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致单身Gay的春节之死

2019-03-06 作者: 阅读:

一个精致单身Gay的春节之死

2019年2月3日,我在一个有些八卦的基友群里听说有个叫Kevin的Gay去世的消息。

他去世的时候,身份是上海某4A广告公司的AM,手机里弹出支付宝花呗2万多自动还款失败的短信,但是他的Superme外套已经有点破损了。

他去世的时候,还差几天就快30岁了。从接到他的死讯,到搜集完整他的人生拼图,再到今天你们看到这篇不脑补一些不行的文章,我前后花了几天的时间。 我只是突然觉得有写出来的意义。

说句很实在的话,虽然同为Gay,但是我们并没有特别多的社交圈交集。

但却因为他的死,让我重新开始反思很多基友这些年的人生,反思他们的社交现状,反思他们的生活状态,反思他们这些年坚持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否真的有意义。

在想清楚这些问题以后,我觉得很多基友都会想清空自己很多人生的回忆,彻彻底底重新来一次。

1

在三线城市出生的Kevin也有一个很土的中文名:富成,也像很多基佬一样,在年轻的时候,喜欢过直男。

和很多基佬一样,Kevin的戏码有:单亲,童年的心理创伤,不算合群、敏感的性格之类的。呃……当然,Kevin是个聪明的男生,虽然说青春期就出现了明显的叛逆和不羁,优秀的学习成绩并没有引起老师太多的反感。

直到他遇到了高中隔壁班的阿豪。

那是他的小学同班的同学,以前因为身高关系(那时候他们班男生的小团体都是按身高和教室里座位划分的)没有特别熟络。

或许是因为阿豪青春期慢慢发育着的脸型,或许是因为他的阳光运动形象,似乎在Kevin的春梦里见到过。遇到阿豪的时候,他脑海中的多巴胺不停地分泌,他有了充血的生理反应。

高中的时候,他像一个傻逼一样 ,让自己频繁地出现在阿豪的面前,一样的运动,一样的电子游戏,套近乎似的上学放学一起走。

从死党兄弟什么的慢慢开始,阿豪和小Kevin有了一些暧昧的小举动。

然后富成开始意淫阿豪,将他作为自己撸管的对象,并且他可以感觉到,每次想到阿豪的时候,自己的大脑都会舒服地分泌一种多巴胺。像一种精神依赖的药物。对于有高考压力的人来说,这种舒适的感觉更容易成瘾。

“我喜欢你。”

有一刻,Kevin终于将自己感情倾泻而出,某个时间点,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我相信人们会抑制不住”“。

“我觉得男人喜欢男人有点恶心。”

阿豪是个直男,很快就交到了女朋友。

然后,Kevin主动疏远自己和阿豪的距离,成绩开始下降。再然后,他在自己手机里装了Blued、Zank、Aloha,也会上知乎豆瓣什么的基佬交友版块……

一个Blued上的“大叔”和Kevin约了人生第一炮,当然,那个大叔其实是个到处约的1。在他的“循循善诱”和老司机的技巧下,他把白色岩浆倾泻在了Kevin的内部。

年轻的Kevin觉得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很爽,而那种疼痛感,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受到了自己活着。

仿佛自己被赋予了价值感。

但他自己知道,似乎再也没有对其他人,包括Blued上的任何基佬,有对阿豪样的感觉。

2

来到上海上大学的时候,觉醒后的Kevin不再会去碰直男,总是能和直男划清界限。也正因为如此,Kevin开始用QQ“混圈”,如同众多大学生一样,除了缓慢袭来的即将走入社会就业的不安,更多的是一种“看起来读大学很忙”的空虚。

但Kevin却没有那么多的担心,由于有比周围人还算可以的“圈内人脉”。但我们都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Kevin开始学会了买护肤品,化妆品,开始打扮得很身边学生气浓郁的同学不一样……

过量的碎片化信息,认知与社交的浮躁与肤浅,让很多大学生的脑中产生了精神匮乏的黑洞。

Kevin同样也在下坠,他也希望“发生些什么”,来拯救他那百无聊赖的所谓生活。

“180/28/66/18,公0,约吗?”、“老公,今晚好想帮你舔XX哦……”、“有小鲜肉现在飞吗?”、“XX酒店,现在,Sao0求X”、“嘻嘻,主?”、“你有黑领带白衬衫和大喉结吗?”、“我想闻爸爸的球鞋……”

滥交、性瘾、滥用药物、无止境的欲望蒙蔽了开始深入同志社群的Kevin。

在那些小软件上,在那些微信群里,同志社群的阴暗面一展无遗。

是的,同性恋,同性恋,强调的,就是这么个“性”字。

然后Kevin开始约炮。是的Kevin开始约炮。

人是贪恋的,一旦他约了第一次炮,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何况Kevin颜值气质还算是不错,又是个欲望强烈的0。

可是越是约炮,内心的空洞却会越来越大。最终将路压的灵魂渐渐抽空。

直到他遇到Tong,那个温柔善良而单纯的学弟。

陪伴,温柔的吻,相拥而眠的每一个夜晚,Kevin觉得自己似乎得到了救赎,尽管他从来都不知道未来到底怎么办,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爱,哪里是救赎?

当热恋期过后,脑中的多巴胺分泌消退后,承诺也不过是随便说说的而已。

爱这件事,大概是需要摸索、练习,才能够掌握的,就像是游泳……

Kevin和Tong,大概可以找出一百种理由分手,什么“性格不合适”、“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三观不合”……

破窗效应。Kevin之后就有了ex,eex,eeex……似乎他的内心已是“名媛”。

直到有一天,Kevin发现了自己的龟头上出现了细小淡红色呈乳头样突起的丘疹,并逐日增大增多,这才想起,自己曾经似乎在什么地方被科普过,有一些性病,就算带安全套也会传播。

大概是和人“磨豆浆”的时候感染的吧……

Kevin被确诊患了尖锐湿疣。

签下激光手术同意书的时候,Kevin依然没有在大学里和太多人出柜,尽管他已经这么明显,他对自己这个性取向的未来,依旧没有想明白。

但他开始收敛,他开始思考。

3

很多人说上海是一座用实力说话的城市,海纳百川的城市文化十分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对LGBT群体也是一样,也确实曾被评上过全球十五大LGBT友好城市之一。

Kevin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当时考大学来上海的选择,靠着大学时候混出的圈子,他也知道广告公司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基佬扎堆的地方,毫无以外,他选择了广告公司的实习工作,毕业之后也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广告行业。

上海的广告行业,可谓是基佬争奇斗艳的地方,简直天天都可以放飞自我。听说某个4A的广告公司甚至还有男公关部,里面70%男性员工是Gay。

当然,进入广告行业最核心的标志,就是“富成”变成了Kevin。

夜上海,夜上海,确实是一个不夜城,下班后广告公司的年轻人们总是会一起直达一些Bar,而基佬们总是选择去Icon或者390。

成功、浮华、焦虑、攀比、欲望。

在夜场跃动的霓虹下,那个金主的戴着明晃晃的沛纳海,Ports的外套,雷朋的眼镜,示意Kevin来他的卡座上玩骰子喝酒。

黑方加脉动的奇特酒精味在空气中弥散,酒过六旬,Kevin的姐妹们笑嘻嘻地把Kevin推上了金主爸爸的特斯拉。

那天晚上,金主爸爸非常绅士地把Kevin送回了家。

然后他们开始接触,Kevin一直收到金主爸爸的各种礼物,这也是他开始变得更精致的开始,比如他会收到正品的SK II 神仙水,GUCCI的皮带,阿达全球限量版的白球鞋等等……

这让Kevin身边的基友“姐妹们”羡慕不已。很多毒舌或者嫉妒的基友开始说Kevin“被包养”。

然而,Kevin却不认为这是什么被包养,这只是一种交往的方式。每个人自认有不同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情况。即使,他目前的所得已经甚至抵得上自己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金主爸爸不但多金,人文素养和谈吐也相当不错。Kevin渐渐地感觉到自己开始走心了,但是慢慢成为老司机的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更早地把自己的身体献给这个金主爸爸。

直到金主爸爸送了他一直很想要的全球限量的Blancpain。

那天晚上,Kevin用了最好的化妆水,精心涂了从姐妹那边借的顶级遮瑕和眼霜,在南京东路的Shook和金主爸爸共进晚餐。

金主爸爸告诉他,这曾是宋美龄和蒋介石订婚的餐厅。

从微醺到迷醉,Kevin慢慢地靠在了金主爸爸的肩上。

那晚,金主爸爸把他载回了自己的豪宅,Kevin在酒精的作用下,依然清醒地觉得,确实是时候献身了。

这酝酿了太久太久。

Kevin脱光衣服的时候,金主爸爸让他依旧穿着那双白色的阿达限量版球鞋。

接着,金主爸爸从抽屉里拿出来口球,眼罩还有……

九节鞭。

4

虽然Kevin也明白,SM什么的也只是别人的爱好,是别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但是他自己完全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也真的不是很喜欢。

所以很快地,Kevin断了和金主爸爸的联系,好在对方也没有纠缠,想必也一定是钓了很多男人的人。

那时候也正是Kevin跳槽的时候,上海广告行业的跳槽速度是非常快的,从AE升为SAE的时候,Kevin决定改变自己生活的态度。

他需要活得更为精致,这是一个契机。

他开始健身,开始吃健身色拉餐,开始了解精简自己的朋友圈,只留下有效的人脉。

人就是这样一步步成熟起来的,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混乱的人生,Kevin确实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生活状态。

虽然年龄慢慢成长,对感情,对男人的感觉大不如年轻时候那么强烈,但是Kevin却慢慢发现了自己依旧需要一份非常靠谱的感情。

在Kevin生病的时候,没什么“小姐妹”有这个时间会去陪他看病——平时大家都很忙碌。

在三甲医院人潮拥挤的急诊,在陪伴着病人的家属旁,一个人打着吊针的Kevin显得如此落寞。

而当他开始重新登录软件,重新开始在网站搜寻靠谱对象的时候,他觉得一切都变了。

那些

“我是一个傲娇公0,希望有一个小狼狗哥哥。”

“外在表现很直,其实内心很gay;渴望热闹与融入,却总是在陌生人面前封闭自己。可能还是缺爱吧,渴望拥抱与陪伴。”

“一流大学在读学生,一年后毕业,未来会从事证券研究工作。性格很好,有一些幽默细胞,平时的爱好包括游戏、音乐和旅游,能找到好朋友或者另一半都很开心,当然因为我偏0,如果能是偏1的最好了哈哈哈。”

“我不酷不帅,可能还很颓,但我希望能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你不用太帅,但希望你能比我优秀一丢丢,这样我就能一直崇拜你然后也变得优秀了,我不喜欢比我大太多的,5岁以内就够了,不喜欢比我小的,因为我怕我们两个都太幼稚hold不住。”

“170,体态较胖,有点C,喜欢身材好的。“

“175/67/0/学生一枚,喜欢听音乐以及旅行,长的一般吧,脾气也挺好的,会做饭,希望你有趣一点,有肌肉,跟我差不多高,帅气一点,脾气好一点,还有,喜欢成熟的21~27的啦。” ”

“本人理工男,化学学院学生,有点小闷骚。希望对方也是搞化学的。。。喜欢粘人的攻。”

"我178,希望你身高和我差不多。我0,20岁,希望你比我成熟,喜正装。"

“需要一个有安全感的manman的人。”

“是0,喜欢比我高比我重的。本人177,68,希望你不要太被动。”

“已婚直男。找好兄弟,可以口。”

“比较不主动,希望找到阳光上进的伙伴。”

“我是一个现实比较颜控、直接和傲娇内向的人,希望遇到一个比较主动,善解人意的人。

让Kevin觉得一阵作呕,在这个时间点上,他突然觉得小软件上的人都Low得要死。

与此同时,在经历了和金主爸爸那种“意料之外”的性经历之后,Kevin对性生活的态度和品质追求也在上升。和陌生男子的低质量性爱也早就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已经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快感。

他开始不再喜欢约炮。开始想要走心的感情。但显然,这在小软件上基本找不到。

要么是猥琐大叔,要么是学生。

一瞬间Kevin觉得自己老了,他开始有了90后的“中年危机”:

要是再不好好找个对象,也要变成那样的猥琐大叔了。

5

于是Kevin开始借助自己广告圈基友“小姐妹”们的力量开始线下Social。

可是问题很快就出现了,或许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因为Kevin自身的“精致”。

颜值一般的1——Kevin看不上眼。

颜值好的1——靠谱的基本上都有对象了。没对象的要么是开放式关系,要么有固炮,要么就是有什么怪癖……

于是Kevin试着放下自己的需求,但是真的不行。

他曾经尝试和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程序员男生交流,颜值一般,工作算稳定。但是对方喜欢电子游戏,两个人日常交流完全讲不到一起去。

当对方在研究魔兽新副本的时候,Kevin觉得这么大年纪了还玩得像天天上班一样,真的无语。

当Kevin在研究Y-3新外套的时候,对方又觉得他铺张浪费,脑子里只有奢侈品,以后肯定乱花钱。

所以这肯定是无法继续下去的恋情。

而在此后,Kevin对感情更是谨慎,可以说更是强化了所谓的“宁缺毋滥”,他变得更加被动。

可是事实上,如果永远不主动,天上难道就会掉下来一个真命天子砸在你床上?

所谓宁缺毋滥,所谓“对的人”就是:颜值相喜,三观相似,性格相和,兴趣相投之人。

那就是Kevin现在所想要的“真爱”。

可是,这容易么?

那些单身一大把的映入Kevin眼中的都是: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科学地说,一些研究表明,中国大陆同志人群中认同自己的性角色是1的,只有12.1%。

更深入的问题是,中国大陆的1/0划分有时候非常刻板,1/0在很多人心目的理念,并不仅仅像国外一样单纯指的是性生活中偏好的角色,在中国还与传统文化观念中的性格、心理气质等特质有关。

说到底,所谓中国的刻板1/0划分,更多就是刻板模仿异性恋的情感方式。

于是有基友就说,Kevin啊,其实好的0也很多的,你要不就含泪做做1算了,或者,不要分那么清楚嘛。

但是Kevin觉得不行,他是一个坚定的1/0刻板划分者,首先从性格心理气质上,他觉得自己缺乏安全感,敏感,被动,需要被保护,其次,从某种心理学的观点来看,他对于自己1/0角色的固执,也在于他第一次有性体验时候的切身感受。

最现实的状况就是,中国哪里都是0多1少,并且这种1/0都是刻板划分的产物。

然后Kevin开始了他漫长的空窗期。

在一次和朋友的酒局里断片时,Kevin边哭边说道:

“我也好想有个人,能好好地陪着我,安安稳稳地过下去。”

尽管在场的基友们都知道,浪子回头金不换,同时也知道,一个沉沦和曾经有过性瘾的准名媛,要得到真爱是多么难。

6

即使是从SAE升到了AM,似乎Kevin也没有怎么高兴起来。

他开始变得笑不出来。

然而那些隐匿着的问题早就慢慢地吞噬着他。

作为在中国三线城市出生的男生,老家的传统观念一直在逼迫着Kevin,无论他怎么在上海这座城市里放飞自我,终究逃不过那些古老传统狗血的杀手锏。

“你怎么还不结婚?”

“有女朋友了吗?”

“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在Kevin的梦境中,他看到父母生气,拿起手边的拖把要打他的样子:“喜欢男人,你是不是精神病?是不是变态啊?明天就带你去精神病院看看。”

“你真丢我们家的脸。”

他的三线城市学历并不高的父母不会知道,早在2001年中华精神科学会在对CCMD的修订中,早就完成了同性恋的去病理化。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全球这么多国家都逐渐开始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进程。

2018年11月6号,中国首次在联合国UPR正面回应LGBT群体问题,并阐述了我国基本立场:1、我国一贯尊重LGBT+群体的健康权,并给予其平等的社会保障;2、保护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权利;3、在目前阶段,我国不给予LGBT+群体与同性缔结婚姻的权利并非因为歧视;4、这一政策是由我国的历史文化价值观决定的。

是的,我国的传统历史文化价值观念。

只要一回到老家,在上海放飞自我的Kevin似乎一切都会被打回原形。

他曾经想过形婚,但是又被身边有朋友形婚被骗以及产生种种问题的情况所劝退。

他会从Kevin被打回富成,结婚,生娃,重男轻女,这种“我国的传统历史文化价值观念”还是在他的老家存在,而父母到了这个年龄,他们要在思念观念上有所突破和改变,相当困难。

尽管这么多年,Kevin活得这么放飞自我,可是他在自我认同方面没有任何重要的突破,无论他在外面怎么浪,在父母家人面前,他还是深柜。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找不到对象的一部分原因,就是自己因为性取向对未来的不清不楚:曾经有人问他是否出柜,未来打算和对象有怎样的情感期望?

他说不出。于是别人觉得,Kevin这个人就是“再玩两年,到时候还是会强行和女生结婚的”那种人。

他可能一辈子都要活在自己是Gay的部分阴影里,这也是他自己造成的。

他的生活从来就是割裂的。

他开始失眠,开始脱发,开始觉得自己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存活。

Kevin觉得,自己看不到未来,即使他每天在努力工作,收入也不少,但是他就是开心不起来。

他觉得孤独,因为感觉没有人真心的陪伴,所有人都只是为了肤浅的表层而和他人相处,为了性,为了颜值。

他觉得累,即使所有的努力工作,都包含着自己虚伪的嘴脸,即使他对父母也一样虚伪,他也不懂得如何去挑战父母的权威,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好像对不起父母。

他觉得焦虑,一方面是春节临近,他又要回家被“打回原形”:被逼婚,被相亲,被逼迫繁殖,美名其曰:传宗接代。另外一方面,作为Gay的他又因为自己的“宁缺毋滥”而找不到男友,又厌倦了单纯的身体关系。

在这种自我割裂的恶性心理循环下,人脑有一种叫做五羟色胺的神经递质是会代谢紊乱的。这会使人性欲减退、食欲低下、睡眠障碍,更会使人失去生趣。

他问自己,未来会好吗?

不会好,这是他给自己的回答。

因为年纪越大,越找不到男友,也会变成自己当年所厌恶的那些大叔。

而年纪越大,来自传统观念家庭的压力也越大,越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不想要自己的未来,可是他也不曾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如果强行和女生结婚,未来也不会幸福。

因为这些年来,他最明白的一点,却不敢和父母承认的一点是:他喜欢的是男人。

“今年过年早点回来吧!妈约了的朋友的女儿和你吃饭,可漂亮了呢!”手机里的消息显示在锁屏上。

轰……Kevin觉得自己大脑炸开了。

那只名为抑郁的黑狗早就在Kevin割裂的日常生活中逐渐长大。

就在那个夜晚,那只黑狗开始反噬它的主人。

那是一把治疗睡眠障碍的思诺思。

7

然后,Kevin因为过量服用安眠药死了。

这是基友群里八卦的说法。网络社交有时候就是没心没肺的,即使别人去世这么悲情的消息,都有人可以戏谑。

有看官就说,你看呀,戏真多,这不就是不敢自我认同,然后又没有钱导致的130年前就有戏拍过的同志因为家庭社会矛盾抑郁自杀的戏码吗?

有看官又说,自己把自己“作”得找不到对象,那么矫情,以为自己那些高要求高标准自己就配得上所谓的“真爱”了?这种名媛自杀不都是自找的吗?

这些年我看了很多文章很多报道,看到了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人在为LGBT群体努力发声,争取权益。

可是当我们把视野放在微观,放在个体上,很多个体依旧无法进行自我认同的突破,无法蜕变。

因为,实际上,“中国的传统历史文化价值观念”并不仅仅根深蒂固在那些Kevin们的父母脑海中,更根深蒂固在那些Kevin们本身的心中。

村上春树说: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他又说: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他再说: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可是在中国,你得知道,你的命甚至都不是你自己的。

如果你莫名其妙自杀死了,你的家庭不就毁了?你活着的失独父母的余生会怎么样过?你就算自杀死了还可能会遭到别人的骂名,说你自己死了一了百了解脱了,但活着的人遭受双倍苦痛。

你确实要说自己拥有死亡权吗?那法律又怎么说呢?

这么看来,人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去,终究不得安宁。

Kevin真的放飞过自我吗?他真的面对过自己吗?

李志说:“人都有傻逼的一面。一个纯傻逼的人,和一个一点傻逼啥都没有的人,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做了一件非常傻逼的事情,就是对着Kevin的微信头像。

点击“添加到通讯录”。

8

最后故事就被彻底改写了。

当晚本来和Kevin约好出去喝酒的要好的小姐妹发现一般比较准时Kevin没来,打电话也不接微信不回,就感觉事情不太对。

其中有一个人曾经把短篇的Kevin扛回过他住的地方,于是几个人就一起打车杀了过去。

他们不在乎这点钱,气的是“竟然不回老娘消息!今晚一定让他请两瓶黑方”。

洗胃,拮抗剂,抢救。

人在做,天在看?

然后Kevin活了过来,也开始接受正规的抑郁症治疗,开始服用帕罗西汀这类药物。

有热心的基友也帮他联系上了上海的正规LGBT组织进行心理辅导,也开始和各种社群内部自我认同更良好的基友接触,慢慢对自己的身份和出柜这件事有了新的认识。

所以说,我们和社群内的朋友们保持关系,不仅仅单纯是为了肤浅地找对象,更多是为了重构我们的社会支持系统。因为在中国大陆“传统历史文化价值观念”的冲击下,我们处于表层的社会支持系统正在被冲击,我们需要用新的方式重构。

每一个同志,都值得拥有更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

“哎哟我说Kevin啊,你这次的‘作’真的是‘作死’,大手笔啊,吓死我们了,你是不是戏精附体!”

“说真的,你才是戏精加杠精,不把事情说清楚,就把我说死了,大概nmsl。”

卡尔·荣格说:“无论召唤与否,神明自会出现。”

无论你拥有过怎样的糟糕的、糜烂的、乱七八糟的过去,你都能够获得,或者被给与重新来过的机会——你可以重整行李,重新上路,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契机或许随机被分布在每一刻。

相遇是简单的,故事还有很多。

永远不要失去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让我们拥有彼此,不再孤单。

文丨CY

查看更多GAY单身GAYKevin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