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搞基文:爱在彼岸(7)

2019-05-09 作者:书连子 阅读:

☆、(七)(过去的过去)情乱洗头店

(七)(过去的过去)情乱洗头店

我和姐姐没有“私奔”成功,姐姐被卖到酒楼当后,我就开始四处流浪。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一个满头卷发的老女人收留了我。她是洗头店的老板娘,平时总是穿着透视装,露出里面的丁字裤和过分丰满的乳房。她喜欢涂紫红色唇膏,嘴里总是叼着香烟,人称“丁字裤夫人”,简称“丁夫人”。有一天晚上,她看见我蜷缩在洗头店门口,心生怜悯,说要给我一份工作。从此,我就在洗头店里当学徒。

刚开始我以为这真的是一间洗头店,很多漂亮的女洗头工在店里转来转去。她们都穿着超短裙,有些是紧身的,有些则很飘逸,但她们似乎都不习惯穿内裤,店里风扇开得大,常常把那些短裙吹起来,露出圆圆的屁股,另外一些穿紧身裙的,一般不用风吹半个屁股就翘在裙子外面。她们最习惯的动作就是张开双腿坐在沙发上,然后老是用手挠着两腿之间的地方,我每次都企图低下头来看看是不是有蟑螂虫子什么的在咬她们,这时丁夫人就会敲我的脑袋,说:“姐姐的秘密是给你看的吗?等你会赚钱了就让你看个够!”原来,要看里面有没有虫子是要花钱的,当时的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来店里洗头的都是男人,一般是中年人,偶尔也会有年轻男子或老大爷。他们应该都是会赚钱的,因为他们总是趁着洗头工给他们洗头时,把手伸到“姐姐的秘密”里摸来摸去,而且丁夫人不会敲他们的脑袋。

当洗头工的“秘密”被摸得差不多了,男人裤裆下也鼓起一大包来,洗头工就会把男人带上楼去,丁夫人的说法是,他们要上去焗油,但是我认为她一定是在撒谎,因为焗油只是头部运动,为什么他们会把天花板敲得“轰轰”响?我是永远不被允许爬上楼去的,以致我一直对楼上怀有强烈的好奇,并暗下决心有一天一定要上楼去体验一下“焗油”。

对于我来说,上楼并不难。有一天丁夫人吃了太多奶油,整天上厕所,而且一上就是大半天,于是我悄悄溜上了二楼;又有一次,她跟几个夫人在内厅里打麻将,我提了一只桶,桶里盛点水,再拿上拖把往楼上跑。等到被丁夫人逮住了,我就说:夫人,我想这条楼梯应该清洁一下了。然后,就将拖把往桶里一捅,开始拖起楼梯来。丁夫人不但不责怪我,还说我忽然变乖了。我一边甩着拖把,一边哧哧地偷笑。

到了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禁不住回想着白天在楼上看到的种种情景。有一次,有个中年男子跟着洗头工进了房间,他们并没有在头上动作,这证明丁夫人的确在骗小孩。我所看见的,是洗头工趴在男人的双腿间工作,随之而起的是男人哼哼唧唧的呻吟。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心跳加速,两耳发热,整个后脑勺一阵阵发麻,像一团黑色的毒气灌注全身。忽然,男人“啊——”的一声长叫,像被人用破碗沉沉地刮了一下,洗头工马上弹跳起来,但已经躲避不及,她一边猛吐口水,一边咒骂道:“你这个傻逼,这么快,不提前说一声!”男人舒服地叹了口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不好意思。”

还有一次,洗头店来了个年轻人,约摸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又高又瘦,白白净净的,很斯文。我出于好奇,就跟了上去。看见他们在床上缠绵不休。我看着两个赤裸的身体像野兽一般互相亲吻和抚慰,自己也有了反应,我伸手进去摩擦,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正当我觉得最畅快并感到有些东西要出来的时候,丁夫人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臭小子,你在上面干嘛?”我只好收手,提起桶和拖把,告诉她楼梯需要清洁一下了。

晚上想起这些情景,白天没有发泄的东西就畅快地射了出来。我的第一次就是这样开始的。

我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了我最重要的岁月。但我从骨子里有一种爱慕虚荣,我意识到这些偷偷进行的行为是多么的肮脏和令人厌恶。我每次都想躲开,但身体却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完全不受控制。全身上下发痒,只想给自己挠痒,然后不可避免地一遍一遍地自渎。而当一切结束后,我总是痛恨自己,觉得自己离高贵的生活越来越远。

查看更多父子搞基父子恋兄弟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