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体育陪练生在合租房的故事

2019-05-24 作者: 阅读:

十月份来的上海,因为厌倦了之前在广州的工作,刚好又应一大学同学的强烈要求,我来到了上海--这个中国规模最大的商业都市。其实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很期待毕业之后能来这里,感受最为浓烈的大城市的气息。(顺便提醒一下:我来自中部省份的一个小地方)

来上海两天后很顺利得在普陀区距同学很近的一个小区里落脚了。房子属于上海近来严历打击的合租房,一个百十来平米的房子被分隔成五间,没有客厅,大家共用卫生间。我住了其中的一个单间,虽然面向北,但总算有一个漂亮的落地窗和没有被封起来的阳台。这是我最渴望的。

来的第一天晚上,我走在走廊里,正准备去洗澡,忽然听到对面的房间里断断续续地传出了女生有节奏的呻吟,先是疑惑,忽然间就明白过来了。估计是有小两口住在对面,因为是用木板隔的房间,所以隔音效果可见一般。不过老实说,第一次听到这么有专业水准的叫床声,像足了日本的A片里的女优。我暗暗偷笑,也没怎么当回事。毕竟,对这不怎么感冒。我洗澡的时候又稍稍回味了一下,能叫得这么响亮,和他"没客拉夫"的男生该有多强啊!想着,一个壮硕男人的体格就出现在了我的大脑中,不争气的小DD一会就探起头来了。

一个星期以后的一天晚上,我准备去洗澡,一开门,看到对面的门半掩着,能看到半个屋里,里面好像很乱。有一个180个头左右的男生背对着我,他只穿一个深蓝色的四角内裤,纯正的古铜色肤色,背部肌肉条条饱满,结实上翘的臀部看起来很有型。他好像正在泡面。因为我这人向来矜持,其实猎取的这么多信息,只是在不到1/2秒时间内完成的。我不可能盯着他看,要是被察觉,多丢人。不过这次,我洗澡的时候内心可就不那么平静了,他的影子总是在我身边挥之不去。我这人向来爱做白日梦,很喜欢凭空幻想一些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细节,并且总是沉醉于此,不得自拨。这次也一样,一个澡,平时十分钟肯定搞定,这次足足洗了快一个小时,我在幻想着他健美的躯体,光滑锃亮的皮肤,手感一定很好,他会不会也是G呢,当然可能性不是很大,他也许只是爱好健身呢。早就听说上海这头的男孩自恋的不得了。在这一过程中,小DD坚挺不屈地配合着我,平时没地方放置的毛巾,今天就直接搭在上头了。

洗完澡后,我来到我的门前时才发觉,我忘拿钥匙了。因为是合租房嘛,来了时间又不长,为了安全起见,所以去洗澡时总要锁门的。可是今天居然忘了光碰上锁了,却忘了拿钥匙。真他娘的背。怎么办呢,我一时有点六神无主了。兴许房东那里有钥匙呢,打个电话给他,然后过去取。可是电话也锁家里了。崩溃!这时见他门还开着,就壮了壮胆敲敲他的门,求他帮助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其实我还是挺不好意思的。他探出头来问什么事?我这才看清他的五官和正面的身子。真是感慨,像一个精致的康巴汉子。面部立体感好得就像用斧子凿过一样,两道整齐俊俏的剑眉,眼睛像极了香港影星的张智霖,脸上隐隐约约有点痘疤,再配上挺拨的山脊鼻和薄薄的嘴唇。PERFECT,面容好到没档。尤其让我手尖生痒的却是他的胸大肌和三角肌,一看就是一个练体育的,要么就是常做健身,不过他的腹肌略略差一点,没有很棱角分明的八块肌肉,只能看到四块,但是还好了,很平坦,没有多余的赘肉。呵呵,我的信息捕捉能力是极强的,就主样扫一眼,就都铭记于心了。

我向他借电话,说,哥们,借你电话使一下,我门给锁上了。想给房东挂个电话。他应了一声,转身去取电话,同时还取来一张电话卡。我正范迷糊呢,他什么也没说就去拿卡插我门。半天没弄开。他说,不成,开不了。没办法,我拨号给房东,他说让我直接踹门就成了,明天过来再修门。

我应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狠狠踹了一脚,门没啥反应,脚心一阵酥麻像电流一样激过了下半身。他看我那样,问到,要帮忙吗?我羞惭难当,轻声应了一声。"咣"门被他一脚就踹开了。同样是男人,还真不一样啊。我心里在犯嘀咕,但嘴上还是千恩万谢的。他只淡淡回应了一声,不用。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也睡不着。脑子里闹轰轰的,闪过的都是他的影子,还有前几天听到的专业级别的叫床声,想必就是这小子的女朋友或者是其它什么关系的性伴侣了。也难怪,那种体格的身材,搞女生爽到忘呼所以也是正常嘛。想着,想着,心里就不免有些失落。看来他是个正正常常的直人小伙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因为忙于找工作和面试的事情,也没注意对面的动静。好像这小子每天都不在一样。

十月月底,我所住的这栋楼要清洗楼顶水箱,所以停水两天。小区物业提前两天就贴出公告,让业主做好准备。可喜的是我不用做什么准备。因为我的房间刚好是用厨房隔出来的,是单独配有洗手槽的,再加上刚好走水管道连的是紧挨着旁边那栋楼的水箱,所以除了不能洗澡,其它没有什么影响。

晚上,我正在看电视。忽然听到了"咚咚"的敲门声。我都有点不敢相信,究竟是不是我的门在响。因为来的时间不长,又没结识什么人,平时从来没有人敲过我的门。会是谁呢,难道是对面的康巴汉?打开门一看,果不其然,是他。他端着一个大脸盆,提着两个暖水瓶,除了着一条蓝白相间的四脚内裤外,浑身裸着,前面鼓起的地方明显能看到,他把小DD朝左斜上方放置。表情有一点面露难色。

看着,很容易走神。

"我刚回来,才发现咱楼停水了,你这儿走别的管道,应该没停吧,我接点水好吗?"

"好啊,没问题,随便啦!"我装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一阵嘣嘣跳,紧张交织一点喜悦。难得的机会啊,通过这次可以名正言顺的与他结识了。

他打水的时候,我就搭上话了

"你好像最近没在家吧,所以没看到小区通知吧。"

"嗯,是啊!我去队里了,因为急训,所以就没回来。"

队里,难道他是运动员?我里琢磨着。"你是运动员?"

"啊,过去是吧,不过没出什么成绩,现在是上海女队的陪练。"

哇!果真没猜错。"你是做什么运动的?"

"跆拳道。"

"也难怪,你脚力那么强。"

"嘿嘿",他笑笑,"门修好了吧?"

"好了!"我回应道。这会儿,总算是比较轻松地聊上了。

后来,我们又聊了一会,通过聊天,我得知他是河北人,和我是邻省。体校毕业后就分配到上海了,算起来有十几年了,但一直机会不好,也没练出个什么成绩来,说是女队的陪练,其实低人一等啊,正准备要转行呢,或者去社会上的培训机构。

他走后,我磨蹭了一会。准备去上厕所,看着他门还是没关,就向里瞟了一眼,这一瞟可不得了,小子正在擦洗身体,虽然是背着,但要命的是,居然全裸,门还不关。我敲敲门,他回过身子,"进来啊"。说的蛮爽快。

好的身材立在面前,可真是要人小命。身体棒就不多言了,下体居然只有稀稀的一点阴毛,小DD服帖地垂着,像一个擀面杖。我觉得控制能力还算可以,目光没有很长时间停留在那里,就比较自然地问道"哥们,你也太牛了,洗澡不关门啊!春光都泄尽了。"

"我一直都这样啊!谁会没事干,看我呢?"他答得很轻巧。

我心想,我会啊!

"就你一个人住吗?"我对前几天的传出的呻吟很好奇,希望能探出点什么。

"是啊!难道你有见过其他人吗?"

"没有!"我有点语塞。心里在想,小子难道是一个人孤闷难耐,叫的小姐吗?于是,他的形象开始在我心里大打折扣了。虽然说,我是一个典型射手座性格,好色,多变,但这也仅仅闷在心里,是决然不会在生活中那么花和色的。我还是属于偏专一和保守的。而一但真正碰到这样的家伙,是很难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的,即使没有可能发展成为恋人。我生活中遭遇的帅哥一般都能维持很铁的关系,而我也绝对地恪守一个原则:不对他们动心,更不会动手动脚。所以,大学一个圈内的朋友还总羡慕我:你旁边的优质货源很多嘛,怎么还孤身一个人?我对他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嘛!和帅哥呆在一起,可以赏心悦目,有时还能被吃豆腐,又何必一定得维持成那层关系呢!

那天晚上之后,没怎么再去想他了。虽然这种类型的帅哥,我还是第一次在生活中见到,他让我想起了早些年看过池莉的一篇小说《让梦穿越的地方》中的那位藏民骑手,蚴黑发亮的皮肤,健硕结实的身躯,善良质朴的心地……当然有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可一但他的生活习惯和人生观与我完全不同路时,好感还是很容易破碎的。

十一月一号晚上,我招呼我的大学朋友过来吃晚饭,因为她平时挺忙的,几乎每天都在外头吃饭,所以亲自下厨,张罗了四个家乡菜。我们正准备开饭呢,偶尔从闪开的门缝中看到对面的那小子又在泡面,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想把他招呼过来,一起吃。反正,菜和饭也够。于是我去叫他,他呢?先是一愣,然后还不好意思的推托。"算了,算了,你们吃吧。"

他越推,我越拉,后来,他还是同意了。

吃饭时,他不住的点头称赞有家乡味道。嘿嘿,毕竟,是邻省嘛,饮食习惯应该还是蛮近的。好的兴致之下,他突然想起来,他那里有啤酒,于是拿了四瓶过来。一顿饭,在欢乐开怀的气氛中进行了足足三个小时。酒饱饭足之后,我们都有点头晕了。尤其是我的同学,可能是女生的缘固吧,喝酒时兴致很高,慷慨陈词,极大的活跃了气氛,可饭后却迷迷糊糊的。康巴小子提议说,就让她睡你这儿吧,现在出去,容易感冒。呵,看不出来,他心思还蛮细腻,还挺会关心人的。可我又该睡哪呢?他好像看出来我的为难,就说你和我一起睡吧。他说的轻巧,我心里可不平静。

但又能怎么样呢,我同学和我关系很铁的那种,她已经很不客气地赖在我床上了。所以,我只能和他去挤床睡。其实这时候生理的需求和心理的需求真正是不一致的。但又没得选择。

他的床不是很大,就一床被子,两人只能是真正地同床共枕。我洗过澡后他已经窝在被子里了,他让我睡靠墙的里头,怕我半夜掉地上。老实说,我还蛮感动的。于是就依他了。我们都是不喜欢穿睡衣的那种,睡觉只要一个短裤就可以了。

我窝在被子里,身体可以接触到的他的皮肤,细致光滑,很是摄人心魄的。其实我蛮想让自己控制一下,相安无事就好了。可下体还是不争气的硬了起来。于是,我更不敢动了。他好像很嗜睡,我们只不痛不痒地聊了几句,他就睡过去了。可我脑子却很清醒。怎么能睡得着嘛。痛苦死了。

后来,我也有点支不住了,就隐约睡过去了,半夜我醒了好几回,小子睡觉虽然很沉,但腿总是不老实,一会就压到我肚子上了,就这样把我给弄醒了。后来实在没办法,我推醒他,和他说了,他很不好意思。说,我要是再压你,你就推我下地好了,可说归说,我能那样做吗?他刚睡过去一会,腿又压过来了。算了,我索性就不理了。可他更得寸进尺了,胳膊也伸了过来,这下,我几乎睡在他怀里了。我紧张的不得了,另外也有点别扭。我推了一下他,他迷糊着嗯了一声,反而搂得更紧了。这下,我们的肌肤都紧紧周贴在了一起,这种感觉很容易让人兴奋,下体硬得有点生疼了。我再也不能自已,顺势也搂住了他。他似醒未醒,嘴里开始喘粗气了,两个人紧紧得交织在一起,像是要嵌入对方的身体里。他的松软的嘴唇贴在了我的鼻尖,微微还有点在抖。我只轻轻一抬头,就叼住了他的唇,我们开始忘情地舌吻,管他是不是招妓呢,管他是不是直人呢,这一刻,我已经完全沉醉于其中。疯狂的结吻后,我们都累了,没说什么,搂着对方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他起得很早,我迷迷瞪瞪地看了一下时间,七点还不到。可能运动员的生物钟都比我们拨快了一个小时吧,我在想。

一会,他端着脸盆进来了,头发还湿渌渌的。我装着睡的样子。微眯着眼睛看他。他歪过头,冲我瞅了瞅,嘴角还咧了咧,像是笑又不是笑,真难琢磨他在想什么。我感觉气氛有点尴尬了,但又不能点破,索性就装下去了。他没有过来叫醒我,继续收拾他自已,没多一会,估计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就坐在床头,盯着我看。表情有点少有的调皮,眼睛还眨巴眨巴的。我再也装不下去了,就又装作突然惊醒的样子,猛地坐起来,瞪着眼睛看着他。哈哈,我还是蛮有表演天份的。他居然被吓了一跳,身子不自主地向后倾了倾。

"你看我干嘛?要吓死人啊?"我先发制人,把窘迫扔给他。

"啊!"他嗯了一声,视线四处游移,显然也慌了神了。"没有,我看你醒了没?"

"被你给瞪醒了!"我故作平静地回道。"你每天都起这么早吗?"

"嗯!练体育的都这样。"他想了想,又接着问道:"你昨晚睡的好吗?"

"就那样儿吧,被你的不轨行为折腾了半休,勉勉强强了。"我回答的模棱两可。

他用手挠挠头,样子很显然不自在了。忽然,表情好像凝重了起来。"对不起啊,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会回事?"他看起来好像很自责的样子。"你是不是感觉我是有预谋的?你看,其实也没什么的,是吧?"

他好像又在为自己开脱。其实,我心里也很矛盾。我当然是很明确自己的性取向的,但平时也隐藏的很深,只有关系特殊近的几个朋友知道我的情况。因为我给人的感觉就是偏开朗,很自信,平时又很稳重的样子。所以,我和他说"没什么,别想太多。我又不是女人,还要你负责什么的。爷们嘛,有时候血气方刚,也不是不能理解的。"我再次装出一幅大义凛然,毫不在乎的样子。可心里却开始阴霾起来,不多一会就开始堵得慌。很明显,他希望是这样状况,也希望我以这样的话来收尾。

因为他表情立刻明朗了起来,说道"啊,那就好。啊,对了!"他岔开了话题。"你不用出去吧,要么再睡会,钥匙在床头,我冰箱里有牛奶和辣肠,在最上层(合租房,冰箱也共用),等你同学起来后,一起随便吃点吧,我先去队里了!"

"行啊,谢谢了。我得再睡个回笼觉,还没睡足呢。你去吧,路上慢点啊!"我反应很快,口是心非地回应着他。他好像很满足地冲我笑笑,然后出门了。

其实,我哪有睡意,只是不想让气氛尴尬。我坐起来,一个人发闷。我在问我自己,我喜欢他吗?这只是生理的需要而已吗?(顺便带一下,我是0.5,大学找过一个朋友,我们都算是还比较MEN的那种。)如里是419的话也就算了,我不排斥419,虽然我没有经历过。如果他仅仅是一时情不自禁,但骨子里还是一个PURE直人,那这又算什么呢?我们又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风低头见的,唉!真是恼人。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