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故事 健身房对Gay有天然的诱惑

2015-09-01 作者: 阅读:

同志故事 健身房对Gay有天然的诱惑

  虽说俺对健身这玩意一向有点意兴阑珊,因为先天性不足──要把一副平胸排骨炼成前凸后凸的好身材,工程实在浩大,但不去白不去,这健身堂离开公司又只是几分钟路程,想想到那儿认识些帅哥也不错,还有那春光乍泄的更衣间……于是「话唔嫁又嫁」,收拾收拾,浩浩荡荡的健身去。

  俺这类刘姥姥难得要健身,事前准备一定不能少。

  要穿一条没有穿洞或洗得发黄的内裤;翻箱倒箧找一条可以见得人的运动短裤;把自己那双无牌运动鞋好好地漂白一般,大费周章就只为了能在健身时「好看」。

  天晓得,俺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会在其中一架跑步机出现。

  名人健身堂里头有很多上班女郎,全副行头上阵──A牌的运动鞋、N牌的运动鞋和两截式紧身背心,露出那平坦光滑的腹部,好多还打上脐环,耳上听着苹果随身听。太多对手了,不秀不行。

  于是一绺沾湿了的发丝紧贴在脸上,微微发光的汗滴缓缓的在腹间流下,那长看似不施脂粉的素脸实际上是涂抹上现时最高明的裸妆,偶尔轻轻地举手,抹掉额上的汗。

  所谓的性感,就是要在刻意与随意之间拿捏得准,要电晕所有在场的咸湿伯父。

  俺上的第一堂课就是拉丁舞,那洋导师长得高头大马,浑身上下都是一个「基」字,那电动臀扭得妖娆得过份,肯定是零号。

  我一向是舞痴,要记牢所有脚步实在是一个艰难任务,所以全场人向左移两步,左手向左摆动两下,俺是向右狂移,那手更是不听使唤,像一只误吞春药的猴子,春情大发的狂摇狂摆,惨不忍睹。

  当中有一名师奶,站得前前的,双眼没有一分钟离开过那洋导师;小息时,拿着水瓶吸啜,那暧昧眼神也是钉着他,俺见了伊那副媚态,就知道伊对那俺导师多了一点春心。

  可惜可惜,就算妳脱个精光,躺在地上摆个S字,或来个拱桥,把要害高挺,把他逼至推至不可逆转之地,他也可能会选择闭上双眼,找到机会,必定落荒而逃呢。

  妳就是少了支棍。少了支棍,唯有寄望下一世了。

  俺跳了一小时就汗流夹背,气喘如牛,样子像刚打了一场浴血苦战的士兵,疲累得很想就这样躺在地上魂归天国。如此窝囊,如何勾男?

  那人流不断的举重间令人生畏,里边都是那几个常客,每天就这样耗上几个小时在这里把肌肉摧谷到最极限。有了40吋胸肌还不够,要向42吋迈进,那是一个叫人迷失在里头的欲望空间。

  有几个长得不高的肌肉人,有一种不成比例的畸形恐怖,那太大太宽的肩膀把头显得太小,那膨胀过大的小腿,像打了长肉剂的猪肉。

  身高少于170公分的男人,请千万千万莫要锻炼过度,要精瘦雕致,不要魁梧结实,你们要对全球人们的眼睛负责任。

  这几名畸肉人最喜欢在更衣间里互相吹嘘,对话例子如下:「哗,Eric,好久不见,你的abs越来越美。」

  Eric:「哪里哪里,最近还肥了一些。」边说边对着镜子屏气凝神,挺起腹肌。「Deric,你的biceps也很大。」

  Deric:「哈哈,老了,不比从前结实。」边说边对着镜子谷出那小老鼠。

  如此这般,你敷衍我,我敷衍你,比假面超人还假,前途一片黑暗。

  这个名人健身堂是本城三大健身所里妖气最淡的一个,基民大约是20对1吧,其它的狒狒健身和咖哩健身大约是3对1。所以更衣间里无啥看头,大家都安份守己的脱衣洗澡吹干头发。

  当然偶尔还是会有一两名激进派的基民在那儿猎食,曾见过一名壮年阿伯,穿着一条黑色镂空,要害若隐若现的内裤在更衣间穿梭。

  有一回,俺梳洗完毕,准备更衣时,突然觉得芒刺在背,回头一望,原来对面有一名阿伯在那里虎视眈眈。

  我耳边响起了那首《粉红樱桃百苹果》,于是悄悄地把毛巾拉下一些,露一露股沟(他一定在吞一口口水),慢慢地把内裤套上,有意无意地把毛巾拉开(他一定要开始流鼻血了),然后就拿毛巾抹抹下腹部(他一定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俺沾沾自喜,假装不经意地回头一望,天杀,原来那阿伯已不知影踪,真令人泄气。

查看更多健身房Gay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