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纪实同志小说:表弟嚣张(上部)

2014-04-03 作者: 阅读:

经典纪实同志小说:表弟嚣张(上部)

  1.

  如果不幸你爱的男人要结婚了,那么无论他和你说得多么悲壮,没有必要听他的,转身走人!

  --同志的忠告一。

  女人永远不会太丑,丑到你无法将她娶之为妻,女人也不会永远太美,美到你值得为她拚命。

  --表弟语录。

  表弟是我大姨的独生子,是一个长得虎头虎脑而又嚣张的男孩,在他考上大学的那一年,他18岁。而我已经大学毕业2年,在北京买房定居了。

  在知道表弟要来北京上学的那个上午,我还懒懒的躺在床上,我知道表弟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但是我不知道他竟然来得这么早,离开学还十天吧,为什么要来得那么早呢?在这个充满欲望和颓废的城市,我看不出哪儿有值得兴奋得要提前十天来的理由。

  我忙忙得爬起来,赶紧把昨日所有的颓废收拾起来,整理这个十天半月都没有清扫过的小窝。把床头边上还放着昨天还是bf的送的东西以及他在这儿残留的信息全部扔弃,表弟要来了,我不能让他看出我这儿有人跟我同居过的痕迹。

  说实话吧,表弟来得真的不是时候,因为,昨天我跟我相处一年多的男朋友分手了,尽管他说他还是那么爱着我,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听他的,当所有的事实都证明他仍然是那么在乎传统的看法,那么我让他拿什么来证明还爱着我?难道是拿一个无辜的女人破处的落红,还是拿终究无法享受美满的孩子?竟然无法证明,那就算了吧。

  所以,毫无疑问,分手,痛苦不痛苦?那是他的事!

  可是,尽管我分手是那么干脆,但是毕竟那么久走来,夜阑人静,终究难免有点--心疼。

  我想如果没有表弟来,也许在空旷的房子里面,也是我发呆的时候吧!

  点燃的是一支烟,吸进来的却是满腔的寂寞!那个鸟人说的?不知道。

  好在表弟来了!关于bf的那点破事就不用想了,尽管他有俊朗的脸蛋,还有那还算雄伟的巨根,可是现在关我鸟事?让他的老婆操心去吧。

  其实,表弟来了,有够我烦的,我大姨在我过年回家的时候就说那小子要来北京上大学,要我往后要多照顾照顾他!我大姨要我好好照顾他这个宝贝儿子,我能不听她的么?

  我大姨是谁啊,是那个小时候把我李凉抱大的,我的娘亲啊!

  我开始还不明白我大姨为什么高考还没有过就把来北京上大学说成板上钉钉的事情,到后来,一想马上就明白了,那种自信肯定来自于我那个表弟平常超凡表现。

  我表弟是谁啊?

  在我5岁那一年,他是那个哇哇落地的,哭声宏亮的大胖娃。

  听他的哭声,这孩子往后必然有大出息!

  --隔壁的奶奶这么说。

  我想这绝对是胡扯,我就记得跟我小时候的同班同学,据很多人讲,他小时候的哭声是非常的惊天地泣鬼神的。

  可现在,他在干吗?据说整天骑着一个三轮车在收小破烂。

  假如你硬是要认为收小破烂是有出息的话,那么,我不跟你争辩,你收你的破烂去。

  我不管他是不是有出息,但是,他出生的那一天,我是捞到实惠的了,吃到了两个鸡蛋,而且还有一个是双黄的。多年以后我回想起这件事情,冥冥之中,好像似有天意。

  在我15岁那一年,他是个长得圆圆脑袋,眼大头大的小屁孩。

  然而,就是那个小屁孩,在十岁生日的时候,竟然让人挂目相看,那天的宴席光是来给他祝寿贺喜小咯罗就坐了四席,里面的孩子里面其中还有好多比他大二三岁的孩子,那天的宴会我大姨是好气又好笑阿,可是竟然都是乡里乡亲的孩子来了,终不能赶跑吧,所以,那天,我的那个表弟左顾右盼,可是拉风之极。那一天,我轻笑着问这个年少的帮主,为什么没有压寨夫人,他害羞的摆摆手,男人以义气为重。

  就是这个还在十岁以义气为重的表弟,把老师气得要死却又无可奈何的淘气蛋,他可以上课不听老师的讲课,但是老师考他的问题他总能回答出来,他诗词只要看过一遍就能背得下来,对于这样的学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在我16岁那一年已全镇最高分考上我们市重点中学的时候,我表弟听到,大嘴一乐,凉哥考第一,到我考得时候也不能丢咱家的脸啊。

  果不其然,随后的日子里,他以全镇的第一高分考上了我的那个中学,可是在他上中学的时候,我已经跑到北京在长城上吟风花雪夜了。

  我上大学回家的时候,那小子总是有事没事往我家跑,问问我在北京的见闻,然后幽幽的叹气,凉哥,我咋怎么努力都在你的后面呢。

  我一笑,乐了,摸着他的头道:"小子,只能怪你生的太晚!"

  生了这么样的孩子,我的大姨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所以,我大姨不用看他家的娃怎么样,只要看我在干什么,就知道他家的娃的方向了。

  是的,人是有天分,就如我表弟,或者说我,上学考试确实就是那么容易来着,不服还是不行的,他轻轻松松就考到北京来了。

  好了,这下终于追上了我的步伐,可是,像我这么颓废的生活,表弟,你还是免了吧。(淡蓝编辑禁止转载)

  表弟的车是上午十一点,我把房间整理好了,就等着带表弟过来,我不知道表弟在我这儿要住多久,要是很久的话,就比较糟糕了,谁知道我的那个前任bf会不会来纠缠我呢。

  对了,忘了介绍一下,我住的房间是我当时"英明"的决策买下来的,当时住在单位的公寓说什么就什么别扭来着,就狠狠心,借了几万块钱,买了个一居室,谁知道,他妈的买下来这个北京房价就彪涨,把我乐得不行。我后来把这个事情跟我表弟说,炫耀我是多么的英明,表弟把眼一翻:"竟然那么英明,干嘛不多买几套?"

  到车站把表弟接下来,表弟这几年的个子是疯狂的彪涨阿,人也长结实了一些,我笑着把表弟包接过来,表弟乐得空着两手指着两旁的建筑,惊叹不已。

  唉,小地方来的人,就如我,也一样,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觉得新鲜和好奇,可当一切都开始熟悉得陌生的时候,才发觉,雄伟或者神奇,干卿鸟事?

  我让表弟洗个澡,待会儿一块吃饭去,我在客厅里面看电视。很庸俗的片子,三国演义,播得正是舌战群儒。表弟洗澡那是一个嘛溜,当我以为他还在脱衣服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在冲洗了,当我正以为他还在打沐浴露的时候,他已经在开始擦身子了。

  我乐呵呵的看着诸葛亮智斗群雄,表弟已经站在我身边了,我没话找话说,可惜诸葛亮这么个帅哥,竟然娶了一个丑媳妇。表弟接过话茬道:"女人永远不会太丑,丑到你无法将她娶之为妻,女人也不会永远太美,美到你值得为她拚命。"

  我一愣,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惊奇的看着我这个表弟,表弟看我这么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手慌的把裹着浴巾掉落地下。

  满室春光,那是多么年轻而性感的身体啊。那是我跟表弟来北京的第一天的生活。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