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一吻成名

2019-04-11 作者:靡靡之音 阅读:

BL小说:一吻成名

第一章

“你猜他陪几个人睡过了?”前辈不怀好意的提问在宁泽耳边响起。

为庆祝而举行的聚会上,灌酒的活动已经又进行了一轮,喝到现在所有人都有了些微醺的醉意。宁泽因为最后到来,虽然酒量不佳却还保持着勉强的清醒。他缩在包房最里面的位置,不起哄也不走动,只尽量消减自己的存在感,却还是免不了被八卦找上门来。

“我猜最少得有五十来个了。”比他早进公司两年的前辈满嘴酒气,嘟嘟囔囔的说着爆炸性的发言,“别看他这个样子,据我的朋友说,在那些大老板面前很放得开呢,三人行……五人行什么的都是平常,如果有需要,当场跪下就……”

“前辈,您喝醉了。”料想到后面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宁泽急忙打断他。如果是平常,他还会拿出最大的耐性应付这种小道消息,但今天晚上他自己心里也乱得很,根本听不得这样的发言。

“我可不是乱说。”前辈以为宁泽是并不相信,便向包厢的中心位置努努嘴,“你看晓彬那个样子,以前唱歌不如你,跳舞也不如你,却比你早出道,原来还是他们组合里最小的成员,本来人气也不怎么样,现在却能和关柏言一起拍戏,你觉得他凭的是什么?”

他的言之凿凿让宁泽不由侧目。

一眼之下,他就发现身旁大爆八卦的人虽然面颊通红,眼神却很清明,根本没有酒醉的痕迹。

实际上,对同公司的这位前辈,宁泽根本称不上熟悉,甚至连姓氏都想不起来,只隐约记得他已经出道两年,还没开始红却已经过气,加上上个月由于个性不够谨慎,应对媒体失误,曾被所属经纪人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骂过。这段时间大约正是处于人生的低谷,不得意到了极点。

这番借酒装疯的发言,针对晓彬的大约是嫉妒,对于宁泽……大概是自矜中夹杂着一丝优越感。

毕竟在“华凌国际”里,像宁泽这种满了二十二岁却还没出道的人,才是处于真正的底层。

“晓彬他一直很努力,进步也很快。”宁泽笑笑,只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嘿,也是……”没有获得期待中的反应,原本易趣盎然的前辈也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他暗中撇撇嘴,一面站起来,一面向着被众人包围的晓彬大声喊道,“晓彬,我今天还没敬你呢,无论如何你得喝下这杯!”

“谢谢李政哥。”房间里人声嘈杂,离得有些远的晓彬竟然听见了。他准确的叫出没见过几次的前辈的名字,用恭敬的姿势喝下他手里的酒,脸上可爱的笑容始终不减。

爽快又真诚的表现,马上引来了一阵叫好和更多的敬酒。

宁泽隔着人群看他,一时有些恍惚。

四年前,其实他与晓彬是一起进行练习生训练的,并且已经定好即将作为一个组合出道。宁泽比他大三岁,那时候歌舞基础又比晓彬好,训练和预演时都对他多有照顾,晓彬总亲热地叫他“哥哥”。但没想到,就在初次演出准备的前夕,宁泽的嗓子出了问题,两人的队伍随即解散。晓彬不久后就被安排进“Three Of You”组合里,与原本的成员组成“Four Of You”,作为年仅十五岁的最小团员出道。宁泽则一度失声,一年半后才渐渐恢复,却因为错过了这次机会,一直被耽误下来。

晓彬上个月刚满十九岁,出道却已经四年。在歌坛这种更新换代极快的地方,现在很多刚出道的歌手、包括至今还是练习生的宁泽都要尊称他一声“前辈”。四年过去了,这个少年却还是保持着时下流行的日系美少年的长相,小鹿斑比般又黑又湿润的大眼睛,蝴蝶翅膀一样的长睫毛,小巧的鼻子,巴掌大的脸庞,柔软服帖的栗色头发,被很多歌迷捧成“晓彬天使”。

由于酒精的作用,少年白嫩的脸上晕染着一片漂亮的酡红。这样清纯的外貌,让宁泽根本无法将他和方才那位前辈说的话联系在一起。

但是……

宁泽又想到了今天自己为什么会被叫到这里,心中立刻一阵烦躁。

他抑郁的视线和晓彬兴奋灵动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撞,宁泽马上转开眼睛,晓彬怔了怔,拨开人群向他走过来。

“宁泽哥,你来了都不说话,以为躲着就能不喝酒吗?”晓彬习惯性的偏着头微笑,露出左边唇角旁小小的酒窝,“来,我敬你。”

“好。”宁泽点点头,仰头喝下一大杯鸡尾酒。

晓彬能得到今天的成绩,要说宁泽心中能毫无芥蒂,那的确是骗人的,毕竟被超越的感觉并不美妙。但他并没有嫉妒或者愤恨的情绪,因为从一起训练时,他就见识过晓彬的努力。这个纤细的少年,曾经为了练舞,训练过度骨折过多次,却从不见抱怨。

所以宁泽宁愿相信他今天得到的一切,都是源自于自身的坚韧。

喝完第一杯酒,晓彬没有离开,宁泽也再没说话。

片刻后,看着远处笑闹的人群,晓彬忽然轻声说,“宁泽哥,你不敬我一杯吗?这次我可是要和关柏言一起演戏呢,是关柏言啊……”

听到关柏言的名字,宁泽的心跳也不由得漏了一拍。

那也是宁泽的偶像,当初他不顾家中反对执意进入演艺圈,有八成是因为对关柏言的仰慕。

对时下的艺人们来说,不管是实力派歌手还是青春系偶像,关柏言都已经站在一个梦想的高度上。

关柏言,今年二十五岁,却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天皇巨星。

八年前,他十七岁,作为歌舞组合“The Top”的队长。一出现,没有经过任何过渡,就已经是爆红。正是由于这个组合的成功,“华凌国际”才从当时的中等经纪公司一跃成为娱乐圈的寡头。

三年前,当时的他和现在的宁泽同龄,“The Top”就已经成为享誉亚洲的天团。为了能让关柏言得到更好的发展,华凌国际不惜拆散如日中天的“The Top”,甚至为此一度导致公司股价下跌。但关柏言没有让高层们失望,他的个人一辑《Lord Is Back》一经发售就登上各种音乐榜单的首位,光是正版光碟就卖出一百万张的疯狂成绩。媒体不由惊呼,原来关柏言一个人就抵得上五人的“The Top”、早该让关天王单飞云云。

一年前,关柏言开始跨界转战影视剧市场,但当时评论界普遍并不看好。

恰巧那时候正有有一位知名的美国导演要拍一部怀旧系的影片。此片的拍摄目的不是票房,而是获奖,所以故事情节文艺、伤感又扭曲。——十八世纪,一名年轻英俊的贵族青年为拓展家族生意来到了某块英国的东方殖民地。在那里,他邂逅了当地一位大庄园主的女儿。少女的甜美很快吸引了他,姑娘也对他一见倾心,但就在青年上门向女孩的父母提出婚事时,他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心上人的弟弟,一名拥有绝世美貌的少年。尽管青年试图抗拒,但他依然立即陷入了这段无法自拔的魔性之恋。他很快和未婚妻结婚,只为了能日夜守在少年身边。他看着少年一天天长大,自己也一天天沦为魔鬼。在岳父死后,他继承了整个庄园,以保障安全为名不允许少年踏出家门一步,也不许任何人同他说话,自己却因为害怕拒绝根本不敢向其表白。在岳母发现了他不伦的暗恋后,他把岳母推下了楼梯。因为无法排遣的抑郁,他发狂般殴打怀孕的妻子,导致妻子流产后再不能生育。但最终,少年在孤独和疫症死去。死前,他告诉姐夫,希望他能好好照顾自己的姐姐。在少年死后,男人重新变成了温柔的丈夫,但他的残暴和热情都随着少年的死亡消逝,从此也再不能人道,只能在充满少年幻影的庄园中了此残生。

在整个影片中,贵族青年夫妇才是真正的主角,少年出场的次数并不多,却是至关重要的人物,象征着人们心底深处最梦寐、最压抑又最无法实现的渴望。如果扮演者的外型无法体现这一点,那么不管主角得演绎再好,故事的转折也会让人觉得生硬、无法采信。

为了找到这名令人为之疯狂的少年,该片的导演在整个亚洲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甄选,光是面试过的人数就高达三千,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扮演者。直到在某一次慈善活动中,他发现了陪同华凌国际高层出席这次晚宴的关柏言。

苦苦寻觅角色人选的导演在注意到他后立即凑上前去,却引得华凌国际的高层当场发飙。那位高层的火爆脾气在圈内也是极有名的,那次他也没客气,直接把觊觎公司宝贝的大胡子猥琐卷毛大叔揍倒在地。但打了几拳后,他就再也揍不下去了,一边是因为有人急忙上来劝解说明,一边是因为导演大叔满脸鲜血,还是盯着关柏言直叫“I have finally found”、“It is really unbelievable”……

事实上,关柏言对这部影片在甄选角色早已耳闻,但片中的少年预订年龄为十七岁,他觉得二十四岁的自己根本不合适,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但导演始终坚持只有他才能胜任这个角色,而且认为西方人普遍看不出亚洲人的年龄。

后来,虽然说服关柏言本人用了相当长的时间,甚至因此耽误了整个影片的进度,让饰演男女主角的好莱坞明星颇有微词,但这位导演始终认为很值得。事后,这部影片所取得的巨大成功也佐证了他的观点。

这部被翻译为《东方伊甸园》的影片,在当年的各大国际影展上都大出风头,帮助主创人员捧回了许多重量级的奖项,其中包括了数个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奖。

关柏言所饰演的少年在一百五十分钟的电影中,全部出场时间加起来只有十多分钟,而且绝大多数时候没有台词,但如果问观众印象最深的角色是谁,十个人中有七个会回答是那名少年,剩下三个才会说是男主角。

《东方伊甸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虽然由于内容限制没有正式在国内公映,却不影响人们从各种其他渠道了解关于它的点点滴滴,关柏言也由此在影视圈一举成名。

现如今,他虽然没有获得有关奖项,但无疑在影视界前途一片大好。按照正常的发展路线,他正应该延续名导、名角、大片、大制作的路线。

可宁泽却知道,晓彬马上要加入的是一个偶像剧剧组,他即将出演的是片中的男二号,那么关柏言就是当然的男一号。

现在的偶像剧,不管制作得再精良,取得的人气再高,都是盛名之下的演员们不愿选择的。因为一旦出演,在很大程度上就等于被贴上了花瓶的标签。已经搭上国际线的关柏言,竟然愿意自降身价到如此地步,不能不说实在让人吃惊。

并且,纵使现在的晓彬再红,与关柏言地位之间的差距也依然是天壤之别,一旦出现收视不佳的情况,外界的批评就会集中在关柏言一个人身上。这对还是影视新人的关柏言无疑风险颇大,华凌国际这样的安排根本令人无法理解。

但这些疑点显然没有影响晓彬的好心情,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有了关柏言助战,这部偶像剧铁定未映先红,一旦再引起话题,无疑会让晓彬的事业登上另一个高峰。

所以今天晓彬的经纪人才会出面召集旗下的艺人聚在一起,开上这样的一个庆祝派对。

“宁泽哥,你不敬我一杯吗?”晓彬又问了一遍,“以前我们一起练习的时候,你总说我这里跳的有问题,那里唱得不好,如果没有你的指点,我怎么会有今天?在我心底,总觉得最该感谢的人其实是你。”

这番说辞让宁泽一愣。

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多心,总觉得这感谢的言辞似乎绵里藏针。

但侧头看去,晓彬脸上的笑容却是那样真诚,甚至透明得不含任何杂质,只有湿漉漉的眼睛能让人看出他真的有些喝多了。

“是你自己努力,谢我做什么?”宁泽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晓彬却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失态,仍然继续道,“宁泽哥,别担心。你的外型就是在公司里也是一流的,实力也很棒,现在只是缺个机会,改天我和卢嘉哥说一说。再拖下去,你就算出道了,也红不上几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晓彬说的是的确是实话。

现在早已不是唱片业的黄金年代,歌手的职业寿命更是短暂。以青春、性感、动人为卖点的男女偶像过了三十岁就很难再有市场,毕竟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大把新鲜的美色。

所以如今作为歌手的艺人出道时间一般都在十多岁,像宁泽这样二十二岁却还在做练习生的人,就是再有才华,也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现在的宁泽迫切需要帮助,需要机会,这也是他今天来到这里原因,但他却没有想到,此时此地,会在晓彬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这下,就是宁泽再劝自己不要想歪,也能听出这个原来被自己当成弟弟的人话语中的奚落。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跟红踩白、追涨杀跌几乎已经成了人们的本性。只是他从没有想过,自己当年出于好意给的指点,在对方那里却早就被看成瞧不起的表示。

宁泽想要解释,想要否认,想到最后却只变成一声苦笑,“晓彬,当年我们都还小,如果那时候哥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希望你喝完这杯就都忘了。来,祝你新剧大卖。”

晓彬一怔,一直维持的笑容倏然消失,他端着酒沉默着,又过了一会儿,似乎刚要说些什么,那边却传来卢嘉的声音,“晓彬,你躲在角落做什么?给你点的主打歌来了,还不快过来?麦都给你准备好了!”

那边的男男女女已经在阵阵起哄,齐声拍掌叫着,“晓彬!晓彬!晓彬!”

背光中,少年精致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晦暗的神色,他再没有看宁泽,而是转过头向所有人露出笑容,似真似假的眨眨眼睛,“来啦!我唱完了你们可都要热烈鼓掌,一个人都不能偷懒啊。”

一边说着,他回到鼓噪的人群中央,仿佛被群星环绕的月亮。

宁泽独自一口气喝完了那杯酒。烈性的鸡尾酒烧得喉咙阵阵生疼,如果是平常他根本不会沾这些对嗓子有刺激性的液体,但今天却只想把自己灌醉,也许这样就不必面对后面的一切。

他刚喝完第二杯,就听见有人在身旁煞风景的开口,“喝醉了就看不到了吗?还是你嫉妒到根本都不敢看?”

包厢中如此闷热嘈杂,这个声音却冷厉到令宁泽打了个寒战。

他转过头,就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精瘦男人正坐在自己身旁的位置上吞云吐雾。

房间的艺人们都打扮花哨、衣着时髦,只有这个人戴着金丝眼镜、穿着严谨的三件式西装。艺人们都眉目精致、妆容适宜,只有他平庸的容貌上却镶嵌着一双锋利的眼睛,总让人觉得如果被他看上一眼就会被剥开表皮。

他烟瘾很大,手不离烟,许多女艺人都因为受不了烟熏的味道暗暗皱眉,可没有人敢表露一丝不满。

因为他是卢嘉,华凌国际的高层经理人,晓彬所属组合“Four Of You”的大经纪人,更是关柏言出道八年间唯一的经纪人。

卢嘉看着闭眼呈陶醉状唱歌的晓彬,对宁泽缓缓道,“不觉得不公平吗?即使到现在,你的实力也一点不比他差,他却已经这么红了……如果你再犹豫下去,时间是不会等人的。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不答应的话,我以后也不会再提。”

在外型上,宁泽可以说是饱受上天眷顾的宠儿。上斜的英气的眉毛,明亮锐利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嘴唇饱满又松软,有一种寻常男人无法企及的性感和艳丽。而且身材比例绝佳,由于常年练舞的关系肌肉紧实有力,整个人的外貌气质野性又性感,不管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相当的吸引力。

他的头发是天然的茶色,还带着点微卷。此时这些蓬松的头发正顺着他低头的动作掩在他的脸颊旁,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卢嘉略微垂下眼睛,却看到宁泽的双手正紧紧攥住一个空了的高脚杯,指节泛白,几乎要将那晶莹的杯子捏碎了。

卢嘉叹口气,忽然拍了拍宁泽的肩膀,用一种更放松的语气,“我知道要做这样的决定很难,所以不逼你,更何况这些事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要想通……一会儿我在车库等你,到时候再告诉我吧。”

恰逢此时,晓彬一曲结束。

房中众人有的吹口哨,有的起哄鼓掌,还有大胆的女艺人争着上前送上香吻,人人都赞他唱得太好,简直是一代歌王。

前辈后辈对当红明星阿谀奉承的架势,简直如众星捧月。

喧嚣间,宁泽手中的杯子终于碎裂,卢嘉又点上一支烟,晓彬隔着人群看着坐在一起的卢嘉和宁泽,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查看更多职场同志BL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