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一吻成名(7)

2019-04-11 作者:靡靡之音 阅读:

第七章

“你会开车吧?”关柏言将泊车小弟送过的钥匙抛给宁泽。

“会。”扔出的钥匙失了准头,宁泽往前抢了一步才有些狼狈的接住。

“刚才没喝酒?”

“没有。”

“那你开车吧。”关柏言顺着服务生打开的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今天关柏言开的是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宁泽有些紧张的坐进去,车内豪华的布置让他越发忐忑,几乎就忘了该怎么启动。

一直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的关柏言见迟迟没有动静,不由睁开眼睛询问道,“怎么了?”

被他一问,宁泽有些慌乱,但他反应很快,当即道,“你还没有系上安全带。”

“哦,是我忘了。”

他虽然这么说,却没有动作,宁泽偏过身体,将安全带拉过来为他系好。动作间,他不小心碰到关柏言的手指,却发觉意外的冰凉。

宁泽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对方在寒冷的冬天却穿得太少,急忙发动车子,将暖气打开。

银灰的跑车箭一般的冲出去,急速的奔驰在深夜的街道上,车轮带起还未消融的残雪,车内却平稳舒适,丝毫感觉不到路况不甚良好的颠簸。

车内的温度渐渐回升,挡风玻璃上凝结起一层淡淡的水雾。

温暖舒适的环境松缓了宁泽今夜一直紧绷的情绪,他望了一眼依旧闭着眼睛的关柏言,用很小的声音道谢,“谢谢你。”

“谢我吗?”过了好一会儿关柏言才开口,却几不可闻,“我还以为你会怪我坏了你的好事。”

“怎么会。”

“那之前又为什么要去?”关柏言的声音虽低,杀伤力却丝毫不减,“卢嘉应该告诉过你那是个什么地方。”

宁泽被堵得一窒,最后还是说,“总之……还是要谢谢你。不过,你为什么要帮我呢?我在前辈这里似乎根本没有好印象吧。”

关柏言不答反问,“是为了出道的事情,你遇上了麻烦?”

宁泽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说,“是的。”

“所以上次才来拜托我?”

“嗯。”

“需要我为你出主意吗?”

“啊?”宁泽一呆,但马上转为欣喜,如果关柏言肯改变主意帮他,那当然事半功倍,“如果您愿意指点,那真是再好不过。”

“那么放弃吧。”

“什么?”一时间,宁泽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在跟着关柏言出来后,他其实已经做好了“也许真的要离开”的心理准备,但这样突兀直接得听着另一个人说出来,感觉又完全不同。

“放弃这个圈子,去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到了这一步,你已经没有其他选择。要不就一直无望的等下去,要不就出卖自尊换取机会。不过你准备好了吗?这可不是上一次床就能解决的问题,你会被卢嘉当成招待客人的礼券,一次次的送出去,直到有一天,他觉得无法再利用你或者你已经失去所有的利用价值。”

他丝毫不加修饰的言辞刺得宁泽脸上阵青阵红,却也激出了他心底的倔强,“难道没有第三条路吗?也许……只要我再忍一忍就会有其他机会。”

“我真惊讶。你居然抱着这样的侥幸?”关柏言合着双眼轻笑,“能力只到这里,就算再等一万年,结果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宁泽的双手握紧了方向盘,对方言语之间的轻蔑是每天勤奋练习的他根本不能接受的,措辞于是也渐渐激烈,“您没有看过我练习,怎么知道我没有实力?也许……我缺的只是您这样的好运气。”

“好运气?”

宁泽忍了又忍,最终没有忍住,“难道不是吗?没有几个人能有所属经纪公司的继承人当爱慕者。”

车中气压一低,宁泽有些后悔却也有些快意,他以为关柏言会勃然大怒,但对方只是安静了片刻,“我们在谈你的事情,不用扯到我身上。”

关柏言动了动,将脸侧向一边。

从这个方向看去,只见他的小半边脸庞,但那优美的面部弧线、纤长的睫毛却让人一览无余,仿佛一尊经过精雕细琢的大理石雕像,美丽却冰冷。

他根本都不懂。

一个声音在宁泽心底低声说着。

是啊,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些天经历的一切?

他根本不知道,这种没有经过自身努力就成名的人,怎么会明白有人为了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或者,即使他知道也不甚在意,如同他根本就不在乎成熙哥哥的死亡。

为什么他们会分手?为什么哥哥会自杀?这一切会不会和喜欢关柏言的凌之华有关?

傲气的关柏言,也许根本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干净,也许当初的他就是为了利用潜规则上位,才抛弃了哥哥,导致两人分手。而现在的他有了足够的资本,所以又可以对凌之华不假辞色。

也许这才是最合理的真相。

“是啊,那就说我好了。”他不受控制的说下去,“如果是我的话,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反倒会觉得不好意思。利用别人喜欢的心情才是最卑鄙的手段,比肉◇体交易还要让人不齿。因为后者至少是等价交换,而前者根本就是接受施舍。”

闻言,关柏言终于缓缓张开眼睛,他坐直身体,转头正正经经看了宁泽一眼。

被他一看,宁泽头发都要竖起来,却被一股硬气撑住,只僵着表情任由他望着。

“由着别人喜欢又怎么样?利用别人喜欢的心情又怎么样?”关柏言声音很平稳,语速也不快,却字字如刀,“难道你现在学习不是这些东西吗?偶像的工作就是给别人喜欢,为了得到他人的爱,所以练习唱歌,练习舞蹈,辛苦的瘦身,甚至要去整容,不就是为了得到尽可能多的爱吗?如果有一天,你也成为了偶像,你会怎么对待这些他人付出的爱呢?和每一个fans都接吻吗?结婚吗?现在你所努力的一切目标,不就是有一天能得到他人的喜爱、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你花钱而不用回应吗?”

“你!”宁泽猛地一个刹车,关柏言的话如当头一棒,他明知道这都是强词夺理,却偏偏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反驳。

憋了半天,他终于咬牙笑道,“所以……成熙哥哥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对吗?是被你抛弃的、认为不用回应的其中一个?他到死都是喜欢着你的,如果你能给他一点希望……或许他就不用去死了……”

“他早就应该去死。”关柏言绝情得超乎想象。

宁泽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对一个已死之人还能说出这样的重话。莫名其妙的,他忽然有了一丝伤心的感觉,不知是为了死去的宁成熙,还是仍然活着的自己。

这种奇怪的伤心让他突然萌生出一个诡异的想法:不管用什么办法,得让这个人知道不是任何事都随心所欲。

而自己手中,不正握着这样一件可以对其一击致命的武器!

他就在这一瞬间下定了决心,“是啊,像他这样轻易的放弃退出,才会那么无声无息的死去。所以我不会和他一样那么傻,不会走上和他一样的路。前辈,你必须帮我!”

“我记得已经正式拒绝过你了。”关柏言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我真是低估了你的勇气,却高估了你的智商。”

“依我看,您还是不要这么快就拒绝的好……”宁泽打开皮夹,从其中掏出一张相片递过来,“除非……您想看到这些照片明天就传遍整个网络。”

那是宁泽在哥哥的旧箱子中拿出的一张照片,上面有正在亲吻的一对少年。那时关柏言的笑容纯真开朗,宁泽有时独处,望着这双清澈的眼睛,不知不觉就能过去大半天。

因为莫名理由带在身边的照片,现在却成为了胁迫工具。

接过相片,关柏言脸色骤变,他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血红,“你怎么会有这个?是从哪里来的?”

“这您不用管,只需要回答我愿不愿意答应帮这个忙?”

关柏言终于出现了少见的词穷时刻,他按着胃部,一手猛地按下车窗。冷冻的空气立刻仿佛水蛭一般游进车内,片刻后就填满两人的喉咙。

宁泽顿时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威慑的气势顿减,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追问,“前辈您想好了吗?”

“你有多少这样的照片?”

“不多,十几张而已。”

“如果我帮你出道,这些相片都会给我?”

关柏言毫不掩饰的厌恶让宁泽犹豫了片刻,心情莫名的落到低谷。

现在的自己在对方眼中大概是卑鄙又猥琐吧……他为自己硬是灌下烈酒,他带着自己逃出那个不堪的地方,最后却落到被威胁的下场。

他一定很后悔当时伸出的援手。

但,即使这样也总比凌之华之类强上许多,毕竟自己不是被控制的那一个。

“这是第一个要求,”宁泽在自暴自弃中下定决心,“以后每完成一个就还你一张。”

薄薄的脸颊肌肤下,他几乎能看到关柏言狠狠磨牙的动作,但片刻后,关柏言的情绪却忽然平静下来。由于长时间没有补妆,他被精心勾画的眼角线条微微晕开,在幽暗的车灯里映成一片阴沉忧郁。

“那些照片是从宁成熙那里来吧……说过让他都销毁的,最后却还是留着……就算死了也还是不让人省心啊。”刻薄的说完这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边用拇指紧紧顶住心口,仿佛是为了把沸腾的心火压下去,“一张照片一个要求不可能。三个……最多三个,照片分三次全部给我,不能留下任何形式的复制品,否则你就去散播吧。毁了我,你也什么都得不到。”

“那就这么说定了。”宁泽略作考虑就答应了。他懂得见好就收,况且如果把关柏言逼急了,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

持有的货物被卖到一个好价钱,宁泽心中却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反而心情沉重到近乎沮丧。

“前辈。”他叫了关柏言一声,想试图打破沉闷的寂静却没有换来回应。

他只好又叫一声,“前辈?”

依然没有动静。

宁泽这才抬起头来,却看到冷汗已经布满关柏言的额头。他双手都按着胃部,嘴唇也有些乌紫,“拿我的电话……叫熊胖。”

“前辈你怎么了?难道是……胃疼?”宁泽突然想起来,之前关柏言喝酒的时候凌之华曾经提过他是有胃病的。

关柏言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他靠在椅背上,似乎怕拉扯到胃部连呼吸都急促而轻微。

宁泽急忙在关柏言的口袋里翻出他的手机,并按照他的指示拨通了熊胖的电话。

在简单的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就听熊胖骂了一句“操”,接着是几声大喊大叫“哥忙着拍摄晚饭都没吃啊”、“这空腹喝酒还不疼死他”之类,然后就吩咐宁泽一定注意给关柏言保暖,这样可以减轻他的痛感,最后问了他们的位置就挂断了电话。

宁泽手忙脚乱的将车窗全部关上又将暖气调高,再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但关柏言的脸色还是开始泛青,连嘴唇也有些轻微的颤动。

宁泽知道饥饿、寒冷和神经紧张都容易诱发胃痛,更别提空腹喝酒……但今天关柏言四样全占,而这些原因几乎个个都和他有关。

一时间,能暂时压制住关天王的感觉更加变得不那么美妙,反而有种深深的苦涩和难过。

想到这里,宁泽伸手解开了关柏言和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侧过身体将旁边的人连人带衣服牢牢抱住,默默的将自己的体温和歉意传递给他,希望能为他消减一些疼痛。

关柏言虽然胃痛得快要死掉,但神志还是很清醒,感觉到宁泽的动作,他只勉强挤出一个字:“滚”。

但宁泽却仿佛没有听到,只是一动不动。

十五分钟后,熊胖驱车看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往日不可一世的关天王被宁泽完全抱在怀里,脸色苍白,气得发抖。

熊胖第一个反应就是:啊,哥被非礼了!

第二个反应是:这姓宁的小子已经是个死人了!

第三个反应才想起来,哥不是胃痛吗?所以宁泽这是在用温馨的抱抱传递温暖?好肉麻的主意啊,他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

想通之后,熊胖可不敢再耽误,赶忙将关柏言从宁泽怀里解救出来,一面预约好医生,一面打电话向还等着关柏言回去拍摄的团队说明情况。

但他讲到一半却被关柏言阻止。那时的关柏言疼得话都说不完整,却坚持要在完成了拍摄后再去医院,怎么也不愿让工作开天窗。

熊胖拗不过他,只得又和那边的工作人员联系,说关柏言现在正在赶回去的途中。临走时关柏言昏沉沉的躺在车子的后座上,熊胖坐上驾驶位,拍了拍宁泽的肩膀,“你好样的。所以最近不管发生什么倒霉的事,都要尽量忍着点啊。”

在不久后的报纸上,宁泽就看到了关柏言由于工作过度劳累导致严重胃溃疡入院的消息。橙饭倍感心疼,又一次用郁金香堆满了关柏言所住医院的大门。

读着这些消息,宁泽却想,如果他们知道事实的真相,那么自己可能会被用意念发射的怨恨之箭射成马蜂窝吧。

查看更多职场同志BL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