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搞基小说:低俗好色的小民工

2019-04-27 作者: 阅读:

民工搞基小说:低俗好色的小民工

李二嘎初中还没毕业,就因家里太穷而早早辍学进城打工,但这并没有折损他一片热爱“文学”的心情。每次下了工地,李二嘎连满是泥浆的衣服都来不及换,就扑到地摊上去租3毛钱一本的小说看。被人翻的发黄卷起了边的《暇意春秋》,《吸精秘笈》,《冲天魔情炮》等等就是李二嘎获得快乐的最主要来源。肆意的在书的海洋中遨游,李二嘎的文学素养一天一天的提高,直到有一天,李二嘎发现小书摊上现存的小说基本已经阅遍,且新书已经无法满足他日益增进的看文下限。李二嘎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买了些小学生用的日子簿子,一笔一划的描绘出他心目中的色Q江湖。逐渐的李二嘎在工友之间出了名,很多民工兄弟都竞相传阅他手写的小说,边看边自摸。

虽说自给自足了,李二嘎还是忘不了他的文学道路的启蒙:夜市小书摊。如今李二嘎和看书摊的大胡子老板已经结成了很好的朋友,经常乘着工友淘夜市上便宜到令人发指的2手衣服的空闲,在一起评文论书,好不风雅。

这天李二嘎又晃到了书摊前。最近一段日子,随着微电子技术与现代网络通信技术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上因特网的站点观看免费的网络小说,即方便又快捷,很多都是免费的。小书摊的生意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如今可是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喜欢看实体书的老客户在翻阅。

和大胡子老板热情的打过了招呼,李二嘎随手拿起一本封面上女子笑得很勾人的书籍翻看。老板在一旁介绍:新出来的“色Q江湖”系列,很吃香的。

李二嘎翻了两页,皱起了眉头:这书怎么似曾相识啊。又多往后翻了几页,一拍大腿叫出了声。

“毛线个锤子!这不是我写的小说嘛!杂给整了个傻名字呦!”

李二嘎的声音很响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大家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他。大胡子老板哈哈一笑:“你写的?瞎吹吧!这是一本小说呢!文学作品!厚厚好几万字呢!你一个建筑工地上的小民工,怎么可以会有书出版,做大作家啊!”

“这真是我写的!写了好几十本小簿子呢!”李二嘎哭笑不得:“你要是不相信,我回去拿给你看,是我的笔迹,没错的!”

“行了行了,要我相信你很容易。”

大胡子老板凑近了李二嘎:“其实这本小说,我自己也挺喜欢的。只是怎么写到一半就没啦?女侠林惊风最后跟谁好啦?你要是作者,一定知道她的下落。”

嘿嘿,这可正中了李二嘎的下怀了。这书其实早就完结了呢,只是盗版书商RP不好,盗文都没给出版个全本的。李二嘎剧透的那叫一个欢:“她怀了魔宫教主冷傲独枭鬼王傲的儿子,嫁给了武林四大家族的皇甫山庄庄主皇甫王霸,后又被惊世绝才九王爷看中,纳了为侧妃……这些我都有写,足足20多回呢!你想看,一句话,我马上回头拿给你。”

“不愧是豪门浪子!够爽快!” 大胡子老板巴掌落到李二嘎的肩膀上:“行!你有空就带过来给咱开开眼吧。”

李二嘎却是一脸呆滞的看着大胡子老板:“豪门浪子是毛线呦?能吃吗?”

如果李二嘎会上网,就会明白,豪门浪子是叱咤风云2009十大色Q小说之冠。可怜的李二嘎,被人盗了书不说,还被按在他人的名字下。

大胡子老板吃惊了:“豪门浪子不是你的笔名吗?书的封皮上白纸黑字印着呢!”

“我根本没有起啥子笔名!手抄本上连李二嘎三个字都没写呢!”现在李二嘎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要署名呢。写文,就是图个乐,私下传播呢,也不是为了什么名利,就是本着有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的原则才借给大伙儿看,打法闲暇时间的。他根本就不会想到,居然让盗版商钻了个大空子。

“哎?你不是豪门浪子的话,那是不是出版社搞混了啊。那稿费算谁的啊,给你还是给真的豪门浪子?”大胡子老板也没读过多少书,没有文化。还不清楚,他出租的是没有版权的非法出版物。

“老子一分钱的稿费都没有拿到呢!”

李二嘎抑郁了。本来吧,写的小说被印成铅字,是每个作者孜孜以求的梦想。可这回他可高兴不起来,写的文字被冠了乱七八糟的名字,被扣上别的作者的笔名,而且还没有酬劳,这实在是,太令人发指的行为了!

大胡子老板深深的对李二嘎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得了得了,往好里想,既然这书不算在你名下,那么扫X打X也抓不到你,你应该庆幸才对。小李啊,看在你是我的老主顾的面上,这本书呢,我就送给你当做纪念吧,到底也是你亲自写的小说啊。”

“谢谢老板!不过这怎么成呢,这书多少钱,我自己掏钱买算了,怎么好意思白蹭你的呢”李二嘎很客气的推脱。

大胡子老板别有用心的看了李二嘎一眼:“不是啊,这次呢,就当我送个人情给你,以后你发达了,当了大作家,可别忘了咱啊。”

“那是那是,一定一定。”李二噶感动的满口的答应。大胡子老板的小书摊可是李二嘎创作的摇篮呢!

让不过热情真诚的大胡子老板,李二噶还是收下了自己出版的处女作,临走前大胡子老板还依依不舍的紧紧握住李二噶的手,说要沾点书香气。那可真是,把李二嘎给捧到天上去了,差点一个错觉,自己就是那签名售书的大作家。

回到居住的简易临时房,李二噶便举着他的“新书”哭诉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工友们纷纷围过来安慰这个人好心善的大男孩。

李二噶两手不停的锤桌子,像祥林嫂一样的反复叨念着:“我就真不明白。我写的小说,也就给咱们工地上自己人看看,为啥子连咱都还不晓得,就被出版社偷偷出版了呢?没给外人瞅啊”

李二噶是个天性淳朴的人,觉得周围的,也都是好人。打死他也不相信,工棚内竟然会出内贼,把他的文,卖了。

“要不,你去给出版社打个电话,说你才是这本书真正的作者,让他们把稿费补给你。反正你有原稿,错不了的!”比李二噶年长10多岁,一直把他当做弟弟来看待,很是照顾的姚春喜大叔出主意。

哎?这倒是个好主意啊,李二噶从裤子的后P股兜里掏出他的山寨“诺亚基”16重功放高音量8色彩灯镀金外壳双插卡手写输入超强188小时耐用电池待机王手机,严肃的照着书扉页上“南海出版社”的电话,拨了出去。

真心疼长途电话超级昂贵的话费,李二噶瞧着不断跳跃的通话时间的数字就揪心,不过,为了维权,也是应该的……

不过这个电话用时真的很短,他才自报了名号,提出那本《色Q江湖》并不是什么浪子写的,他才是真正的作者。电话那头的先生就没好气的说了声:“我们没出过这本书,你打错了”哐当一声挂断了

可怜的李二噶,和他的工友们大眼瞪小眼,他们根本不知道,其实,这出版社的名号,也是无良的盗版书小作坊盗用的呢。

又搭上了好几块钱的长途电话费,这下,李二噶原本抑郁的心情,更是增添了一丝苦闷。

除了同情,他的工友们找不到其他的言语来安慰这个可怜的大男孩。民工,作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一直遭受着不公正的待遇。

好比前两年,有个工友不幸遇到了黑心的包工头,卷了他们整个工地一年的劳工费和材料费走人了。那个工友走投无路,讨债无能,被逼到不得不在年三十大团圆的日子里,爬到市北的电视铁塔上抖索了一个多小时,脖子上挂着老大块血红的“不给钱就跳楼”的血书牌子,吸引了无数路人的仰望围观。因为涉及到自家的电视塔,电视台还对在事后此做了专门的采访,总算是动用各界的力量,帮助他们追讨回了工钱。

而写小黄书的……更是连跳楼威胁的资格都没有。想要维权?别人想帮你,一看你是个传播色Q书籍的,那还了得,马上转手把你送监狱了。

于是大家只能帮着李二噶咒骂没有天良的盗版者,什么天打雷劈,生儿子没有小JJ啊,死一户口本都上了。可逞口头之快,又有什么用?那些家伙依旧卑鄙的盗用着他人的血汗,赚黑心钱。

逐渐的,咒骂的范围也越来越广。有些义愤填膺的鸡血工友,连“豪门浪子“都给连带一起骂进了。说他不要脸啊,连个小民工的文章都要抄袭。又有人说这连抄袭都不算了,是赤果果的强盗行为!

与此同时,100多公里外,临近的X城,某个坐在电脑前面的大老爷们接连打了好几个大喷嚏。

“有人在咒我?还是想念我?”

许敬焉看着被自己的口水颜射的小电屏幕,不觉摇了摇头。

都成大花脸了,还真是……流年不利啊?

反正是公家给配置的电脑,不心疼。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