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男同性恋学生自述与男同学教室偷欢被抓

2014-03-18 作者: 阅读:

初三男同性恋学生自述与男同学教室偷欢被抓

  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了他,让我从噩梦中惊醒,浑身大汗。这样的噩梦二十年来常常骚扰着我,伴随着我从一个懵懂的少年度过整个青年期。这个反复出现的恶梦一直到最近的几年才减少它出现的频率,然而最近闹得纷纷扬扬的马航失踪案再一次让我梦见了他,我的初恋情人。二十年来我一直为自己的懦弱而沉浸在自责之中。

  那是在二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初三学生。那个刚开放不久的年代同性恋完全是个禁忌的话题,但我却已经爱上了我的副班长麓。麓很壮实,高大又帅,成绩也很好,我从初一就开始暗恋他,每天午休的时候都偷偷趴在窗台看他在操场上英姿飒爽地打篮球。进入初三换位以后我很幸运地跟他成了同桌,朝夕相处不久我们就很熟了,放学还常去他家玩,甚至还偷偷趁他父母不在家,看他不知道从哪儿借来的黄色录像带。有一天我们看的录像带不知怎么忽然出现了两个赤身罗体的白人男孩做着那种事情,我俩看得面红耳赤,目瞪口呆,第一次知道男人和男人也可以这样做。

  就是那一天,他学着录像里的样子,把我推倒在床上,我们偷食了禁果。有了第一次以后,我俩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加上青春期的悸动,越轨的事情多次发生,有时候甚至在学校厕所的格间里也会做一次。

  虽然初三的升学压力很大,但是由于与麓的爱恋,那反而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然而好景不长。

  我记得那天上午不上课,在家复习,下午则是历史会考。会考三点开始,我二点四十左右到学校。由于会考的教室还没开放,我们都等在教室外面,我在人群里看到了麓,他也看到了我。他过来一把把我拉过去,贴着我的脸,带着淫笑说:“你怎么才来,想死我了。让我们去放松下。”

  我心照不宣的跟他走,他的手臂紧紧地勾着我的脖子,身体靠着我的左侧,我能感觉到他的体温,让我觉得很幸福。

  我们远离了同学们,走出了教学楼来到了操场一边的体育器材室。这件房间不上体育课的时候鲜有人进出,堆放着各种仰卧起坐的软垫和球类,私密性比较好。

  一进房间,我们就迫不及待的互相亲吻,双手在对方身上大胆地游走。他解开我的衬衫,把头钻进衣服里舔我的身体,让我激动得不行;然后我也解开他的衬衫,把他衣服完全剥了下来,腹肌胸肌奶头,全部被我舔了个遍,他身上散发的雄性少年的气息令我沉迷陶醉。他轻轻地呻吟着,一边解开了裤子,我顺势把他的裤子扒到脚踝,他硕大的**一下子直挺挺的弹了出来,我用手轻轻套弄着他的**,他把两手放到脑后,闭着眼睛呻吟着,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把嘴巴迎上去,为他口交。弄了一会儿,我的喉咙和嘴巴都被堵住,口水直流淌出来,我觉得很不舒服,就退出来,说“麓,差不多了,要考试了,我们快回去吧。”“不行!再弄两下。”他马上又把**塞进了我的嘴里。

  正当我们如胶似漆,欲仙欲死,都快忘了考试时间的时候,突然,器材室的门被推开,“你们在干什么?”一个低沉的男声把我俩同时吓了一大跳。

  这才发现体育老师和打扫卫生的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俩的身后。

  刹那间,我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种结果“请家长?检查?处分?记大过?开除?……” 然而结果却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虽然体育老师的脸板得像铁板一样,但是他却没有过分的骂我们,好像也没有要告诉班主任的意思。

  “要会考了你们还有心思做这种事情?无耻!快回去考试!”体育老师就这样骂了一句。孙老头则一言不发。

  我们赶紧往门口走想回去考试。

  “站住!”体育老师叫住我们,我心一紧,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

  体育老师说“你们就打算这样衣冠不整得出现在考场?”。我们真是吓傻了,麓甚至还光着*,居然都忘了穿好裤子和衣服就往外走。

  器械室门边有两个很小的盥洗室,平时是体育老师他们用的。我走进一间盥洗室,孙老头跟了进来,麓却没有,我说麓怎么不进来? 孙老头说“你们还想呆一起耍流氓?他在旁边的盥洗室,体育老师看着他。”

  我不敢再问,我想想也对,老师肯定不会再让我跟麓在一起。我因为没脱裤子,就是衬衫解了,被拉出了裤子,所以我只把衬衫很快整理一下就好了。这时候会考的预备铃响了,我很紧张,赶紧从盥洗室出来,孙老头也没阻拦。我瞅了一眼旁边那间,门关着,没看到麓和体育老师,我想他们应该在小盥洗室里,麓的衣服裤子都被我脱了,穿起来会时间长一点,算了,不等他了,我自己赶紧回去考试吧。而且会考是按照学号分两个不同的考场,麓和我并不在一起考场,我的考场在他的楼上,回教室的时间比他更长,等了他也要分开去不同的教室。

  我赶紧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教学楼。孙老头是跟我一起出的体育器材室,我跑向的时候感觉到他留在原处,没有去旁边麓穿衣服的地方。

  跑到教室,监考老师已经发完了卷子,看到我满头汗气喘吁吁的样子,也来不及骂我,赶紧让我就座考试。

  坐下以后,我才稍微心安了一点,看来体育老师和孙老头不会拿我们怎么样,麓应该也回到考场考试了吧。

  一个半小时的考试很快过去了,考完以后大伙儿一哄而散。我来到学生停车场,想找麓一同回家,却没看到他人,等了一会儿他也没出现。因为看到他的自行车停在那里,我想他应该还在学校。于是我就去他的考场找,却是空无一人,我又想他大概考完去打篮球了,跑去篮球场却没看到有我们班的。我在学校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心里很不高兴,想这个没良心的,自己爽完也不知道溜到哪儿玩儿去了。这时遇到另一个同班同学祺,我问他有没有看到麓在哪里,他说没有看见,说不定被老师叫去谈话了吧。

  这时我才如梦初醒,也许体育老师把我们的秘密告诉了班主任,老师正跟他训话呢!那我还是赶紧溜吧,免得被老师逮到少不了一顿骂说不定还要处分!想到这里,我很不够仗义的,一个人溜回家了。

  回家以后,我心事重重,不知道明天去学校会发生什么事情,体育老师和孙老头到底会不会把我和麓的秘密说出去,还有老师有没有找麓训话呢,如果找他训了,那我早晚也逃不了。那时候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甚至家里都还没安装电话,我没有方法跟麓联系,我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这件事情也不敢跟家里说,我的父母看我心情不好以为是初三学习压力大引起的,也没怎么放心上。

  一夜无眠。

  第二天挪着步子极不情愿的来到学校,麓居然还没来,这很不正常,平时麓都是到得比我早。早自修一向勤勉的班主任也破天荒地没有出现,班里乱成一锅粥也没人管。有同学说看到麓的父母在校长室,班主任也在那儿。我的心情跌入谷底,“完了,我俩的事情肯定是被校长知道了,麓大概已经被当流氓抓起来了,不然叫他父母来干什么。接下来肯定就是抓我了,天哪!”我就想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罪犯一样瘫坐在座位上,手脚冰冷的等待着最后刑罚的到来。

  那两个小时,我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每次有老师从教室经过我都以为是来抓我的。一直到九点多的时候,班主任终于走进了教室,犀利的眼光一进门就扫向我,我几乎窒息,感觉就快死了。

  “麓同学昨天没有参加历史会考,一晚上没有回家,也不在学校。有同学昨天下午以后看到过他的吗?”

  什么?不是因为我俩的事,而是麓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去哪儿了?难道还在盥洗室?

  班里一片喧哗,继而归于平静,没有一个同学承认下午以后见过他。我也选择了沉默,我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耻。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我马上冲到体育器械室,没有麓,门口盥洗室的门跟我昨天离开时候一样关着,难道麓还在里面?我打开门,里面却没有人,盥洗室早上刚被冲洗过,打扫得干干净净。

  我忽然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脊背发凉,我爱的麓,他不见了。

  而别人都还木知木觉,校方说他可能跑出去玩了,或者去什么亲戚朋友家了。

  第二天,麓仍然没有回家,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又过了一天,还是音讯全无。

  警方终于介入了,警察查找了学校的各个角落却是一无所获。

  

查看更多学生同志偷欢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