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搞基文:爱在彼岸(4)

2019-05-09 作者:书连子 阅读:

☆、(四)(过去)傅林柏:“跟我回家”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躲在火车洗手间狭小的空间里,我以为时间可以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始终没有成功。于是,我干脆就做了,伴随着一阵极致的快感,我一转身,单手支着墙,气喘吁吁的,全身感到无比轻松,像卸去了沉重的包袱。

我心情愉快地回到军官身边,这时他已经醒来。

“昨晚睡得还好吗?”我问。

“没怎么睡,只是合了一下眼。”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你的身上了,真抱歉!”

他没有说话,只微微地笑了笑。

将近中午时分,我提议为他画一张肖像,他开始万般推辞,最后拗不过我,只好勉强配合。他一会儿看看窗外风景,一会儿又笑着回过头来,他的手一会儿托着下巴,一会儿又放在两腿之间,整个人显得很不自在。火车上其他人似乎对这件事也很感兴趣,都凑过来观摩,还有人指指点点。这使得军官更加难为情了。

当我把画好的肖像递给他时,他端详了半天,眉头一皱,问道:

“这是我?为什么看起来像个孩子?”

我轻轻一笑,对他说:“在我眼里你就是这样的。”

事实上,无论我给谁画肖像都喜欢将他们儿童化,我喜欢儿童的干净和纯洁。

旁边的人都笑起来,军官手一托下巴,也忍不住笑了。

为了答谢我,他中午请我到餐厅吃饭。在餐厅里我们聊了很多,他开始谈他年轻当兵时的趣事,每每让我忍俊不禁。他说他老婆是父母帮他娶回家的,他十八岁时有一天回到家,父母就让他进房,他推开房门就看见老婆躺在床上。就这样,他们有了第一个儿子,当我想到那个时候也正是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合诞下我的时候,就觉得他讲的事情离我是如此之近。我越来越喜欢这位父亲,我真希望自己就是他的儿子。平时沉默寡言的我也开始对他说自己不幸的遭遇。

父亲死后,母亲改嫁,因为经济困难,姐姐被卖到了镇上的酒店当,然后母亲和继父扔下我远走他乡,一直没有音信,我不得不到洗头店去当学徒。但在洗头店里的遭遇是另一段灰色的记忆,那些肮脏污秽的事情甚至让我无法启齿,讲到这里,我就把话咽了下去。

“总之,”我说,“我必须离开洗头店,去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你怎么会选择去南昌?”军官先生问。

“我不知道,我来到火车站才决定去南昌,我只能见步行步。”

列车员来查票的时候,很快就发现我没有买票。正当我心中忐忑之时,军官掏出钱来,对列车员说:“给他补张票吧。”

“谢谢您,先生。”

他再次没有作声,只是微微一笑。

“我歉你太多了,先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还。”

他用温柔的眼睛看着我,然后慈祥地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说着,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傅林柏上校”。我顿时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上校拍拍我的肩膀,鼓励道:

“好孩子,不哭!这只是人生小小的挫折,以后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做个男子汉,要坚强,知道吗?”

我想,这就是父亲应该对他的孩子说的话。可惜我的父亲去逝太早,不然,我此时就不会轻易掉泪。内心的感动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那就像你在冰冷的世界里经过漫长的寻觅之后,忽然遇见了温暖的阳光,没有经历过的人,从来不知道缺少意味着什么。

但随着火车慢慢驶入南昌,浓烈的伤感便开始在我身上弥漫。火车一到站,我和上校就要分别,我将重新变成孤儿,继续流浪的路。

不知道是不是上校看出了我的心事,但恰恰是在最后时刻,他问出了我一直期望的问题。我们背着行李从火车站出来即将分手的时候,他忽然问道:“你找到地方住了吗?”

不是我为了让他收留我而编造谎言,事实上,我的确没有去处。原来的计划是,如果找不到旅店我就会在天桥下打地铺,这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是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我却没有马上把事实说出来,我不愿意让上校感觉到我多么渴望可以跟他回家。可是,我又找不到欺骗的理由,而且我是从心底里希望告诉他我无处可去。纠结的结果是,对方发现了我无家可归的羞愧。

“要不,先住到我们家吧,你人生地不熟的……”

那一刻,我的幸福感超过了所有过去体验到的快乐。我看到绚烂的晚霞开始不断地扩散,直至把整个天空都染成橘红色,世界也变得通透、明亮,洋溢着幸福的色彩。

我点点头,一切是那么地自然而然。

上校像个大哥一样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引我前行,并在我耳边说:“孩子们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查看更多父子搞基父子恋兄弟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