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故事:大四男生回忆最爱的2个直男

2019-03-12 作者: 阅读:

同志故事:大四男生回忆最爱的2个直男

人生中最后一次毕业前夕,要与近二十年的学生生涯,与学生这个身份彻底道别了,也要与在生活了七年的杭州道别,即将步入社会,心中实际上无限伤感。但是和本科毕业的时候相比,毕业的氛围相当差。本科的时候,和三位室友以及同班同学一起在校园里各种拍照留念,最后全寝室晚上在KTV唱歌喝酒,最后一个个泪流满面,唱着校歌回到寝室。而这回,本科时的旧友许多选择不来参加毕业典礼,三位本科室友当中唯一一个留校读研的也连一起拍个毕业照都不肯,赶着去和未婚妻去拍婚纱。没有人一起矫情,只能自己和几个同学简单拍了几张,吃完晚饭就落寞地回寝室了。

虽然在杭州、北京都找了很多工作,但最后还是回老家去当公务员了,在外人看来是一份很让人羡慕的工作,实际上总是心有不甘,毕竟和大多数的研究生都会留在大城市而不是回老家。而且从思想上和小城市的社会环境以及人,包括亲戚、同学、朋友,感觉太多格格不入。更别提作为一个gay,回老家和进入体制内,需要面对的压力都太大了。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同学朋友开始筹备婚事了,剩下来单身的越来越少,像我这种单身狗越来越成为异类了。

25岁了,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处男一枚,只暗恋过两个直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初中的时候,我们三个是关系最铁的,我们三个还有十来个初中同学,男女都有,从初中一直玩到现在,关系都非常好,曾经一起旅游过多次,现在每年也有好几次聚会。在情窦初开的初中年代,玩着玩着就逐渐喜欢上了直男A,而当时很幼稚地想和他考同一个高中,于是帮他补习,帮他写重点,帮他总结知识点,甚至帮他作弊,还在改试卷的时候改过他的答案和分数,而最终还是没能如愿。而进入高中之后,他对我也越来越敷衍,每次约好的二人补习最后变成了一群人出去玩,最后我绝望了。

而此时,直男B开始找我补习,他的态度和直男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后在高中压抑的学习环境下,虽然不在同一学校,但是交流越来越多,用一台破手机发短信、打电话。甚至抽空晚上溜出学校,去他家借宿(他父母长期在国外经商不在家),既一起玩,也帮他补习,也天马行空地聊天。在高三的一年,我们的相处关系仿佛就是情侣,但我内心还是喜欢A的。

令我欣喜的是,我对B的补习是有效果的,他高考的数学成绩有了极大的飞跃,高考后的一次同学会,大家都喝高了,B来到我身边吻了我,这个吻我犹记在心,这是对我努力的肯定。最终B也选择了杭州的大学,而A,却去了武汉。三年前没能和他在一所高中,三年后甚至不能和他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我去学校报到的前一天晚上,和大家分开后我单独陪A来到他家附近的江边,临走时我吻了他的脸颊,我的初恋正式落下了尾声。两个多月后,我去武汉找他,见面的时候,我发现我再也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了,此后他从我暗恋的直男重新变回了我的同学、朋友、兄弟、哥们。

之所以放下了A,是因为我已经彻底沦陷在B身上了。然而上大学后,他马上谈了女朋友,我沿袭了高中时期频繁的电话、短信、微信,让他越来越厌烦,我们的关系也逐渐恶化了。虽然当他大二和女友分手的时候,一度我又“得宠”了,那半年多次碰面,甚至还和他两人出去旅游了。但我对他的变化逐渐感到惶恐不安,他烫了头发,打了耳洞,去了酒吧,而当13年6月我得知曾经非常反感烟味的他也开始抽烟的时候,我心中那个完美的形象彻底倒塌了。我陷入了长达半年的无尽痛苦之中,我想劝说他,但显然没用。于是我开始自我麻醉,当朋友聚会,他抽烟的时候,我就去厕所或者低头玩手机,自欺欺人地以为没看到就是没发生。

我的痛苦,持续了半年,而我的神经质,也让他越来越难以接受,他开始不回我的微信、电话,各种躲着我。我最终决定,向他表白,并彻底断绝联系。14年1月19日,终于在不请自来的情况下见到了B,但他仍是一副抗拒的态度,最后,在一家快餐店,我在手机屏幕上打出了“对不起,我喜欢你。”这一行字,完成了我人生中第一次出柜,第一次表白,只是在这种完全没有情调的地方,想来真是讽刺。而他的回应是认为我幼稚,我没有完全认清自己,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他对“我喜欢他”这件事彻底持否定态度,比他彻底的拒绝我更加难受。最终他不耐烦地表示要离开,有话让我留到回老家有空再出来说。

回老家后的那个寒假,我一度将自己完全封闭在家里,没有和任何老同学联系。但我意识到,如果和B彻底断绝联系,意味着我和那批相伴多年的老同学也将彻底断绝联系,那我在老家就没有任何朋友了,我真的做不到。最终我还是参加了开学前的一次同学聚会,期间我和B发微信希望散场后单独聊聊,践行表白那天他的承诺,而被再次拒绝。被拒绝后,我的情绪彻底失控了,在天桥上狠狠地将自己的手机往地上砸。对着他怒吼了我的不满,当时在场的还有A和几个女生,我已经打定主意彻底出柜了。但是A劝下了歇斯底里的我,并且让那几个女生先行回去。于是心情逐渐平复下来的我,对着AB,唯二两个我喜欢过的人,袒露了自己的心声,包括当年对A的暗恋,其实当时很多同学都说我喜欢A,他也有过怀疑,但最终没有肯定。后来经过A的调解,我向B做了承诺,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不再喜欢他,希望我们仍然是好朋友。同时也承诺接下来一个学期不和B进行任何联系。

而那个学期,除了和B彻底断绝联系,更大的打击来自于外公的病重和去世,长大后第一次面对至亲的去世,想到之前一直说想带外公来我的大学参观一下,最终没有成行,想来真是悔恨。那两三个月,无数个夜晚,在被窝里,想到和我渐行渐远的B,想到受病痛折磨的外公,默默地流泪。而之前提到的那三位本科室友,在这个学期逐渐熟悉,成为了我大学关系最好的朋友,正是那段时间和他们的相处和相聚,以及插科打诨,让我最终挺过了最为痛苦的半年。

暑假再和B见面后,关系算是逐渐得到了修补,他不再排斥和我的见面,虽然我和他之间仍有很深的隔阂,他也一直避免和我的独处。暑假结束后,他被父母安排去了国外留学,临行前,我提出,第二年我大学毕业前想去找他玩,得到了他的同意,这足以让我欣喜若狂。

大四的一年,都不曾再和B见面,在微信上我也几乎没有和他私聊,仅有的交流都在同学群里。当我基本完成学校事务后,再次向他提出了出国找他玩的请求,得到首肯后终于在五月成行。此番的旅程总体还是愉快的,他带我游览了许多景点,也一起聊了许多,听我哔哔了许多景点的历史典故,我们也特意避开了诸如“我喜欢他”、“抽烟”这些敏感话题。但不愉快依然是存在的,在和他的同学相处的时候,看到他抽烟,我再次一个人躲了出去,妄图他把我叫回来,但最终还是自己灰溜溜回来了,而且他安排我住在他父母租的房子里,而他自己却住在学校寝室。

研一的那一年,A来到了杭州参加公务员考试培训,上课的地点离我学校很近,以此为契机我和A的关系再次拉近。我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去网吧、一起看电影,他住在他一个亲戚家的一个酒店式公寓里,我也时常有过去和他“同居”。即使A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他,但我们之间仍没有隔阂,这是令我非常感动的。而中间,B也来了两次杭州,而且也决定住在A那里,于是我们度过了两段难忘的三人同居时光。在这两段同居时光中,我终于感觉到我和B之间的隔阂消失了,在A去上课的时候,我们的两人相处时光中,终于没了以前的尴尬,仿佛是回到了过去,能随便侃侃,也能开开玩笑。某天我们三人和B的同学去喝酒之后,还自拍了张三人合影,三人各发了一条朋友圈,成为了我珍贵的回忆。

之后的这两年,和B的关系也逐渐回升,对他抽烟我也习以为常了。平常也很少再没事找事联系他,但是每次想联系他的时候聊天总体是愉快的。他回国之后也开始自己创业,暑假的时候因为人手不够,第一个喊我去他店里帮忙。去年我在北京实习的时候,某晚他给我又打了个电话聊他的创业计划聊了近一小时。今年他又开了一家新店,好几次就我们两人,去他店里闲坐。月初我去日本,帮他的女朋友还代购了一堆东西。

B和他现女友在一起快两年了,关系比较稳定,虽然他自己还不想过早成家,但是由于他女朋友的催促,也准备带他女朋友见父母,但目前他父母是比较反对的。而A和他大学的女朋友在一起五年后分手,至今还未有新欢。虽然回到了老家当公务员,但我并不想安稳地留在老家,希望能花四五年时间调离,至少在AB两人都结婚以后,我肯定不愿意再留在老家了。

现在,我可能还在喜欢B吧,但是真的没有以前那么痴迷了。但是除了B,我也不想再喜欢其他人了。没有在gay圈接触过,平时生活在直男圈中,活的很累,装的也很累。也碰到过个别让我眼前一亮的男生,甚至是女生,但是社交恐惧症作祟,懒得上前搭理,就这样吧。一个人挺好,一个人去过国内许多地方旅游,月初去日本也是一个人去的。几次和人结伴出游反而是行程安排上不是委屈自己,就是让旅伴不满意,所以看起来我还是适合一个人。虽然大学的这几个直男同学,天天嘲笑我单身,可是我真的觉得单身挺好的。有人回复的话谈点H的吧,就是和AB两人的身体接触。和A的接触基本都在初中,从初二开始,他来我家一起看片,我摸过他的身体包括JJ,帮他打过飞机,也拍过几张照片,最大尺度就是给他找个塑料杯让他射在里面,然后偷偷地一饮而尽。这种关系持续到了高中开学前,之后就几乎没有了,当然由于现在还有和A一起去游泳,还常有一饱眼福的机会。A的JJ向下弯曲,当时有包茎,长约13cm左右,一般粗细,现在发现他已经基本能将龟头翻开。

和B的身体接触次数较少,B本身就发育较晚,据说直到初中毕业前才长毛,之后高中时有多次在打闹中摸过他的JJ。只有两次比较大尺度的接触,一次是高中,一次是大二,都是在同睡一床时的偷摸,但是没有留下照片,他的尺寸也总体上比较标准,比较匀称竖直,红润鲜嫩,明显上翘。第二次他喝高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醒来,但是我舌吻了他,并且给他口交了,他的JJ当时半硬,口了大概十来分钟,不见他有射的倾向,加上当时自己也喝高了晕乎乎的,最后放弃,想来还是挺可惜的,而且现在连瞄一眼的机会也很少。

再提另一个初中同学吧,他是学舞蹈的,一直都有点娘,但大学以前和我还有AB关系都很好。我初中时和他也发生过互撸互口的关系,但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他很明显是一个gay,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但他又交过几个女朋友,可能是双性恋吧。但他后来被我们疏远了,主要原因是我们发现了他的一个恶习:偷东西。出去玩的时候经常有朋友莫名其妙丢掉了数百甚至上千现金(当时还不流行移动支付),后来有人亲眼目睹是他干的,而且也有监控拍到。当时我十分震惊,万万没想到他会干出这种事。而偷钱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想要买各种数码产品(比如频繁换手机,还有甚至于自拍神器)来炫耀的虚荣心。虽然在B的提议下,我们几个曾和他谈过一次,他也发誓痛改前非,但之后仍有人发现了他重操旧业。之后不再联系,至今大约有三四年了。

目前属于毕业后回家待业状态,因为单位还没有通知我去上班。那天去了B刚开的服装店,刚开业他也有一堆的烦心事,尤其是他的合伙人因为腰伤而在家休息,店里的事情全都是他一个人操办。他主动向我提出,让我平常没事干就去他店里坐坐,他有事需要外出的时候也可以帮他看店,而且他还将家里的台式机带到了店里,我可以上上网,很自然我就答应了。所以这几天基本上每天都在他店里,除了两天他女朋友来找他的时候没去。中间还有一天是他生日,他女朋友之前说因为我去日本帮她代购了一发,所以说那天请我吃饭,也算是时隔数年后再一次陪他一起过生日。这几天和B的相处总体上是愉快的,最近客人也寥寥无几,闲暇时分,我俩就一人玩电脑,另一人坐着看,相互聊聊天吐吐槽。只是我感觉自己又会越陷越深,还是赶紧上班去吧,回归到之前那种淡淡的喜欢就够了。

查看更多直男同志故事大四男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