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HIV感染者的日记

2019-05-14 作者: 阅读: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我依然活的很好,心情也不错,外面的天空可是很少见的大晴天,碧蓝的天空是我最喜欢的颜色。看看我自己,还是很帅气可爱的。

10月9日,早晨挣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将近10点了,以前很少会睡到这么晚的。刚刚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看看号码很陌生,心想不定是谁打的骚扰呢。按下绿色的接听键,妈妈的声音传到了耳边“XX,我在防疫站呢”,听到这里我的心已经沉到了底。完了,看来我是在劫难逃了。接着是防疫站工作人员的声音,为了我很多问题,具体问的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当时只是想怎么会是我,我现在已经是一个HIV感染者了,是让很多人唾弃,避之惟恐不及的人。心里好乱,要想很多事情,又一个也没法去想。

防疫站的人员说完了,妈妈又接过了电话,告诉我,XX,好好在家待着,我马上就回来。

我知道妈妈是在担心我,怕我承受不住。很感动,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挂了电话,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给以前的BF打电话,还好两个电话都打通了,虽然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可还是希望他们也去查一下,如果因为我而感染了他们,那我就太造孽了。

然后就是通知身边的好朋友。所有人,包括BF和身边的朋友,最开始都认为我是在开玩笑。记得第一个BF在确定我真的感染了爱滋病病毒时,哭着说,哥哥为什么会是你,你是那么好的人,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你遇到。我笑着回答他,也许上帝看我可爱,让我快点去陪他吧。

当听到我被确诊的时候,眼睛是湿润的,但当我给朋友们打完电话的时候,我没有掉一滴眼泪,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要坚强,以后的困难会比现在多的多,不能这样就倒下了。

做完这些,洗脸,刷牙,然后泡了一杯最喜欢的铁观音。打开电脑,登陆到熟悉的XX聊天室。只是看着不同的人在聊着不同的事情,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做着,好象我已经忘记了我刚被确诊为HIV感染者。

快12点的时候,妈妈回来了,第一句话就问“XX,没事吧?”我看到妈妈焦虑的眼神,勉强对她挤出了笑脸,我没事的,我对她说。

然后妈妈把诊断报告给我,就去做饭了。(不管怎么样,我为妈妈的坚强所感动)

其实看不看诊断报告,已经不重要了,已经确定的事情,在看一百遍也改变不了。

下午依然是默默的待在聊天室,妈妈去打麻将了,这样也好,可以暂时缓解她的压力。

默默的听着歌,默默的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走过,回想起着几年的经历。

为什么上帝会让我遭受这么多的磨难。

它给了我同志的身份,让我天生就喜欢男人,同性。让我成为一个GAY,一个同姓恋者,一个最不被中国大众所接受的群体。我想如果要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去面对一个人,吸毒者和同性恋,他应该很大可能会选择吸毒者,因为很多人的心中同性恋比吸毒者更加的可怕。我上中学的时候,从女生那里借了好多言情小说看,所以在我的心中也渴望那种纯洁,浪漫,长久的爱情。但是做为同志,这些又是最难得到的。他们大部分都想寻找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可是却又那么遥不可及。所以做为同志,在中国至少目前来讲,生存状况确实很悲哀。而我现在不但是个同志,而且还是一个HIV病毒携带者身份的同志,身上附加着无数可怕的,另所有人闻之色变的病毒的同志。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是个什么样子,或者说我没有未来。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就在头一天我还幻想着能够遇到知心的朋友,相爱的BF,可是现在我是一个没有梦,不知道生命终点在哪一刻的人。

不过我没有哭,因为害怕晚饭的时候面对自己的父亲,毕竟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没有人教我,我也没有看到听到过类似的场景,我怕,我怕那种压抑的气氛会另我窒息,我怕爸爸问我为什么会被传染。所以我选择了逃避,下午5点,父母都没有回来,穿上外套,下楼,给好朋友打了电话,并没有告诉他我得病的消息,只是说心情不好,想一起吃饭。到了北国,见到两个好朋友,在去饭店的路上,告诉了其中的一个,他只是笑笑说,“你别逗我了”不过当他看到我的表情,他不笑了,有几分钟是沉默的,我在逗着他,想努力让他高兴起来,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比自己老了看到可怕的苍老的面容强多了。

吃饭的时候,和他聊单位的事情,还算开心,分手的时候,他劝我多注意身体,多休息。

我很开心,因为有了这些朋友,这让我很坚强,很快乐!

回到家已经是快9点了,虽然平时睡的很晚,但到了家,不敢看爸爸,洗脸脱衣服,就上床了。爸爸也没有来打扰我,也许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彼此了吧,就这样,一天过去了。

记得刚确定自己是同志的时候,心情很开朗,感觉还有点自豪,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心态。反正那时的我可爱,阳光,快乐!

写的很压抑,也有一种痛快的感觉,我想就这样每天都写一点生活的点滴,往事的回忆,当自己快走完生命之路的时候,也可以留下点什么。希望那些还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孩子,看到我的经历变的成熟些,要学会珍爱自己,珍惜生命,爱我们身边每一个爱你的人!

笨笨

2005-10-13

小的时候最怕天黑,睡觉的时候总是做噩梦,醒来被子都会被汗水浸湿。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会在睡前把台灯打开,希望那光亮可以给我安全感。渐渐的,搬了新家也就不在做噩梦了。

可是搬家后又开始寻找新的光明,纯洁美丽浪漫的爱情。

第二天醒来,没有出门,静静的在家待着,依然是上网,不过还是一成不变的无聊。心里有事会想,我该想想未来了,想象自己以后要如何面对。可是脑子里乱烘烘的。到了晚上依然早早了回到我的房间,用手机挂着QQ,过了一会,妈妈进来问我是不是困了,我说没有,她又说你爸想和你聊聊。我又在房间里待了十分钟吧,很怕爸爸问我怎么会被传染的,真的,从小对于父亲就有一种敬畏。还没等我走出房间,爸爸就进来了。“XX,感觉今天身体怎么样?不发烧吧?既然是这样,那以前的事我就不问了,不管你怎么得的,现在重要的养好身体,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能力给你治病。”接下来爸爸本想说点什么,可是他哽咽了,眼泪流了下来。我还是不敢看爸爸,他也马上回到了房间,也许是不想让我看到他哭吧,男人总是坚强的!

我的心很难受,看到爸爸这么伤心,想起上个月住院刚被初筛阳性时,爸爸说过,儿子啊,你要真是,我们这辈子可就没指望了,别害了我们。我心里难受急了,想哭,哭不出来,我勉强的笑了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做在客厅看电视。其实我是怕家里的气氛太沉,造成他们更大的压力。这几天睡觉很不塌实,夜里总要醒几次。内心时不时的在提醒我时间的飞逝,生命的短暂。

笨笨

2005-10-14

10月12日,今天去的比较早,要去防疫站抽血,看了看网上的资料,我估计应该是去做CD4的检测。吃过早饭,我和妈妈说我想自己去防疫站,妈妈说有些事她要问,也不放心我就陪着我去了。9点多到了防疫站,由于当地检测不了,所以每周送检一次。走到抽血的房间,门口有7、8个人,呵呵,心想原来还有不少和我一样的,心里在苦笑。我前面还有一个小帅哥,呵呵,不知道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可惜啊!

医生看了看我的胳膊,说估计不太好扎,我血管不明显,果然针眼在肉里捅了会才有血液流出。在过程中和医生聊了几句,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轻松,我一直笑着,心情舒畅了很多。

当然也有不愉快的一点原因。做为一个GAY,我不是最专情的,也拥有过不止一段的感情,有过几次一夜情,当然出发点都是希望找份真爱,感情的依靠,欲望冲破理性的包围,于是也就成为了419的既成事实。我想说的并非这点,在防疫站里,我遇到一个以前相处过的BF,当然我不能保证他把我当不当做BF,很可悲吧!当然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因为我也只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但我敢肯定我的判断。这个人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我也不去评价,只是听说在性行为上比较乱,当然我答应做他BF时并不知道这些。在这样的地方遇到了熟人感觉挺可怕的,最终我没和他照面,也舒了一口气,但是心里的疑团更大了。在我的朋友们中,数他传染我的可能性最大,又是在这样的地方,哎!

其实想想也不该怪任何人,毕竟是自己造的孽啊!重要的不是从前发生过什么,应该考虑以后要怎么做。从防疫站出来,去了趟单位,由于上个月总发烧,一直都没有上班。领导正好在办公室,看到我来说要和我聊聊。他问我身体好点没有,什么时候可以上班,我心想我这样能不能上还是个问题呢,后来他说这样吧,没周末到公司帮忙。既不会让自己太闲也可以挣点电话费,我也不能要求什么,想想也不错,只要有点事情做,觉得自己还有点价值,就挺开心的!

五天没有写日记了,这几天心情一直很不好,爸爸妈妈压力一直很大,看上去心事很重,本来想制造些轻松的气氛让他们稍微放松放松,可是看到他们无奈绝望的样子,我的心情也越发的沉重,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他们,我不是外人,不可能占在局外人的角度看待问题。每次想开口劝他们的时候,泪水不由的在眼眶打转,我把还没说几句,他们看到我哭的样子更难过,索性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静静的看小说,借此缓和我压抑的心情,因为我知道心情不好会更加重身体的负担。

我的日记在论坛贴出来以后,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安慰和鼓励,让我勇敢的面对病魔。当然也有人说我是自作孽。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不敢苟同。我想一个人得不得病并不能判断这个人的好坏,世界上永远没有绝对的对错是非。每个HIV感染者都不希望自己会被感染,通过性传播的方式,虽然在中国被人所不耻,但是其中很多人是抱着美好的爱情的。一方被感染而自己不知道传染给对方的例子太多了。难道说为了爱情,只是不太懂得去保护自己而遭到了这样的结局,难道错在我们吗?错不在任何人,也许就是命吧。

很想去面对媒体面对大众,以自己的经历去警告劝慰那些无知或观念不正确的人们,让他们从真实的经历中学会保护自己,正确对待感情,对待生活,珍爱自己。但是还有一点的顾虑,那就是最爱最疼自己的父母。毕竟中国的国情摆在眼前,大部分的观念还是比较传统。

父母还是觉得这是见不得光的病,是邪恶的不干净的。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只会更加让他们抬不起头,加重他们的压力,在他们的心里这是无比丢人的事情!

感觉很无力,非常的迷茫,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想去在有生的日子里做点什么,可是不知道从何做起,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后果会如何。

混混沌沌的过了几天,防疫站还没有和我联系,也不知道CD4的结果如何,心里七上八下的。找出了防疫站的电话,拨下号码的时候非常紧张,还好防疫站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平和,结果我得到的消息让我很吃惊,也有点无法承受。我的CD4才只有79,按照国内的标准200以下就算发病成为艾滋病病人了(国外的标准是350)而我现在连一百都不到,真的好可怕,我想也许我真的没有几天了吧。放下电话,眼泪不停的滑落,我有点无法承受这样的事实,我才刚被确诊HIV感染者一周的时候,心情还没有完全接受这样的结果,而更残酷的事情确又一次真正的,重重的压在我的心头。

找了好多网上的朋友,同样是感染者或志愿者,几乎见人就问我是不是快不行了,是不是没有多少天的日子了,精神几乎已经崩溃了。而我父母知道了我的检验结果,愁容挂在脸上,而妈妈更是经常在做饭的时候哭泣,默默的,让我更加的觉得对不起他们。儿子不但没有尽到孝道,更给他们这样的打击。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也许我真的错了,一切都是错误。

昨天非常的累,早早的起床去防疫站,问了一下当地有没有比较专业的医生,可是很失望的,石家庄并没有让我去北京看看。还好庆幸自己离北京不算远。然后按照防疫站的要求,去医院做了几项检查,把以前住院的病历复印了一份,在医院跑了好几圈,因为结果要下午才能出,而家离医院又比较远,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路上,而且又消耗体力,索性去了趟单位,和同事聊了会天,中午就在单位的食堂吃了碗馄饨,热乎乎的,出了一头的汗,感觉很痛快,算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吧。

下午在医院等化验结果,到三点半的时候拿了结果,马上又跑到了防疫站,把要求的化验报告交给工作人员。添了几张申请表。忙完这些已经是五点多了,天也渐渐的灰了下来,踏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总算稍微放松了一点,至少就快能吃上药了,也许情况并不会很遭,我这么对自己说。

到了家,爸爸妈妈都在家,而爸爸也一天没有上班,看到他们的样子心里还是很难受,但我要坚强,如果我在消沉绝望的话,不知道他们会多伤心难过。本来早晨妈妈说跟我去办这些事情的,可是我觉得既然自己能做,还是自己来吧,毕竟妈妈的身体也不好,而且更多的接触这些事情,只能让他们更加的难过。

朋友说让我参加他们的活动,我也在考虑,既然时间已经不多,何不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呢!

笨笨

2005-10-20

哭了一夜,一夜没有合眼,这几天失眠越发的严重,尤其是夜里关了灯,一片黑暗,很怕怕我睡着了就不会醒来。看了四篇同志小说,结局有喜有悲,但一如当初看北京故事和慕霆时,感动的泪如雨下。

这两天身体很糟,申请的抗病毒药物还没有发到手里,每天喝点双簧莲口服液吃点消炎药,也不知道能不能管用。全身没个地方包括手指的关节都是酸疼的。昨天还发了会低烧,确定自己感冒了,而且开始腹泻了。我想也许快了吧,就快拥有天使的翅膀了。

感觉自己格外的孤独,到最后剩下的只有自己默默的画自己的句号。

早晨收到了一条彩信,有一段话和一张大头照,是我半夜的时候给他发短信要的。看到了哪张青春的脸孔,我又哭了,又哭又笑的,现在我还是爱他,虽然我曾经有很多的对不起他的地方。我忘不了,分手的时候换了工作的城市,不联系,快三年了,我还是忘不了。也许同志大多没有幸福吧。不过我觉得我够了,至少有他陪我走过了一程,有欢笑也有泪水,酸甜苦辣也是一段不错的回忆和经历,谢谢你,真的,没想到你会答应我的要求。

“生活本身就是很艰难的,生命也是很短暂的,关键是不论生活何其短暂,期间有过珍惜对待你的家人和朋友,你们互相爱过互相付出过,体会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情感经历也算活了一回”(他的短信)

很多朋友看到我的日记,很关心我,帮我联系医院,告诉我应该注意的事项。开导我,让我要乐观积极的面对,给我鼓励,让我感觉很温暖,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昨天上网有一个网友看他视频时,他对着我做了一个手势,说那叫奇迹,很开心,谢谢你。但愿我能开心的活着,也让关心我的家人和朋友少了点担心和牵挂。

很多人不敢,不敢去做检测,这几天一直在劝两个朋友,和我发生过关系的,希望他们去检查,为了自己,为了家人。我想既然会爱,会做爱,为什么不敢去检查呢,没问题更好可以放下心理的负担,有问题早发现早治疗,总比我现在的状况来的好多了。

想想自己的可笑,从前的我很单纯,脑子里缺根弦儿,以为爱对方就要付出自己的一切,只要对方快乐就好,也为了感觉对对方的信任,并没有阻止他们不带套的做爱方式。现在总算让我学会了什么叫做保护自己,一开始就错了,一切都是错误。

2000年10月份的时候,刚在网络的浪潮中飘荡了五个月的我,意外的见到了一家网站上有同性恋这样的链接,于是点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显示器,开始了我的同志生活。上学的时候一直希望看帅气的男生,对女孩子确实没什么兴趣。不过有一个例外,初中的时候坐在我后面的一个女孩,叫磊,从我刚上初一时就喜欢她,也不知道那时候懂不懂爱情,只是总想看见她,和她说话,放学的时候买些小饰品给她。看到她收下就很开心。初二的时候有一天外面下大雨,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们两把头探出了窗外,雨很大,风很冷,不过感觉很舒服。她沉默了会,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喜欢我?”当时的我很内向,她问完我的脸就红的和富士苹果一样。但我不敢承认,我沉默了退却了,我知道她当时有男朋友,心里非常想给她肯定的回答,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说。从那天起,我们的关系不如以前好了,渐渐的疏远了,或者说她不怎么理我了,虽然我仍然会从她些小礼物。就这样初中毕业我们也就失去了联系。6年后,有一次我在肯德鸡和一个刚见面的GAY聊天的时候,意外的见到了她,当时我没有认出她,还是她喊出了我的名字,她的妆化的比较浓,我想还是喜欢上学时她清醇的样子吧。寒暄了几句就各顾各的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我的初恋。呵呵。

2000年10月的时候,见了我第一个网友。很阳光,当时也没想很多,坐在麦当劳一边吃着垃圾,一边快乐的聊天。很开心。回家以后给他发了EMAIL,问他对我的感觉如何,能不能做朋友。他回信说我挺可爱的,就是笨笨的,能不能做朋友在说。我很感觉自己挺傻的,在学校的时候也经常大声的笑,希望同学们都一样快乐,虽然不知道为何而笑。而且有几个女生喜欢我我也一直没有注意到,还是和我关系最好的女同学告诉我的。想想自己真的又傻又笨的,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网名,笨笨。

单纯的追了那个网友一个月,无果而终。

笨笨

2005-10-22

查看更多HIVHIV感染者Gay日记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