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艳遇故事 火车包厢的男男激情

2015-06-17 作者: 阅读:

同志艳遇故事 火车包厢的男男激情

  作者:暴雨倾城 ([email protected])

  那段时间,我刚跟前任BF分手,他给的两条理由都很烂,至今我也不太能接受。一是我的JJ太大,二是我的脚太大。前一条理由还好,因为我X欲比较强,每天都想求欢,而他比较冷淡,所以性生活很不和谐,这能理解。但是第二条,无论如何也让人费解,男人嘛,脚大一点有什么关系,他平时有一个爱好,很喜欢让我穿着白色长袜跟他Z爱,连夏天亦是如此,并且会隔着袜子舔我的脚,这种行为也太太那个了。不管怎么说,莫名地我就失恋了,还是挺让人沮丧的。

  刚好公司派我去厦门出差,于是我想趁此机会好好地散散心,听听鼓浪屿上的琴声,看看辽阔的大海,心情应该会变得很好。返程的时候,由于客户的原因,临时延期一天,原来订好的硬卧车票,只好退订,再订票的时候,已经没有硬卧,不得不向公司申请购买了一张软卧上铺。平时,去外面出差,公司规定是要坐硬卧的,很少有机会享受软卧,感觉很新鲜。上车以后,发现车厢里只有我一个人,真TMD的爽,偌大的一节车厢里,都可以撒欢打滚了。软卧车厢里只有四张床,左右各两张,我将行李丢在自己的上铺,一个人坐在下铺,等待发车。

  火车已经在缓缓移动的时候,才有一个白胖的男人拎着一包东西,匆匆进来,跟我对视一眼,不算阳光,却也可爱。我的上一任BF就是一只熊,因此我比较偏爱这种体型的男人,他穿一件白衣的短袖衫,由于出汗,衣服紧贴在背上,露出各种曲线,最诱人的是胸前那尖挺的两个点。他把东西放在上面的床上,然后坐在我对面,原来他也买了上铺的票。

  火车开动了,我们面对面地坐着,这才仔细地打量了他。白净的脸上,泛着细细的汗珠,对于胖子来说,夏天最容易出汗了,他一边用手拭着汗水,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看上去,他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眼睛不算很大,却很有神,腮边有些胡子。他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就跟我打招呼。

  “你好”

  “你好”我笑着回应了一句

  “是去广州的吗?”他问我

  “不是,我去深圳的,到了广州还要转一趟车”

  “噢”他长吸了一口气

  “你做什么工作呢?”

  “我是搞IT的,软件销售工作”

  “这么高端啊”

  “哪里,哪里,很普通的工作,你呢?”我问他

  “我一个人在广州开美容院的”

  “你是老板?”

  “是的”

  “那还很不错啊”

  “也很普通,开店的压力很大的”

  接下来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心里想,这职业可真够另类的,一般美容院的老板不都是女人吗?怎么会有男人干这些,而他,一个胖子又怎么会懂得美容知识呢?这引起了我的好奇。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笑了笑,解释说:“职业和爱好是两回事,也有很多男化妆师的,像毛戈平就很不错,自己开了很大的公司”

  “我对这个行业不太懂”

  “这样啊,其实我年轻的时候,是中央美院毕业的,专门学习油画的,后来走向社会,才改行了,慢慢转型成了一名化妆师,再后来在这一行也做腻了,就出来经营美容院,我喜欢过自由一点的生活”

  “挺不错的,真的”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充满了对过往的回忆,似乎那些美好时光让他很兴奋,时不时地也会透出一些妩媚的神情。看得出,他很有可能是一名资深的同志,样子有点诱人,但也不好亲近。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在火车上跟陌生人发生点什么,这太困难,也太异想天开了。

  晚餐时间,他约我去9号餐车就餐,我们点了几个小炒,还喝了两瓶啤酒,双方聊天兴致很高,听他说起文艺圈里的八卦。以前,他在北京工作的时候,给很多知名艺人做过造型,说到某一个艺人其实是“兔子”,声音会刻意地压低不少,而且脸上有种不可琢磨的神情,不知为何他喜欢用这个词来代替G,听得我有些目瞪口呆,想一想那个中年歌星可是我妈妈的梦中情人,怎么会是同志呢?他又陆续讲了一些趣闻,见识很广,口才也不错,就是中间会夹杂一些脏话。

  吃罢饭,回到包厢里。他说要先去洗一下脸,就从包里一股脑儿地倒出一堆化妆品,有洁面的,有爽肤的,有护肤的,种类繁多,看得我有些眼花缭乱。心里想,难怪他的皮肤这么好,原来都是这些化妆品的功劳啊,等了半个多小时,他才回来。然后,我也去刷牙洗脸,再回到车厢的时候,他已经换了一条舒适的纯棉短裤,质地很软,一个人坐在上铺。

  我放下洗漱用具,无意间一抬头,透过他的裤腿,看到了他的隐私部位,黑黑的暗暗的,这家伙也太不小心了,万一我是个女乘客,一定会告他性骚扰。他一边在玩着iphone4,一边在跟我聊天。

  “其实啊,这社会就是这么复杂,你比如说我的客户里,有很多有钱的阔太太,她们整天什么事都不做,照样过着好日子,也有二奶和小姐,这些人就命苦了,得每天笑脸迎人,说起来人都是一样的,脱光了,哪里还能分得出高低啊”

  “嗯,有道理”我附和着

  “那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我问

  “有一对夫妻很逗,丈夫很丑,但比较有钱,经常在外面玩女人,老婆也不漂亮,是我店里的常客,经常身边带着不同的小靓仔,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各玩各的呗,这夫妻情义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就是看着钱上的”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啊”我有些吃惊

  “这很正常啊,你看看现在的社会都成什么样子了,笑贫不笑娼,有钱就是爹,有奶便是娘”

  “也不一定吧”

  “你接触的圈子里,可能都是像你这样的人,斯文正直,但我接触到的可是社会的方方面面,什么人没见过呢?”

  “你有点老江湖啊?”

  “做我们这一行的,你不懂得江湖,还怎么混呢?”

  不知为什么,总感觉他说出来的话,跟他的形象都不太搭,粗俗却又真实,一方面他是中央美院毕业的,感觉个人素质很高,另一方面却又粗口连篇,反差也太强烈了。

  由于,我一直坐在下铺,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的隐私部位,虽然也看不太清楚,但这种诱人的场景对于一个X欲旺盛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我一直在试图努力地判断他的性倾向,心里暗想:如果他是G,那我就该采取一点行动,如果他是个直男,那就糗大了。不知不觉中,欲望的火苗开始在燃烧。

  刚到10点多,他就有些困了,说要睡美容觉,就从上铺下来,去了洗手间。我看到他毛绒绒的小腿,很性感,很想用手去摸一下,又看到他鼓鼓的裆部,让我直咽口水。心里暗暗在下着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去试探一下,火车在高速疾驰着,窗外的景色飞快地过去,黑压压的,让人很想做点坏事。

  没几分钟,他就回来了,然后上床,关灯睡觉。我称呼他为“老曾”,他叫我“小邓”。老曾是河南人,三十多岁,未婚,一个人在广州经营美容院,如果他不是G,干嘛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结婚,况且他的行为里还透着一些G气,还有他提到G的时候,眼神里都会有些异样的神情,似乎不好意思,又似乎很可笑,反正暧昧极了。

  下铺一直也没有人,我索性就躺在下铺的床上,可是睡不着,心里痒痒的难受,就跟老曾聊天。

  “老曾,你结婚了吗?”

  “没有”

  “家里人不着急吗?”

  “当然着急了,到处给我介绍呢,可我没什么兴趣”

  “你是对结婚没兴趣,还是对女人没兴趣呢?”

  “都没兴趣”

  “那你平时接触那么多女人,就不想给自己找一个啊?”

  “不想”他的语气很坚决

  “那你平时一个人怎么生活呢?”

  “我一个人也挺好啊,想吃就吃,想干嘛就干嘛,为什么非要结婚呢?”

  “社会上的人不都那样嘛”

  “我跟别人不同的”

  “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这个嘛,反正就是不同,你不必多问了”

  通过进一步的确认,我想,我已经能判断出了,老曾应该就是一个G,否则天理难容。火车不断地钻进山洞里,又飞驰而出,轰隆隆的声音,让我丝毫没有睡意,心里的小虫子不断地爬来爬去。我关了床头灯,窗外时断时续地有光透进来,很适合搞暧昧。

  大概晚上12点了,听着老曾的鼾声,想必他已经进入梦乡,于是我起床,蹑手蹑脚地走近他身边,在那里站了足足有五分钟,却不敢下手,我一直在犹豫,生怕这种鲁莽的行为会生产不良的后果,可生理欲望又驱使着我伸出了魔爪。

  就在那一瞬间,欲望战胜了理智,我将右手伸进了老曾的内裤,并且在第一时间将他的那个小宝贝握在手中,它乖乖的,软软的,慢慢又变成粗粗大大的。老曾的鼾声突然停止,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紧张的要命,生怕他突然醒来,赏我一耳光。不过,随即他又恢复了正常的鼾声,我这才放心。可是这时,他的小宝贝在我的手中已经变成一根粗粗大大的宝贝,听人家说胖子的JJ都比较短小,尤其是先天肥胖的人,器官的发育都会受到些影响。可老曾的家伙真TMD的粗大,或许老曾从前是个很瘦的人,只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才吃胖的,他的那玩意大起来,握在我手里,还是有些份量的。

  我感觉到他默许了我的行为,于是壮着胆子把手伸进他的上衣。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他有些激T,果然N头很大,用手轻微地捏了一下,他就“啊”地呻吟了一下,我想他应该是醒了,却又不愿意揭穿我。一直以来,我都特别喜欢大胸部的男人,在我眼里他们就像是奶牛,你吃奶的时候,会让他们兴奋尖叫,这也更能刺激我的X欲。而且这个部位,往往是胖男人们的要害地带,只要稍稍进攻一下,他们就立刻缴械投降了。我一边捏着他的N头,一边用手套弄着他的JJ,很快他的鼾声完全停止了,只剩下一种闷闷的发不出声来的感觉,偶尔会“啊”地小声呻吟一下。

  一个人情欲高涨的时候,是很难控制心里的想法的。大概,晚餐的时候,我们都喝过酒,所以更有些燥热。我用手指或轻或重地捏着他的N头,的确很大,比我的前BF还要大,胸部的手感也不错,两乳之间有一些柔软的胸毛。顺着往下摸,一路到达中庭。他很配合地伸展了双腿,能明显地感觉到他是迎上来的。由于激动,他的宝贝在我的手中,一跳一跳的,想要逃开。我不得不更加用力地套弄,已经变得很硬。终于,在我的快节奏之下,他S精了,而且量很大,弄了我一手都是,在S精的那一刻,我听到了“啊,啊”这种兴奋的呻吟,在火车的声音之下,似乎并不那么明显。整个抚摸的过程不到十分钟,他并没有跟我讲话,我们连彼此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等他发泄完了,我的欲望也被点燃,很想让他也为我服务一下,可是他又转身睡去,我只好独自去卫生间里自行解决。

  第二天早上,6、7点钟的样子,天刚刚亮,火车也到了广州,我还在迷糊中,老曾已经提着行李下车了,连个招呼都没打。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昨天晚上,他到底爽了吗?很想和他交流一下这种感受。以前,跟一个网友在电影院里搞到S精,似乎也比不过在火车上的激情,毕竟这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而且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G,难度大多了。至今,我也没弄明白,那个老曾到底是不是G,还有他生活的好不好。

  火车到站了,暧昧已经结束,真想再有一次这样的激情时刻,那时换成是我被别人服务,想必这种体验也是终身难忘的。每当想起那晚的事,我的心都会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真是太刺激了。

  (全文完;感谢作者暴雨倾城投稿)

查看更多包厢艳遇同志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