者突发奇想把“她”变成同志,文章中曾正面或侧面的描写过她的“豪迈开朗”,她的二次出场原因就是因为母亲逼婚,故此种种迹象表明她是女同的可能性很大。除了《小哥小弟》,本文在表弟大学期间还曾经引用了《我的儿子竟然是个GAY》当中片段情节,《我的》属于在下的早期作品,当然笔名也是另外的名字,之所以穿插其中,当然也是为了更多的展现同志爱情的无奈,和长辈们处理这个问题上的不同方法。

  这篇文字做为“兄弟三部曲”的第二部,到此告一段落,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敬请关注同样以兄弟题材做为背景的小说《别动我小弟》。

  最后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家庭美满,生活幸福!

  《序》

  我写文章从没有作序的习惯,不过因为这部作品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不得不写一片《序》来补充说明。

  坦白说,创作《小哥小弟》是个偶然,只是单纯的像表达同志之间的爱情而已,结束之后立刻动笔创作《爱上小表哥》,但创作过程明显要比第一部艰难许多,因为我弥补上一部的不足,所以在亲情家庭方面做了重点描写,在此期间,忽然灵光乍现,于是就有了第三部《别动我小弟》。而创作《别》的过程要比上两部更加艰难,因为这部作品的重点既不是兄弟爱情,也不是家庭亲情,而是更为复杂的社会,以及同志圈中的生活。与其说“三部曲”是分别不同的三个故事,不如说它是每一个同志必然面对的三个残酷的问题。笔者只是将这三个问题拆分成三个故事分别和大家讨论而已。

  做为“兄弟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别动我小弟》在字数上一定要超过前两部作品,将成为到目前为止我创作的最长的长篇小说。不仅如此,该文也会将上两部作品的不足和悬念一一解开,比如第一部《小哥小弟》大家一直关心的小亮子是否回国,以及《爱上小表哥》的结局究竟如何,在这部作品中都会有所涉及,至于最终结局如何,还是请喜欢前两部作品的朋友继续关注这部作品。

  由于该文连载比较紧,所以我下笔会格外谨慎,不能过多的透露更多具体情节,这点还请大家见谅,一切谜底都将在《别动我小弟》当中解开,另外预计还会创作一篇“番外”,笔者将从第三人的角度将这三部作品当中的人物串联起来,做为“三部曲”的最终结局,当然,以上所说还都是在下目前的腹稿部分,成文后究竟如何还很难有所定论。

  就说到这儿吧,祝大家生活快乐,天天有个好心情!

查看更多表哥兄弟同性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