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同志小说:爱就和我过日子

2019-04-29 作者: 阅读:

爱就和我过日子

欧老板现在非常的生气,非常非常的诧异,非常非常非常的想要揍人,或者让人揍晕也行。总而言之,他现在不想清醒。他惊异不定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开始怀疑十分钟之前的那个晴天霹雳似的电话是幻听。

“阿宇,我是小宁。我现在在机场,那天你说得对,我已经决定要去法国找他了,我一定会把自己的爱把握住!谢谢你,阿宇。啊,我上飞机了,以后联系啊!”

在这期间,欧逸宇只是僵直着身体听着对方的说话,但是他的精神已经被“去法国找他”这5个字击溃。欧逸宇盯着手机,开始想那天我说了什么?

思绪回到三天以前,和他青梅竹马的玩伴陶子宁突然一身酒气来到他的公寓,二话不说的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的嚷嚷:“阿宇……阿宇……我怎么办!嗝……怎么办……”欧逸宇莫名其妙又心疼不已的看着怀中的陶子宁,无奈的轻声安慰:“小宁,怎么了?别担心,出了什么事都有我在,别害怕,有我在呢。”陶子宁抬头用哭得红红肿肿的眼睛看着满脸温柔的欧逸宇,此时应该是陶子宁感动的搂住欧逸宇,两个人欢欢乐乐去滚床单然后双宿双飞。

但事实往往是狗血的,前面说了,陶子宁是一身酒气来的,所以当他抬头看向欧逸宇时刚刚张口说了一个字:“啊……呕……”后面所有的话都吞没在他排山倒海的呕吐中。欧逸宇一脸惊诧的看着在自己胸前吐得不亦乐乎的陶子宁,突然浑身无力。

安顿神志不清的陶子宁,收拾好客厅的秽物后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欧逸宇轻手轻脚的坐到床边,用冷茶袋敷着陶子宁的双眼。陶子宁睡得很沉,用冷茶袋碰他他也只是微微哼了一下。欧逸宇看着失去平时光芒的陶子宁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蜷缩着身子,眼睛红红肿肿,连鼻头都是红的,不由得笑了出来。这时,陶子宁皱着眉头,沙哑的嗓音焦急地带着哭音叫着,“宇……宇……别……”

欧逸宇立刻愣住了,“宇”?他的第一反应是笑,大大的笑,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朵根。他暗恋了陶子宁18年,因为不知道怎么样告白才能被接受,也不知道如果不被接受是不是还可以做好朋友。所以他一直在等待,等待陶子宁给他哪怕一点点暗示,暗示他可以喜欢他,或是暗示他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但是一直以来陶子宁只是以好朋友的姿态生活在欧逸宇的周围,做的都是朋友间再普通不过的事。

但是,但是!今天有了重大的进展,陶子宁竟然为他哭了,还在梦里叫着他的名字“宇”。至于他为什么哭,欧逸宇的理解是两个人都是男人,而且还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陶子宁大概是觉得世俗不容而独自神伤。欧逸宇完全沉浸在自己烟火灿烂的世界里,心疼的看着皱着眉的陶子宁,轻轻的按下他眉间的小山,宠溺的说:“傻瓜。”

心情大好的欧大老板几乎兴奋的一夜没睡,早早的爬起来给他的亲亲子宁做了爱心早餐。陶子宁因为宿醉的恶劣后果也起了个大早,他捂着自己疼得死去活来的头开始回想自己的所做所为,突然脸就红了。所以欧老板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他的亲亲子宁抱着头坐在床上,满脸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朵。欧逸宇心里一边大呼可爱,一边堆满温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说:“小宁,既然醒了就起来吧,我准备了早饭。”陶子宁慢慢地移下床,慢慢的移向卫生间,然后“嗖”的一下钻了进去。欧逸宇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去准备他的爱心早餐。

早餐很简单,面包片还有培根煎蛋,一人一杯热牛奶。陶子宁一边戳煎蛋一边讷讷的问:

“阿宇,我昨天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说完,还偷偷的瞄了一眼笑的很诡异的欧逸宇。

“嗯,没有。只是抱着我又哭又吐。”欧逸宇好整以暇的开着对面头越来越低的陶子宁,笑了笑又说,“啊,对了,你还一直在叫一个人的名字。”欧逸宇自诩聪明的说是一个人的名字,还想等着陶子宁自己坦白心事,以了这18年来的暗恋之苦。

谁知陶子宁一听马上抬起了头紧张兮兮的问:“我真的一直在叫?”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欧逸宇在心里叹了口气,想小宁还是畏惧世俗的观点,于是装作知心姐姐的模样语重心长的说:“是啊。小宁,你是不是喜欢他?”对面的陶子宁又低下头,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嗯”了一声。欧逸宇现在可是雷达全开,听到这声差点蹦起来,心里高兴的咕嘟咕嘟冒泡可表面上还是一脸知心姐姐的表情:“小宁,你这个小傻瓜。喜欢的话怎么不告诉他呢?”

陶子宁听到这句话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声音委屈的飘了出来:“他……他是……男生。”欧逸宇听到这句话内心的喜悦上升到火山喷发,且一发而不可收拾。但是欧大老板还是知心姐姐般的鼓励着:“傻小宁,喜欢和性别有什么关系。喜欢就要说出来,即使对方拒绝至少自己努力过不会遗憾。”其实他心里想的是说吧说吧,我死也不会拒绝的。

陶子宁听完,一脸震惊的看着欧逸宇:“你不介意我是同性恋吗?”

欧逸宇心想我就是同性恋介意什么,但还是耐着性子慢慢引导着陶子宁:“怎么会,小宁。我们可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呢。不管你喜欢什么人,是男是女我都会无条件支持你!”

陶子宁感激的看着欧逸宇,直把他看得像直接扑倒食之,忽然陶子宁下定决心似的握了握拳头,恢复了往日的光彩:“嗯,我明白了,我不能这样怨天尤人自暴自弃,我还没有试过怎么能轻言放弃!谢谢你,阿宇!”然后早餐就在陶子宁雄心壮志和欧逸宇心花怒放的怪异环境下进行下去。

接下来的两天欧逸宇还在满心欢喜的等待陶子宁调整好心态来找他告白,然后两个人卿卿我我的去荷兰登个记结个婚。结果,他等来的就是一通原子弹般的电话!

欧逸宇将视线从手机上收回来,终于明白了一个让他泪流满面的事实:他费尽心机的苦口婆心劝导陶子宁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欧逸宇觉得自己现在如果不发泄发泄一定会肝火上升,心脏休克,导致大脑死亡。所以他果断的拉上毫不知情的秘书周嘉冲到酒吧里一口气喝了两杯龙舌兰,然后开始大着舌头哭诉这段时间的悲催情史。

“周嘉……周嘉!”欧逸宇突然大着嗓门吼了一声,周嘉一下子跳了起来,幸亏这里是包间,如果是在外面准会引来关注。周嘉无奈的应道:“是,董事长。”

“周嘉……你说,我怎么样!”欧逸宇趴在酒桌上斜着眼睛问周嘉,完全没有了大老板的意气风发。

周嘉摸摸鼻子,继续无奈:“是,董事长你多金人帅,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人长的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车见车载花见……”周家周嘉还没有胡扯完,欧逸宇大手一挥就打断了他:“那你喜不喜欢我!”

周嘉吓了一跳,咽了口唾沫继续扯:“喜欢,全公司上上下下男女老少,不管是总经理还是打扫卫生的大婶都躲不过董事长你的魅力扫射。”

“那为什么小宁不喜欢我!你说!为什么!”欧逸宇说着声音哽咽着了,眼圈慢慢红了。周嘉知道他是情到深处无法自拔了,可也不知道怎么劝他,只好温柔的安慰:“董事长,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你先等下,我去开车,咱们回家洗了澡睡一觉明天还是一条好汉!”说完他就了窜出去在门口抚胸长叹:乖乖,欧老板为情所困这情况可不是他可以力挽狂澜的。于是他留下欧逸宇一个人继续悲天悯人,自己溜出去开车。

再说欧逸宇看到周嘉没有义气的落跑之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又喝了一杯白兰地就想要出去找他,这时门突然开了,同时传来了好听的但是弱弱的声音:“对不起,我来晚了。”由于外面的灯很亮,欧逸宇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和陶子宁身形很像的人,更何况他喝了那么多烈酒,于是狗血的事情发生了。欧逸宇跌跌撞撞的一把揽住门口的男生,嘴里大声的喊着:“小宁,你不能走,我喜欢你,你不能走!陶子宁,我喜欢你!”被压在下面的男生身形瘦弱,哪禁得起欧逸宇这只无尾熊的扑到,于是两人一起倒在了包厢门口,引起无数人的惊呼!

“喂喂喂!快看快看!禁忌之恋禁忌之恋啊!竟然当场告白!”路人甲热血沸腾的高呼。

“啊,那个人怎么那么像明耀公司的董事长欧逸宇?”财经业人士扶扶眼镜八卦的说。

“XXX,那个是不是小叶啊?他不是说家里有事会晚来么,怎么被压在了下面?”刚好看到的编辑A对编辑B说。

“我就说小叶是个受吧。”编辑B一脸得意地指指被压在下面的叶遥。

周嘉回来看到就是这幅景象,一群人对着他们的包厢指指点点,走近些,哦买高!欧大老板趴在一个弱质纤纤的少年身上一个劲儿的胡言乱语,被压住的少年涨红了脸想要挣开可是无奈根本摆脱不了这个巨大的人形。周嘉回过神立马过去把两个人脱离了现场。

你说为什么是两个人?因为欧大老板认定了那个就是陶子宁死搂着人家不放,跟喝的一塌糊涂的人讲道理是不可能的,于是周嘉就把不知所措的少年也带离了风暴中心。

叶遥实在是无辜至极。他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漫画作家,今天杂志社有周年庆所有人都要参加。在实在推脱不了的情况下叶遥硬着头皮来了,但是悲催的他进错了包厢。在这之前的叶遥过着单调的生活,画漫画,看漫画,偶尔出去买漫画,然后就是无聊的宅在家。但是进了包厢之后,他的生活就像走进了多啦A梦的任意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可怕的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这都是很久之后叶遥被迫躺在床上“休养”时咬被角的抱怨了。

现在的情况是:周嘉在开车,欧逸宇抱着叶遥在后面不停的说话:“小宁,我喜欢你好久了,我喜欢你……”其实颠来倒去的始终是那么一句没来得及对正主说的话:我喜欢你。

欧逸宇喜欢了陶子宁18年。两个人从小玩到大,两家的家长也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欧逸宇发现自己对陶子宁的感情是在8岁,某一天陶子宁哭着来找欧逸宇说自己今天的作业没有的小红花。欧逸宇看着哭得淅沥哗啦的陶子宁,觉得心里很难受,于是悄悄地把自己作业本上的小红花整整齐齐地剪下来,贴在了陶子宁揉的皱巴巴的作业本上,然后压平给了陶子宁。陶子宁看着本子上的小红花,吸了吸鼻子说:“这个是你得的……”只见欧逸宇笑得灿烂,拉拉陶子宁肉呼呼的手说:“小宁,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呀。明天我们一起的小红花!”陶子宁看着笑的傻乎乎的欧逸宇也破涕为笑,“MUA”的一声亲了欧逸宇一脸的鼻涕和眼泪:“阿宇,你真好。”就是这个“湿吻”俘获了小欧逸宇的心,他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连忙跑去问欧妈妈:“妈妈妈妈,我是不是病了?”欧妈妈一听惊得抱起欧逸宇摸着她的额头担心的问:“宇宇怎么了?发烧了?脸怎么这么烫这么红?哪不舒服?”欧逸宇低着小脑袋喃喃的说:“妈妈,心跳得好快,脸好热,刚刚有人亲我了……”欧逸宇不好意思说出陶子宁的名字,好像提到这个名字心就会跳得更快。欧妈妈看着自己儿子红的不像话的脸笑眯眯的说:“哎哟,我的好儿子,这么小就知道喜欢女孩子了。呵呵,长大了可得给妈妈找个好媳妇呢!”

小欧逸宇没有听到后面妈妈说的那些笑话,只是“喜欢”两个字刻进了他的心里。有一段时间陶子宁总是见不到欧逸宇,自从那天之后欧逸宇好像躲着他一样。其实也没错,欧逸宇确实是躲着陶子宁,直到自己调整好心态去守护自己喜欢的人。小欧逸宇的心态很简单,他只知道他不喜欢看到陶子宁哭得惨兮兮的,他喜欢陶子宁笑的样子,喜欢陶子宁亲他。所以,他就这样子呆在他身边,不让他哭,看着他笑,等着他时不时的朋友间的亲昵。只是长大之后,这种亲昵渐渐的少了,青涩的少年在一起摸索着新的相处方式。陶子宁开朗的笑着,吸引着女生的目光,欧逸宇满足的守着他的笑容,偶尔和那些大胆示爱的女生斗智斗勇,保护着属于他自己的阳光。进入了社会,两人是配合默契的伙伴,一两个眼神便能了解对方的心思,也因此收获了事业的成功。陶子宁依旧是自信的一路走来,欧逸宇更加稳重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心意,珍视着这片只属于他的阳光。

自始至终,欧逸宇没有觉得自己是错的,他只是没有说出:我喜欢你。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口。每次话到嘴边,看着陶子宁阳光般的笑脸又咽了回去。因为不希望他困扰,他是同性恋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同性恋,更不代表所有人都会接受同性恋。所以他还是习惯性的陪在他身边,等待着陶子宁的亲昵,给他一个可以说出口的理由。或许是自己太有把握,或者说是自己太高估自己,他没有想过陶子宁那天喊的会是别人的名字。怎么说呢,他想过陶子宁会喜欢别人,只不过是别的女人。毕竟都不是小孩子了,结婚生子都是必要的步骤,所以他决定若是陶子宁要结婚他就要提前调整心态,然后去做他的伴郎,和他一起进教堂。既然不能结婚,一起走进教堂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满足。可是他是料不及的是,陶子宁也是同性恋,而恋的却不是自己!

接到电话的时候,说不愤怒是不可能的。可他气的不是别人,是自己。他开始觉得自己可笑。因为他劝导陶子宁的那些话,都是自己不曾做到的。他总是想着陶子宁是害怕世俗的偏见,然而一直放不开的是他自己。说到底,其实是自己懦弱。他对自己可以承认是同性恋,可以对家人承认,可以对朋友承认,但是对自己最珍视最喜欢的人不敢承认。于是那些所谓的不敢和舍不得都成为了借口,只是因为害怕。害怕说出去被嘲笑,害怕说出去那一瞬看到他眼睛里闪过鄙视和不可置信,害怕他想自己这么多年对他这么好原来是另有企图。所有的害怕日积月累,变成了逃避的最好的壳。欧逸宇每天躲在自己的壳里,等待着陶子宁来敲碎自己的防备。

欧逸宇等待着,等待的时候也忘记了自己又主动的权利,或者说他早就放弃了。所以在知道陶子宁出国追自己心爱的人时,他知道了自己的愚蠢,也知道了这段感情在自己的等待和躲避里无疾而终。他胸闷,气短,头晕眼花。他觉得自己快被自己气死了,其实真的很想找一个人打醒自己,打碎这层耽误事的壳。他面对千军万马的勇气全部败在害怕这两个字上。

现在他不害怕了,他大声的说:“陶子宁,我喜欢你!”可是真正的陶子宁却在法国追求自己的爱。只有代替品无辜的叶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小声的说:“嗯嗯,我知道的,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听着这句话,欧逸宇莫名的心安了,他紧了紧手臂,生怕“陶子宁”会说话不算话:“你说的,不准离开我!”叶遥只好耐着性子继续拍着他的背轻声的重复:“嗯,我不走,我不走。”欧逸宇的酒劲终于全上来了,在叶遥催眠似的轻拍下睡了过去。在前面开车的周嘉看着后面打着呼噜的欧大老板和贤妻良母般的叶遥心想:这两人在一起就好喽,何必非要找陶子宁。

其实叶遥也是破罐子破摔了,既然挣脱不开了就好好的被抱着吧,反正他的怀抱还挺暖和的,就是酒味大了点。后来听着这个大男人满嘴的酒气不断的叫着“小宁,我喜欢你”,突然心就软了下来。这么执着的喊着“小宁”,一定是很喜欢她吧,于是就情不自禁的当了这个替身,想要在这个寒冷的冬夜安慰一下失恋的人的心。他没想到是,这一安慰就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欧逸宇抱着叶遥睡着之后手劲还是那么大,周嘉死命地拽了半天也没能把叶遥救出魔爪,只能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开口:“那个……你叫什么?”

叶遥看了看全在自己身侧的手叹了口气说:“叶遥。”

“叶遥啊,我是你怀里那个人的秘书周嘉。”周嘉尴尬的指了指欧逸宇说:“那个是明耀公司的董事长欧逸宇。”

“哦,那个……刚刚……他……然后我……”叶遥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刚刚的大乌龙,手指搅在一起脸上通红一片。

周嘉同情的看了看他,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两套新的衣服放在椅子上:“我明白。叶遥,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你也知道,失恋的人总是精神失常的。所以……”周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一鞠到底:“请你今天就住在这里照顾一下他吧。”

叶遥愣了一下,然后轻声“嗯”了一下。倒不是他有多乐意,而是现在他想走也走不了,索性就住在这里也让这个惨兮兮的男人多少得到点安慰。周嘉感激的看了一眼叶遥准备回去了解一下事情发展的情况有没有超出意料。毕竟今天他们去的酒吧是商业人士经常聚餐谈工作的场所,难免会有人认出他们再传出一些绯闻。周嘉想想就觉得头疼,心里开始不安起来:这回欧逸宇可能玩大了。

“那个。”叶遥喊住还在自我恐吓的周嘉,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借用浴室洗个澡吗?”周嘉回过头开始打量起叶遥,从酒吧出来他还没有机会仔细的看看这个据说很像“陶子宁”的人。叶遥长的很清秀,白白的脸蛋上架着一副红色的眼睛,眼睛大大的看着有一种无辜感,头发看起来软软的,刘海零零碎碎的搭在前额,身材看起来偏瘦,不过皮肤真的好白啊,身高直到欧逸宇的胸前,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米色的毛衣。这完全不是欧逸宇的菜,和陶子宁也没有丝毫的相像。周嘉开始扶额,这欧逸宇喝的是有多少,这样的人也能认作是陶子宁。

叶遥看着周嘉,这个人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还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于是壮着胆子又提高声音问了一遍:“我可以借用浴室洗个澡吗?”周嘉这才回过神儿来,叹了口气说:“如果他放开你的话。”叶遥看着怀中还打着呼噜碎碎念的欧逸宇也不由得浑身脱力。

周嘉走了之后欧逸宇翻了个身继续睡,但是还攥着叶遥的手。叶遥扶了扶眼镜,认命的哄着欧逸宇慢慢把手挣脱了出来,然后轻手轻脚的把欧逸宇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一边脱叶遥一边脸红:这个人身材这么好,哪像我,浑身没有几两肉还白的不像话。给欧逸宇换上睡衣之后,叶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又蹑手蹑脚的去浴室准备洗澡。衣服上都是酒气,叶遥只好又把衣服洗好凉起来,穿上周嘉找出来的浴衣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宿。

查看更多职场搞基职场BL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