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搞基故事 处男的诱惑

2015-06-22 作者: 阅读:

男男搞基故事 处男的诱惑

  我叫小飞,24岁,身高177,体重63公斤。是一个从百无聊赖的高中就开始暗恋校园帅哥,网龄已达3年,享受过爱的虚荣也经历过419的失落,目前对纯洁的恋情已经不报什么奢望的天津同志。

  可是几年前我并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每天早晨挣开睡眼,我就想今天能写点儿什么了不起的惊世骇俗的文字在网上发表,就如绚丽的烟花霹雳啪啦的升起在天津这座城市的上空,刚好被我的真命天子看到,从而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真正意义上的同志恋情。

  在我打工的彩虹酒吧里,有一个经常独自光顾的欣长的男孩儿,总是要一杯加冰的“血红马莉”,从黑色的牛仔背包里拿出一本书,一看就是一个下午。我喜欢观察他读书和抽烟时若有所思的神情,那一双隐逸在烟雾和几缕长发后的深邃的双眸仿佛能够看透这世间的一切,虽然带着一丝厌倦。他似乎也知道我在观察他,但是从来不讲话,直到有一天他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爱你”和他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这个比我小三岁名叫天天的男孩儿身上那种颓废和孤独的特质深深吸引了我,这种特质来源于他对生活的疲惫和对爱情的渴念。尽管我们是那么不同的两种人。我野心勃勃,精力充沛,生活对于我来说是一只香甜的水果,我随时准备咬上一口,尽情享受它带给我的香甜。而生活对于天天,是一块撒了砒霜的蛋糕,每咬一口只会中毒越深。但这种差异只能加深彼此的吸引,就像地球的两极那样不可分离,我们很快坠入情网。

  认识他不久,天天就告诉我了一个来自于他家庭内部的秘密。他父母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都会在周末跟自己的情人幽会,这是在偶然的机会被天天分别发现的,天天当然没有说破,只是毅然决然的搬出了那个用他的话说“肮脏透顶”的家。天天在西郊租了一间房子。第一次去他那里的时候,房间里有一股单身男孩儿特有的味道,能刺激女性体内荷尔蒙加速分泌的味道,床头挂着一幅蜡笔画的自画像——湿湿的头发一直垂到皱着的眉头,一双大眼睛似乎蕴藏着无限的烦恼。床上,僵硬的臭袜子和内裤扔的到处都是,要知道他搬出来之前这些东西都是家里的保姆在洗也就不足为怪了。“天天,你真应该找个人来好好照顾你。”天天温柔的抱住了我,“知道吗?你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也是最后一个,我真的好喜欢你。”

  呵呵,被一个小帅哥抱着说喜欢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是吗?喜欢我什么呢?”

  “什么都喜欢。”天天纯真的笑着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天天的笑容,就好像小孩子得到一支棒棒糖也能让他们开心,小孩子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我搬进了天天的“家”。

  天天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早晨11:00起床,吃一盘我为他做好的蛋炒饭,这同时也是他的午饭,饭后洗个热水澡,大约下午1:00到楼下十字路口看老大爷下象棋,2个小时以后到购书中心看书,直到晚上7:00在街上随便吃点东西,然后回家,看影碟或者打电子游戏,或者画画儿,或者折纸玩,直到午夜。天天从家搬出以后不久就退了学也没有找工作,需要钱的时候就给家里打电话,很快就会有一笔存款打到他信用卡的账号上。他是社会学者所说的那种出生于八零年代从小养尊处优惯了的“垮掉的一代”,在没有人交接的地方,他自得其乐。

  佛洛伊德说过:“想深入的了解一个人吗?那就跟他作爱吧,不管他是女人或是男人。”

查看更多处男故事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