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壮汉富二代攻《霸占男友》

2019-04-19 作者: 阅读:

忠犬壮汉富二代攻《霸占男友》

【原创简介】

宋谨在和脑残渣攻分手后,收获了一枚忠犬壮汉富二代攻,然后爱情事业双丰收并且收拾了前任脑残渣攻的故事。

【原创评论】

评分理由:这篇文章是一篇好人有好报的甜文。写的很爷们,文笔不错。甜文,换攻,虐渣。涉及娱乐圈,攻是富二代壮汉老板特别man,受是有金手指的黄金眼经纪人,关于娱乐圈的内容就是带艺人。

有副cp3对大哥和助理,夏俊甥舅,小白龙和刘昭,夏俊这对微虐。剧情比较紧凑热闹。

因为不是双洁,很多人接受不了,所以评分四颗星。但是对于不雷这个,爱好甜文的人,这完全是一篇精彩的好文,错过可惜的那种。

排雷:攻(刑历坤)遇到受之前是个花花公司,壮汉军痞,没谈过恋爱只有床伴。受(宋谨)有一个前男友,上过床的那种。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后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就是一心一意谈恋爱虐狗。

所以洁党自动远离。入不了你们的眼就别看了,不过也不至于恶语相向。双洁党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实世界中那么混乱,想在小说中中看到一片干干净净的净土很正常。不过完全没必要把对立面钉到耻辱柱上,也没有必要强迫别人接受你们的观点整天撕来撕去,有些人(比如我)就是心大又有什么办法。所以接受不了的请迅速点击右上角逃生,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并没有什么好聊的。

副CP双夏也是一对苦命人,是非对错不好评判,戏份也不太多,个人认为不影响看文。

换攻:开头十章左右讲的是之前的渣攻脑残前任。本来他们是一起进入公司的经纪人,但是脑残前任(韩晟)害怕宋谨的黄金眼会阻挡他的事业,所以把他圈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卖部,不修边幅只围着韩晟一个人转。但是却遭到了脑残前任的背叛,被冷落了三个月之后遇到了刑历坤,然后得知了被绿真相,果断和脑残前任分手。我觉得宋谨那时候已经没有多爱韩晟了,本来两个人之前就是聚少离多,韩晟也是利用他为主,对他并没有多好,宋谨只是不明真相并且单纯的想维持感情,不甘心就此放弃,觉得努力一下两个人还能继续走下去。所以分手后很快对维护他对他掏心掏肺的刑历坤产生感情,也没有什么可诟病的。

刑历坤对宋谨是一见钟情,长相勾人宜家宜室又张牙舞爪很可爱,所以一见面就喜欢上了宋谨,然后开始守护宋谨,在他被前任伤害的时候挺身而出。宋谨慢慢喜欢喜欢之后,两个人相互磨合,越爱越深,开始了虐狗之路。

关于本文:这篇文所描述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朴实无华的宠溺爱情。男人之间的爱情,精神上的比肩尊重,他疼你宠你照顾你,也把你也当个爷们,可以在生意场把后背交给你,也能在生活中为你摒弃以前的一切坏习惯。这篇文就是给人以平淡朴实的感动。基调轻松欢快。文笔粗旷像个男作者但是写的很好。

虽然是老梗,但是写的很好。本文条理清晰,上部大坤的追妻路,中部小谨事业起航,下部夫夫联手虐渣,然后大结局happy ending。并且有肉,还挺多。总的来说是一篇基调轻松的欢快甜文。

《霸占男友》作者:何征cross

文案

宋谨为了渣男友放弃事业,蜗居三年,

结果渣男友踩着他飞黄腾达,成为金牌经纪人,

和手下艺人不清不楚,最后一脚踹了他。

宋谨决定振作起来,好好拼杀……

不过怎么走哪儿都能碰见刑厉坤这个糙货呢,

摸蛋、掏鸟、挨削、被挤兑,

真是够够的!!

且看门外汉夫夫如何逆袭,励志创业,

打造第一经济娱乐公司!

内容标签:年下 娱乐圈 情有独钟

主角:宋谨,刑厉坤 ┃ 配角:刑则啓,韩晟 ┃ 其它:娱乐圈

第一章 背后劈腿

叮铃,晟谨便利店的小风铃响了。

店员小妹抬头一看,立刻露出笑容,“老板,您今天来得真早呀!”

“嗯,闲着无聊。”宋谨绕着货架转了一圈,把明天要补的货交代一遍,接了帐让店员小妹下班。

其实他是为了等韩晟,韩晟打电话说T.D组合的通告提前结束了,他坐凌晨三点的飞机,大概四点半到家,晟谨便利店的门正对着小区大门,宋谨能第一时间看到他。

大半个月没见面,光是接个电话都让宋谨高兴。

宋谨把手机按亮,也不解锁,摸着屏保上的韩晟,等屏暗了再按亮,乐此不疲。

小风铃又响了,宋谨瞄了一眼来人,直接震住了,默默把手放在了报警器上。

一米九多的身高,大冬天就穿了件V领衫,肌肉结实,眼神浓黑,棱角分明的脸像是拿刀子抹出来的,如果这人下一秒掏出一把枪说要抢劫,宋谨绝对不会意外。

一身的匪气,肯定不是哪家的大保镖,就是哪个号子放出来的,宋谨自恃看人特准。

刑厉坤从架子上扫了一堆吃喝,往宋谨面前一推,下巴指指货架,“拿两盒。”

宋谨咽口唾沫,眼神不由自主往刑厉坤裤裆瞅,感叹那姑娘该有多惨呐。

“不好意思,我们这儿没有你的型号。”

刑厉坤一愣,“烟嘴还分型号?”

宋谨窘透了,啥也没说,从保险套隔壁的货架上摸了两盒烟。

刑厉坤抽出一根烟点上,咬着烟嘴盯着宋谨扫码,宋谨想说这里禁烟,但是看看刑厉坤的胳膊,再看看自己的大腿,硬是憋住了。

刑厉坤接了个电话,“喂,崇哥……着急?那就让他急着去吧,指望关我几年我就立地成佛了?那群小兵根本不够看的……没事,我有钱路子,你甭操心。”

宋谨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这他妈是个逃犯啊!

他不用抬头,就感觉到刑厉坤的眼神落在自己脖子上,刺啦刺啦来回锯。

“一共……一百七十五块八。”

刑厉坤掏了二百,零头没要,提着东西转身就走,末了,还递给宋谨意味深长的一瞥。

宋谨瘫在椅子上,背后全是冷汗,完了完了,他该不会惦记上我了吧?我又不是故意听的!

宋谨不知道,刑厉坤一拐弯,就掐了烟头琢磨上他了,骨架清,皮肤白,刑厉坤阅人无数倒不稀罕,但那双眼睛长得太好了,单眼皮眼尾上挑,看人跟勾魂似的,屁股又翘又挺,一看就够味儿。

而且刚才,盯着自己裤裆的时候,明显的回味无穷。

刑厉坤转头又看了一眼便利店的门,大步大步走远了。

夜渐渐深了,宋谨打了个哈欠,泪眼汪汪地看综艺节目。

小风铃又是一声响,走进来几个大高个,各个凶神恶煞,翻货架的动作特粗鲁。

“三儿,打听清楚是哪个屋没?”

“六号楼0304,错不了,我亲眼看着人买了东西进屋的。”

“嗬,这大半夜的,这次可跑不了他。”

“难说,要是好对付,还轮得着咱们几个?大老板那边……”

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几个人阴恻恻地笑起来。

宋谨心里一咯噔,直觉他们讨论的就是那个逃犯,八成是仇家上门了。

宋谨困意全无,老实给他们结了帐,站在玻璃门里面瞧着人走远,要不是韩晟马上到家,他非得跟上去看看热闹不行。

一辆黑色轿车在小区东边停下,韩晟刚下车,被驾驶座的人扯住了手,立刻又笑着钻回去,给了对方一个深吻。

驾驶座的人穿着紧身皮衣,脖子和手腕挂着配饰,舞台妆还没卸,在车内灯昏暗的光线下,热情似火地扭动腰身,手隔着西裤抚上韩晟裤裆。

韩晟按住他,低声道:“行了,当这是国外呢?老实一点。”

“晟哥,”廖雅言不满地嘟哝,“车坏了你就住我们宿舍呗,还非要赶回来。”

“我睡哪儿,客厅沙发还是你床上?”

廖雅言笑起来,黑眼珠里满是媚态,韩晟揉了一把他的脸蛋,“回去吧,路上开慢点。”

“那个广告……”

“我会跟上面争取的。”

“谢谢晟哥!”

“明天我让助理去接你,中午有个饭局。”

廖雅言的笑僵了一下,乖乖点头,“嗯。”

他是T.D组合的门面,这种揩油式的应酬每个月都有几次,再怎么反感,为了拉赞助也是避无可避的。

韩晟是他的地下情人,也是T.D的经纪人,必须公私分明。

韩晟下车整好衣服,看着廖雅言调头,抽了支烟等自个儿平静了,才不紧不慢地走进小区。

他一眼就看到便利店门口蹲着的人,裹着笨重的军大衣,抻长脖子往隔壁那栋楼瞅。

韩晟想起廖雅言精致的脸和做派,忍不住蹙起了眉头,喊他都提不起劲,“宋谨。”

“哎!”宋谨乐颠颠地跑过来,左右看了一圈,疑惑道,“咱的车呢?”

“引擎有故障,停公司了。”韩晟说,“敢情你就惦记着车回没回来?”

“瞎胡扯,我惦记谁你不知道?”宋谨朝他挤眉弄眼,韩晟面无表情,他还是乐呵呵的,“你等我关门,家里有饭,热热就能吃。”

韩晟凉凉地往旁边一站,看着宋谨熟练的关灯断电、落卷帘门,裤兜里的手机一震,是一条彩信——廖雅言在车里咬着保险套的自拍。

韩晟感觉下面噌噌蹿火,再一看到顶着鸡窝头的宋谨,标枪落地。

宋谨撅着屁股往下使劲儿,卷帘门旁边有个水泥绊子,特别难拉,他每天都要这么奋斗一回。

刚落了门,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叫喊,旁边有个人影呼一声掠过去,后面还追了一串尾巴,正是刚才来便利店的几个人,边跑边骂。

“站住!别跑!”

“尼玛这还是人吗?居然从三楼往下跳——”

“废屁话,快追——”

宋谨还在出神,韩晟不耐烦道:“愣什么呢,赶紧回家。”

宋谨跟韩晟的房子是三年前买的二手,当时韩晟一心要背贷付首付,宋谨爱过踏实日子,觉得背贷不痛快,坚决不同意,最后卖了他妈在老家给他置办的婚房,先斩后奏地买下了这套七十坪的二手房。

这事宋谨出钱,房产证又讨好着写了韩晟的名字,韩晟再有意见也只能忍了。

反正他一年里大半时间都在外头奔波,眼不见心不烦。

一进家门,韩晟被熏得皱起眉头,“……这什么味儿?”

宋谨把屋角的坛子打开,兴冲冲道:“我腌了酱菜,下次你去国外可以带上,耐放又下饭,免得你每次回来都瘦一圈。”

韩晟捏着鼻子嫌弃,“现在谁还吃这东西,臭的要死。”

宋谨手一僵,又若无其事地盖好坛子,“那我明天送人吧。”

为了这一坛酱菜,宋谨前前后后买了不下两百斤的荆芥,失败无数次,最后专门跑到一个老太太那儿学手艺,被训得跟孙子似的才出师,就因为韩晟上次那句,在外头嘴巴淡,想吃小时候他妈做的酱荆芥。

宋谨给韩晟放好洗澡水,脚下没停又进了厨房,把菜和汤热了一遍,韩晟嘴刁,不爱吃他做的,这都是下午去饭店买回来的。

韩晟泡好澡出来,在沙发上跟大爷似的坐下,按遥控看电视,宋谨就捧着电吹风给他吹头,吹好了再按个头皮。

“吃饭吧,该凉了。”

“嗯。”韩晟把筷子拿起来,看了一眼桌上热散了的红烧鱼,白腻腻地敞着鱼肚子上的肉,顿时胃口全无,“算了,不吃了,免得发胖。”

宋谨笑他,“矫情劲儿,你是经纪人又不是艺人,胖就胖呗,我绝对不嫌你。”

韩晟道:“谁嫌弃谁呢。”

宋谨没听出味儿,还以为韩晟跟他开玩笑,转身去削了个苹果,递给韩晟,自己哼着歌去洗澡了。

韩晟瞅着圆乎乎的苹果,就像瞅着宋谨这个人,硬邦邦的硌牙,他原先觉得宋谨对自己好,现在却觉得宋谨像个不要钱的老妈子,他更喜欢廖雅言那样鲜嫩、有趣、会撒娇嗔怒的活灵活现的类型,而不是万年穿格子衬衣牛仔裤、顶着鸟窝头、毫无上进心的家里蹲。

客厅的窗户开着,韩晟狠狠把苹果丢出去,砰一声碎成果渣。

等宋谨洗出来,韩晟已经回卧室了,屋里漆黑一片,韩晟睡在床的正中间,眼睛闭得实实的,宋谨试着往边缘躺,稍微一翻身就得滚下来,他只好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韩晟的帅脸,满足地抱着枕头去睡客厅沙发了。

黑暗里,韩晟睫毛微动,他的手机一震,又是廖雅言的短讯:晟哥,我到宿舍了。

韩晟回:晚安。

廖雅言回:人家想你想的睡不着。

韩晟问:用屁股想么?

那边立刻发过来一串挑逗的话,韩晟微微一笑,把手机压在了枕头下面。

客厅里传来宋谨的鼾声。

刑厉坤被那帮人整整追了四条街才跑脱,他找了个楼道蹲着抽烟,琢磨自己的行踪是怎么暴露的。

没用身份证,没刷卡,没开车,百分之百就是因为方崇那几个电话。

方崇不会出卖他,可是通话记录明摆着,再顺藤摸瓜往下查……他哥简直太笃定他会和方崇联络了。

刑厉坤吐掉烟头,烦躁地拿脚蹭灭了火星子,他必须重新想个法子才行。

静静站了几分钟,刑厉坤往楼下瞅,刚才还在四处搜索的人都不见了,刑厉坤没按照原路返回,而是从走廊的侧窗翻出去,踩着空调机箱下到一楼,翻墙从隔壁街闪人。

果然,又过了十来分钟,那条街的角落走出来几个人,埋伏扑空。

夏俊正在床上爽得嗷嗷叫,突然听到二楼的玻璃哗啦一声碎响,整个人都跟着打了个激灵,在他身上辛勤耕耘的男模被夹得闷哼一声,直接射出来。

夏俊脸上春色未退,一张脸嫩得能掐出水,他挑眉踹人,烦躁道:“去,看看什么事儿。”

男模有点儿纠结,“夏、夏董,不会是狗仔吧?”

“狗仔?”夏俊笑着点了根烟,“要真是狗仔,夏董我位高权重容不下黑料,你可别怪我拔屌无情。”

男模一愣,胸肌直抖,丁丁都吓软了。

夏俊撩了他一把,“逗你玩呢,赶紧看看去,要没事儿咱俩再来一炮。”

男模看着风情万种的夏俊,又硬了,点点头在桌上踅摸了一圈,挑了个金属棒子刚要走,被夏俊叫住,“把东西放下,那是老子从国外订回来的宝贝,还没玩过呢。”

男模定睛一看,这手臂粗的东西……居然尼玛是个按摩棒,这捅进去不得开花啊?!

夏俊捡了个水晶烟灰缸给他,“用这个。”

男模哽了一下,老实接过来,结果还没等走到门口,就一声惊叫,刚举起烟灰缸就被撂倒了,后脑勺着地,直接昏过去。

刑厉坤从黑暗里走出来,结实硬挺的身材甩地上的内衣男模几条街,斜靠门睨着夏俊。

夏俊瞪人,慢慢合上腿,“看你大爷。”

自从刑厉坤被他哥刑则啓扭送到军队从良之后,他们俩就没见过了,一晃就是三个月,夏俊怒火上涌,“滚!”

刑厉坤大大方方地走进来坐下,把被单扯起来一扬手,将夏俊罩得严严实实,“老这么玩,也不怕肠子烂了。”

夏俊阴着脸不吭声,刑厉坤又说:“让我在这儿住几天,我要找路子出省……你至于吗?一气仨月,比老娘们还磨叽。”

“至于,你敢打他!”夏俊暴起,揪住刑厉坤的衣领就是一顿老拳,刑厉坤抬起右手挡着,精准无比地把夏俊的拳头全部接在掌心,最后包住他的手笑道:“打也打了,该消气了吧?我就是看不惯夏擎那小子,明明知道你的心思,还把你当猴耍,今天要五万,明天要十万,你他妈开救济所的啊?”

夏俊也憋不住笑了,得瑟道:“爷爷有钱,乐意给他花,你管得着吗?”

这人说着,脸色又严肃起来,“我可以打他骂他,别人不能,连你也不行。”

“懒得管你。”刑厉坤活动着肩膀,“我先去洗个澡……”

“对了,坤儿,我给你准备了份回礼。”夏俊从床头拿起一个袖珍遥控,刑厉坤立刻怒了,“你丫心眼儿怎么这么小?”

按钮一按,整栋别墅的报警器都响起来,刑厉坤立刻听到轰隆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脑袋都要炸了,夏俊乐不可支,笑得直拍床,“你哥早就猜到你要来找,真神了!”

刑厉坤往外头看了一眼,手电光四处乱晃,他一脚踹碎玻璃就往外跳,吼道:“夏俊,我操你祖宗!”

夏俊乐道:“成啊,明年清明节,我带你上坟去,挨一溜儿地操过去,保准过瘾。”

外面的脚步声乱成一团,又喊又叫的,最后有人高声道:“人呢?停手!别打了,都是自己人!”

夏俊打个哈欠,直接关灯睡觉,身上爽了,心里也痛快了,今天晚上连安眠药都不用吃。

男模晃晃悠悠睁开眼睛,不敢吭声,继续躺在地上含泪挺尸。

刑厉坤在夏俊家一通折腾,最后跑是跑了,不知道哪个缺德的扯崩了他的裤子,从大腿跟一直裂到膝盖,嗖嗖透风。

还好夜深,路上没人,他走走停停地琢磨往哪儿去,过几天地下格斗场有比赛,他准备大捞一笔,再办个假证件出省,直接往云南跑。

问题是在这之前,他躲哪儿才真正安全,想着想着,脑海里浮现出一双销魂的眼睛……

刑厉坤的嘴角翘起来。

临近天亮,宋谨的手机响了,他迷迷瞪瞪接通,店员小妹说家里有事要请一天假,宋谨应了,挂掉电话再没睡意,干脆爬起来洗漱,顺便把酱菜坛子给隔壁老两口送过去。

他下楼给韩晟买了早餐,留了字条,这才放心去开店。

结果一到店门口就发现不对劲儿。

卷闸门底下有条半掌宽的缝!

宋谨一肚子火,赶紧开门,啪啪灯一亮,宋谨又给愣了,货架整整齐齐,收银台一分不少,就是便客桌上摆了五只吃空了的泡面桶。

进来就吃个面,还记得临走关门,这贼也太奇葩了!

宋谨撸起袖口收拾好桌子,脚底下突然踢到什么,吓得毛都炸起来,“我操!”

查看更多忠犬攻富二代BL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