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故事 迷离的一夜情

2015-09-08 作者: 阅读:

同志故事 迷离的一夜情

  没有锋的日子,我很孤单,把自己封闭在网络里,因为只有这里,我才可以做回真正的自我。漫无目的的在聊天室里闲逛,想要寻找一个能够聊的来的朋友,西陆里人很多,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淫窝,吞噬着你的灵魂。

  “你好,我可以抱你吗?”一个叫年轻1号的名字说,因为我在西陆里的名字叫:爱我抱紧我。

  “你好,你想抱抱我呀?,你是哪里的呀,什么条件呢?”好像是很老套也很实用的问题了。

  “我啊,沈阳,178、70、28,你呢?”他也问我。好像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和锋一样,我庆幸找到了代替,至少,可以发泄一下自己对锋的想念。

  “我170、56、23,是弟弟了。”我故做淡淡的回答。

  “好,我喜欢,你能来找我吗?”他到是很直接,我不会叫你失望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试探着问。“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要有感情才成,要不就只有性没有爱了,我不喜欢的。”

  “呵呵”,他干笑着,“我和你一样的。”

  “那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我等你电话,139……你找我,我去接你。”

  “好的,我记得了。”之后我便下了网。

  其实心里很矛盾的,好像老是有一双眼在背后盯着自己看,就想大姐同志说的,自己是那种“既想做婊子,又想里牌坊的人”。我对的起锋吗?他在远方是不是也在想我?可能早就把我忘记了吧。伤口还在隐隐的作痛,为什么我的爱就这么脆弱,为什么我的爱就这么难呢?哼,不去想他了,只要自己过的快乐,还怕什么呢。

  锋从长沙来信了,说他在那里过的很好,自己很适应军营的生活,每天夜里都会想起我,在梦中呼唤我的名字,把同房间的指导员都弄糊涂了,一个劲的问他阳是谁,锋说是他的弟弟,一个世上最亲的弟弟。读着锋的信,我心里莫名的温暖,立刻就想飞到他的身边,我喜欢被锋抱着入睡的感觉,那么安全,连梦里都会笑。

  锋是我大学的同学,也是我唯(百度帝攻吧文字测试)一的BF,可惜的是我大学毕业工作了,他却去南方参了军,在没有他的日子里,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着迷茫的日子,有的时候连自己也痛恨自己,为什么会喜欢男人,为什么要有这种为世人所不能接受的感情。

  选择麻木自己的办法,就是把自己泡在网络里,伪装着自己也迷惑着别人。

  在网络里,我可以尽情的改变自己,一会可以是个清纯可爱的弟弟,以后又可以成为一个淫丵荡无比的烂货,一会,还可能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哥,但是又有谁知道在关闭电脑,满屋漆黑后,我那孤独无助的心灵!

  漆黑的夜,给我漆黑的等待。

  好久没有去西陆了,不喜欢那里的氛围,人和人之间都是赤裸裸的。

  “好啊,我来抱抱你好吗?”又一个上钩的人说。

  “当然了,不过要先说你的条件。”我挑逗着。

  “我啊,30了,成熟稳重,怎么样?”他好像很自信。

  “哦,对不起,我不喜欢比我大的多的。”我回绝了他。

  “那你多大啊?”他好像还不死心。

  “我23,以前有BF的,现在分开了,”我为了避免他在问,就都告诉了他。

  “哦,为什么分开呢?能和我说说吗?”

  “我们分开了,我工作,他去参军了,我们感情很好的,我来这里只是想聊天,找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聊友。我要等到他回来。”真烦,我心里暗骂。

  “哦,那你能相信他不背叛你啊,军营里很多的啊,哈哈”他不怀好意的笑着。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啊,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用不到你来教训我。”我也发了火,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心里老像是有一股莫名的躁动,连平时最要好的朋友都说我现在变了,变的他都不认识了。

  “你看你,小弟弟,哈哈……”他狂笑着。

  我生气的关上电脑,一个人做在电脑前发呆,他的话语始终萦绕在耳边,“那你能相信他不背叛你啊,军营里很多的啊”,“那你能相信他不背叛你啊,军营里很多的啊”,我知道,锋是爱我的,但是……我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数着瓶子里的星星,我默念着“爱我”、“背叛我”、“爱我”、“背叛我”……

  夜很深了,我始终无法入睡。

  锋有两个星期没有来信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做些什么,说好了他到那里每个星期要至少给我写一封信的,可是……我现在经常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在花中飞舞,天边压着厚厚的黑云,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临的样子。

  白天重复着不能在重复的工作,我努力的把自己装在套子里,在父母面前,我是个乖孩子,在同事面前,我是个上进的好青年,可是,当夜深人静,一个人面对着自己的时候,孤单和恐惧就会侵袭我的大脑,多么希望锋就在我的身边啊,哪怕不说一句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

  三个星期,四个星期……已经过了一个月了,锋变的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又没有他的电话号码,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思想的毒瘤开始膨胀,他是不是忘记了我,是不是又有了别的心爱的人,不,不会的,我努力克制自己的胡思乱想。“军营里这种事情更多啊”我越想忘记的话,就越在我的耳边回绕。

  望着锋的照片,那是他临走时穿着军装的照片,英俊,神武,可是现在却更加触痛了我的神经,是啊,你是我的,可是现在,我却这么的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消失。

  早上给大姐打电话,他好像很兴奋的样子,说有找到了一个漂亮小伙,叫我过去和他们吃饭,我拒绝了他,说只想自己静静。我是怕看到他和别人亲热的样子,怕想起我和锋的往事,怕……

  收拾书桌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字条,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年轻1号,我突然想到了他,对,是他的电话,我都差点忘记了他。

  电话拨通了,一个很磁性的男人的声音。

  “你好,你是大伟吗?我是小阳。”我探视着问。

  “哦,是你啊,好久没有在网上看到你了,你还好吧,有没有想我啊?”他到是很直接。

  “是的,我想你了,你还好吧,最近忙什么啊,找到朋友了吧。”

  “那能呢,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啊,你也不说来看看我,呵呵”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老是叫我不舒服。

  “哦,好的,我最近没有什么事情,我会去找你的,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吧,你去接我。”我不知道怎么了,忽然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

  挂断电话,我还感觉自己的思想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哼,管他呢,人是为自己活的,只要自己过的好,就不要考虑别人的想法。我自私的认为。

  慢慢收拾自己的东西,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对的起锋吗?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再也不理我啊,可是,他这么长时间没有来信,说不定?

  “你在做什么?”妈x的喊声把我惊醒,原来我把东西装了又拿出来,拿出来又装进兜里,反复了好几次,被进来叫我吃饭的妈妈看到了。

  登上北去的列车,我的大脑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等待我的是什么呢?我这么做,应该吗?是不是很贱啊,我不敢去多想。

  车行使的很慢,我没有叫年轻1号到车站接我,而是叫他在车站附近一个著名的商场门口等待,其实也是我自己保(百度帝攻吧文字测试)留了一点心眼,万一他要是我不喜欢的人,或者行为怪诞的,我想我就悄悄的离开,还是不出现为好了。

  到了沈阳,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人很多,我慢慢的走着,一边用电话和他联系,问他的特征,快走到商场门口的时候,我老远已经发现了他,很高大,长的也很魁梧,但是和我的锋还是差了很多,怎么办?我是见他还是走开,我的心里开始了徘徊。我装做很悠闲的样子,从他的身旁经过,径自上了三楼,那里有一家买饮料的服务区,要了一杯可乐,我坐下来稳定自己的思绪。

  电话响了很多声,我没有接,我知道是年轻1号打来的,他肯定是很焦急的等我的出现,我的心里很矛盾,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对策。还是见他吧,我自己对自己说。

  拿起电话,我拨通了年轻1号的手机。

  “喂,是我,我在三楼等你呢,你来找我吧,我穿蓝格子上衣,白裤子。”我淡淡的说。

  “好的,你可等着我,不要走远了 。”他回答着。

  “慢慢的品尝可乐苦涩中的甘甜,我环视着大厦四周的景物,很美,但一切都不属于我,我这个孤单的异乡人,在哪里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呢。”我不禁悲切起来。

  “回头看我”,电话里他对我说。

  其实我已经看多他了,但是我还是装做第一次见的样子,慢慢的回过身来,注视他,突然我的目光凝滞了,因为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小男孩。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眼神问他。

  他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一把拉过那个男孩,“这是我的好朋友旭,是你的老乡呢”。

  我礼貌的回点了一下头,但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和我回去吗?”年轻1号探试着问。

  “我想……”我故做沉默。

  “想什么想,想我就成了,呵呵”他到是很干脆,拉着我的手就走。

  一路上跌跌撞撞的来到他的家,原来他和那个男孩住在一起,是个二室一厅的房子,还不错,我安慰自己说。

  “我要先洗个澡,好累啊,”撒娇好像是我多年的经验和专利。

  “好的,你先休息,我去做饭。”很关心,体贴。我的心里一暖。

  朦胧中,我好像又做起了梦,还是一只蝴蝶,在即将凋零的花丛中飞舞,远处的雨云已经越来越近,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突然,花朵张开了花瓣,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骷髅头,深着长长的臂膀把我抱住,我努力的挣扎,想要叫却叫不出来,眼看就要窒息死了,我却被巨大的力量摇醒。

  满头大汗的我做在床上,看着身边的年轻1号,他的眼神关切的注视着我,“怎么了你,看吓的,是不是做噩梦了。”我轻轻的点点头,起身松动了一下全身的关节,好可怕啊,以前做噩梦的时候,都是锋抱着我入睡的,没有了他的温暖,我……

  年轻1号轻轻的抱紧了我,在我的耳边低语,“你不是想要人抱紧你吗。现在我就给你。”我推开他,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观察着他,应该说还是不错的脸,北方人典型的粗旷与豪爽都写在了他的脸上,我想应该会有很多人爱他的。

  他也站起了身,走到窗前,望了望外面的天,回过头来。

  “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不由我同意不同意,就拉着我的手,还有那个叫旭的男孩,一起下了楼。

  走了大约有5分钟的路,我们来到了一座寺院,大庙小庙的我见的多了,本身却不怎么相信,年轻1号和旭到好像很虔诚,必恭必敬的走进寺院,在每座佛前都要拜上三拜。看着他们的样子,我有一种突然想笑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叛逆并不是我的个性,但是笑,却是来的不是时候,就像在北京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的时候,那么庄严肃穆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想笑,只有咬着自己的舌头,甚至流出血来。

  他们拜他们的,我偷偷的在寺院里溜达,庙宇不算很大,但是很精致,我走到后门的时候,站到门外看牌楼上的匾,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把本来开着的后门给关了上,而我被关在了门外。心里有了怪怪的感觉,我啊,连佛爷都不要了,只能成妖吧。我暗自胡想。

  年轻1号和旭找到了我,我象他们讲起这件事,把他们笑坏了,但是我却发现旭的眼神不是善意的笑,好像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像我拿走了他心爱的玩具一样。

  回到住房,天已经黑了,旭在厨房里呆了一会,就端上来几盘好菜,还有几瓶啤酒,我说过不喝酒的,可是他们却给我满了一杯,看着旭对年轻1号的目光,我到是越来越不自然了,唉,我的锋,你现在在哪里,做些什么呢?

  “来,我们今天一醉方休。”年轻1号怂恿着。

  “我,我不会喝酒的,酒精过敏。”我推辞。

  “那也少喝点,要不没有气氛。”他有说。

  旭独自满了一杯,撞了撞年轻1号的杯子,然后有对我说:“来,老乡,咱们喝啊。”可那眼神,却分明是:你成吗?

  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看不起我,虽然在别的方面,这种自尊心不是特别强烈,(要不早进清华了,)但是却对旭的眼神,那么的在乎。

  我拿起杯子,故意的弄的很豪爽的样子“来,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犀利糊涂的,也不知道自己拽了些什么。

  不过酒喝到肚子里却是真的,我这个人的自制能力是很强的,但是今天却喝了不该喝的酒,犯了不该犯的错……

  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是觉得好像自己真的成了仙,飘飘然的,浑身好自在。

  年轻1号抱起了我,走进他的房间,转身关上了门……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就被音乐声吵醒,头撕裂般的痛,睁开眼睛,我和年轻1号都躺在地上,而旭,却坐在床上,用怨恨的眼光看着我们。

  我已经习惯了被别人注视,但是那种眼光,我却不寒而栗。

  年轻1号抱着我的腰,还沉浸在睡梦之中,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被我征服了,我想。依稀记得他兴奋的抱着我的感觉,不停的做了一个晚上, 我给了他最好的享受,那是我为锋所积累的一切,已经没有男人,会从我的手中溜走了。

  我轻轻的推开年轻1号的手臂,光着身子走进卫生间,既然你爱看,就叫你看个够,我用带着嘲笑的眼神回视了旭,仿佛自己是一个得胜的将军。

  清洗完毕,这时年轻1号也已经醒了,坐在床边抽烟,还好像和旭争吵着什么,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吧。

  8点多,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原来是锋打来的,他从长沙回了家。

  他在电话中向我解释,原来对台湾军事演习,他们去拉练了,所以一直没有和我联系,他说他都想死我了,好想立刻就见到我,抱着我。

  这个死人,还记得回来,我虽然恨他,但是还是很高兴的去他家找他。

  锋的妈妈是个医生,家里不是很富裕,但是却很干净。

  好久没有见到锋了,他黑了,也更壮了,望着他那期盼的眼睛,我的泪水就不听话的流了出来,要不是他妈妈在,真想扑到他的怀里大哭一场。

  “咦,小阳,你的手怎么了?”锋的妈妈在给我水果的时候问。

  “我也很奇怪的,最近手上和脚上长了很多的斑点,我想可能是我感冒吃药过敏了吧。”我含糊的回答。可是锋的妈妈却好像很紧张是的,拉过锋的手到一边和他说了些什么,我看到锋向他妈妈摆了摆手,好像是不相信的样子,还边说边和他妈妈争吵了起来。

  我觉得我再坐下去,也不怎么好,就主动站起身来,想要告辞。

  “你先别走,小阳,你和锋去我们医院找张大夫,看看手上的东西吧。”锋的妈妈对我说。

  “我……谢谢阿姨,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我回答。

  “走,我陪你去。”锋不由我说什么,拉起我的手就走。

  拿这化验单,我仿佛跌入了无底的深渊,真的是梅毒二期,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我不停的喊,可是没有人回答我,锋冷冷的看着我,逼视着我,“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找别人我不反对,”

  “你为什么不懂得保护自己啊。”

  “我……”

  我无言以对,致命的一夜,我以为我得到了很多,我以为我胜利了,可是,我却失去了更多,输的更惨。我还有何面目再见到家人,在看到我心爱的锋。

  锋把我送到家,和妈妈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只听到妈妈好像摔倒在茶几上的声音。

  夜,漆黑漫长。

  我的泪水已经流干了,拿起笔,我写起了绝笔信。

  亲爱的锋,我知道你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我了,和你生活的日子里,有幸福,甜蜜,也有悲伤,恐惧,忘不了我们在一起时候的快乐,忘不了分别之后的想念,忘不了生病时,你坐在床边,一口一口的喂我,忘不了你参军临走的时候,对我说的,“等我,爱我就更要爱自己,为了我好好的活着。”忘不了你说过我是一张白纸,你要在上面描绘最美的图画,可是我,现在却再也洗不干净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男人,是上帝给了我亚当的身体,却弄错了性别,给了我夏娃的思想,我本来就是一个错,生活在人时间也是在受罪,就让我早点结束这个错误吧。

  爱你的小阳吻你血一点点的从身体里流走,忽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我又看到我变成了蝴蝶,在狂风中飞舞,漫天的蝴蝶,汇能了蝴蝶的海洋……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可是我却没有了力量去接,也不想不能去接了,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花的世界好美,我在风雨中飞舞,任雨水打湿我的翅膀,跌落在花丛下,泥土掩盖着我的身躯,慢慢的,水淹到了我的脖子。

  “醒醒,小阳,你醒醒啊。”

  好熟悉的声音,我艰难的睁开眼睛。是锋,我向他笑了笑,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因为脸好像都已经僵硬了。

  他用毛巾包起了我的割伤的手臂,把我放到背上,匆忙的向楼下跑去。

  拦的车看到我身上的鲜血和奄奄一息的我,都没有停下来。锋狂叫着,可是没有人理会。他背着我向医院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不住的说,“小阳,千万别睡啊。”“小阳,千万别睡啊。”语音中已经哭的颤抖了。

  我的眼皮很沉,好像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但是能够在锋的坚实的背上,我已经满足了。

  “锋……你……爱……我吗?”我颤抖的问。

  “爱,这辈子爱不完,下辈子接着爱。”他哭着说。

  “锋,你……能……原谅……我的……不忠吗?我……只是……太……太……想你了……太……”没等我说完,一口血堵住喉咙。

  “你别说话,我给你唱歌,千万别睡啊……是否对你承诺了太多,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让你疯,让你去放纵,以为你,有天会感动关於流言,我装作无动於衷直到所有的梦已破碎才看见你的眼泪和后悔,我是多想再给你机会多想问你究竟,爱谁既然爱,难分是非,就别逃避,勇敢面对给了他的心,你是否能够,要得回怎麽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才会陷入感情漩涡怎麽忍心让你受折磨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如果你想飞,伤痛我背……”

  漫天的蝴蝶飞舞在我的身旁,空旷的街上,只有锋那变了声的歌声……

查看更多同志故事一夜情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