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GAY在同志浴室的震撼画面

2015-09-11 作者: 阅读:

  M再次钻进了蒸汽房,钻进只有性没有爱的肉堆中。

  M再次软绵绵地松垂着走了出来,他再次冲浴,再次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M去了换衣室,打开自己的箱子,穿上了一次性的睡衣。M走进了有灯光的休息大厅,他开始寻找床位,还剩一个空位置,他去抱了一床棉被,躺上了床,看了看墙上的钟,然后看无聊的电视节目。

  时间一分一秒,像一个个泡沫破灭而去。

  M躺下的一排床上,有三间紧连着,他躺在最里边,他知道这些床位不够用,很快要两个人挤睡在一张床位上,有时三间床位上挤着七个人。M听身边的同志在聊,从他们口中知道三元桥附近的一家很红火的浴池查封了,常去那里的同志都跑到这里来了。他希望来这里的同志越多越好,而他时常在人满为患的时候迷失了自己。

  M不想和别人聊,他厌烦每一个人都重复地问:你干什么工作?你是哪里人?你今年多大了?然后再接着重复的话题让自己感受不到对方有什么新鲜感了!

  “又不是为了结婚,为什么要像查户口一样问?”

  M刚出道时很乐意地一一回答他们,他一直找不到自己的BF,他知道这个社会对他们已经够宽容了,是他们不好好珍惜,还是选择的机会太多呢?这个城市遍地都能找到他们的影子,他们一夜情又一夜情地放纵自己……M一直很羡慕女同性恋们的同居生活,她们从不乱交,也不传染性病,她们幸福地结成一对对,即使酝酿出的是一场爱情悲剧也是美丽的。

  无论什么样的话题,都会分散M的注意力和欲望。M不能在聊天中勃起,无论是听到别人叫床声,还是听到别人说淫秽的词语。他知道肉体也有一种语言,他通过抚摸别人和被别人抚摸,来感受一种爱。M能通过肉体的语言来区分对方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所以M喜欢抚摸,他在黑暗中看不到别人的形象时,对方的肉体语言会唤醒他沉睡的萎缩的肉体,让他雄伟地勃起再勃起。

  一个找不到床位的男子在大厅里徘徊着,他最后选择在M和M身边的一个人之间躺下,但他又怕被两个人之中的一个人排斥,他小心翼翼地坐在M的脚旁边,他的目光温柔,有意又似无意地看着M。M动了一下身子,暗示给他一个位置,这个男子就轻轻地在M的右边躺下了。他的目光转移到了电视屏目上。

  M去观查躺在自己右边的男子,感觉他长的还算英俊。M闭上了眼睛养精神,他知道二点钟左右大厅里的灯都会关上,二点钟之后是做爱的时间。M闭上眼睛想,灯关掉之后,是自己主动碰身边的男子,还是等待他来碰自己?

  一会儿,又一位找不到床位的男子挤了过来,他用商量的语气通融M,希望能挤在M的左边靠墙的位置。M没有排斥他,还是礼貌地侧了一下身,让他也侧着身子紧贴着自己躺下了。M观查贴在自己左边的男子,感觉他是一位中年人,皮肤有点黑,长的不难看也不英俊,是M在性上能一半接受但不会喜欢也不会讨厌的那一种男人。

  灯一盏一盏地关掉了,只剩下服务台那里的一台电脑还亮着屏幕。

  躺在M左边的男子把温度和温柔一点点地传递过来,M去看右边的男子,他好像睡着了,一动也不动地做着梦。

  M感受着左边的亲吻,从胸区开始上移然后下移,那根火热的舌头游遍了他的全身。两个身体晃动的声音惊动了右边的男子,他侧过脸故意不视M他们。此刻,从灰暗向黑暗过度的大厅里响起了肉体挤压的响声,和放纵的暧昧的淫荡的尖叫声。声音四起,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总会惊心动魄,而习惯了这里气氛的孤独者,此刻正用焦虑的眼睛四寻目标。

  一会儿,M的快感消退了,M闭上眼睛,他没有回味刚刚享受到的滋味,他感觉全身粘满了口水的臭味和荷尔蒙的腥味。

  “我去冲洗一下,过一会儿就回来,你看好我的位置。”M小声对左边的男子说。

  M穿上短裤,走进有灯光的洗浴厅。有几位刚刚性交完的男子正在清洗红红的生殖器和肛门。M不想再多看一眼,他想尽快洗干净自己,他打开一个淋浴水笼头的开关,让一阵冷热相交的雨水从头顶淋下来。M的肉体希望香皂的泡沫能快速地杀死那些看不见的细菌。

  

查看更多北京浴室同志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