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纪实同志小说:表弟嚣张(下部)

2014-04-03 作者:我本善良3000 阅读:

经典纪实同志小说:表弟嚣张(上部)

  60

  变盘之日

  对不起,我总得为自己想想未来!

  表弟语录。

  当我看到表弟这个条子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玩了一辈子的鹰,到最后却被鹰啄吓了眼,这小子真是出其不意,攻其后背啊!

  人啊,怎么可以这样?!

  我拿起手机拨通表弟,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耐心地问道:"你走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表弟那边平静的说道:"知道表哥忙,就不麻烦你了。"

  我道:"你就别跟我整这出了,你现在上车了没有,没有上车,就乖乖的给我回来。"

  表弟道:"马上要检票了,我得挂了,表哥,谢谢你这么多年以来对我的照顾,再见!"

  我急道:"你他妈的给我下来,小子,你要是今天就这么走了,那你就永远不要再想着来。"

  表弟道:"表哥,对不起,我总得为自己想想未来!"

  这一句话从话筒传到我的耳里,然后从我的耳里传到我的心里,我终于安静下来,所有的愤恨化作一种茫然。。。。。。。。

  如果同志是天生的,我不接受表弟的爱,那么表弟的爱该给谁?!

  如果同志注定要受伤害,那么表弟是不是无论怎么样都得继续沉沦?!

  疼痛从意念里传来,然后扩展到全身,最后汇聚到心里,然后,变成了一种万籁无声的悲伤。

  我就这样呆呆把手机放在耳边,而那边传来的是忙音。。。。。。

  良久,我缓缓的坐下来,点燃一支烟,我想,我需要安静。

  在抽完第七根烟的时候,我一摸烟盒,已经没有了。我看了表,哦,要上班了。

  我用冷水冲了冲头,对着镜子仔细修饰了一下仪表,背起包,上班。

  你们是不时以为我会傻傻的打的跑到火车站去把表弟截流,或者慌慌张张的打飞的回到北京去质问,再或者是撕扯着床单嚎啕大哭,那么,你们就想错了。

  我怎么会用一个错误去改正另一个错误?如果有人那么做,唯一的解释就是太年轻,太冲动,太幼稚。

  整个一下午,我都在厂家跟他们技术人员讨论项目设施的技术细节,晚上,也陪着技术人员干到九点,其中的一个年轻的技术主管问我今天怎么还加班,不是说好了晚上带你朋友去吃秦朝瓦罐的么?我道:"秦朝瓦罐,太遥远了。"那个小伙子笑了笑:"貌似咱们的大帅哥失恋了?"

  我淡淡的笑道:"可不是么,用有限的精力去泡无限的妞,输定啦!"

  所有的男人包括年老的年轻的,长白毛的,刚长毛的都暧昧一笑,意味深长。。。。。。。。

  哈,我的伤痛怎么会那么表露,我的坚韧怎么会那么击溃?!

  每个同志天生都不是好鸟,经过涅磐之后才能成为凤凰。

  那些黑漆漆的乌鸦怎么会了解一颗凤凰的心?!

  爱是成全,竟然表弟那么选择,那么,我尊重他的选择。。。。。。。

  祝福你,表弟,我曾经最在乎的你,我曾经优先档的你!

  在西安晃晃悠悠,又是一月。

  其间,我热烈的邀请小宇来过一次,小宇高高兴兴的来了,当逛完了西安城的时候,我问小宇还想去哪儿,小宇淡淡的笑道:"不知道呢,要不去华山?"

  一提到华山,我不禁想到了表弟以及那曾经的光芒四射,彩霞满天,我笑道:"华山人太多了,现在很热的,你要是喜欢爬山的话现在的太白山正好,凉飕飕的。"小宇笑道:"其实,无所谓啦,你想带我去哪儿我都很开心的。"

  三伏盛夏的太白,依然白雪皑皑、银光四射,我看着淡淡的小宇,肌肤胜雪,面如皓月,不仅心动,我不顾团里的那些人看着,将小宇抱起来,用公鸭般的嗓子唱道:"你就像这晶莹的白雪,冷过冰和霜,娉婷的风姿似寒梅,梦里也飘香;偶然间相逢,注定一生难忘,风雨无悔朝思暮想!"

  小宇看着我,笑道:"很少听到你唱歌的。"

  我道:"我的嗓子不好,烟抽多了。"

  小宇道:"你对我很好,我知道的。"

  我伏在小宇的脖子上,讷讷的说道:"对你好是我应该的责任,小宇,咱们出国吧,那样我们就能够天长地久了。"

  小宇听着我的话,停了一会儿,顿道:"爱存心里,其实也是一种美。"

  Faint,老男人表白,竟然遭遇调侃。哎,小宇,原来,跟你在一起,也是不一定的有未来的。

  转眼已到七月,我们的项目到了中期阶段,由于我的勤奋,我的好运,项目进展的非常顺利,北京要我回北京总公司做项目总结,于是,又来到了这个北京。

  北京,多么遥远的城市啊,我也好象有好久没有跟表弟联系了,我的面具已经撕下,我也不好意思再大灰狼扮兔宝宝去骚扰表弟了。

  再说,这么大的一个人了,何必需要我多照顾?

  我家大姨说要我多照看他家娃子,其实也是一个大人对孩子的关怀本能的反应了。

  是我多心了!

  真是我多心了!!

  真的是我多心了!!!

  当我在家里休整了两天以后,我又回到公司。

  哇,领导,同事们那对我是一个热烈阿,像迎接功臣一样欢迎我,好多好多的高帽拍向我。领导还亲自请我到一个很精致的咖啡馆喝了一小杯咖啡,因为,我给他长脸了!

  我终于知道:

  朋友可能会背叛你,兄弟可能会背叛你,爱人可能背叛你,甚至是亲人也可能会背叛你,唯独,工作不会背叛你!

  所以,我一直认为我的选择很对。

  回到北京工作也就是整整报告,跟隔壁的女同事开开玩笑,跟新来的小弟耍耍冷酷鸟,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清闲。

  而这个新兵穿着宽松的休闲服,头发清清爽爽,跟我说话那叫一个尊重阿。当我听着他用讨好的语气说话的时候,我突然想道,一晃眼,长江后浪推后浪,我已经真的不再年轻。

  某一个悠闲的中午,跟这个名叫小合的小弟新兵去公司食堂吃饭。当我端着刚打来一份满满饭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以为是我的眼花,仔细再看,才发觉,我没有看错,是小朱,那个曾经,对着金黄的油菜花叹息的小朱。

  原来,她也来到我们公司上班了。

  生活中为什么有那么多偶然,为什么穿过千山万水,穿过重重迷障,原以为天各一方,才发觉原来,转身的距离,就看到了熟悉的背影。

  我笑着迎向小朱,道:"你好,怎么在这儿见到你,你在那个部门?"

  小朱道:"我在3部,离你的7部不远。"

  我大吃一惊,原来这小朱早就知道我在这儿,我再往里一想,才发觉,我又要开始挠头了。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