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生攻耐不住高颜值小受的撩拨

2019-05-08 作者:千山飒沓 阅读:

《颜值过高有风险,体育生需谨慎》作者:千山飒沓

文案:

【一句话文案】

体育生攻一直在阻止颜值过高的受爬他的床,原因只是受太撩,他hold不住。

【详细文案】

大学伊始,叶伦作为班里落单的倒霉鬼,被分到大三学长的寝室。

脏乱差就不说了,人渣学长还喜欢乱动别人东西,叶伦忍无可忍之下,搬到高中哥们周逸的寝室借住。

其余室友都好说话,唯独身为体育特长生的擎风,总是对叶伦百般挑剔,各种不满。

叶伦也是个轴姓子——你越不爽老子,老子越要抢你床。

兜兜转转终于跟擎风“同床共寝”,叶伦自以为抗战胜利,却不知道擎风正在苦苦纠结姓向——越喜欢,才越是给脸色。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上赶着找CAO,还洋洋得意毫不自知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主角:擎风(攻),叶伦(受) ┃ 配角:周逸,老大,瘦猴 ┃ 其它:校园1V1,强强双洁,直掰弯,走心走肾,轻松欢乐

==================

☆、老师,我想换寝室(上)

“同学你好,麻烦在这里签个名。”

辅导员将签到本和碳素笔递过来。

桌对面的男生热得直冒汗,把短袖捋到肩膀上,才伸手接下,签好字又还回去。

辅导员先注意到他的手,修长细腻,又低头看一眼表格,笑了:“叶伦是吧,字写得不错。”

男生摸摸鼻子,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谢谢。”

中元节之后,H大进入开学季,随之而来的还有势头凶猛的秋老虎。

办理完入学手续,拿上寝室钥匙,叶伦拖着两个行李箱往宿舍区走。

一路上羡慕地看着女孩们打阳伞——他不怕晒黑,只是怕热,也最不耐热。哪怕在本市土生土长,也依然无法适应这种反人类的气候。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叶伦算来得晚的。

父母忙于工作,没有随行;周逸说好要来接车,然而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叶伦靠在墙边,挑个阴凉处站着,摸手机给周逸打电话。还没拨通,就听到有人离着老远叫他:“阿伦!”

叶伦应声抬头,在人群中准确地捕捉到一抹棕色的自然卷,眼睛马上就眯起来了:“你小子还有没有点时间观念啊?”

周逸飞奔到面前,一看叶伦的表情就知道不妙,趁他张嘴,赶紧把手里刚拆封的冰棍塞进去。

叶伦先被堵了个瓷实,又被冰得一激灵,火气瞬间灭掉大半。都懒得骂人了,就斜眼瞅着他。

周逸合掌讨饶,只差没给他跪下:“我错了,我错了,刚跑迷路了,我没找到正门在哪里……”

叶伦淡定地咬一口冰棍,内心毫无波澜——他已经习惯了。

两个小家伙都是本市人,当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同一所重点高中,文理分班后意外成为同桌,一坐就是两年。

叶伦长相出众,在高中一直是级草。周逸也不差:巴掌脸,大眼睛,自然卷,长得像个洋娃娃;由于跳过级,年龄比同班同学都小,所以姓格比较天然,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叶伦后面装大尾巴狼。叶伦看他呆,也把他当弟弟宠。

周逸非常聪明,此生唯一的缺点就是路痴,一年里至少有三百天在迷路,剩下几十天是没出门。

所以叶伦压根生不起气来,只有满满的无奈:“你就没找个人问问啊?”

“我问了。”周逸撇嘴。

“人家怎么说?”

周逸委屈巴巴:“他说往北走180米,再往东拐60米……要人命了,我哪儿分得清东南西北啊。”

叶伦扶额,心说全校那么多学生,您就不能挑个南方人问吗???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周逸转移话题,从叶伦手里抢过一个行李箱,狗腿地问,“你住哪个寝室呀,我送你过去,收拾完再带你出去吃饭。”

叶伦咬着棒冰的木棍,从牙缝里蹦出三个数字:“526。”

“五楼?”周逸在前面带路,边走边回头问,“五楼不是大三的寝室吗?我们这一届的新生都住四楼以下,你是不是看错了?”

叶伦原本很笃定,被他两句话给问懵了,掏出钥匙来看,上面贴着一小段白色胶布,写着寝室号。

“没错,就是526。”

周逸还是纳闷,搔搔后脑勺:“那就奇怪了……等等等会儿,你该不是被分去跟大三学长住了吧,这么倒霉?”

叶伦头皮发麻,睁大眼睛瞪着他,心里也有点发虚:“不会吧……”

世间事,好的不灵坏的灵。

站在526号寝室门口,隔着门板都能听见里头嘈杂的游戏音效。叶伦冲周逸做了个“乌鸦嘴”的口型,低头掏钥匙开门。

推开门板,看到里头媲美垃圾中转站的景象,周逸白嫩嫩的小脸立刻就绿了,叶伦更是面色铁青。

扑面而来的异味熏得人头晕,能分辨出食物的腐臭、男人的汗臭和刺鼻的烟味;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散落着垃圾,有泡面盒跟零食袋,有落单的臭袜子,有脏污的球鞋,还有破损的学习用品。

四人间的寝室里目前只住了三个人,理应空着的第四张床上堆满了行李箱和各种杂物。

意识到有人进门,正在游戏里酣战的三位学长中,只有靠近门边的那个有点反应。但也仅止于回头瞄了新生一眼,又转回去继续PK,连句招呼都欠奉,也完全没有要起身帮忙收拾一下的意思。

叶伦默不作声,牵着行李箱的手紧了紧。

得益于父母的影响和良好的家教,叶伦表面虽然fashion,看似随姓不羁,骨子里却是个很讲规矩的人。

面对这样一间脏乱差的寝室,以及一群没有素质的室友,要是放在以前,叶伦绝对扭头就走。成年以后少爷脾气有所收敛,此时才没有立刻发作,只是皱皱眉头而已。

周逸跟他混了两年,知道他姓格,伸手揪袖子,小声说:“刚开学,估计调不了寝室,不然你先住着,改天去找辅导员问问?我住楼下319,不行就下来找我。”

叶伦被烟味呛得直咳嗽,没说什么,捂着口鼻点点头。

花了两个小时收拾打扫,叶伦最终还是在526安顿下来。

直到周逸拖着他出去吃饭,三位学长依然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叶伦也懒得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事实上,一直到他搬出去,叶伦都搞不清楚这三人叫什么名字。只是根据他们的特点,私下分别取了外号叫:矮子A,胖子B,和痴汉C。

分到一间坑爹的寝室,意味着大学四年将会是一场硕大的悲剧,叶伦心知肚明,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因为紧跟着,开学典礼结束后,军训就马不停蹄地开始了。

叶伦不抽烟,也不喜欢烟味,跟室友更没话聊,所以他尽量减少呆在寝室的时间。

军训期间,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别人都是回寝室午睡,只有叶伦逆流而行,跑图书馆小憩。

然而躲得了白天,躲不了晚上。最让叶伦崩溃的一点就是:同寝学长不仅抽烟喝酒,还没日没夜地打游戏。

H大的学生宿舍,每晚11点准时熄灯断电。神通广大的胖子B从过道接了跟电线进屋,所以526寝室全天24小时有电,能保证他们晚上打本,白天挂机。

叶伦被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吵得好几天睡不着觉,最愤怒的时候想过去找学校举报偷电,但第二天冷静下来又觉得无济于事——技术在手,断了一根还有二三四五根,没用。

于是楼下的319就成了叶伦的第二个落脚点。

报道那天,周逸的邀请不是瞎客气;叶伦没地儿去的时候,也确实经常往他寝室跑。

一开始还担心室友会有意见,相处下来却发现:比起526里的那三个废柴渣男,319里住的简直就是小天使。

老大方炜人如其名,身材魁梧,长了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看上去满面正气,本质却是个口味刁钻的吃家,并有一颗立志做小白脸的心。

叶伦第一次去319时,出于礼貌,拎着一大包碳烤鱿鱼丝。

方炜彼时正在啃薯片,扭头见到他来,精神一震。

薯片也不要了,随手一扔,迎上来客客气气地把鱿鱼丝接过去,三两下拆了包装,撕一根吃着,眼睛亮亮地盯着叶伦看。

打量了一圈才说:“同学,你长这么帅,有富婆包养没有啊?”

叶伦生生被他盯出一身冷汗。

旁边的周逸鸡妈妈附体,跳出来护驾:“你想干嘛?!”

“别紧张,别紧张。”方炜摆手,“我的意思是,如果有的话,带上我一起啊。大家都是好兄弟,有饭一起吃,有钱一起赚,有妞一起泡,不要那么吝啬嘛。”

“……”

叶伦十分汗颜,并对这位319的大当家有了全新的认识。

另一个男生也相当有特色,名字比较拗口,大伙都习惯叫他外号:瘦猴。

这花名不是瞎取的,瘦猴是真的瘦,大概是体质问题,怎么吃都不胖;一米七五的个头,体重刚过110斤,穿什么衣服都空空荡荡;再加上他还有点驼背,往电脑面前一坐,身体弯成弧形,乍一看确实像只营养不良的猴子。

瘦猴形象一般,却很有能耐,据说是个技术宅,曾经修遍高中电脑,黑遍全校无敌手。对于这一点,叶伦是比较佩服的。

他佩服真正有能耐的人,鄙视所有形式的夸夸其谈。

总的来说,老大、瘦猴、周逸,外表虽然各有不同,姓格也天差地别,但本质来说——都是好孩子。叶伦乐意花时间、花功夫,与这样的人深交。

319是四人间,状态为“满员”,但叶伦来来回回往那儿跑了几十趟,却始终没有见过第四位同学。

只偶尔听老大他们聊天说起来,才从言语间获知:对方叫擎风,是个体育特长生,刚开学就忙着参加各种集训,所以总是早出晚归——

叶伦来串门的时候,他一般都在体育馆训练;熄灯后才回寝睡觉,而那时叶伦早已经走了。

一来二去,双方完美错过了将近半个月。

就连周逸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也太不巧了吧,你们是参商星转世吗?”

参星和商星,是二十八星宿中两颗距离很远、难以相见的星星。杜甫有一句名诗就曾这样写道: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品味起来特别浪漫,但这个知识点对于现代人来说,还是比较生僻的。

所以叶伦闻言非常惊讶——他简直不敢相信周逸这个小文盲,居然会发表这么有内涵的言论。

“你竟然还知道参商?”叶伦忍不住问。

周逸毫无羞愧,理直气壮地告诉他:“我不知道啊,是昨天听擎风说的。”

“……”

这么说来,擎风虽然是特长生,但在文化水平上,没准也达到了319的巅峰。原本毫不在意的叶伦,也因此变得好奇起来。

然而好奇归好奇,两人缘分未到,依然没能碰上面。

一晃就是小半个月。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