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开始的男男爱:爱上痞子攻

2019-04-27 作者: 阅读:

租房开始的男男爱:爱上痞子攻

第一章 小房东

我,齐林,22岁,今年七月份刚大学毕业,当别人还在慨叹,人生就像趴在玻璃窗上苍蝇,看着前途光明,却找不到出路的时候,我已经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地拖着行李箱,离开了生活四年的大学校园,坐上北上的火车,来到了规划中,作为梦想起点的城市!

选择这个城市,有三点原因:

四季分明——身为北方人,我还是不能适应一年四季都钻在蚊帐里睡觉的生活。

距离家近——家里虽然有三个姐姐,但作为唯一的男丁,家人一直想将我留在身边,哪怕三个姐姐嫁到天南海北去。我家是标准的传统观念严重的家庭,重男轻女。窃喜……

工作便利——我是学语言的,在这个城市,应该可以找到不错的工作。英语、日语、韩语、俄语,精通四种外语,外加两种方言,有需要翻译工作的来找我。

综合考虑,这三点原因,我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

在宾馆里住了三天,工作找到的时候,房子还没有找到。

听同事讲,某某小区的报栏里贴有租房信息,为了省中介费,我就直奔过去。

这不,在工作结束后,趁着天还没黑,就放弃坐公交车,徒步往回走,顺道找房子。

其实,在没有过来之前,就已经在网上找好了房子,也和房主谈好了,结果就在我踏上这个城市,兴高采烈地奔赴根据地的时候,房东很遗憾地告诉我,上午的时候,房子已经租出去了。

我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拉着行李箱,站在十字路口当雕塑!无奈之下,只好随便找了个宾馆住下。

来到小区外,仰头看了看,发现有些破旧,心中窃喜,正合我意!

因为是老城区,房子旧点没关系,房租也会便宜一些,距离工作的地方近,对于初出校门的我,确实是不错的选择!所以,咱的选房标准是不选最好的,选择适合自己的。

进了小区,找到报栏一看,果然粘贴着几张租房信息,赶紧掏出手机,挨个打,不是已经租出去,就是无人接。

眼见夕阳西下,而我正是饥肠辘辘,在这里等着又不是办法,就一边编辑电话号码一边往回走……

总共有两个电话没打通,一个关机,一个无人接听。

简单期间,就在相应的手机号码上标注:一房,二房……顾名思义,就是一房东,二房东,免得和别的号码弄混了。

标注完毕,刚拐了个弯,猛然间一庞然大物奔了过来,一头撞在我的膝盖上,害得我差点摔倒,惊慌失措中,手机飞了出去,嗓子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尖叫。

你说,我一大男人,尖叫什么啊!可是没办法,天生的嗓子亮!绝对男高音,在学校举办歌舞晚会上,本人曾以一曲Vitas的《星星》一举成名!

除了唱歌,最大的爱好,就是养鱼!从小到大不知道养死了多少条鱼,但依然乐此不疲。

我的身子还在趔趄着,声音还未收住,手机抛了个弧线刚呈现下落之势,一个身影就杀了出来。

手机在半空中,被一只五指灵活修长的手抓住,另一只手里还揣着一只花不溜秋的小猫!

“你没事吧!”

一个磁性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手机被送到我的面前。

我这才看清楚了是一个穿着鲜红大裤衩,光着上身的膀爷!

说是膀爷,不够准确,确切的说是膀哥。这小子看起来,和我年龄差不多,一身饱满的疙瘩肉,在夕阳的余晖中烁烁闪亮,个子比我高出半头,大概一米八五左右,本人一米七八。

等我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撞到我的是一条身材庞大的松狮,估计是出来撒欢太兴奋,没刹住车,就直接在我身上杀闸了!

我本来正要咆哮是谁的狗撞老子,结果一看狗的主人身手了得,身材雄伟健壮,一个抵我两个,还带着一狗一猫!

好汉不吃眼前亏,幸好我脑子转得快,临吼出口改了台词,“我没事,就是刚才一拐弯,突然被它撞了,吓了一跳!”

狗的主人将手机插到我手里,嘿嘿一笑,拍了拍松狮的脑袋,“没事就好,咱们走吧!”

然后,雄赳赳气昂昂抱着猫率着狗,走了!

我这叫一懊恼,他大爷的,房子没找到,差点挨狗咬!

这个小区,猫猫狗狗还真不少,一路上就见了五条狗,三只猫,还有几只芦花鸡!算什么事儿啊!

城市里的人也不容易,为了节省日常开支,就在小区的花园里种些葱,撒些菜籽,再养些鸡鸭鹅。没事了,再逗逗猫,溜溜狗……我老家虽然在农村,但吃饭吃菜从来发愁过!

沮丧地出了小区,趁着天还没黑透,加快脚步往回赶,还有两站,搁不住坐车,省两块钱公交车费,够今晚的馒头钱!

紧忙紧赶地奔回了宾馆,刚迈上台阶,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大房……

早不打晚不打,老子到家了打……

接吧,如果今天房子的事情解决了,还能省了住宾馆的开销。

我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接通了电话,手机里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我刚才出去了,手机没带,刚回到家看到未接来电,不知道你是哪位?”

“你家有房子出租是吧!我在××小区见到你贴的招租信息。”

“哦,是这样,我这里是一套两室一厅,我自己住一室,还有一室空着,你如果是单身,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不养猫养狗,就可以过来看看!”对方干脆道。

“房租怎么算?”问问清楚再说,咱不能再白跑一趟。

“一个月×××,押一付三,有网线,网费、水电分摊。”

房租倒不是很贵,有网线也不错,要不我的本本只能玩单机,多郁闷!押一付三是行情,虽然手头有些紧,还是先过去看看吧!

等挂了电话,掉头,直接找公交站牌奔××小区而去。

按照房东所说的单元号、楼层和门牌号,直接找了过去!

好家伙,六楼!真够呛!

等爬到楼上,找准了门牌号,摁了数次门铃,也没见动静,只好敲门。

门打开后,没见着人呢,一条大狗先窜了出来,将我吓得差点喊娘,拔腿就跑!

定睛一看,这狗眼熟,不正是先前撞到我那条松狮吗?

再看站在门口的房东,晕了,正是狗的主人,不过这时候,不仅光着膀子,连大裤衩也脱了,就穿着一个小裤衩!这身材,绝对可以去做男模……不过有暴露癖总不太好吧!

虽然说自己也是男的,但不免还是有些尴尬。

狗的主人看到了,稍稍一愣,嘿嘿一笑,露出两派整齐的白牙,“原来是你啊!先进来看看吧!”

不进房间还好,一进房间,我心里那个窝火,还要求求租者不抽烟,不喝酒,不养猫养狗,客厅茶几上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阳台上堆放的全是啤酒瓶,这家伙养狗还又养猫!

房东带着我去看出租的房间,空荡荡啥玩意都没有!

我晕了,“连床都没有,我往哪儿睡?”

“床嘛,我这里暂时没有,如果什么家俱都有,也不会租得这么便宜。要不我赞助你二百块钱,你抽时间买张床吧!我比较忙,没有时间!”房东很大方道。

我一想也是,这个价位的房租确实不贵,就是麻烦了点,而且还是顶楼,现在正是酷暑时节,真是要命,连我现在也恨不得脱光了,凉快会儿!身上的西裤和白衬衫全部湿透了!帖在身上,别提多难受。

“我刚找到工作,手里没多少钱,房租能不能按月交?”我跟房东讨价还价。

房东挠了挠脑袋,“行吧!那就先交一月压一个月吧!”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感觉很崩溃,这里连一毛钱的东西都没有还压个毛?转念一想,行吧,就这样吧!好歹是找到房子了,住宾馆也太花钱了,搬过来以后,感觉真不合适,找到别的房子再换也行!

就这么着,房子定了下来,虽说不中意,但为了防止房东突然变卦,将房子租给别人,还是到小区外的自动柜员机取了钱,交了一个月的房租,又压了一个月。

小房东将钥匙交到我手里,交代,“这个是铁门的钥匙,这个是木门的钥匙!”

我这才发现房间的门是没有钥匙的,只有外边的两个大门有钥匙。

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租了就租了吧!

“这是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你回头把你的复印件给我一份就成了。以后,咱们就是合租伙伴了,我叫皮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貔貅?我一下子想到农场里绿油油的那个玩意儿……

不过出于礼貌,我就强忍着笑,自我介绍,“我叫齐林!如果没什么事情,我明天就搬过来了!”

皮休的眼里满是问号和星星……

但这家伙实在狂傲,竟然当着我的面大笑起来,“这个名字好,和我皮休的名字有得一拼!”

我靠,真是一点都不谦虚!

虽然本人的名字听起来像麒麟,但也不用当着我的面这个表情,这副德性吧!

得了,不管是麒麟还是貔貅,都是神物啊!

第二章 合租

为了省钱,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退了宾馆的房子,带着大包小包去公司上班,然后在晚上下班的时候,再般了行礼去新租下来的房子。

摁门铃,还是没动静,以为房子里没人,就直接拿钥匙开门。后来,才知道门铃是坏的,亏着我傻呵呵的摁了半个月的门铃。

结果房门刚一打开,就见一裹着浴巾的女孩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将我吓得赶紧弯腰作揖,说了声对不起,关门就跑,跑到了楼梯口,看到手中钥匙,一想不对啊!

再回头,发现门开了,皮休探出头来,看了看对方在门口的行礼道,“过来了?怎么不吱一声,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我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觉得自己亏大了,这家伙要求别人单身,自己却和女人同居,他大爷的,老子真是脑抽了,当时怎么就交了房租呢?

正后悔得不行,恨不得拿脑袋撞墙,皮休已经提了我的大包小包进去了,我只好跟了进去。

这时候,女孩已经换成了睡衣,见到我呵呵一笑,“你好,我叫彩铃,欢迎你入住!”

彩铃?

这名字,绝了!等处得久了,才发现这个名字用在彩铃身上真是恰如其分,人如其名,这女孩不是一般的活泼好动、爱说爱闹!

见人家女孩这么大方,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女孩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个吊带睡衣,好身材一览无余,大片雪白的肌肤晃得人头脑发晕。本来房子里就很热,又有如此身材火爆的异性在,想不中暑都难!

想到以后,那小两口在隔壁房子里嘿咻,我一个人孤家寡人,肯定很辛苦!越想越觉得后悔,但见东西都已经搬进来了,皮休和彩铃都很热情,我就没好意思说退房!

等我把行礼放好,上午订好的床垫也送到了,皮休帮我把床垫抬进房间,又找了一些纸箱,拆毁了扑在地板上,然后把床垫放上去。

“大夏天睡床垫不热啊!我本来想着你会买床。”

“没事,床垫软和。”我脸上笑着,心里忍不住暗骂,你小子也不打听打听一张床得多少钱,最便宜也得三四百吧,就你赞助那二百块钱,够买个床腿儿!买个破床垫,我还又贴了五十快钱呢!

我正整理着东西,皮休拿着一个摇头扇走了进来,通电后,打开,“我那屋空调上午修好了,电扇暂时用不着,你先用吧!”

我赶紧道谢,“谢谢,实在麻烦你了!”

“没事,以后住一起就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外边的洗衣机,煤气灶,你随便用!我这边有什么做得不对不好的地方,你尽管提,希望咱们合租愉快!”

皮休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说的我哑口无言,好话都让他说了,我说啥啊!

你皮休养猫养狗,住有空调的房间,抽烟喝酒还泡妞,我齐林孤家寡人,寄人篱下,苦不堪言,难道不知道欺负老实人有罪么!

得,谁让咱有眼无珠,主动找上门来上当受骗找罪受呢!

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受着吧!不知道,是不是从我进门无条件接受剥削和欺压的那时起,皮休就认定我有受的潜质的。无语,望天花板……

我刚整理好东西,彩铃就窜了进来,“开饭了,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不用了,你们吃吧,我出去吃就行了!”我摆手推辞道。

人家小两口吃饭,我掺和啥?

“客气什么啊!饭菜我已经做好了,做了三人份的,你出去吃,不是浪费嘛!除非是嫌弃我手艺不好!”彩铃跟机关枪似的,一顿狂扫,我只好举手投降。乖乖跟他们去隔壁的房间去吃饭。

因为天热,彩铃就将饭菜搬到有空调的房间去吃。

一进去,顿感清凉,有冷气的房子就是爽啊!如果不是冲着有空调,自己初来乍到,对方又一片好心,这饭菜还真是难以下咽。

皮休那家伙倒是不挑剔,稀的稠的,都吃得挺香!

“听说,你叫麒麟是吧!我的农场养了老多了,嘻嘻!不过养麒麟不划算,养貔貅不吃牧草,省钱!”彩铃一边吃饭,一边张牙舞爪地比划着,没完没了地说话。

这个彩铃还是有经济意识啊,难怪会找上皮休,皮休不吃草啊!

“我叫齐林,整齐的齐……”我正要继续解释,林是树林的林。

彩铃却打断了我的话,“我知道,林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林吧!”

然后,用写着“我很厉害吧”的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我。

皮休当时就喷了,“我说彩铃,你这思维真是非同一般的发散!”

“那是当然,我们整个专业都没有比我更发散的了!”彩铃扬扬得意。

“你们还在上学?”我不由一愣。

“他早毕业了,我今年开学大四,不过真不想毕业啊,学校的生活多么美好,我可不想毕业以后一天到晚为工作和挣钱发愁!”

我正要说,不用发愁,你不是还有你老公嘛!却见彩铃抹了抹嘴,起身道,“好了,吃饱了,我得回去了,电视剧快开始了!”

回去?上哪儿去?难道她不和皮休住一起?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思想是多么的不单纯,人家谈恋爱就一定要住一起么?

皮休懒洋洋道,“你走了,饭碗谁洗啊!”

“这我可不管,不想洗,你就放着呗!等你妈回来的时候,收拾你,顺带收拾碗不就行了!”

白白吃了一顿免费的晚餐,我感到过意不去,就主动请缨道,“我来洗碗的吧!你去送她回去,晚上路黑,不安全!”

皮休诧异地看着我,彩铃已经捂着肚子笑成了一团,“这下可好,皮休,你终于找到愿意帮你洗碗的人了!”

皮休嘿嘿一笑,将手里的碗筷一放,起身拍了拍我的肩头,“齐林,那就麻烦你了,我去送彩铃!”

“嗯,好!”

看他们两人笑得那么诡秘,我一时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了,就干呗!

见皮休和彩铃两个人出去了,我开始整理碗筷,全部收拾到厨房去,剩下的饭菜放进冰箱。

锅碗筷子还没洗完,就听到门发出响动,通过厨房的门,往外一看,皮休神清气爽地回来了。

“东西忘带了吗?”我不由奇怪道。

“没有,已经给她送回家了。她家就住在楼下,是我表妹,我姨家的丫头。她家的热水器坏到,到我这里来洗澡,顺带蹭饭!”皮休说完话,回房间去了。

我这才明白自己上了大当,他大爷,竟然拿将老子当使唤丫头!我还乖乖包揽下了洗碗的活儿!

等回过神来,皮休的房间已经传来电脑开机的声音,然后是打游戏的声音,我恨不得将手里的碗摔碎几个泄愤!

早不说,彩铃是他表妹,害得我误以为是他媳妇,弄得还挺不好意思!

想想,我房租都出了,不好意思个屁啊!等老子有能力养活自己了,也弄个妞回来!好歹咱也是帅哥,身高相貌才能样样都有,刚进公司三天,就得到了所有女同事的青睐。

生气归生气,工作了一天,又忙着搬家整理东西,累得够呛,还是洗洗睡吧!

我刚进了卫生间,脱下衣服,打开淋浴头,打算冲个凉,降降温,好睡觉。结果卫生间的门被拉开了,我的裸体被皮休一览无余!

那家伙盯着我的那个地方猛看了一阵儿,然后,才看我的脸,“你要洗澡啊!”

操!看老子的鸟干嘛?你自己没有啊!哪有先看别人的那个地方,再看脸的?

我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还没地儿发泄去,自己没长眼,不会看啊!老子不洗澡,撒泡尿,用的着脱这么光!

“忘了跟你说,热水器里有热水,直接打开开关就管用了。”皮休解释道。

“谢谢,我知道了!”

“你洗吧!”皮休这才关了门出去。

我巨囧……

但一想,他大爷的,大热天,老子钻冰箱都不解恨,洗什么热水澡啊!

卫生间里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清香刺激着大脑皮层,我突然意识道,这个卫生间刚才彩铃在这里洗过。纸篓里还有隐隐带着血迹的卫生巾……

来例假,还洗澡,真强!难怪用热水……

但,老子是男的,用得着大夏天洗热水澡吗?

反正遇到皮休以后,我就发现自己的脑子开始变得不好使了……

算了,对方也是好心,咱也用不着小题大做,不就是看了几眼咱的鸟。

但,那家伙的眼神不对啊!我也低头看鸟,身体有些僵硬,难道因为我的鸟比较小?虽然正常状态下,它看起来娇小玲珑,但一旦真刀真枪干起来,可一点都不小!也是灰常灰常强大滴!

哼!

自我安慰着,心里还是乱七八糟的,反正就是一个字:不爽!

得,真脑抽了……

这一夜,睡得真是煎熬,热不说,还有大批的蚊子叮咬!

因为没睡好,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连眼皮都是肿的。

胡乱地洗漱完毕,发现隔壁皮休的房门紧闭着,隐隐还能听到打鼾的声音和空调隆隆作响的声音!

这家伙到底做啥工作的?

这个时候还不起床上班?他不是说自己很忙吗?连买床的时间都没有……

反正自己就是一房客,管那么多干嘛,也许人家今天是休息呢!就算他上班误点,关我屁事!

人家收着房租,当着地主,住在有空调的房子,就算不工作也不发愁,我操哪门子的心啊!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