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耽美小说:时光和他们

2014-03-24 作者: 阅读:

校园耽美小说:时光和他们

  Chapter 01

  星期六下午老教学楼前的操场上很热闹,老师学生熙熙攘攘地挤成一堆看场上的人打球,喝彩的,吹口哨的,也有嗷嗷乱叫唤的,什么声音都有,又吵又闹,赵时光是不屑掺和这种热闹的,他只是在教室里趴着睡了一觉,昏昏沉沉地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过操场。

  于是一宗惨案就这么发生了。

  那时候已经是黄昏,夕阳红得像血。

  一只篮球不知道是经了谁的手跟个炸弹似的跑偏了,砸向周遭围观人群,群众们又在各自的呼号中分成两拨往两边散去,开出一条道来,那只要命的篮球就这么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之后,准确无误地砸在了因为听见喧哗声茫然扭头的赵时光同学的脸上。

  群众们噤声了,赵同学风中凌乱了。

  残阳如血,如果这时候赵时光有空抬头去看看天边的话,说不定还会感慨一把大自然的美丽壮阔,可惜事发突然,被砸懵了的赵时光只是茫然地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水泥地上被殷红的血砸出一个个圆形的痕迹。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还愣着干嘛,赶紧给他止血啊!”

  于是群众们又浩浩荡荡朝赵时光跑去,有纸的递纸没纸的就凑在一边看热闹。赵时光估计是血小板什么的有点低,闹了半天,地上纸团扔了一堆,他那鼻血还是没一点要止住的意思,又有人去喊老师。

  赵时光觉得他们有点小题大做,他本来想捂着鼻子去找个水龙头洗洗就好了,结果旁边围了一大群人,几个平日里跟他相熟的尤其紧张,硬要把他架着不让他走。

  赵时光尴尬的要死,想着丢人啊,真丢人啊,然后边上有女生递了包湿巾,有人接过去拆开,特别体贴地给他抹干净脸上被篮球砸出来的可笑的尘土印子。

  赵时光受宠若惊的同时更加风中凌乱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没过多久一班的班主任过来了,身后还跟了个高高瘦瘦的学生,一班那位班主任也凑过去看了看赵时光的鼻子,说:“没事,好端端的,你们搞这么大阵仗是要干嘛啊,吓我一跳还以为鼻梁骨断了。”

  旁边有学生插嘴说:“老师,他鼻子的血止不住怎么办?”

  “这还不容易?”一班的班主任听了就亲自找学生要了包纸,撕下两块搓成两个团塞住了赵时光的鼻孔,然后扯出一直跟着他的学生对赵时光说:“喏,就是这小子砸的你,我让他给你道歉。”

  赵时光鼻子里塞着纸团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然后仰着头,默默地朝天翻了个白眼。

  老师一出场没多久人就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操场上的人们依旧热情高涨,看球的依旧咋咋呼呼地围观,打球的继续卖力出汗,赵时光心里有了阴影一刻也呆不下去了,抬腿就要回宿舍。

  一班老师眉毛一挑,指挥着之前那位学生说:“你陪他一起回去吧。”

  于是肇事者伺候着受害者慢腾腾地往宿舍楼走。

  赵时光一直仰着头,但是从老教学楼前的操场下去宿舍楼多是台阶,怕一不注意一脚踩空了,只能让那同学像伺候重症病人那样搀着他,一步一步慢吞吞地往下走,其实真没这必要,他伤的是鼻子又不是腰。

  一路上两个人颇不自在,姿势换来换去的都觉得不舒服,最后那男生一只手搭在赵时光的腰上,另一只手抓着赵时光的手。

  赵时光:“……”

  这不就是一对小情人小伙子搂着女朋友的标准姿势吗?

  赵时光凌乱了,干脆抽出胳膊搭在那同学脖子上,看上去就是一对好哥俩。

  那位同学比赵时光高了一个头,所以每次赵时光的视线只要往旁边偏一点就会看到对方近在咫尺的下巴,对此赵时光很不爽地咬牙切齿了一路。

  漫长的岁月过去了,两人总算是回了宿舍,那男生一身红得扎眼的球衣,咧嘴嘿嘿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牙:“我叫方飞远。”

  “唔。”赵时光已经不再流鼻血了,点了点头含糊地应了一声:“赵时光。”

  有时候赵时光会想,如果他和方飞远这也算是缘分的话那绝对是孽缘,一笔数不清楚的烂账。

  方飞远其实是认识赵时光的,但是人家不认识他,赵时光在二班,他是一班的,两班之间就隔了一堵隔音效果实在不咋地的墙,至于两个班的课任老师都是一样的,所以各自的感情都还不错,经常有人在两班之间来回跑——比如方飞远。

  但这不包括赵时光。

  赵时光是个异类,不折不扣的,特立独行的,异类。

  赵时光的座位永远在靠近走廊的那组的最后一桌,而且三个多学期以来风雨无阻任别人怎么赶都还是死都不肯挪窝,一个人像只螃蟹似的霸占着整张桌子,还有上课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死样子,一只手撑着下巴没精打采的听课,至于下课的时候除非去方便否则永远都只是趴在桌子上装死。

  他一个人占着一张桌子,平时不怎么搭理人,也鲜少参与集体活动,用班上某个学生干部的话说,就是个影响班级内部团结和集体稳定性的不良分子,但是他又很安分,基本上什么事都不掺和,不挑事不打架,看起来像个安静听话的好学生。

  此人在二班是个神奇的存在,他跟人家相处了那么长时间,至今还没把班上的人认全。

  方飞远是在二班听过课的,其实也没什么好听的,毕竟两个班的老师都一样,教的内容也一样,只是有几回上体育课的时候下雨,老师宣布自由活动,他穷极无聊才会溜进二班听课。

  赵时光那桌是二班唯一有空位的,所以方飞远自然而然的就在他旁边坐下了,之后又来来去去几回,方飞远记住了赵时光这个人,赵时光对他则一丝印象也无。

  方飞远也不是真的闲的蛋疼跑来听课,他把大把的时间都用来研究身旁的这位赵时光了,从这方面来说他确实闲的蛋疼。

  他觉得赵时光这人真有趣啊,名字有趣,人也好玩,平时要么闷葫芦似的不说一句话,一开口十次就有九次是没好气的。

  赵时光的课桌非常壮观,明明没见他怎么用功读书他桌面上却堆了老高的书,还都码的整整齐齐的,像道厚厚的城墙,乍一看好像真是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桌肚子里也有一半都是书,另一半塞的满满当当的则都是零食。

  星期三又下雨了,一班的体育课又成了自由活动时间,方飞远想了想,再次溜进了二班,依旧坐在赵时光旁边。

  赵时光黑了一张脸:“怎么是你?”

  方飞远尴尬地抓着脑袋说:“我都来过好几回了,你现在才注意到我?”

  赵时光说:“哦,之前你是路人,我管你是谁,现在……”

  “现在我是你仇人了嘛。”方飞远接过他的话说:“别这么小心眼嘛,那都是意外啊,我又不是存心想砸你。”

  赵时光决定不理他,一只手支着下巴开始神游天外。

  方飞远则低头研究桌肚子里赵时光的零食——从面包蛋糕到饼干巧克力和各种各样的糖,什么都有,方飞远翻了翻,居然还有两管炼乳和一罐黄桃果酱。

  赵时光仍旧在神游天外。

  方飞远望着满满当当的零食傻眼了。

  讲台上瘦的跟条丝瓜似的英语老师手拿粉笔讲的唾沫横飞,赵时光发了会儿呆,一只手伸进桌肚子里抓了一颗奶糖,熟练地搓开糖纸,趁着上面老师转身的一瞬间扔进嘴巴里。

  方飞远看得嘴角直抽抽。

  赵时光看了他一眼,神色木然,然后扔了个芒果软糖给他。

  

查看更多校园耽美小说学生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