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耽美小说:兄弟,算你拽!

2014-03-24 作者: 阅读:

校园耽美小说:兄弟,算你拽!

  Part Ⅰ:Chapter I

  1997年9月。这是个让所有学生又爱又恨的日子,这感情里,掺杂着新奇,担忧,恐惧以及一定程度的刺激。对于从小学升上初中的学生来说,这是个新契机,是段新人生。

  我走在通往中学的路上,书包里除了铅笔盒和报名单以外,还有一本厚厚的记事本。中考虽然不能算是个恶梦,但是也不能称为值得骄傲的回忆。反正我只是班中一个徘徊在中上游的挣扎者,如今考上这个二流学校,也在预料之内。

  直到中学的大门真的出现在眼前时,才开始觉得有点怯场了。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寻找着自己的教室,几乎不见光的走廊里却异常的热闹。一张张好奇无辜的新生脸庞预示着被人宰割的一年。

  中预6班,我心里一嘲,真是个好数字,中国人喜欢把8和6捧着供起来,我却憎恨这2个数字,因为在两年前的8月6号,我亲眼看见我的表哥跳楼自杀。

  我在教室里随便拣了个不起眼的靠窗的座位,无暇去笼络新同学,眼神只是飘飘然的晃向窗外的那颗梧桐树。梧桐是上海的特色,据说是二三十年代,当上海被成为东方巴黎时法国人兴起的,所以平时也叫法国梧桐。离秋天其实还早,树叶仍灿绿灿绿的,阳光照在上面只是愈发得刺眼,我却故意不别开眼,好像和自然抗争一样。

  直到我感觉有重量加注在我身下的长凳时,我还是没有回头,心思晃到了外地人在外滩附近贩卖的糖葫芦,一快五一串,我妈老喊脏不让我碰,我却真想尝尝那酸酸甜甜的滋味。说穿了都是那从小的胃病捣的鬼,酸的东西对我来说就是禁品,一吃上就犯病,疼起来在地上直打滚。我邻居玩伴老说我这辈子得错过多少美味呢。

  “同学,能借支笔吗?”我身边的那重量发出声音,我有点不耐烦地转过头,看见一张黄喇喇的脸。除了过黄的皮肤颜色以外,比较能吸引人的就是那双眼睛了,我不禁暗骂,这人咋连睫毛都和洋娃娃似的,他长这样人家女生怎么混呀。我没敢盯他太久,抽出书包,拿出笔盒,递了我唯一的一支钢笔给他,然后继续寻找我窗外的糖葫芦。

  没多久,班主任出现了,就是一个年轻的小女生,估计是师范刚毕业,嗓子软软的,说话也不带什么气势。我心里微微叹气,我们这个男生居多的班级,只怕这样的女老师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刚晃了神,就看见那女老师突然转头过来对我一笑,我心里一惊,不小心震得我旁边那位把字给写歪了一笔,他怪异得抬头看我。很久以后他回忆那会儿说我当时脸红得和番茄似的,我都习惯性地啐他一口。

  点了名,发了书,放了学我就想遛,刚想走衣服却被人给拽住了,“喂,你的笔不要了啊?”回头一望,是刚借笔那位,前面点名好像叫冯什么睿的,“我叫冯诚睿啦!”好像看到我皱着眉样做努力回忆某事时,他报上他的大名,我稍稍一愣,随后接过笔说:“我叫……”“于峰。”我又皱眉,他连忙哈哈大笑,忙着和我套近乎,“大哥以后就多关照关照。”我心想这人有病呢,我又不是什么优等生,自身难保呢还关照他呢。不过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有时候人还是得虚伪虚伪,我回他一笑,“哪里哪里,冯兄以后还得罩着点小弟我。”哼,说客套话谁不会,我就料定你和我半斤八两了。

  原来人生往往是充满意外的,让我尤其体会到这条哲理的就是初中生活了。想不到没过多久,就到了冯大侠罩我的时候……

  因为学校方面对于我们这群新生的具体情况还没了解,所以班里的座位就按照开学第一天那样保持着。慢慢地我和周围的几个男生都熟络起来,我前面的那个张涵,是个作弊高手,他老炫耀自己在小学那会儿多拽多拽,没一次被抓过,每次一危险他就耍出他的绝招,所谓的贼喊捉贼。

  他把他辉煌的历史吹嘘地越夸张,我就对这个越发的恐惧,就怕哪天他把我牺牲了给他当替罪羔羊。坐在张涵旁边的,是一个超级老实人,我们总嘲他说现在这个年代的他都能算是稀有保护动物了,他连名字都特老实,叫王荣。

  张涵老爱拐着王荣的脖子问他,“荣儿,你家靖哥哥呢?”他这么问的原因有三,一是王荣的名字音近似黄蓉,二是这位仁兄虽然是个老好人,长得却是一副清秀佳人的样子,皮肤白得和豆腐似的,都比过了我们班大部分女生,平时说话也细声细气,特容易脸红,至于这个第三嘛,就是王荣发恼的时候特搞笑,平时藏在无边眼镜下的一对杏眼火红火红的,想骂人却不会说粗话,看他憋成那样总逗得我们几个乐翻天。

  坐在我和冯诚睿后面的是两个女生,至于相貌嘛,我也就不怎么描述了,反正我们班42个男生就16个女生,称得上漂亮的不超过2个。她们2个在后面,不是讨论言情小说就是哼着那个范什么萱的歌,唧唧呱呱地听着老闹心,所以我也很少和他们接触。倒是冯诚睿,好像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咳,还是采花大盗比较适合他,虽然后面两位的尊容还排不上花的行列)殷勤地紧,她们问什么他答什么,从祖宗八代到星座血型,连冯诚睿将来儿子的姓名都打听齐全了。

  我最讨厌数学,就像最讨厌西瓜一样。数学题看得我眼花,西瓜味闻得我想吐。对我来说,这两样东西肯定是造物主一时精神错乱为了填补空缺而捏造出来的,留在世上是残害人类来的。是,我承认,我就是一数学白痴,小学那会儿刚学乘除法时全班都明白了就我还没明白,下了课就被数学老师拖进办公室恶补,从此以后数学是我最可怕的恶梦。

  没想到进了中学更惨了,原来那个冲我怪笑的班主任就是数学老师,我总有预感会被她整死。那阵子我们刚学分数,光看见数字我就烦,现在还分什么楼上楼下的,还好冯诚睿是数学天才,据说小学参加过数学奥林匹克什么的。虽说每次我问他的时候总有点拉不下脸的感觉,但是他和我解释起来时也挺耐心的。

  期中考试以后,成绩公布出来,乖乖,那个冯诚睿果然不是池中之物啊,一考就考了个全班第一,我的名次还是晃晃悠悠地挂在14名,王荣那个好学生也是占着前三名,张涵已经是二字打头了。考完试以后班级也开始重新安排干部。当然了,我隔壁那位稳稳当当做上了班长的位置。

  时间久了,人的本性就暴露了,我才发现,原来冯诚睿就是只披着人皮的狼。上课时,尤其是数学课时他开始喜欢捉弄我,一会藏我书,一会撕我作业本。每次我急了想教训他时,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就会“无意中”看向我们这一桌……最后被点到名的人总是非我莫数。

  我心里想,班干部就了不起啊,仗着老师不会说你,你就来欺负我平民百姓啊。直到一次他实在把我逼急了,我什么都不管了,当着课堂上就站起来了喊了声:“你找打是不?”下课后我们双双被叫到教室办公室,我原本以为会被劈头骂一顿。没想到班主任只是又带着让我发毛的笑看着我说:“于峰啊,我知道你数学上有困难,从今天开始我决定让冯诚睿在数学上给你补习补习。你看你要是数学上去了,进前10名准不是问题。冯诚睿他也向我保证了一定会耐心辅导的,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这话我听着明明是问句,却夹杂着一定程度上的威胁,我瞅瞅班主任,还是那诡异的笑,再侧过头看看冯诚睿,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睁大了眼睛静静地瞧着我,我耳边忽然感觉窜过一丝冷风……结果嘛,当然是我屈服在班主任的淫威下了。

  由于冯诚睿受托一直要帮我指导数学的缘故,我们的同桌关系一直维持到了初一结束。中预年间唯一发生的令人跌破眼镜的事,就是张涵和王荣渐渐成为了形影不离的死党。他们两个在我看来,怎么搭怎么怪,说得难听点,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王荣明明是一小家碧玉样,就是上课认真听讲,作业按时交的乖宝宝,至于张涵嘛,除了痞这个形容词我想不出怎么更好的形容他,上课惹事,下课打架,放了学也是往游戏房跑,这两人怎么能凑一块呢。

  那是初一放学的黄昏,正好挨到我做值日生。刚扫完地想理书包回家时,看见王荣从教室门口冲进来,我看他一副慌张的样子,忙凑上去打听。原来张涵和几个高年级的干上了,就在学校对过那个新村里。我当时也没多想,拿着书包和王荣跑过去想劝架。

  等我们到了案发地,他们几个身上都挂了彩,张涵还算是伤最轻的那个。我赶忙上前,问他,没事吧。张涵摇摇头,用袖子抹了下嘴角的血,刚抬头想和我说什么时突然变了眼神,我还纳闷怎么回事呢,他就一把退开我。我只觉胳膊上一疼,回头一张望,那个原本站我身后的王荣竟然哭了,我心里一叹,也难怪啊,人家一学习委员,怎么可能经历过这种血腥的画面,张涵也过了点啊,怎么打架还拖着王荣。

  几个高年级的知道今天最多也是到此了,走前也没忘落下几句狠话挽回一下面子,然后便灰溜溜地开溜了。我揉揉手臂,看看哭得梨花带泪的王荣和手脚慌乱的张涵,噗嗤一下就喷笑了出来。这一笑倒也好,王荣的哭被止住了,只看见拿下眼镜的他带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无焦距地看着我,嘴里还带着哭腔地问到:“于峰你笑什么?”那边的张涵突然也来了气势:“是啊,有什么好笑的,男人哭怎么了,那叫真情流露。”

  我原本的微笑,在听了张涵这几句话之后就成了大笑,眼角看见王荣生气地蹬了张涵一眼,我一边喘着气一边抹抹快笑出的眼泪。走上前拍拍张涵的肩,说道:“你家荣儿经不起这种场面,你以后还是收敛点好。”倒是王荣急着回嘴:“什么他家的啊,我和他没关系,别瞎扯。”他越是这样我逗他的心情越是高涨,我看着他渐渐发红的脸颊,突然发现身边的张涵怎么那么安静,我转过头,看见他正闷闷地拿出一包香烟,我还没来得及怎么怎么的,王荣就想小媳妇似的冲上去:“你才多大就知道抽烟了。充公了。”更出乎意料的是,张涵竟然连反驳都没有,就乖乖地任他拿走了烟。

  秋风瑟瑟的空气里,我嗅到了一种味道叫做暧昧。

  

查看更多校园耽美小说兄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